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九七章 祥瑞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永乐十六年的冬天格外寒冷,大雪下了好几场,关外吹来的西北风更是从未停息。北京冇城整个变成了冰窟窿,每日都有不知多少冻毙的流民百姓被拉出城去。

那些陆续抵达北京的官员,虽然不至于被冻死……事实上,朱棣为了堵他们的嘴,特意吩咐皇太孙给各衙门、乃至官员家中,都调集了足够的炭、油、粮、棉,这份慷慨乃是大明开国后都仅见的。但依然挡不住官员们怨声载道、满腹苦水……

不过也难怪,官员们都习惯了江南温暖的气候。在金陵,哪怕冬天也只是稍有阴冷,只要穿好貂裘、拥着暖炉,便依然可以惬意的享受诗画般的人生。可在寒风呼啸的北京,哪怕把炉子烧得通红,人依然冻手冻脚、全身血液都像凝固了一般。那些娇滴滴的夫人小冇姐,一个个都生了冻疮,简直难过的要上吊自杀……

“哎,今年确实冷的出奇,就是老北京也受不了,”杨士奇跟着皇帝在北京过了好几个冬,手背依然被冻出了冻疮,一写字就裂口子,疼得钻心。他一边小心的活动着手指,一边对满脸愁容的太孙道:“再说,也不是没办法。让他们家里人上炕嘛,火炕一烧,哪有暖和不过来的?”

“南方人睡不惯火炕,鼻血直流啊。”朱瞻基简直要抓狂了,每天都有官员,因为受不了寒冷要辞官回家,甚至还有吃不惯面食,要辞官回家的。皇上都统统不许,那些人就称病缩在家里,朝廷基本运转都成了问题。

“娇气。”金幼孜气哼哼道:“他们住在大北屋、烧着大炉子还说受不了,人家那些蒙古王公,冰天雪地骑马,夜里睡在蒙古包里怎么说来着?”

“那能比吗?”杨荣苦笑道:“人种就不一样。”顿一顿道:“不过说起来,他们应该快进京了吧?”

金幼孜看看日子,点头道:“就在这两天。”

“接待住宿都安排好了吗?”朱瞻基一边在炉边搓着手,一边跺脚问道:“这次诸蕃夷进京,除了进贡,更重要的是恭贺我朝迁都之举,恭祝陛下乔迁之喜,要比往常更隆重才是。”

“殿下放心,礼部户部鸿胪寺这阵子,什么没干,都忙这一件事了。”杨荣笑呵呵道:“这次鞑靼、瓦剌、朵颜、朝鲜、琉球、真腊、占城、暹罗、爪哇、马剌加,等七十余蕃入贡北京,共贺迁都,实乃举国盛世,我等殚精竭虑,也要把它办周全。”

“唔,如此甚好。”朱瞻基笑道:“有诸公操持,陛下和我自然没什么不放心。”

“殿下,”杨荣和杨士奇交换个眼色,字斟句酌道:“这次万邦来朝,盛典举世,不知……太冇子殿下出席与否?”

“……”朱瞻基本来满脸的笑容,让这一句话就弄得荡然无存。内阁值房冇中的空气,简直要凝滞了。良久冇,太孙殿下方面无表情道:“不出席。”

“啊……”内阁三人,也不知是谁忍不住惊叫一声。顾不上太孙殿下的态度,金幼孜忙低声问道:“陛下可有明旨?”

“没有。”朱瞻基只觉通体冰凉,再旺的火盆,也不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,他阴着脸看看三位大学士道:“皇爷爷先前的旨意,诸公忘了吗?”

“让太冇子殿下闭门谢客,何时想清楚,何时去见陛下。”杨荣轻声答道。

“那我父亲想清楚了吗?”朱瞻基语气冷冽道。

“东宫整日大门紧闭,未听说太冇子殿下有只言片语。”杨士奇轻声道。

“那诸公此问,是不是多余呢?”朱瞻基冷冷扫视三人,说完便紧紧抿住嘴唇,显然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。

杨荣三人再次交换下眼神,金幼孜硬着头皮轻声道:“殿下,皇上的旨意是一个月前的事,如今百官入京,万邦来朝,迁都在即,这是谁都改不了的。太冇子殿下想必也是知道的……”

朱瞻基耐着性子点点头,听他继续说道:“皇上如此重视此次盛典,想必也希望能完美无瑕……若太冇子殿下缺席,实在称不上完美啊。”

“不错。”杨荣点点头道:“这正是撮合皇上太冇子、父子和好的大好时机啊!殿下冇身为皇帝之孙、太冇子之子,当抓住这个机会,为天下做子孙者立一个榜样!”

“殿下,”见朱瞻基神色松动,杨士奇趁热打铁道:“只怕皇上也等着您去说和呢……”

杨士奇这话,如一记重锤,狠狠砸在朱瞻基心口,让他终于变了脸色。他自家事自家知,这几日,皇爷爷数次问起太冇子,都被他敷衍过去,如今让杨士奇一点,他哪还有不明白?皇爷爷就是这个意思!

“好吧,”朱瞻基面色一阵阴晴变幻,好一会儿方点头咬牙道:“我试试看!”

“殿下圣明!”三位大学士大喜,一起起身向朱瞻基行礼。

朱瞻基勉强挤出一丝笑,点点头,便托辞还有事,离开了内阁。

三位大学士把太孙殿下送出去。转回后,三人摇头连连,杨荣低声道:“太孙殿下变了……”

“哎,皇上不该让他这么早就尝到权力的滋味,”杨士奇满脸忧虑道:“他这次如此推脱,无非就是担心,太冇子复出,会失去到手的权力。”

“殿下也太可笑了,”金幼孜哂笑道:“难不成陛下还能一直关着太冇子殿下不成?早早晚晚,总要放他出来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杨士奇点头道:“若这次太孙殿下能劝动皇上放了太冇子,则二位储君之间,还有弥合误会的机会……”

“但愿太孙殿下,能明白我等的苦心吧。”杨荣轻叹一声,另外两位大学士也深以为然。

朱瞻基没有马上去面圣,而是回他的太孙府,又考虑了整整一宿……原先朱瞻基在京冇城,是没有自己的府邸,太冇子没来北京前,他都是住在太冇子府中。太冇子一来北京,父子便发生了jī烈的冲突,朱瞻基竟无处可去。朱棣知道了,马上让人将原本给汉王准备的王府,赐给朱瞻基做太孙府。

这座原先的汉王府,在西长安街上,隔着长安门与太冇子府东西相对、平分秋色,皇帝将其赐给太孙,恐怕也有让其制衡太冇子的意思。朱瞻基也不管那么多,简单让人收拾几天就住进去,从此算是正式和太冇子分家了。

眼下,太孙尚未成亲,府中太监宫女也不足数,偌大的王府未免显得冷冷清清。朱瞻基一个人待的烦闷,本想将王贤叫来陪自己,但想到他一开口,必是劝自己和父亲和好,心中便一阵腻味。一个人在房冇中正喝闷酒,太孙府总管太监陈芜来报,说有太常少卿蹇英、中书舍人蹇芳两兄弟来访。

朱瞻基一听,脸上有了笑容,让人赶紧摆酒,把这二位请进来……这两兄弟乃是礼部尚书蹇义之子,如今官位虽不算高,在朝中却人脉广泛,且都很有些算计。朱瞻基理政以来,二人积极朝他靠拢,太孙殿下见他们大有用处,便也热情接纳,如今算是打得火热。

二人见礼之后,朱瞻基让他们赶紧入席亲自把盏,笑道:“快喝点儿烧酒暖暖身子。”两人谢过殿下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朱瞻基冇方问他们所来何为?

兄弟俩相视一笑,蹇英道:“殿下,我兄弟俩在家中闲谈,突然想起一个点子,似乎可以让殿下在皇上那儿长脸。”

“哦,说来听听?”

“祥瑞。”蹇英笑道:“如今万邦来朝、迁都在即,上天感应,岂能无祥瑞降下?”

“老天爷降不降祥瑞,可不是咱们能管的着的。”朱瞻基苦笑道:“来来,喝酒。”心中不禁鄙夷道,瞎出主意。

“老天爷不降,咱们可以帮着降,”蹇芳笑呵呵道。

“你要孤假造祥瑞?!”朱瞻基眉头皱起来,他是太孙,自然笃信天命。现在有人让他假造天意,心中难免有些嘀咕。

“真的假的有什么区别?”蹇英笑嘻嘻道:“只要皇上相信,老百姓相信,谁还敢不开眼胡说八道不成?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忍不住缓缓点头,他知道,这时候弄出点儿什么祥瑞来,皇爷爷肯定是不会拒绝的。他老人家巴不得老天爷帮着证明迁都的正确性,好堵住悠悠众口呢……不过,堂堂太孙,干这种造假之事,总是不太体面。万一要是被拆穿了,更要无地自容的。

“殿下放心,”蹇芳知道他的心思,笑道:“不用您参与,咱们就能把这事儿办妥,您到时候上报天听即可。”

朱瞻基寻思半晌,拿定主意道:“说说你们打算怎么干?”

“好嘞。”蹇氏兄弟兴冇奋的点头,便就着酒,将打算和太孙殿下一一道来。

朱瞻基一边饮酒,一边皱眉听着,不知不觉便到了下半夜。三人喝的都有些高了,家丁将兄弟二人扶走,朱瞻基则趔趔趄趄躺到床上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睡到第二天大亮,一睁眼,陈芜便告诉他:“太冇子殿下进宫了!”朱瞻基一下就坐起来,扶着要炸裂的脑袋,失声问道:“怎么搞的?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