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九零章 新都城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1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赵王的心情相当不错,以他的聪明,当然看的出,父皇如此抬举大哥,实则是将太冇子殿下架在火上烤。本着毫不利人、专门利己的态度,他不介意再往火上浇一勺油。“看来皇兄同意迁都,令父皇十分高兴啊!”

“是啊是啊!”众王公心思各异,有的暗叹,连太冇子殿下都服软了,迁都之事看来已成定局了。有的则暗暗松口气,终于可以心安理得的顺着皇上了。

朱瞻基冷眼看着赵王的表演,他知道这是在给自己的父亲上套子。但太孙殿下并未替太冇子分说什么,因为平心而论,父亲能顺从皇爷爷,他也不用再受夹板气了。

午时过半,太冇子的座船出现在大通河码头上,码头上号角齐鸣,礼炮声声,太孙殿下和赵王率群臣跪迎太冇子殿下。

太冇子一身朝服,面色严峻,似乎一点不为盛大的迎接场面所动。

王贤侍立在太冇子身后,看着前来迎接的太孙、赵王殿下,以及一干文武大臣,心里满是苦笑:‘皇上这一手可太绝了,这下太冇子殿下是有口莫辩了。’

船靠码头,太冇子殿下下了船,一番繁琐的礼仪后,登上了太冇子车驾,朱瞻基和王贤也登车陪同。赵王等人也各自上了车轿,跟随太冇子浩浩荡荡开进北京冇城。

三年前,王贤跟随北征时来过一次北京,当时这里还是个乱糟糟的大工地。这会儿在太冇子的车上往外看,他却完全无法将眼前的景象,和三年前联系起来了。但见可供十几匹马并行的宽阔御道,用大小等同的青石铺就,路面平坦如镜。沿着笔直的御道,鳞次栉比的街市上,市肆繁华热闹、百姓熙熙攘攘,簇新的朱门大院比比皆是……

“这里是棋盘天街,”朱瞻基一个人在京冇城大半年,终于盼来了王贤,自然分外亲热,亲自为他介绍起来:“顺着御道再往前,就是大明门。过了大明门就是北京皇城!所以但凡想从东城到西城,或从西城去东城的老百姓,都得绕道从这棋盘街通过,这里也就顺理成章,成了北京冇城最繁华的地方。”

朱瞻基口才极好,介绍起京冇城来头头是道,但王贤和太冇子却都有些心不在焉……王贤想的是一路上民生凋敝、百业破产的惨状,还有大运河上那首尾相连的漕船,不禁对永乐皇帝以天下之膏血供养北京冇城的举动,颇不以为然……他不知道如此沉重的负担,会不会压得大明朝再也抬不起头来?

太冇子殿下却顾不上这许多,他满心都是如何应对待会的面圣……多少年的父子了,他焉能不知道父皇如此抬举自己,一定是期望自己会识相。一旦自己不识抬举,还不知会引来何等雷霆之怒?!

不知不觉,车驾通过了大明门,一下就远离了喧哗的闹市,进入恢宏肃穆的皇城冇!

虽然早有准备,但太冇子和王贤还是被皇城的宏伟吓了一跳……承天门、午门、奉天门、一道道朱红色的高大宫门,每一道都相距一里以上,空旷的广冇场压迫感十足,令所有进入这座皇城的人,无不倍感自身的渺小!

“这……比京冇城的皇宫要宏伟太多倍了。”太冇子忍不住惊叹起来,他指的京冇城自然是南京冇城,南京冇城的那座皇宫与眼前的这座相比,简直是逼仄寒酸到了极点。

朱瞻基很满意父亲的态度,刚要说点儿啥,却听太冇子话锋一转道:“这得耗费多少民脂民膏啊?!”

“父亲!”朱瞻基心咯噔一声,眼看就要到奉天殿了,来不及和太冇子细说,只能沉声道:“皇爷爷近来,性情愈发不可捉摸,千万不要再和他顶着干了!”

太冇子看看朱瞻基,没有说话。

朱瞻基有些绝望的看看王贤,王贤无奈的苦笑。

皇帝在新修成,还未正式启用的奉天殿接见远道而来的太冇子。

这座坐落在三层汉白玉石台上的超级宫殿,金碧辉煌、华丽无匹,象征着大明天子至高无上的权力!

王贤陪着太孙父子沿着汉白玉台阶走上金銮殿,便在门口立住了。到这里,他护送太冇子的任务便算彻底完成……

太冇子向王贤点点头,在朱瞻基的搀扶下,走入了金砖铺地的金銮殿!

王贤立在门口左侧,和同样立在门口右侧的赵赢,恰似一对门神,守护着大殿中的三条真龙。

见赵赢似笑非笑的打量自己,王贤呲牙一笑,小声道:“干嘛?想我了?”

“哼!”赵赢轻哼一声,别过头去,好一会儿才又回过头,冷笑道:“听说你和太冇子差点儿在郓城丢了性命?”

“这么关心我干嘛?”王贤嘿嘿一笑道:“我可有老婆了。”

“哼!”赵赢又被气的别过头去,若非这里是金銮殿,他真想一掌劈死这小兔崽子。

金銮殿内,有七十二根大柱支撑起大殿的全部重量,这些四丈高的大木,用的全都是珍贵无比的楠木!这些楠木出自云、贵等地的深山老林之中,为了将这些大木运出云贵,官员百姓死伤极其惨重,号称‘进山一千,出山五百’。不夸张的说,这金殿里每一根栋梁,都浸满了死难百姓的鲜血……

虽然皇宫尚未正式启用,但一切陈设已经就绪,九龙金漆宝座前,是六根包着沥粉贴金云龙图案的巨柱,两侧陈设宝象、甪端、仙鹤和香亭,象征着国家的安定、江山的稳固。宝座上方天花正中安置着形若伞盖向上隆起的藻井,藻井正中雕有蟠卧的巨龙,龙头下探,口衔宝珠。

大明永乐皇帝便端坐在这鲜血与黄金铸就的大殿之中,面带微笑的看着一步步走上殿来的太冇子。

“儿臣朱高炽拜见父皇,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朱高炽毕恭毕敬的跪在龙椅前,向自己的父皇行参拜大礼。

“太冇子一路辛苦了,看座吧。”朱棣的心情明显不错,难得的对太冇子和颜悦色道:“瞻基,快扶你父亲起来。”

“谢父皇。”朱高炽道谢后,在儿子的搀扶下起身。黄偐为太冇子搬来锦墩,太冇子端坐后,太孙立在他的身后。

“太冇子离开北京多少年了?”朱棣微笑问道。

“洪武三十五年,儿臣离开北平南下,就再未返回过。”太冇子轻声答道。朱元璋其实在位只有三十一年,所以洪武年号,本应在三十一年为止。但朱棣篡位后,为了抹杀侄子存在的痕迹,竟不承认建文朝年号,所以原先的建文四年,竟改成了洪武三十五年。

“这么说,有十五年了,”朱棣略一感慨,便得意洋洋道:“你看这北京冇城变化大吗?”

“翻天覆地。”太冇子由衷道:“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初的模样了。”

“那是当然!”朱棣的声调略略提高,jī昂道:“这是朕营建了十余年的新都啊!”说着两手一举,声音豪迈道:“你看这紫禁城,虽然起自蒙元的都城,但恢弘壮丽,十倍于蒙元!”皇帝越说越jī动,顿一顿道:“何止是蒙元,比太祖皇帝的皇宫如何?”

皇帝说着,目光投向太冇子,显然是想让他来回答。

朱高炽却有些神游物外,身后的朱瞻基戳冇了他一下,才回过神来,有些茫然的看向自己的父亲。

“朕的皇宫,比太祖的皇宫怎样?”朱棣只好耐着性子再问一遍。

“这……”朱高炽略一沉吟道:“儿臣以为,太祖的皇宫便是父皇的皇宫,如何分个高下?”

“哼!”朱棣显露出不耐的神情,声音转冷道:“你别跟朕玩儿文字游戏!”说着一字一顿道:“我问的是,北京的皇宫和南京的皇宫?!”

“北京的行宫,确实要比南京皇宫好太多。”朱高炽这才轻声道。

“是皇宫……”朱棣神色稍缓,却听太冇子接着说道:

“但是儿臣以为,有南京的皇宫就够了,在北京营建这样一座皇城,似乎是劳民伤财,用处不大。”朱高炽面不改色,说出了必定要触怒龙颜的一番话。

“父亲!”朱瞻基竟吓得退后一步,满脸惊恐:“你是不是太累了,说胡话了?”

“你闭嘴!”朱棣没有立即发作,冷冷瞥一眼朱瞻基,然后才转向太冇子,目光里满是冷漠和自嘲。

太冇子坐不住了,撑着凳子跪下,但头颅依旧高昂着。

“人都说,做父母的把心掏给子女,”朱棣盯着太冇子的脸,越看越感觉厌恶道:“做子女的,却只会把爹娘的心狠狠捅上几刀,再扔到地上,踏上几脚!”说着他忍不住手指着太冇子的鼻子,满脸失望道:“朕是何等的体谅你,抬举你!就换来你这样伤朕的心吗?!”

“父皇hòu爱,儿臣铭感五内!”太冇子深吸口气,沉声道:“但儿臣一路走来,所见所闻都是百姓垂死挣扎的惨状!整个山东都已经千里无鸡鸣了!父皇,营建这座都城,敲干了百姓的骨髓!大伤了国家的元气!大明朝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如何能再长久的维持这样一座都城?!”

“你闭嘴!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