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七五章 姜是老的辣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永乐皇帝雷厉风行,说七天之?北巡就七天之后动身。七天后的正月二十三,浩浩荡荡的三十万北巡队伍,便从金陵出发,跨过长江北上。

尽管因为朱棣常年北巡,文武官员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郑和的舰队也正好在京城驻扎,但能在七天内,组织起如此庞大的队伍开拔,还是将大明永乐朝无与伦比的行动力,展示的淋漓尽致!

也正是这种恐怖的执行力,方能将永乐皇帝的雄才伟略,在十余年间一一变为现实,缔造出汉唐之后的又一盛世!

慌乱的送走了君王,金陵城恢复了往日的安逸宁静。事实上,就像朱棣不喜欢金陵,金陵城也不喜欢朱棣,每当这位君王一回到京里,紧张的气氛便笼罩了全城,只有他离开之后,那刻在金陵城骨子里的风流富贵,才又以最优雅闲适的方式,缓缓舒展开来。

留在京里的大臣们,这下终于彻底把心放到肚子里,把忧虑丢到一边,尽情享受着秦淮风月、佳肴美妾,一切都好极了……

银铃的心情也十分之好,朱瞻基连她的面儿都没见上,就被皇帝匆匆带去北京。没了咄咄逼人的霸道太孙,王家小妹的脸上,又重新浮现出笑容,每日里拉着灵霄到处游玩踏春,早出晚归,快活至极。

太子也松了口气,不管他下定多大的决心,但在蛮横的父亲面前,总会被折腾的难堪至极。如今皇帝去了北京,金陵城再没人能让他满心惴惴了。虽然国事繁巨,朱高炽每天只能睡很短的时间,但不用担心随时会被臭骂一顿,就让太子殿下十分知足了……

感到轻松的自然还有徐妙锦,她终于可以恢复自由,到处游玩了,只是太子妃张氏总是形影不离,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,让她无法和情郎相会……徐妙锦想用小姨的威严,命令张氏不要跟着自己,可每每此时,张氏便跪在面前,哭道:‘再不能让小姨遭受一点儿危险了!’还说这也是太子的意思,让徐妙锦徒呼奈何,只能放弃和情郎幽会的奢望……

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这个烟花烂漫的春天,金陵城的所有人,过的都十分愉快……直到繁花落尽的孟春时节,一封发自北京的旨意,送到了太子殿下的案头……

彼时,王贤正在欣喜的看着,学步的儿子颤歪歪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,和林清儿欢喜的眼眶都湿润了。周勇急匆匆走进来,吓得狗蛋儿噗通摔在地上。

“大人,”顾不上王贤责难的眼神,周勇沉声禀报道:“太子殿下请您赶紧过去!”

王贤不理会他,先抱起儿子在怀里哄了一会儿,才递给妻子,低声道:“更衣吧。”

换好了官袍,王贤跟着来请他的东宫太监,急匆匆到了太子府,径直被引到了后院书房。

书房中,太子愁眉紧锁,竟仿佛一下老了十岁。王贤心里咯噔一声,忙轻声问道:“殿下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自己看吧。”太子的目光所及之处,是一道黄色的上谕。

“是。”王贤拿起那道谕旨,展开一看,见上头是永乐皇帝的御笔亲书,还是那一贯的简要到冷厉的风格:

‘谕太子:限尔于腊月前抵达北京,钦此!’

“啊!”王贤震惊的合不拢嘴,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太子。他完全理解,太子殿下为何会有如此痛苦的表情了……

君臣二人相对无言许久,王贤方长长一叹道:“皇上,还是要迁都的……”

“当然,”朱高炽满脸自嘲地苦笑道:“我们太天真了,父皇平生只知迎难而上,从不知有‘退缩’二字,这次怎么可能例外呢?!”一想到这些日子,群臣额手相庆,自己也沾沾自喜的模样,太子殿下就觉着实在可笑至极、实在可怜至极。

“是啊。”王贤倒是没那么多感触,只是觉着皇帝这手玩的实在漂亮。你们大臣不是要集体造反吗?朕偏不给你们机会!等我到了北京,再一道旨意把你们弄过去,谁敢抗旨不从?王公大臣到了北京,离开了老巢,还不任由皇帝摆布?“皇上这手,实在太狠了……”

“是啊!”太子沉重的点点头,眼里满是自嘲的笑道:“还真是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又叹息一声,君臣二人再次陷入了无言的沉默。朱棣这一招,对太子和反对迁都的大臣的打击,实在太大太大了……。

就这么沉默了小半个时辰,王贤打破沉默,问道:“殿下怎么办?”

“去。”朱高炽眼睑低垂,脸上写满落寞道:“我敢说个不字吗?”

“是啊。”王贤点点头,皇帝命太子北上,太子若敢不从,无异于谋逆。就是稍有迟疑,都会引来无边的猜忌!“只是这一走,”王贤迟疑一下,低声道:“恐怕就再难回京师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朱高炽吃力的点点头,眼角竟有泪花,显然已憋屈到了极点。“父皇是不会再让我回来了。”

“还是斗不过皇上啊……”王贤也黯然道:“您这一去,恐怕迁都就成定局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朱高炽苍声一叹,认命似的闭上眼。

“要不,”虽然知道自己的主意臭不可闻,但见太子如此沮丧,王贤还是忍不住轻声道:“殿下装病吧?”

朱高炽缓缓摇头,苦笑道: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而且恐怕连初一都躲不过去……”

“哎。”王贤点点头,他知道以皇上的性格,就是抬,也会让人把太子按时抬到北京的。

“不要为难了,”朱高炽体谅的看看王贤道:“好在还有时间,咱们可以安排妥当再上路。”

“是。”。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很快,皇帝旨意便传遍了京城,原本还一片歌舞升平的京城官场,一下子就炸了锅!狂躁悲愤的气氛,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,让京城提前进入了炎热的夏天……

官员们明知道皇上这一手用出来,他们是有劲儿没处使,只能干瞪眼。可越是这样,一个个越是憋得满腔怒火、满嘴起泡!他们整日价聚在一起,放肆的声讨皇帝的无耻专断、不似人君之举!商量着如何才能狠狠的反击一下,不让皇上的诡计得逞!

“咱们一起绝食上书吧!”一名御史激愤道:“皇上一天不放弃迁都,咱们就绝食一天!”

“好主意!”不少官员纷纷附和。

“馊主意!”却也有不同意见,那老成持重的官员断然摇头道:“且不说皇上还没有下旨迁都,单说这奏章送到京城,怎么也得一个月吧,恐怕皇上还没看到折,咱们先饿死了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一盆冷水浇的众人垂头丧气。

“那就先把这层窗户纸捅破!”毕竟人多计长,又有人提议道:“皇上不是想先上床再成婚吗?我们偏要在太子出发之前,就把此事大白天下!”

“这主意不错!”众人又来劲了,纷纷点头道:“不能总被皇上牵着鼻子走,咱们得掌握主动!”

“我们这就联名上折,请皇上澄清是非!”官员中的行动派,摩拳擦掌起来。

“皇上留中不发怎么办?”稳重派再次提出疑问:“南北二京相隔千里,皇上完全可以不理会咱们。”

“咱们百官联署,万民请愿,再请太子殿下领头,就不信皇上还能一味敷衍!”行动派祭出了杀招。

“这……”稳重派不禁为难道:“不是把太子殿下架在火上烤吗?”

“反正太子正月里,就打算据理力争了!”行动派却觉得不是问题:“不会到了五月里,就改弦更张了吧!”

“这……”稳重派终于词穷了:“倒也是……”

“就这么定了!”行动派的意见占了上风,几个领袖人物意气风发道:“明日我们就一起到东宫请愿,请太子殿下为我们做主!”

“好!就这么办!”众官员终于找到了方向,大有众志成城的意味:“明日卯时东宫门口见!谁不去就是叛徒!”

“对!谁不去就是叛徒!”众人齐声应道。

又商量了一下明日的具体安排,众人便匆匆散了,他们得抓紧时间通知别人,明日的东宫请愿,一个都不能少!。

锦衣卫衙门。

皇帝离京之后,王贤就命人严密监视官员们的动向。这么大的动静,他自然第一时间就知晓了……

“大人,明天可有乐子瞧了。”邓小贤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笑嘻嘻道:“也不知他们会不会请咱们一起请愿?”

“滚你的蛋!”王贤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沉声下令道:“传令下去,锦衣卫所有人等取消休假,一级戒备!”顿一顿,又吩咐二黑几个:“通知应天府、府军前卫也严阵以待!”说着一咬牙,狠声道:“迫不得已,也只好棍棒伺候了!”

“啊?!”邓小贤几个吃了一惊,严清震惊道:“大人,不可助纣为虐啊!”

“我是说迫不得已,”王贤叹口气,站起身来:“我先去请示一下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