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零零章 打脸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宝音和阿蘅便在后海住了下来,阿蘅还是第一次到汉地,住进回廊曲折的大四合院,又有王贤灵霄整天陪着玩儿,玩具吃食每天不重样,小丫头自然整日里兴高采烈,开心的笑声不断在院落上空回荡……

王贤几乎是不出门了,白日里无时无刻的陪女儿,到了夜里,自然无休无止的陪宝音。两人太久没见,都积蓄了熊熊的情火,又都是青春健壮、最为能战的年岁,此刻天雷勾动地火,自然抵死缠绵、夜夜笙歌,每每要到鸡鸣时分才偃旗息鼓,还得约定来日再战……

此时鸡鸣头遍,东方微露鱼肚白。室外天寒地冻、寒风刺骨,暖阁内却温暖如春、旖旎如春……合欢帐内,一对璧人交颈而卧,两人共盖一床锦被,那锦被遮着大片春光,露在外头的浑圆如玉的肩头,纤细修长的小腿,却更加让人惊心动魄、情动如潮。

不过王贤这会儿,已经是有心再战、无力迎敌了,这蒙古贵霜混血的美女,战斗力实在是深不可测……所以王贤规规矩矩将胳膊给宝音当枕头,心无杂念的和她低低说些枕边话。

“我总觉着这是在做梦,“宝音调整个舒服的姿势,深吸一口王贤身上的气息,这是她多少个深闺春梦中出现的场面,每次梦中都如这般甜蜜幸福,可梦醒时分,便又回到独守空枕、万分清冷的现实中。“真怕梦一醒,又回到从前……“

“那你现在,是梦是醒?“王贤轻声问道。

“半梦半醒,“宝音紧紧抓着王贤的手,喃喃道:“真想让这场美梦,做的长一点……“

“其实,你可以一直不醒的……”王贤爱怜的亲吻下宝音洁白的额头。

“……”宝音却不敢作答,沉默好一会儿方换个话题问道:“我住在这儿,可有人说你什么?”她是博尔济吉特人的领袖,如今管辖着整个河套地区,上百个部落、百多万人,心思成熟缜密,政治敏锐程度,不在王贤之下。当然能意识到自己这个朝廷封的和顺公主,一进京就住在一名重臣家里,会在北京城掀起何等轩然大波。

宝音是蒙古人,自然不会在意他们说什么,但王贤可是要在北京一直做官的……

“让他们说去……”王贤不以为意的笑笑。心中不觉好笑,女人就是这样矛盾,当初一副要是敢让她娘俩住别处,就要骟了自己的架势,如今却又开始担心,会不会对自己影响不好。

宝音见自己真说着了,顾不上胸前春光,着急的坐起来,摇着他的胳膊道:“还真有人乱嚼舌根啊?”

“那是当然,我干的,可是天xià 第一讨人厌的差事,”王贤笑着捉住她一只挺翘,细细把玩道:“那些家伙没事还要喷我一身呢,如今被抓了现行,还不赶紧一窝蜂上来?”

“那怎么办,”宝音着急道:“要不我们娘俩搬出去?你常过去看我们就是。”

“说什么呢?”王贤揽住宝音的纤腰,让她重新躺好,笑道:“那他们还真以为我怕他们了!非蹬鼻子上脸不可。”顿一顿,霸气四射道:“只管安安心心住着,万事有我,那些苍蝇嗡嗡,扰不到咱们的小日子。”

宝音不禁笑颜如花,奉上热辣辣的香吻道:“这才是我宝音琪琪格的男人。”说完,道出最后一丝不放心道:“你们皇帝老儿,不会对你有意见吧?”

“哈哈,那就更不会了!”王贤放声大笑道:“陛下烦心事儿多着呢,哪儿顾得上我们这点儿烂事儿……”

“什么叫烂事儿?!”宝音不依了,小声又拧上王贤的耳朵。

“是我口误,纯属口误!”王贤赶忙改正道:“咱们这是好事儿、是正事儿!”

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宝音说着,媚眼如丝的瞥王贤一眼道:“歇过来了吗?”

“你试试……”王贤邪邪一笑,翻身压了上去,怪叫一声:“白骨精看棒!”

刹那间一室皆春……。

王贤没说错,朱棣根本没心思理会自己的大臣,和蒙古公主的那点儿风流韵事,此刻的大明永乐皇帝,正沉浸在无边的愤怒中!

今天是腊月二十六。京城几十万匠人紧赶慢赶,终于赶在腊月初,将紫禁城的工程彻底完工,钦天监又请了黄道吉日,将搬迁大典定在腊月二十七!届时,太子太孙王公百官,还有各番邦使节都会参加典礼,恭贺大明圣君皇帝陛下乔迁之喜!

而且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皇帝将在入住新宫的同时,正式昭告天xià ,将大明国都从南京迁到北京!所以这次大典既是皇帝的移宫大典,又是大明的迁都大典,皇帝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!

如今,繁杂的典礼准备已经就绪,只待次日时辰一到,大典即可举行。然而,让皇帝出离愤怒的是,还有不到一天时间就要举行大典了,却只收到寥寥二三十本贺表……按例,每逢春节圣节,百官都应上表恭贺,这次这么大的事情,百官自然更要上表!

按理说,大典之前数日,百官就应当早早将贺表写好,交到通政使司呈上来了,可直到今日酉时,通政司送来所有奏章呈文,皇帝一共也才收到这么几本,平均几十名大臣,才有一人上贺表,让皇帝情何以堪?!真还不如一本都收不到。

乾清宫大殿中,太监们全都屏息肃立,没有一个敢发出声音,唯恐沦为皇帝的出气筒。

乾清宫管事太监黄偐,将收到的所有贺表,并排摆在宽大的檀木御案上,那贺表数量如此稀少,甚至都摆不满宽大的御案……

“就这些了?”朱棣还是难以相信,竟然只有这么点儿臣子道贺,数量都远比不上旁边那厚厚一摞蕃邦属国的贺表。

“回皇上,就这些了……”黄偐硬着头皮道。

“再没有了?!”朱棣目光冷的瘆人,胸腔中,却有邪火在烧,他想要杀人!咬牙切齿道:“朕的人缘,难道差到这种地步?!”

“皇上息怒,”黄偐赶忙小声劝慰道:“内阁大杨学士送贺表时,让奴才转禀皇上。”

“他有什么说法?”朱棣冷哼一声,想听听杨士奇是怎样糊弄他的君主的。

“他说……”黄偐小声道:“因为皇上龙体初愈,不宜太过辛劳。他便和各部院长官商量着,让堂官们代表本衙所有官员各上一表,恭贺皇上乔迁。”黄偐见皇帝要杀人的表情,声音变得越来越小道:“官员个人,就不另行上表了……”

“咯咯……”听了黄偐的话,朱棣怪笑起来道:“想不到,朕的臣子还真是体贴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黄偐点头如啄米道:“我大明所有官民,都将陛下视为父亲,忠爱孝悌……”

“放屁!”朱棣终于爆发了,一拳重重打在御案上,将案台上那些奏折拍落一地,怒不可遏道:“把朕当傻子耍吗?!不就是反对朕迁都吗?想趁机给朕难看吗!想让朕在各国使节面前丢脸吗?!”

黄偐赶忙跪下,太监们也赶紧齐刷刷跪下。黄偐有些没安好心的苦劝道:“皇上,息怒啊!明儿个就是吉日了,睁一眼闭一眼吧!”

“你放什么狗屁?!”朱棣咆哮起来:“百官不上贺表,朕还要装作他们已经上过,开开心心的举行大典?!朕是那等没羞没臊、恬不知耻的皇帝吗?!”说着怒极的皇帝,像一头愤怒的失去理智的狮子,砸碎了能砸碎的所有东西,终于一阵天旋地转,趔趄着就要摔倒。

黄偐赶忙扶住皇帝,带着哭腔道:“陛下,息怒啊……”

“黄偐,你说,”朱棣好半天回过神来,老眼含泪道:“朕这皇帝失败不失败?!竟如此失爱于群臣……”

“皇上,”黄偐也落泪道:“群臣何其愚也,都是些人云亦云、百犬吠声的东西,犯不着和他们这般生qì 啊……”

“人云亦云、百犬吠声吗?”听了黄偐的话,朱棣仿佛抓住点儿什么,一把攥住他的手,有些急促的问道:“你说,那个带头的人,那条带头的狗,是哪个?!”

“这……”黄偐不敢说了,他也不必说了,因为皇帝百分百不会想到第二个人身上。

朱棣一旦如是想,全身力气便又回来了,那张老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殷红。只见他推开黄偐,在地上快速踱着步,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嘟囔道:“是了!一定是了!一定是他想展示自己的力量,他想把我这个皇帝比下去,他想让我知道人心向背!是了!一定是了!”

黄偐大气不敢喘,目不转瞬看着陷入疯癫的皇帝。就在他快要被憋爆的前一刻,只见朱棣突然站住,厉声道:“把那狼心狗肺的东西传过来!”

“喏……”黄偐刚要领命,又站住为难道:“陛下指的是谁?”

“还能有谁!”朱棣怒喝道:“太子!”

“是!”黄偐赶忙领命而去。

“再把内阁大学士、夏尚书、蹇尚书,太孙……”朱棣说着,顿一顿道:“还有赵王一并请来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