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八四章 微服私访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马车缓缓驶入县城,周勇敲敲车窗,低声禀报道:“大人,到了。”
  
  王贤‘嗯’一声,和冇灵霄跳下车来,然后搀扶着太冇子下车。
  
  朱高炽从车上下来,第一眼望见这个县城,就惊呆了——这跟他之前见过的所有城市,完全是两个画风!破败的房屋、萧条的街市、零零落落的店铺,还有满街满眼的衣衫褴褛,老百姓无论男女,都面有菜色、无精打采,整条街道都显得死气沉沉。
  
  “这位兄台,发生什么事了?”朱高炽拦住一个路过的中年人,轻声问道。
  
  “……”中年人摇摇头,一脸茫然。
  
  “什么事都没发生,”朱高炽难以置信道:“那为何人人愁眉不展?”
  
  中年人打量一下朱高炽,有气无力的哂笑一声道:“您富得流油,当然开心了。我们饭都吃不上,有什么好高兴的?”
  
  “怎么,发生什么灾荒了吗?”朱高炽忙追问道。
  
  “您就别咒我们了。”中年人似乎说话的力气都欠奉,摇摇头就想离开。王贤把他拦住,中年人刚要不快,却看到王贤手中的一小块银子,忙用飞快的速度拿过来揣到怀里,说话也有了力气:“回老爷的话,本县今年风调雨顺,水旱蝗灾皆不曾有过。”
  
  “那怎么会吃不上饭?”朱高炽糊涂了。
  
  “您一看就是不识民间疾苦的,东西南北走一圈瞧瞧,除了挨着运河的府县能好点儿,全天下哪儿不是这样?”中年人苦涩道:“一年到头忙忙活活,到头来全给官府收走。还得白服三个月劳役,这日子还有法过吗?”
  
  “怎么会白服劳役?”朱高炽不解道:“官府是给钱的吧?”
  
  “给是给,可不跟您一样给银子,官府给的是宝钞,”中年人恨恨道:“屁的宝钞,擦屁股都嫌 bó。”接下来,他便开始了絮絮叨叨的控诉,但说来说去,都是赋税如何繁重,宝钞如何不值钱,见也问不出新东西,朱高炽便请他走了。
  
  这一天,整整三个时辰,朱高炽拖着艰难的步伐,走遍了这个县城的大街小巷,所到之处,只见一片民生凋敝至极,百姓暗无天日,就连县里的富户,也只是能勉强填饱肚子,至于其他人,根本连饭都吃不饱……
  
  回去的路上,朱高炽心情无比沉重,但他心里还存着侥幸,希望别处不是这样。但随后的日子里,每一次微服私访,所见所闻皆惨不忍睹。而且越往北走,情况就越恶化。进了山东地界后,竟是出现了只有在书里才见过的‘白骨露於野,千里无鸡鸣。’甚至整个村庄都杳无人烟,只有密密麻麻的坟茔……竟是整个村子都饿死,幸存者也全都逃荒到了别处。
  
  “怎么会这样?”“怎么会这样?”一路上,朱高炽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,整个人都被刺冇jī坏了。他甚至有些恨王贤,为冇什么要弃船登陆,带着自己看到这个人间活地狱!这明明是正处于永乐盛世的大明朝啊!已经距离元末的战乱快一个甲子了!怎么就像仍在末世呢?!
  
  王贤却沉默不语,他希望让太冇子亲眼看看这天下,已经成了什么样子。让太冇子自己想想这天下,为什么会成为这样?让太冇子能明白,解黎民于倒悬、救万众于水火,已经是大明朝的当务之急了!
  
  。
  
  这一日,到了济宁府郓城县地界。好容易到了个县城,王贤决定不走了,就在这里打尖,也让太冇子殿下好好休整一下,然后结束这段炼狱之旅。
  
  一行人走在县城里,但见屋舍破败不堪、百业萧条至极,街上贩卖最多的,竟然是人口……从南边一路走来,太冇子已经知道,那些蹲在街边,头上插着草的,都是准备售卖自己的人口。不拘童男童女,还有青壮年男女。在街上蹲成长长的一排,头上都插着草,令人震惊不已……
  
  一看到有钱人过来了,那些头上插草的人,便一拥而上,争先恐后的推销自己:“老爷收留俺吧,俺力气大着呢,不要钱,管饭就行!”
  
  “老爷,俺会洗衣做饭生孩子,还能给老爷暖床……”
  
  “老爷,带俺们走吧,俺们都快饿死了……”
  
  周勇等人赶忙将这些人推开,为太冇子隔出一条道来,看着一张张乞求的面孔,太冇子殿下只能低下头,用罕见的快步,离开这里。
  
  找到家客店住下来,周勇便带人上街采买食材,好给大伙做一顿像样的晚饭。王贤让店家送来热水,请太冇子沐浴更衣,舒缓一下疲惫不堪的状况。
  
  太冇子没有推辞,等他梳洗完毕,换上干净的衣裳出来,心情果然不那么郁结了。这时,饭菜也做好了。
  
  菜还没上桌,太冇子便忍不住抽抽鼻子,他竟然闻到一股肉香,不由自主的满口生津。这阵子一路上根本不见荤腥,自幼锦衣玉食的太冇子殿下,早就受不了了。
  
  饭菜端上来,除了一份炒豆腐,其余几道菜里都放了肉,还有一碗红亮红亮的红烧肉,香气扑鼻而来,馋的灵霄直咽口水。
  
  见太冇子他们这幅神情,周勇高兴坏了,邀功似的笑说道:“毕竟是县城,肉铺里竟还有肉卖,我就给他包圆了!”说着一面给太冇子、王贤还有灵霄分筷子,一面笑道:“这阵子可把殿下大人还有灵霄姑娘苦坏了,好吃歹吃的赶紧补补油水吧。”
  
  灵霄接过筷子使劲点头,便飞快的夹一块红烧肉,迫不及待往嘴里送,却冷不防被王贤用筷子打了一下,灵霄毫无戒备,肉块便滚落在地,小丫头郁闷的嘟起嘴,不过还是听话的小声道:“太冇子伯伯先吃。”
  
  太冇子责备的看一眼王贤,对灵霄道:“不用管他,你随意就好。”
  
  灵霄示威似的朝王贤挤挤眼。
  
  “殿下也先别吃。”王贤却不是那个意思,转头望向周勇道:“这是什么肉?”
  
  “好像是马肉,所以用红烧的,吃不出骚味来。”周勇连忙道。
  
  “什么叫好像是?”王贤的神情愈发不悦。
  
  “大人放心,属下已经尝过了,没有问题。”周勇还以为王贤怕肉里有毒。
  
  “……”王贤白他一眼,刚想让他问清楚这是什么肉,这时店家正好进来送热水,看到桌上的肉时,竟一阵反胃似的表情。
  
  “店家你来的正好,可知道这是什么肉?”王贤问那店家道。
  
  “呵呵,”店家一脸为难道:“管他呢,吃到肚里都一样。”
  
  “这是什么话?!”王贤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,追问道:“这么说,你是知道的?”
  
  “这肉是在对过孙家肉铺买的,对吧?”店家问道。
  
  “是啊。”周勇满心忐忑的点头道:“到底是什么肉?”
  
  “这么说吧,咱们郓城县的飞禽走兽早就被吃的干干净净,”店家看看他们,声音越来越小道:“就只有一样东西身上还有肉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众人异口同声问道。
  
  “人……”店家的声音虽然小,但大伙都听的明明白白,霎时全变了脸色。
  
  “你说这是人肉?!”周勇的声音都变了调,就像被卡住脖子的鸡。
  
  “是。”店家十分肯定的点头道:“今天早晨,还见他们收了具死尸,肯定错不了……”
  
  “嗷冇……”周勇突然捂住嘴,箭一样冲出房门,扶着门框大吐特吐起来。
  
  “啊!”灵霄也尖叫一声把筷子丢的老远,一阵阵干呕起来。
  
  太冇子虽然早就练就了不动如山的境界,可那张脸上,也煞白一片……
  
  。
  
  这天晚上,太冇子粒米未进。夜里,王贤给太冇子殿下送去了米粥,朱高炽既没有胃口,又实在饿得不行,勉强喝下了米粥,把碗递给王贤,看他半晌,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人肉?”
  
  “我带博尔济吉特人,走过死亡戈壁……”王贤不愿多谈过往,换个说法道:“这山东饿殍满地,哪还有东西喂养牲口?”
  
  “哎……”朱高炽痛苦的闭上眼,良久才睁开,目光炯炯的看着王贤道:“我终于知道,你为什么要让我下船私访了。”顿一顿,他声音低沉道:“原来我大明朝,已经到了悬崖边,再也不能折腾了。”
  
  “是……”王贤点点头,目光沉重道:“当今圣上文治武功、迈超千古,然则好大喜功、亦迈超千古!”太冇子点点头听他继续说下去:“时人常说,之前五百年,所有皇帝的功绩加起来,都不及陛下的十年之功。陛下是如何做到的?无非透支民力而已。”
  
  太冇子沉重的点点头,本能的想为父亲辩护:“有些过jī了,透支民力之事,历代皆有之,却没有一个皇帝,能做出今上的丰功伟绩。”
  
  “那是因为他们透支民力,无非只是提前把几年后的税粮收上来,在盐铁上做文章而已。”王贤冷声道:“今上却在货币上做起了文章!永乐朝十五年来大明宝钞贬值上万倍,亿万百姓的家财化为乌冇有!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