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六七章 计激太孙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那……找谁说呢?”众人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“难的地方就在这儿,”王贤不禁苦笑道:“这个人必须地位超然,又在皇上心里有足够的分量。原本我那和尚师傅最合适,可他不在了……”

“那徐真人呢?”帅辉傻乎乎的问道。

“闭嘴!”话没落地,就招来众人责备的目光,帅辉忙缩缩脖子:“当我没说,当我没说……”

“似乎,”严清轻声道:“只有太孙勉强合适。”

“怪不得大人去求太孙,”帅辉恍然,说完叹口气道:“不过那黑厮好像打定主意,不趟这浑水。”

“是,”王贤点点头:“太孙有顾忌,一方面他和我关系过近,第一条不大符合,再者他也不想得罪赵赢。”

“这个简单,”二黑却笑嘻嘻道:“挑拨离间呗!保准让他恨死赵赢!”

乾清宫,朱瞻基扶着朱棣在散步。这阵子天气湿冷,朱棣的风湿病始终不见好转,今儿个终于晴了天,大明永乐皇帝也像普通老人一样,在孙儿的搀扶下出来晒太阳了。

“遭罪啊!”朱棣闷哼一声道:“在江南度日如年,朕是掐着指头算,什么时候能回北京。”

“今年偏冷,差不多,”朱瞻基想一想,轻声道:“得到二月底,运河就能解冻。”

“等不了了,”朱棣一听还有将近俩月,心中一阵烦躁,沉声道:“下旨,让山东、河北的官府征调民夫,把运河凿开!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基心说,老百姓怕是又要骂了,但见朱棣面色阴沉,他才不会摸老虎屁股呢,便改口道:“也是个主意。”

“唔,”朱棣点点头,松口气道:“及早把运河通开,咱爷俩赶紧回北京去。”

“孙儿也要一起去?”朱瞻基略一吃惊。

“怎么,”朱棣瞥他一眼道:“你不想去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朱瞻基不自然的笑笑道:“孙儿怎么舍得离开皇爷爷?”

“哈哈哈!”朱棣放声大笑,瞥了朱瞻基一眼道:“我看你是舍不得那个叫银铃的小妞吧?!”

“啊!”朱瞻基闻言,又惊又臊,结结巴巴道:“皇爷爷知道她啊?”

“朕不光知道她,还知道你死乞白赖的追人家,”朱棣嘲笑起朱瞻基来:“听说有一回,你为了给她惊喜,三更天就跑到人家院子里堆雪人,也难为你了,南京哪来的雪啊?”

“嘿嘿……”朱瞻基讪讪道:“哪有什么雪?孙儿用的是棉絮,结果风一吹,哎……”

“哈哈哈!”朱棣放声大笑起来,半开玩笑半认真道:“没用的东西,我朱棣的孙儿,喜欢哪个女人是她的福分,一道旨意就行了,怎么能低三下四呢?”

“爷爷说的是。”朱瞻基干笑一声,脸上的神情越来越不自然了。

守着朱棣的面儿,朱瞻基还是要继续装他的乖孙子,可一离开皇宫,他那张脸冇就拉下来了。

“爷,咱回去?”陈芜不知道太孙怎么了,硬着头皮凑上来。

“滚一边儿去!”朱瞻基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也不上马车,径直步行而去。

陈芜和侍卫们赶忙跟上去,一直看到太孙殿下进了锦衣卫衙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签押房里,王贤正和几个兄弟说事儿,听人说太孙殿下到了,只好先把手头的事情搁一边儿,出来迎接朱瞻基。

“这怎么了,谁惹你了?”见朱瞻基一脸被骗了八百吊钱的表情,王贤便笑问道:“来我这儿报案呢?”

“我还真要报案,不过不是有人骗我钱,”朱瞻基黑着脸道:“是有人骗取我的信任,吃里扒外向我皇爷爷告密!”

“到底什么事儿?”王贤示意太孙坐下慢慢说,朱瞻基便将在皇爷爷那里的对话讲给王贤。

“哈哈……”王贤不禁笑起来,不以为意道:“我当什么事儿呢,不过是几句家常嘛,至于这么严重嘛?”

“这可不是个小事儿!”朱瞻基却黑着脸道:“我和银铃约会这事儿,皇爷爷知道也就罢了,毕竟京冇城人多眼杂,指不定怎么就传到他耳朵里了。”

王贤点点头,听朱瞻基说下去。

“可是,我给银铃堆雪人这事儿,除了我贴身的这些人,外人怎么会知道?!”朱瞻基神情越来越阴沉道:“肯定是这些人透露出去的!要是哪天我说了句不合适的话,肯定也会传到皇爷爷耳中!”

“哎呀,还真是。”王贤也认真起来,点点头道:“这身边有奸细的滋味,确实太难受了。”说着看看朱瞻基道:“那你还来我这儿干啥,赶紧回去彻查去!”

“我没法查!”朱瞻基气急败坏的使劲搓搓脸,叹道:“要不我能这么憋火?”

“怎么不能查?”王贤一脸不解。

“我这回去一查,那奸细肯定禀报我皇爷爷。”朱瞻基一脸郁闷道:“我皇爷爷肯定要问,这小子什么意思?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,要瞒着朕?”顿顿道:“那才叫有嘴说不清了!”

“唔。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确实是这么回事。那该怎么办?”

“你给我私下查查,别打草惊蛇。”朱瞻基小声吩咐王贤道:“以锦衣卫的本事,这不难办到吧?”

“难是不难,”王贤有些为难道:“可是我一上任就立下规矩,东宫的事情,锦衣卫概不过问。”

“是我要求你查的!”朱瞻基断然道:“再说,只查我身边的人,跟我父亲又没关系。”

“那……”王贤一脸蛋疼,点点头道:“好吧。”

“我给你三天时间!”朱瞻基这才有了笑脸道:“我去找银铃了。”

“我上辈子欠你的……”王贤翻翻白眼。

“好了,算我欠你个人情。”朱瞻基嘿嘿一笑,没脸没皮的走了。

看着他的背影,立在王贤身后的独眼二黑,诡异的一笑,低声道:“要是太孙知道,就是咱们出卖的他,会怎样!”

“所以你嘴巴要扎牢一点。”王贤淡淡说一句。

“大人怎么知道,他一定会你来查?”二黑对这点一直不太理解。他们的计划十分简单,就是让人故意将太孙的情报,泄露给东厂的人。以东厂现在焦头烂额、饥渴难耐的状态,势必会如获至宝,禀报给永乐皇帝。

“因为,”王贤脸上却没有笑容,声音低沉道:“太孙殿下和他爷爷,越来越像了……”

“疑心病吗?”二黑看着王贤。

王贤缓缓点头,轻声道:“不止……”

锦衣卫的效率不是盖的,三天不到,王贤就找到了太孙,告诉他查出来了。

“什么情况?”朱瞻基咬牙切齿,看上去要生吞活剥了身边的二五仔。

“是谁,说出来我活剐了他?!”朱瞻基咆哮起来。

“你身边有东厂的人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准确的说,是有赵赢的徒弟,现在师傅当上东厂提督了,徒弟自然要效犬马之劳。”

“呃……”听到东厂和赵赢的名字,朱瞻基像被掐住脖子的鹅,满腔的怒气竟憋住了,他连那奸细到底是谁,都没有问。只是颓然一叹道:“他们怎么连我也监视……”

“东厂权力那么大,没人能制约,还不想干吗干吗?”王贤淡淡道:“这样下去几十年,别说监视太孙了,就是监视皇上也有可能冇。”

“……”同样的话王贤说了好多遍,但只有这次说到了太孙殿下的心坎里。在朱瞻基看来,自己这个皇位第二继承人,想当上皇帝,差不多就得在几十年后了。那些东厂家伙,现在就敢监视自己。要是不限制一下,恐怕几十年后,再演一出大明版的甘露之变,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我知道,你顾忌赵赢,”王贤冷声道:“原因无非就是,他能在皇上耳边说你坏话,而且皇上也很可能会相信。”

朱瞻基点点头,听王贤说下去道:“但你一味示好换来了什么?他安插奸细在你身边!毫不客气的监视你!你要是还忍让下去,我就……”顿一顿道:“反正换了我,我是不能忍。”

“……”朱瞻基阴沉着脸不说话。

“要是我,老冇子就跟他大闹一场,我是皇上的亲孙子,太冇子的亲儿子,堂堂大明太孙,还怕条老狗不成!”王贤继续不遗余力的挑唆,说到最后心里不禁嘀咕,要是赵赢是条老狗,那老冇子算什么?青年狗?总之不能细琢磨。

“你是不知道他的可怕,”朱瞻基叹息一声道:“就连我二叔也不敢得罪他!”

“那是因为他怕老太监帮着你父亲,说他的坏话!”王贤沉声道:“现在汉王已经不在了,赵王也身背嫌疑,他老太监就是说你的坏话,你又有什么好怕的?”

王贤离开朱瞻基那里,二黑迎上来,小声问道:“怎么样,搞定了吗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王贤轻叹一声,挑拨离间这种事,向来都是过犹不及的。他也只能点到即止,至于效果怎么样,只能等后续了……

两天后,二黑来报,说太孙把自己关在屋里两天,一出门就让人备车,要进宫见皇帝。王贤闻言笑起来道:“成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