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六四章 还魂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搞定了吕氏,计划便开始了,于是他们故意泄露了行踪,让明教和锦衣卫的人把应文和尚冒充的朱允炆抓了去。后来纪纲果然不放心,把朱允炆带去懿文太冇子陵,让吕氏辨认。其实吕氏又不是朱允炆的亲妈,根本不知道他胳膊下有没有黑痣,但早就跟常森串通好了,所以一口咬定,朱允炆腋下有黑痣。

当场脱下衣服来一看,果然有痣,纪纲这才深信不疑。其实有痣的是应文和尚,而不是朱允炆,只不过一个提前串通,就把纪纲骗的团团转,让他至死都深信,自己捉到的就是朱允炆。

不过计划进行到这儿,出现了变数,王贤掺合了进来,提出要和他们合作营救朱允炆,为了不让王贤起疑,他们只好勉强同意,结果白云山庄一战,打得乱七八糟,应文和尚竟和常森三个重获自冇由了。

虽然知道,这是吴为在暗中帮忙,可吴大夫他们的目的,是让‘建文’被捕,而不是营救啊!

所以这才出现了,‘建文帝’冲到二黑和胡三刀面前,强烈要求被捕的滑稽一幕。

后来,见北镇抚司铁了心要放走朱允炆。无可奈何,常森四个只好改变计划,让吴为和怀恩先顶上,然后见机行事。所以不过吴为怎么放,吴大夫和怀恩就是坚决不走。吴为分外不能理解,为什么已经不需要他们指控纪纲了,两人还是一心寻死呢?

原因十分简单,却不能告诉他。好在吴大夫一阵吹胡子瞪眼,就能把儿子训得晕头转向,忘了这一茬……

再后来,他们俩被赵赢提走,事情终于重新回到正轨。唯一的意外是,赵赢捉了吴为,来威胁吴大夫。这自然让吴为吃尽了苦头,却也使吴大夫的招供,变得更加合理……

最后,在吴大夫的带领下,赵赢顺利逮捕了窝藏在山寺中的‘建文帝’,一场跨时十四年的古往今来第一大追捕,终于落下了帷幕……

只是那幕布上,染了多少忠臣血啊!

吴为被兄弟们搀回去后,一晚上痛哭不已,这辈子和父亲的点点滴滴,一幕幕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现。天快亮的时候,他回想到父亲教他用毒时,曾得意洋洋说,自己天赋异禀,加上后天浸淫了太多毒物,已经是百毒不侵了。

吴为又记起,他亲眼看过父亲吞下一包砒冇霜,却屁事儿都没有……想到这儿,吴为一下止住哭,发疯似的跑出去,牵了匹马就朝城外疾驰而去。这会儿城门刚开,官兵们还没站好队,就看见一人一骑风驰电掣而出。

“那个,回来……”带队的百户看着已经远去的吴为,咂咂嘴,转头对众人道:“你们看到什么了?”

“没有。”都是老兵油子了,知道要说看见了就是他们失职,便都果断摇头道:“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“那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整队冇。”百户给了众人一个‘有眼力’的眼神,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继续按部就班布置起来。

吴为一路疾驰,出城后,盏茶功夫就到了那片坟地。他找到自己老爹的坟,看着坟上的新土,和昨日一模一样。

站在坟前,吴为面色一阵狰狞,旋即从马背上拿出一柄铁锨来,使劲挖开坟头……他像发了疯一样刨坟,不一会儿,就把棺材面挖了出来!

“父亲,得罪了!”吴为默念一声,便用铁锨奋力撬开了棺材板,只见里头躺着一具尸首,穿的正是他给换上的那身衣裳。

“你不是百毒……不侵吗?”见自己八成猜错了,吴为的心凉了,眼泪刷得就下来了,他把棺材板彻底掀开,然后便愣住了——只见那具尸首的年龄与老爹相仿,却分明是两种面目!

“我去……”吴为一屁股坐在地上,愣愣看着那换了人的棺材。他知道,以江南的潮湿程度,只要晚上几天,尸首就会面目全非。到时候,就是他这个当儿子的,也认不出棺材里是谁了……

这种胆大包天、又心细如发的风格,他实在是太熟悉了。吴为一咧嘴,笑了。

与此同时,三十里外的官路上,一辆马车正不紧不慢的前行,马车里赫然坐着,老太监怀恩和吴大夫,对面的年轻人,不是王贤又是哪个?

这时候,王贤还不知道自己的把戏被吴为拆穿,正一脸苦笑的看着吴大夫道:“这样瞒着小胖合适吗?看他难受的那样,跟死了老冇子似的。”

“可不就是死了老冇子!”吴大夫郁闷的瞪王贤一眼:“敢情我不是他爹吗?”

“别jī动,别jī动。”王贤忙举手投降。

“哼。”吴大夫傲娇的哼一声,才叹口气道:“现在他再难受,也终究会过去的。以为我死了,他才能真正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
王贤点点头,身为人父之后,他已经可以理解吴大夫的想法了。

短暂的沉默后,老太监怀恩朝王贤笑道:“想不到,你小子还挺有人味儿,会冒险救我们。”

“呵呵,”王贤摇头笑笑道:“我也没做什么,都是吴大叔的本事。”

“哼哼。”吴大夫得意的笑了。

王贤不是二百五,当从二黑那里得知建文帝的蹊跷后,他便意识到这帮家伙有鬼。虽然吴大夫等人被关在御马监,但北镇抚的眼线包罗万象,其中就包括御马监的太监。总之王贤设法与吴大夫取得了联系,逼问他们到底想干什么,要是不说实话,自己一定跟皇上禀明。

吴大夫和怀恩一合计,这王贤奸猾似鬼,而且过去的事情也证明,他确实是同情建文帝的。为了不节外生枝,他们把真相告诉了王贤,之后王贤没有再询问建文的事,只是问他们是否有脱身之计。

吴大夫不想给王贤惹祸,推说没有。王贤说那好,我就安排劫狱了,人死光了也把你俩救出来!明知道王贤是威胁他们,两人还是担心他会胡来,只好告诉王贤,其实是有的。大名鼎鼎的毒医,怎么会没有让人假死的药呢?他和怀恩在牢里那番做作,不过是想找机会,把毒酒倒掉而已。他俩最后碰杯,喝的时候,就已经是空杯子了……

而他俩毒性发作,其实是藏在菜肴里服下的‘鸡鸣还魂散’在起作用。在两个时辰内,两人完全没了气息,跟死人没有任何区别,但等到天亮鸡一叫,他俩就会还魂转醒!

不过要是人家把他俩拉到化人场一烧,那就彻底没戏唱了……所以怀恩才会特意嘱咐赵赢,让他把自己葬到师傅身边,怕的就是这一出。哪知道赵赢这种虚伪透顶、凉 bó透顶的老怪物,竟然只是嘴上答应,一转眼还是让人把他俩送去化人场烧掉。

幸好王贤为防万一,派人在御马监门口堵着,这才没让两人被火化了……

然后装模作样的下葬,回头再把坟挖开,用两具尸体换出这老二位来,径直送去南边……之所以要折腾这一下,就都是吴大夫的意思了,他要让吴为以为自己真的死了。

担心路上出事,王贤特意把两人送到了苏州,登上了杨魏的船,才放心的转回京冇城。回京冇城那天,前来迎接的二黑笑道:“大人回来的日子可巧了,正好是东厂开业大吉,咱们要冇不要去送份贺礼。”

“去,干嘛不去。”王贤怪笑一声道;“省得人家给咱小鞋穿。”便看向帅辉道:“让你准备的匾,做好了吗?”

“大人吩咐的事儿,还能怠慢了不成?”帅辉笑道:“金丝楠木的,名家手笔,值得珍藏。”

“那就走起。”王贤笑道:“咱们给厂督送匾去。”

“哈哈好。”众兄弟便簇拥着王贤往东安门而去。

东厂衙门便坐落在东安门内,是由御马监的一处军营改建而成,故而衙前大坪十分轩敞,一道汉白玉牌坊矗立其上,牌坊上四个大字‘百世流芳’,显得分外威严气派。

牌坊下,是一道红色的栅门,栅门外,二十余名头戴尖帽、脚踏白皮靴、穿着褐色蟒衣、腰系紫带,带悬吴钩的精壮太监,挺胸腆肚整齐列队,看上去很像一回事儿。凡是有过往看热闹的百姓,一概被他们冷脸驱逐,动作稍慢便拳打脚踢!有不忿他们,言语顶撞的,直接被用吴钩钩了,抓紧衙门里去,不知死活。

是以才刚开张一个时辰,东厂外已是门可罗雀了,不过赵赢要的就是这效果!

但还是有不怕死的凑上来,临近中午时,就见一群锦衣卫抬着块匾,吹吹打打过来牌坊下。

把门的东厂番子看看那蒙着红绸的匾,皱皱眉。“你们有何贵干?”

“听闻贵厂开工,我家都督前来祝贺了。”二黑侧侧头,闷声道:“还不赶紧通禀你家督公?!”

那番子一看,那骑在马上,身穿伯爵服色、身材飞扬的年轻人,不是锦衣卫都督王贤又是谁,赶忙进去禀报。

不一时,赵赢在一群徒子徒孙簇拥下,从东厂衙门出来。王贤也翻身下马,在众兄弟陪同下迎上去,朝赵赢朗声大笑道:“恭喜恭喜,以后还有请督公多多监督啊!”

“好说好说,”赵赢也对王贤笑起来:“都是为皇上办差,以后还要精诚合作。”

“那是一定!”王贤一挥手,让手下把红绸掀开,笑道:“这块匾,算是锦衣卫送给厂公的开张贺礼了。祝你们生意兴隆、后来居上!”

赵赢等人朝那匾上看去,只见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,耀眼夺目——‘超前绝后’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