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零三章 大典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‘啪、啪、啪……’

三声脆至极的响鞭之后,紫禁城中鼓乐齐鸣,朝吅廷百官、万邦使节皆穿朝服,从午门鱼贯入宫。皇宫中,皇家最隆重的仪仗摆开沿着御道尽数摆开。最显眼的,是位于丹墀之下那六头披金挂甲的大象,还有犀牛、四不像、宝马等各色成对珍兽,之后是各色打着立瓜、卧瓜、星、钺各四;五色金龙小旗、五色龙纛、双龙黄团扇、黄九龙伞各十的蟒衣太监。

还有上千名魁梧雄吅壮、手持金瓜斧钺的大汉将军,上千名持枪佩刀、拱卫黄龙大纛的金甲侍卫;上千名持各色钟、鼓、琴、瑟、萧、笛、排箫、埙、笙、枳、缶、石、相、铃、土号、角共三十六种乐器,演奏中和韶乐的教坊司乐班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无不彰显着天吅朝上国辉煌的文治武功、震撼着那些蕃邦外臣的心神。

看着那些蕃邦外臣眼中流露吅出的敬畏、臣服之色,大明的官吅员顿感自豪骄傲,他们对永乐皇帝的丰功伟业,终于有了直观的认识……

当王公大臣、文武百官、万邦使节在奉天门广吅场列队站定,再次奏乐鸣鞭,叩拜如仪。

“万吅岁万吅岁万万吅岁……”

山呼海啸的万吅岁声中,大明永乐皇帝陛下,头戴十二旒白珠冕,身穿十二章服,在太监的服侍下,缓缓登上御座,接受群臣的朝拜。

朱棣端坐在御座之上,看着数千名臣子拜俯于自己脚下,听着那山呼海啸的万吅岁声,阴郁的心情终于稍稍缓解。十余载之劳苦,终成今日之功,皇帝陛下没有理由不先享受现下的崇高场面,至于其他事情,还是留待日后再说吧……

待群臣谢恩起身后,黄偐看看朱棣,见皇帝微微点头,便走到御阶前,展开一段黄绫,拖长声音高颂起来:

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天下曰:开基创业、兴王之本为先,继体守成、经国之宜尤重,昔朕皇考太祖高皇帝受天明命,君主华夷,建都江左,以肇邦基。肆朕缵承大统,恢弘鸿业,惟怀永国眷。兹北吅京实为都会,?天意之所,属寔卜筮之攸,同乃做古制狥舆情。立两京置郊社宗庙、创建宫室,上以绍皇考太祖高皇帝之先志;下以贻子孙万吅世之弘规!爰自营建以来,天下军民,乐于趋事,天人协赞,景贶骈臻,今已告成!选永乐十七年正月朔旦,御奉天殿朝百官,诞新治理、用致雍熙,于戏!天地清宁、衍宗社万年之福;华夷绥靖、隆古今全盛之基!故兹诏示、咸使闻之!”

“万吅岁万吅岁万万吅岁……”王公群臣、番邦使节又一遍高呼万吅岁,表示对大明迁吅都的极力拥戴。然而不必仔细听,都能听出这一遍万吅岁声要比之前两次小了很多、也乱吅了不少……再仔细看,不少明朝官吅员的脸上,都挂着愤愤之色,有人浑身颤吅抖、有人面色苍白、有人口吅中似有诅咒之言,看上去随时会暴起一样。看的那些蕃邦使节莫名惊诧,有人十分担心,有人漠然视之,当然也有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了……

朱棣的脸上,再次被阴云笼罩,他已经下定决心,哪个不开眼的,敢在这时候乱讲一句话,立即将其拖出午门斩首、全吅家发配关外!

然而,大明的官吅员似乎还没忘了‘家丑不可外扬’的古训,虽然肚子都憋爆了,但终究没人在那些番邦使节面前放什么厥词。

待迁吅都旨意宣布完毕,黄偐又宣读了对王公百官、各国使节的封赏,朱棣本就是十分慷慨的君王,此次迁吅都又逢春节,恩赏自然厚重无比,从推恩加封、到升吅官赏赐,林林总总无一遗漏。但凡臣子、俱获封赏,众人再次舞蹈拜谢。这次的万吅岁声,倒明显比前次整齐许多、也嘹亮许多!

只有户部尚书夏元吉,那张老脸惨白的能吓死人,本以为北吅京宫舍兴建完工,户部终于可以缓口气。没想到皇上如此慷慨大方,大把大把的赏赐出去,户部这下又得砸锅卖铁、寅吃卯粮,怕是一年都缓不过劲来……。

如此繁文缛节,一直从辰时折腾到未时末,王公百官、各国使节一早起来就参加仪式到这会儿滴水未进、粒米未进,早饿的头昏眼花、手脚发软吅了。不少体弱者昏倒在地,被侍卫抬了出去……捱啊捱,终于苦捱到皇上赐宴的时间。奉天殿内外、数百张桌子摆开,韶乐声中,群臣不顾礼节的大吃起来。

殿内,有皇帝在,而且都是王公大臣、各国使节,样子自然要矜持许多。直到皇帝转到后头去更吅衣,殿中的气氛才活络起来。王贤穿一身一品伯爵朝服,陪同几位使节同桌。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有吅意安排,宝音琪琪格虽然不和他同桌,但两人各居本桌一角,只要一抬头就能对上眼。

王贤和宝音在大殿之上,自然要装作不熟,但两人这十几天蜜里调油,竟是从来没有过的亲吅密,此刻共坐一桌,暗送秋波、眉目传情自然是在所难免。可偏有那不长眼的蕃邦使节,一喝多了就忘了男女之防,端着酒杯凑过去要向美艳绝伦的宝音敬酒。

宝音笑吟吟的与那使节推辞,那使节却纠缠不清,宝音瞥一眼王贤,见他鼻子都气歪了,便得意的笑笑,将一杯酒泼在那使节脸上。

那使节登时恼吅羞吅成吅怒,指着宝音大骂起来。大殿里饮酒作乐的众人齐刷刷望了过来,宝音用手帕捂着脸,摆出泫然欲泣状,她本就生得极美,这样一做作,就更让满殿的男人心生怜惜,看向那使节的目光愈加不善。

那使节来自倭国,在国内妄自尊大惯了,尤其是当年元世祖忽必烈率军渡海东征,遇到所谓的神风,结果全军覆没。倭国也就成了蒙元帝吅国唯一没有征服过的国吅家,这也给了倭国人莫名其妙的自信,这次来华入贡,他们可以说是最不逊的一伙了。

见众人都指责自己,那使节愈加羞恼,竟习惯性的去摸腰间,一把摸了个空,才想起来入宫前,皇宫侍卫已经将他的佩刀收走了。想也不想,这个失去理智的家伙,竟拔拳朝宝音打去。一桌女宾惊叫吅声中,宝音却泰然自若,若非用手帕遮着,满殿的人都能看到,她脸上狐狸般的笑容。

那一拳打出一半,那倭国使节突然哎呦一声,被人从身后拎着领子,一把扯了回来。又听嗤啦一声,倭国使节身上华贵的袍子,被扯开了个大口子,露吅出他满身黑吅毛的躯干。

“八嘎!”倭国使节恼怒的回过头来,就见个年轻的大明官吅员,手里攥着他的一截衣领,正满脸正气的瞪着他:“放肆!这里是天吅朝皇宫奉天殿,你这个哪里来的鬼东西,竟敢在御殿撒野!”

“我乃日本天皇陛下三子隆人宫是也!”倭国使节见对方咄咄逼人,赶忙扯出大旗作虎皮!

“放肆!可笑!狗胆包天!”那年轻官吅员不是王贤是谁,他本来就是锦衣卫都督,有维护宫禁的职责,对方冒犯的又是他媳妇,当然不会放过这条倭狗:“尔小小倭国也敢称皇!真是夜郎自大、罪该万死!”说着一挥手,喝道:“来人呐,把他拖出去,杖责二十,撵出宫去!”

“喏!”殿中的大汉将军都隶属锦衣卫,此刻都督一发话,立即一拥而上,将那不断挣扎的倭国使节提起来,拖出殿去……

“抱歉!”王贤朝殿中各国使节团团抱拳,一脸歉意道:“惊扰到诸位贵使,是下官的不该。”说着接过一杯酒道:“我自罚一杯!”

“这位大人处置果断,没有让那狂徒骚扰到尊贵的女宾!”有琉球王子操着流利的大明官话高声道:“应当我们敬您一杯才是。”众使节也纷纷附和起来。

“多谢多谢。”王贤微笑着一饮而尽,将杯底团团亮向众人,和宝音目光交错时,还不忘给她一个邀功似的眼神。宝音自然报以媚眼如丝……

“这家伙!”太平侯张輗是知道王贤底细的,一脸无奈朝身旁的成国公吅道:“明明是讨好自己的女人,却还能赚个满堂喝彩。”

“这就叫本事。”朱勇对王贤可是心悦诚服,笑道:“老弟,多学着点儿。”

“嘿嘿,这样的人物,五百年出一个,咱可学不来。”张輗笑着摇摇头,目光投向坐在首桌上的太孙殿下,见他在若干使节的恭维下干杯连连,再看看空着的太子座位,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。旋即自嘲的笑道:“咸吃萝卜淡操心!”

待宴会终了,宾客出宫,奉天殿外已是星斗满天、玉绳低转了。宝音索性直接坐上王贤的马车,和他成对而去……这一幕正好叫那琉球王子看到,不禁惊掉了下巴,不知天吅朝何时起变得如此奔放如盛唐!

回到后海的家,宝音还在回想着奉天殿中的一幕幕,乐得花枝乱颤。王贤却有些笑不出来,下车时,他捏着宝音冰凉的小手,低声问道:“能不能再多待一阵子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