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七六章 同志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太冇子府。

数月来,太冇子殿下竟明显清减了。只见他两腮凹陷、愁容满面,那张仿佛亘古大圆脸,再不复往日模样,可见遭受了何等的心理折磨。但他的目光,似乎比从前更加坚定深沉了。

“情况就是这样,”王贤轻声禀报道:“请殿下定夺。”

“果然,还是生出了事端……”朱高炽叹息一声,以手加额道:“他们是要把孤,往绝路上送啊!”

“只要殿下不愿意,没人能把您逼上绝路……”王贤松了口气,他真担心朱高炽跟那些官员一起胡闹,那可真就完蛋大吉了。

“仲德,你是否担心,孤还会跟正月一样?”朱高炽像一个洞悉世事的长者,看着王贤淡淡笑着。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笑笑,没有否定。

“孤的决心,自始至终没有丝毫改变。”朱高炽正色道:“只是时移世易,当时的方法,不能用在现在了。”

“是。”王贤点点头,轻声道:“眼下二龙相隔千里,皇上本就对殿下多有提防。若是这次殿下对那些家伙稍假辞色,恐怕传到北京,就成了是殿下组织煽动、以群臣对抗陛下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朱高炽面色发白,点点头道:“这是犯大忌讳的事,一旦成行,一场大狱无可避免。到时候,恐怕皇上就是定都辽东,都没人敢做声了。”

“殿下说的是,”王贤的声音也不禁发颤道:“恐怕皇上离开京冇城,就等着这场好戏呢,”顿一顿,他无比艰难道:“一如前次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朱高炽点点头,似是讥讽似是敬畏的笑笑道:“这是父皇惯用的手法了。”

“因为,屡试不爽。”王贤苦笑道:“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弱点了。”

“所以孤明天,绝不能答应他们。”朱高炽彻底下定了决心。

“可是殿下,他们已经疯了,现在说什么都听不进去……”

“哎,是啊……”朱高炽愁肠百结的揉着眉头。

“要不,”王贤对自己总是出馊主意,感到颇为羞赧:“殿下干脆装病吧,病的神智不醒,他们也只能罢休了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朱高炽苦笑连连道:“这未尝也是个法子,只是为免太……”顿一顿,他轻叹道:“有些没担当了。”

“是……”王贤算是明白了,太冇子殿下既不想惹出泼天大祸,亦不想得罪了群臣……那是太冇子殿下最重要的支持者啊。可是这种君臣尖锐对立的时候,除了和稀泥拖下去,实在没法两头兼顾啊。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殿下总要有所取舍……”

“让孤再想想,再想想……”朱高炽闭上眼,深思起来。

王贤回到锦衣卫衙门,便见莫问、许怀庆,还有新任应天府尹,都已经等在他的签押房冇中了。

“怎么样?”王贤一进来,众人赶忙起身相迎,齐声问道:“殿下可有明旨?”

冇王贤摇摇头,在正位上坐定后,才缓缓道:“殿下还没有拿定主意。”

“那我们明日,该如何是好?”许怀庆沉声问道。

“这不还有时间嘛,再让殿下好好想想。”王贤看看众人道:“诸位可做最坏的打算,一旦事有不谐,便做黑面阎罗吧。”

“好。”王贤的老部下们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。在他们眼里,王贤的话比圣旨还管用。就是莫问也不例外。

“伯爷,”唯有应天府尹卢崇志,还不了解王贤的风格,一脸担忧道:“恐怕以殿下的仁慈,不会让事情发展到那一步吧……”

“殿下仁义无双,确实不会答应。”王贤冷着脸道:“但倘若万一,本官来做这个恶人!”

“这,”卢崇志震惊道:“伯爷要抗旨?”

“嘿嘿……”老卢这话引来众人一阵怪笑,二黑瞪着独眼,有些不客气道:“老卢,薛府尹在时,就不会说这种话。”

“哎,是……”卢崇志这种没经过风雨的文官,这会儿也只能讪讪一笑,把满肚子的疑窦憋回去了。

“好了!”王贤看一眼二黑,对卢崇志温声道:“卢大人放心,本官自有分寸。”

“是,下官放心的紧。”卢崇志心中一暖,连连点头。

“那就这么定了,”王贤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:“都去准备吧!”

“是!”

南京和北京相距两千里,八百里加急也要四五天的功夫,然而这片中华大地上,总是不乏有神奇的事情,就在王贤和太冇子殿下伤透脑筋的时刻,远在北京冇城的赵王竟已经未卜先知了……

去岁那场汉王叛乱之后,赵王朱高燧幸冇运的逃脱了惩罚,之后他便遣散了府上乌七八糟的宾客,不再结交江湖人士,更和公卿重臣划清了界限,一概不再往来。似乎已彻底洗心革面,要安心做一个太平王爷了。

对他的改变,朱棣看在眼里、喜在心里……做父母的,总是更偏爱自己的小儿子,轻易就能原谅他的过错。朱棣这样多疑的君主,竟真的打消了对朱高燧怀疑,从去年冬里就频繁赏赐他衣袍物件,这次北巡也命他伴驾。向群臣传递了一个明白无误的信号——赵王殿下重获圣眷了!

对此,朱高燧没有沾沾自喜,反而愈发恭谨。在北京冇城每日里除了晨昏定省、向父皇请安外,其余时间便闭门不出,每日在王府中以书画自娱……

五月的北京冇城,正是绿荫繁茂、夏荷含苞、暖风醉人的时节。花木繁茂的赵王府后花园中,隐约有悠扬的丝竹声荡漾,顺着那丝竹声,便见满池碧荷之上,有一精巧的水榭,榭中支着碧纱橱,那丝竹声便是从层层蝉翼般的 bó纱中传出来的。

碧纱橱中,是一具沁凉的湘妃榻,榻上支着小机,小机上摆着银质的精美浅碟,碟中是精心制作的各色冰鲜。几个貌若处子的小太监,都穿着白色的纱袍,长发披肩,跪坐在竹榻周围,神态优雅的吹奏着……

众星捧月的汉王殿下,也披散着长发,穿着白色的长袍,只是在袍角绣着鲜花和蝴蝶,微风吹拂,那栩栩如生的鲜花竟缓缓改变着颜色,蝴蝶也在展翅舞动,仿佛真在嬉戏花丛一般。

赵王殿下的肌肤,竟比那白纱还要白皙,他慵懒的倚靠在另一个貌美如花的男子的腿上,那人和他同样的装束,样貌亦不逊色于赵王,不是韦无缺又是何人。韦无缺捻起一粒浸泡在乳酪中的冰莲子,缓缓送到赵王唇边。赵王向他嫣然一笑,轻启朱唇,含下这粒莲子,还轻吻了一下韦无缺冰凉的手指……

韦无缺略略一僵,但旋即含情脉脉的笑了。

“真好……”朱高燧享受的闭上眼睛,喃喃道:“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吧。”

“殿下若是喜欢,我常来陪你就是。”韦无缺微笑道:“只怕这样的日子过久了,您自己就会不耐的……”

“是啊。”朱高燧睁开凤目,深情的看着韦无缺,眼里的自嘲之色愈加浓重道:“俗心难去,终究做不得神仙。”

“那是殿下的男儿雄心。”韦无缺修长的食指,划过朱高燧缎子般的胸膛,最后停在他的左胸口,感受着赵王殿下有力的心跳,韦无缺轻声道:“除非这里停止跳动,否则这雄心就永无止息……”

“冇哎,”朱高燧嘴角牵起一抹迷人的微笑,捉住了韦无缺的手,送到嘴边轻吻一口,深情道:“所以你是我的知己,”然后他挥了挥手。

乐声便止了,小太监们无声退下。碧纱橱中只剩赵王二人。

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赵王的脸上,少了几丝情意绵绵,取而代之的是阴鹜之色。

“都办妥了,王爷平素结交的那些文臣,还是很靠得住的。”韦无缺低声说一句,又不禁轻笑道:“我还以为他们会推脱呢……”

“他们敢,”朱高燧冷冷一笑道:“他们的把柄都捏在孤的手里,不想身败名裂,就只有乖乖听话。”

“这会儿,他们应该已经鼓动大伙,到东宫外请冇愿了吧。”韦无缺轻声道:“一场好戏即将开锣了。”

“可惜,咱们远在北京,没法亲眼目睹我大哥的表演了。”朱高燧故作惋惜的叹口气,却绷不住笑起来道:“那个伪君子可要为难坏了……”

“呵呵,”韦无缺笑道:“那是自然,他不想得罪群臣,就只有开罪皇上,不想开罪皇上,就只有得罪自己的拥趸了……”

“已经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了,只要他到时候那些大臣稍假辞色,传到北京来,我就有法子给他变成太冇子公然结党、诽谤君上。”朱高燧眼里满是快意的笑:“你说,我大哥他可能对那些大臣发飙吗?”

“断然不会。”韦无缺笑道:“太冇子殿下仁义无双,怎么会狠得下心肠呢?”

“所以嘛,他的下场已经注定了。”朱高燧兴冇奋的战栗起来:“无缺,我早就说过,大哥以为胜局已定,实在太天真了。只要他一天还是太冇子,就会永远要面对父皇的敌意!”说着,他一把抱住韦无缺,声音也粗重起来:“我们就永远还有机会!”

“是……”看到赵王情动如潮,韦无缺心中叹息一声,主动献上了热吻。

荷塘水榭、碧纱橱中,衣衫纷飞,两具雪白的身子,蛇一般纠缠在一起……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