第九零八章 易燃易爆品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说不动刚愎自用的永乐皇帝,对太孙也没抱什么希望……他了解如今的朱瞻基,太孙殿下已经将一切都压在皇帝身上,不可能冒着惹恼皇帝的风险,犯言直谏的。

“去他娘!”二黑不禁牢骚漫天道:“索性不管,乱他娘去!反正咱们提醒过了!”

“就是!”邓小贤也愤愤不平,他们五处年都没过,夜以继日的审讯,才得到的确切情报,竟然被皇帝当成废纸!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“大人,您犯不着!”

“都他娘的闭嘴!”王贤开始还能耐心听着手下的牢骚,但听着听着就压不住火了,两眼一瞪,训斥起来:“发几句牢骚也就罢了,还没完没了了!老娘们似的,还有没有点儿高级军官的样子!”

二黑和邓小贤等人,被王贤喷的抬不起头来,一边擦着脸上的唾沫,一边暗暗嘀咕:‘还不都是跟您学的……’

“大人,”幸好,这时周勇进来解围道:“顺天府尹李大人到了。”

“回头再跟你们算账!”王贤瞪一眼几个手下,见他们在扮鬼脸,扬手作势要打,手下们赶忙低头服软,王贤才哼一声,到外签押房去见新上任的顺天府尹李攀。

李攀四十多岁,精明强干,原先在民情复杂的云南任按察使。朱棣迁都北京,各色人等涌冇入北京冇城,难免鱼龙混杂、民情繁冗,为了保证新都的平安稳定,永乐皇帝特意将他从云南调了过来。

按察使是正三品,顺天府尹也是正三品,但从穷乡僻壤的云南,一跃成为天子脚下的京尹,无疑是高升了。只要能平稳熬上两年,不出大事儿,必然可以升迁,到时候要么入六部为尚书,要么放地方为布政使,总之前途一片大好!

所以一听王贤讲解情况,李府尹一下就炸了毛:“这还了得?!白莲妖人竟敢趁上元节作乱,破坏我大明安定团结的局面!真是罪该万死!”

“是啊。”王贤虽然觉着这位府尹大人,有些用力过猛,但转念一想自己在旁人眼中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这时候,需要的就是用力过猛,而不是大事化小。王贤向李府尹投去赞许的目光道:“府尹大人果然敏锐,请顺天府和锦衣卫通力合作,一定要保护好京冇城百姓的安宁,挫败白莲妖人的阴谋!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李攀重重点头道:“伯爷请下令吧。”

“好!”王贤也不跟他客气,沉声道:“差不多从明天开始,各地献灯的队伍就要进京了。务必做好搜查,不能让他们夹带任何武器入京。”顿顿道:“入城时,检查完毕后,所有人都要登记造册,将在京冇城的住址和逗留时间登记下来,官府要每日登门检查,一是查人有没有无故失踪,二是查有无违冇禁品。所有戏班都要联结互保,一个人出事,所有人连坐!”

“这…冇…”李攀心说,这也太如临大敌了吧?实在不符合儒家官员‘外松内紧’的执政情趣。

然而李攀话没出口,就见王贤满脸严肃道:“李大人,京冇城太大、人太多,到时候连日狂欢,场面太乱,哪怕再矫枉过正,我们也很难避免出现乱子。”说着叹口气,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忧虑道:“我只怕,这些法子到时候充其量只能为咱们摆脱干系,对正事却于事无补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感受到王贤心里的沉重,李攀情不自禁点点头,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。

锦衣卫和顺天府联合行动,京冇城各门的防务陡然加强,每一名进城的百姓、每一辆进城的车轿,每一车进城的货物,都遭到史无前例的严密搜查。这让那些被各地官府派往京冇城献灯的戏班、灯会苦不堪言……中冇国从唐宋起就有上元节观灯的习俗。太平盛世,为了讨好当政,各地官府都会耗费巨资,制作规模宏大、精巧美观的灯山,派数百人组成的灯会入京,在上元节点起花灯,为京冇城增光添彩,以图讨天家一笑。

发展至今,这种官方花灯,已经演变成攀比实力、铺张奢侈的代名词,一个灯山动辄数丈高、上千盏花灯组成,其精巧脆弱可想而知……虽然组装工作是在入京后完成,但灯山各部件本身就是极其精巧复杂、十分容易被损坏的。一路上,灯会的匠人们小心翼翼,像爱惜婴儿一样呵护着一车车的灯件,如今却看着那些如狼似虎的官差,随意将箱子翻开,扯出里头的灯件,那些竹篾和高丽纸糊的玩意,哪能禁得起如此暴冇力,纷纷破损碎裂……

更可恶的是,所有火药、爆竹、烟花、乃至引火物,统统被当成违冇禁品予以没收,这下所有灯会都不干了!灯山之美,三分在造型,七分在光影!没有烟火效果,光一个花架子有什么好看的?见了开头几家灯会的遭遇,后面的灯会老板们一合计,得!咱们不进城了!就在城外驻扎下来!看他们怎么办?!

得知灯会老板们拒绝进城,李攀着急的找到王贤:“伯爷,这样不是个办法,上元节没有烟花怎么行?”

“在我眼里,那些不是烟花,是武器!”王贤站在正阳门城头,看着城外空地上,搜出来的小山般的烟花火药,黑着脸道:“把这些东西放进北京冇城,实在太危险了!”

“伯爷有些多虑了吧?那不过是些烟花而已……”李攀毕竟是文官,不懂火器的威力。

“是烟花不错,但稍稍改造就是杀人放火的利器!”王贤幽幽道。难怪他这么紧张,根据锦衣卫六处的报告,使用制作灯山的一系列材料,再加上从京冇城可以随意买到的铁钉、木炭、硝石之类,完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,制造出无数威力巨冇大的火药武器。届时观灯的人群如粥密集,都不用特意瞄准,随便打上几发,就能制造极大的恐慌,继而引起可怕的踩踏……那恐怖的场面让王贤不寒而栗,所以宁可被京冇城百姓骂成狗,他也要阻止那些要命的东西进京。

然而,王贤可以顶住全京冇城的压力,却顶不住至尊的一道旨意……

第二天,王贤正在衙门里亲自审问那个白莲教的铁匠。突然,龙五爷气喘吁吁冲进来,大声叫道:“大人,不好了!顺天府打开城门,放那些灯会入城了!”

“什么?!”王贤面色剧变,拍案而起道:“谁给李攀这么大的胆子?!”

说着三步并作两步,便到了院子中,高声喝道:“周勇!集冇合队伍!”

龙五爷这时喘匀了气,小声对王贤道:“赵王好像在正阳门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王贤脸色一变,他已经从初闻这消息时的震惊中冷静下来,知道以赵王如今缩头乌龟的做派,这时突然出现,恐怕必是奉了旨意。

这时,周勇已经将当值的数百名锦衣卫紧急集冇合起来,高声禀报道:“请大人吩咐!”

“解散。”王贤脸色十分难看。

“遵命!”周勇条件反射的高声应一句,转身对部下下令道:“全体听令,解散!”说完,锦衣卫官兵们傻眼了,周勇也傻眼了,才迷迷糊糊的看向王贤,不知大人是几个意思。

“没听到吗?解散。”王贤十分冇没好气的摆摆手,对周勇道:“备马,你陪我去趟正阳门。”

“是。”周勇虽然还迷糊着,但不妨碍他执行命令,转过头去对在那里愣神的手下骂道:“没听到吗?解散!”

盏茶功夫,王贤赶到了正阳门,果然看到那些在城外驻扎两天的灯行车队,已经长龙似的通过城门,进入京冇城,然后分散在北京冇城的大街小巷中……

看着那些车上成堆的爆竹,成捆的烟花,王贤只觉手脚发软、两眼发黑,竟愣在那里半晌,一动不动,一句话都没说。

“这不是忠勇伯吗?”还是赵王的声音,把王贤唤回来神。

王贤循声一看,便见赵王在李攀的陪同下,正从正阳门城楼上下来。

“王爷。”王贤草草一抱拳,冷声问道:“这是您的杰作?”

“忠勇伯谬赞了,”赵王笑道:“本王不过是个空筒子亲王,哪有忠勇伯这样的权势?可以一句话,就把代表各省各府进京向皇上祝贺迁都的灯行,就全都拦在京外。”

“……”王贤顾不上理会赵王话里话外的讽刺之意,沉声喝道:“本官是为了京冇城的安全着想!”

“我看你就是想给皇上添堵!”赵王却冷笑道:“好帮你主子营造一个,皇上已经众叛亲离的假象!”

“你!”王贤还没说话,身后的二黑已经惊怒道:“你他冇妈血口喷人!”

“你是什么东西?!”赵王冷冷一哂:“也配在本王面前叫嚣?!”

“你!”二黑独眼血红,刚要再说什么,却见王贤一抬手,他也只好闭上嘴。

“李府尹,”王贤冷冷盯着李攀道:“立即关闭城门!”

“不可能!”回答他的,不是李攀,而是赵王朱高燧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