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八二章 船行江上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原来季本清等人,在东宫门口没有?到太子,却依然不甘心,便骑上马直奔江边,企图做最后的挣扎。

当他们冲到码头,一眼就看到船头的太子,但船板已经抽下来,他们想跃上船头是不可能了。

文官们只好纷纷翻身下马,跪在江边拼命的磕头痛哭,撕心裂肺高呼:“殿下,不要抛弃京城啊!殿下……”

看到官员们如丧考妣的跪地大哭,船上的朱高炽双目血红,全身忍不住颤抖,忙下令道:“先不要开船!”

水师军官为难的望向王贤,只见王贤面无表情,那军官竟不敢出声。

“本宫说停船!听见了吗?!”见没人下令,太子怒吼一声,那军官一个哆嗦,就要依太子的意思下令。

“起锚!”谁知一直默然不语的王贤,突然暴喝起来,声音大的别说船上,整个码头都能听到。

“你……”太子气炸了,但说这话的人是王贤,他实在不忍心骂出口,一口气憋回去,浑身直哆嗦。

“王贤!你这个跋扈的奸臣!”码头上的文官们,却管不了那么多,直接就高声詈骂起来,把满肚子气都撒到他身上:“你敢挟持太子!不想活了吗!”

“你是千古罪人!要遗臭万年!”嘎啦啦的起锚声中,詈骂声一浪高过一浪,一浪比一浪难听。

“扬帆!”王贤无动于衷,从牙缝中又蹦出两个字。

船帆高高扬起,沉重的官船便缓缓驶离码头,速度渐渐加快,距离岸边也越来越远,詈骂声也变得断断续续。

绝望的大臣们伏地痛哭,有人甚至扑通一声跳到江里,朝太子的座船拼命的游过去……然而一切都是徒劳,太子的座船顺流而下,不一会儿就只剩一个黑点。

码头上,已经成了泥人的季本清,满脸挂着涕泪泥土,嘶声绝望道:“都城,保不住了……”

大臣们再次绝望的放声痛哭,哭声在江上环绕,久久不去……。

那哭声,也一直萦绕在太子耳边,久久不去……

王贤跪在太子面前,低头请罪,久久不起。

君臣二人就这样一跪一立,整整一个时辰,太子才低声说道:“起来吧,孤不怪你……”以太子殿下的智慧,当然知道王贤是在为自己承担骂名。他不会像自己的父亲那样,认为臣子的牺牲是理所当然。

“殿下……”王贤揉着刺痛的膝盖,吃力的想站起来。太子向他伸出手来,眼里满是歉疚。

王贤迟疑一下,还是抓住了太子的手,在太子的帮助下站起来。君臣相对无语片刻,王贤轻声道:“江上风大,殿下还是进舱休息吧。”

太子却摇摇头,眼里满是留恋道:“我想多看看这江南的景色,能记下来多少算多少……”

“一定有机会回来的。”王贤已经忘了原先的立场,不再视迁都北京为理所当然。如果硬要选,他愿意帮助太子……

太子点点头,在王贤的陪伴下一直站到天黑,太子却还不肯回去,王贤只好再次催促:“殿下,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,再说也看不清了……”

朱高炽却目不转视的凝视着江岸,远处模模糊糊有一片灯火,他的情绪也变得奇怪起来,好一会儿才低声道:“这里是镇江。”

王贤僵住了,他自然无法忘记,一年前,在这里的那场惊天血战,四万忠于太子的官兵壮烈捐躯……

“我想祭奠他们一下。”朱高炽低声道:“悄悄的就好。”

王贤点点头,赶忙亲自为朱高炽找来了贡品、香炉,摆在正对江岸的方向,太子亲自捻起香,朝镇江方向郑重的拜了三拜,然后小心的插到香炉中。

王贤又为太子端上酒,太子走到船舷边,将酒洒到江中,回过头时,王贤分明看到,他的两眼泛着泪光。

王贤也照着太子的样子,祭奠了死难的将士,待他起身时,便听太子那低沉而悲凉的声?,在耳边响起。

“他们在我眼里,不是什么部下官兵,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,我和他们很多人都聊过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,自己的人生,”朱高炽扶着栏杆,两行泪水顺着面颊淌下:“然而就在这里,因为我的原因,整整四万个生命消失了,四万个家庭破碎了……”

“这是当兵的宿命,”王贤叹口气,安慰道:“殿下不要太过自责。”

“我怎么能不自责?若是他们死在草原上、死在安南,那是为国捐躯、死得其所,我只会为他们骄傲!”朱高炽痛苦的摇头道:“但他们是死于我们兄弟之间,肮脏的权力斗争啊!而且……”朱高炽情绪激动的死死握住栏杆,那粗壮的木栏,竟被他抓的咯咯作响!

船上点起灯光,映的太子殿下面目有些狰狞,只听他满腔愤懑的接着道:“而且他们死后,还得不到朝廷的认可、遗属也无法得到抚恤!你让我怎么能不自责?!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只好改口道:“只要殿下能行仁政,就是对牺牲者最好的报答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……”太子悲凉的点点头,脸上的自责之色却愈发浓重:“可是我什么都办不到!我想严惩汉王,父皇却只不痛不痒的让他就藩山东!我想阻止父皇迁都,父皇却根本不理会!”说到这儿,他满腔的怒火重重一捶栏杆,王贤只听到喀嚓一声,也不知那栏杆断了没有。

“龙潜于渊,这也是没办法。”王贤轻叹一声道:“殿下,您毕竟还只是太子,有些事情一时办不到不要紧,只要有这个心,早晚能办成的。”

“哎……”朱高炽看着自己的双手,“我已经快四十岁了,四十不惑,不能再用这种话欺骗自己……”

对话到这一步,已经没法再进行下去了,两人相对无语片刻,太子终于低声道:“回去吧。”。

送太子回舱歇息,王贤也回到自己的房间,走到门口时,他看一眼立在门旁的卫兵,眉头不禁紧皱,低声道:“你跟我进来。”

那模样俊俏的锦衣卫,吐了吐舌头,低头跟他进去。站在另一边的周勇却一脸窘迫,张嘴想跟王贤解释什么,门却砰然关上。周勇一脸怏怏,有些大祸临头的意思……

船舱里,王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阴着脸打量着那俊俏的小兵,那小兵被他看的直发毛,只好举手投降道:“人家也是不放心你,才跟着出来的。”

“少来这套。”王贤黑着脸道:“我有整整一卫兵马护卫,有什么不放心的?!”

“也是……”那小兵乌溜溜的眼珠子直打转,忽而灵机一动道:“我还可以给你铺床叠被,那些家伙粗手笨脚的……”

“就你?”王贤嗤之以鼻道:“我给你铺床叠被还差不多……”

“那也成。”那小兵闻言开心的笑了,笑容如春花般灿烂,只见她将头盔一摘,青丝便如瀑般泻下,不是灵霄又是谁。灵霄把头盔随便一扔,一屁股坐在床上,两条笔直的长腿,毫不避讳的架在王贤的膝盖上。

“一边去!”王贤把她的双腿挪开,站起身来恶狠狠道:“周勇是越发混账了,竟敢公然里外串通!”

在外头屏气听着的周勇,忍不住打个寒噤,脸上的神情比哭还难看。

“什么里外串通?”灵霄却不干了,双腿一弹一勾,便把王贤拽倒在床上,翻身压住他,伸手拧住他的耳朵,气哼哼道:“你说明白点儿,谁是外了?”

王贤虽然练功不辍,但跟灵霄比,还是没有一点儿胜算,索性也不挣扎,满脸无奈道:“这不是重点。”

“这就是!”灵霄逼视着王贤,两人脸对着脸,都能感到对方呼出的气,王贤只觉着这姑娘的皮肤好极了,这么近的距离,还跟上好的上好的瓷器一样细腻,而且透着健康的红润,而且……身材也不知不觉发育的这么好……不用看就知道。

舱室里的气氛变得旖旎起来,灵霄感到王贤身体的变化,下意识的探手一摸,王贤惊呼一声,她才猛然醒悟,登时俏面通红,腾的弹了起来,小手却忘了松开……

“哎呦!”王贤一声惨叫,疼得弓着身子,活像一只大虾。

“你坏死了。”灵霄的脸像红布一样,忸怩的揪着衣角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不时偷瞄王贤双手捂着的部位。

王贤又羞又恼,干脆背过身去,不理会这疯疯癫癫的小丫头……好吧,已经不能算小丫头了。

“真小气。”灵霄撇撇嘴,小声嘟囔道:“好了好了,下次我轻点就是。”

“还有下次?!”王贤气急败坏道:“船一靠岸,我就让人把你送回去!”

“你敢?!”

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王贤气哼哼道。

两人沉默的对峙片刻,王贤听到低低的抽泣声,忍了又忍,还是回头看了看,只见灵霄满眼泪水,伤心不已的样子,就是铁石心肠的看了,也会心软的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