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九一章 晕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闭嘴!”朱棣愤怒的咆哮声,在宏伟的金殿中回响。他那张黝黑的脸膛已经涨得青紫一片,双目更是赤红赤红。“朕养你这个畜生!就是为了让你在这儿狂犬吠日,把朕气死的吗?!”说着,他一步踏下御座,重重一脚踹在太子胸口,歇斯底里道:“你以为把朕气死了,自己就可以登基了吗?!

太子被踹的打横飞出去,所幸肉厚,内功深湛,倒也无甚大碍。他从地上爬起来,继续跪下。

皇帝见他又起来了,跟上去,又是一脚,咆哮道:“龙椅就在这儿,你坐呀!”

太子再次被踹飞,又再次爬起来。这次,他的嘴角已经有鲜血渗出,但那张脸依然倔强不屈。

“孽障!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是吧?!敢跟朕唱对台戏了?!”皇帝看看周围,目光落在悬挂在金柱上的天子剑,一咬牙,咆哮道:“黄偐!拿剑来!”

黄偐早就吓尿了,哪敢在这时候给皇帝递剑,只好求助似的看向朱瞻基。朱瞻基也早就不知所措,见这下不能置身事外了,赶忙把剑取下来,抱在怀里,噗通跪在皇帝面前,哭道:“皇爷爷饶了我父亲吧!”又转向太子,哭号道:“父亲,你快认错吧!”

太子哆嗦一下腮帮子,咬牙道:“我没有错!迁都北京才是错!”

“好好!好逆子!”朱棣的声音,能掀翻金銮殿:“今天不杀了你,朕就不姓朱!”

“把剑给我!”朱棣伸手去夺朱瞻基怀里的宝剑,朱瞻基哪敢撒手,白白吃了一通拳脚。

大殿里闹成这样子,在外头等候的赵王等人,赶忙跑进来,把皇帝和太子隔开。朱高燧一面拉着父皇,给喘着粗气的父皇揉背,一面义正言辞的指责太子:“大哥,你太过分了!父皇没有追究你和南京的百官眉来眼去!也不怪罪你路上来迟!还摆出这么大排场迎接你!你怎么能这样伤他老人家心呢?!”

“朕没有这样的儿子!”朱棣越喘越厉害,只觉胸闷气短,眼前黑,嘴唇哆哆嗦道:“朕要废了……”

赵王一听,大喜过望,屏住呼吸想等父皇最后一个字,然而朱棣却头一歪,晕了过去……

“父皇!”赵王惊叫起来,谁也没听出,他这一声里,含着多少的失望!

“皇上!”众人忙七手八脚扶住皇帝,仓皇的乱叫起来:“快传太医!快传太医!”

太子木然跪在那里,看着眼前慌乱的场面,心下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王贤站在大殿门口,看着眼前的一幕,心头升起一丝明悟……这一切都是注定的,从皇帝决意迁都那一刻,就已经注定!

太子之所以不肯在南京领衔上书,只是不肯给别人太子结党的口实,更不想牵连那些官员罢了……。

皇帝被抬到奉天殿的侧殿,片刻之后,太医就赶来了,又是下针、又是艾灸,好一阵才让皇帝咳出一口浓痰。

慌乱中,谁也没注意到,赵王悄悄离开了一会儿,才回来查看父皇的情形。

见皇帝咳出痰来,呼吸渐渐平顺,众人才松了一口气。赵王却面色阴沉的暗啐一口,摇头示意站在角落的太监,那太监赶忙出去传信。

下一刻,赵王随即神色如常,问那太医金院判道:“我父皇怎样了?”

“回王爷,皇上是痰症。”金院判擦擦额头的汗道:“万幸,抢救及时,这口痰出来了,便无甚大碍。”

“那怎么还不醒?”赵王看看面色依旧痛苦,依旧处于昏迷中的皇帝道。

“殿下放心,是因为为臣给皇上熏了香,让皇上好好睡一觉。”金院判有些邀功似的笑道:“等皇上睡够了,自然就会醒过来。”

“哼……”然而赵王却没给他一点儿好脸色,反而似有怪罪之意。

“……”金院判马屁拍在马腿上,只好讪讪退下。

赵王看看依旧昏睡的父皇,又看看跪在殿外的太子太孙,神情一阵阴晴变,终究无趣的吐出一口浊气……。

这时候,太子已经拔簪卸冠、除靴脱衣,披头散跪在丹墀之下。

看着父亲这样,朱瞻基犹豫半晌,最终还是有样学样,也脱掉冠服,被跣足跪在太子身边。如有可能,他也不想这么丢人,但再一想,自己的爹这么跪着,要是自己还跟没事儿人一样,传出去了那才叫丢人。也只好如此了……

太子看他一眼,便转过头去,没有丝毫领情的意思。

朱瞻基跪是跪下了,可是越跪越窝火,对太子的意见也就越大。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:“父亲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“为生民请命,为祖宗香火而已……”朱高炽缓缓道。

“我看是作死!”朱瞻基小声嘟囔一句。他知道太子一定能听到这句,但不这么说,他就要憋死了。

太子没有理会他,继续直挺挺的跪着。

父子俩一直跪了靠一个时辰,才看到赵王等人从偏殿中出来。

“诸位,”朱瞻基早就翘以待,赶忙问道:“我皇爷爷可安好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朱勇等人都看向赵王,他们也不清楚刚才大殿里生了什么,看见太子和太孙这样子,还以为两人都吃罪了呢。

赵王当时就在门口,里头生的事清清楚楚,但他也不说明,只是一脸愤慨道:“让你们爷俩失望了,皇上好得很呢!”

“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朱瞻基这个冤啊,登时就不干了,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里走。

赵王赶忙把他拦住,黑下脸道:“皇上正在休息,谁也不许打扰!”

“你说了算吗?!”朱瞻基怒目而视。

“对。”赵王点点头,脸上挂起浓浓的嘲讽道:“太孙殿下不爽,只管把我也打一顿。反正你们父子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,何况我个小小的亲王……”

“你!”朱瞻基最听不得,这孙子把自己也扯进去,拳头紧紧捏起来,就要把那张桃花脸打成桃花开。

众人连忙拉开两人,王贤站在远处,朝朱瞻基摇摇头,目光朝赵王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。

多年的默契,朱瞻基立时便明白,王贤的意思是,不要中了赵王的计。这才猛然醒悟,这时候要是打了赵王,就真连自己也脱不开身了!

想到这儿,他恨恨的啐一口,松开了手。

赵王整整被抓皱了的衣襟,冷冷的瞥一眼太孙,又看看太子,丢下一句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。”便转身进了大殿。

朱瞻基知道,三叔是在示威呢,但形势比人强,也只能打落牙和血吞,愤愤的再次跪下,看向父亲的目光,更多了几分怨恨。

这父子俩便继续跪在大殿外,皇帝一时不醒,一时便没人敢叫他俩起来……

王贤在远处廊柱后,看了太子太孙一会儿,正盘算着如何帮他们一把,心里突然没来由的一紧。

思虑片刻,王贤便悄然退了出来,他本想立即出宫,却现奉天门已经紧闭,有大内禁军来回巡逻。想了想,王贤转向奉天门西侧的贞度门,见也是同样情形,他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。

正在这时,王贤看到成国公朱勇,领着几个侍卫从远处过来,两人眼神交错,王贤便退到角楼附近,找了个无人处刚站定,朱勇便跟过来。

“兄弟,”朱勇和王贤大半年没见,顾不上寒暄,便抓着他的胳膊,低声示警道:“宫中禁卫有些不寻常的调动!”

“是陛下的意思吗?”王贤心一沉,忙沉声问道。

朱勇摇摇头,叹气道:“陛下还没醒来,哪里来的旨意?!”

“那是……”王贤望向朱勇的目光,不禁透出一丝怪异。“哥哥不妨明说。”

“哎,半年前,皇上就让我把宫里的侍卫,尽数交给赵公公管了。”朱勇犹豫一会儿,决定索性把话说透道:“听说,那位对他很是巴结……”说着他伸出了三根手指。

“嗯……”王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没想到,短短半年时间,赵王就已经把宫里渗透到这种地步了。倒吸一口冷气,王贤看看高耸入云的宫墙,不禁……又倒吸了口冷气……

“也不要太担心,他们应该只是预备万一……”见王贤脸色都变了,朱勇忙低声安慰道:“何况为兄也不是吃素的,一旦宫里乱了,为兄自有门路,让咱们逃出生天!”

“嗯!”王贤感激的看看朱勇,他太清楚这些天潢贵胄的凉薄心性,能让朱勇说出这种话来,自己做人实在不算失败。使劲握住朱勇的手,他沉声道:“不过眼下,还不是说这个话的时候!我们得先护好陛下周全!”

“你是说,他们会……”朱勇闻言脸色巨变,一拍大腿道:“不错,这对他们,真是天赐良机啊!”如今皇帝被太子气昏迷,太子太孙跪在殿外待罪,宫禁又尽在那些人手中,这时候要是行个烛影斧声之事,这江山便毫无疑问要落在赵王手里了!

“我得赶紧去守着陛下!”想到这,朱勇拔腿就走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