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六三章 真相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不过幸好,在这不见天日的牢房里,每天又只能清汤寡水、勉强果腹,两人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。打架的次数虽然还很频繁,但每次的时间都越来越短,打了盏茶功夫,两人便消停下来,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粗气。
  
   “奶奶的,让老子吃顿饱饭,”老太监怀恩捂着咕噜咕噜直响的肚子,气呼呼道:“早就把你蛋黄都揍出来了。”
  
   “还好意思说,”吴大夫哂笑道:“你即是那姓赵的师兄,又是他的恩人,他却拿你这么不当,你说你怎么混的。”
  
   “嘿,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怀恩闷哼一声,骂道:“别提那薄情寡义的东西,就算要避嫌,给我伙食上优待优待,还能死人不成!”
  
   “师兄教训的是。”老太监赵赢的声音响起来,两人鼻青脸肿的转头一看,只见牢门打开,赵赢出现在牢房中,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太监,一个太监提着食盒,另一个端着个酒坛,还有两个酒盅。
  
   “所以师弟我来给您赔罪了。”赵赢用眼神示意一下小太监道:“摆上。”
  
   小太监便把食盒里的一叠叠肉食摆出来,香气登时扑满两人的鼻孔,怀恩使劲抽抽鼻子:“烧鸡公,秦淮河老张家的烧鸡公!还有盐水鸭,狮子头、凤尾虾……”说着眼泪就下来了:“没想到,这辈子还能再吃到地道的家乡菜!”
  
   “师兄放开了吃吧,”赵赢目光复杂的看着怀恩,淡淡道:“别怕撑着。”
  
   “撑不着,我饿的能吃下一头牛!”怀恩说着,也不用筷子,下手就抓。
  
   “吴大夫也吃点儿吧。”赵赢看看吴大夫,吴大夫还没说话,怀恩却断然道:“不行!这是给我的,不能分给这个叛徒!”说着看看小太监手里的酒道: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给公公倒上,没点儿眼力劲。”
  
   小太监看看赵赢,赵赢叹口气道:“师兄还是吃饱了再喝吧。”
  
   “都是边吃边喝,哪有吃完了再喝的道理?”怀恩奇怪道。
  
   “你还是吃吧。”赵赢却不解释,只是威胁道:“不然就让吴大夫吃。”
  
   “别介,我吃。”怀恩马上不问了,风卷残云的吃起来。他还真不是吹牛,满满一食盒的肉食,转眼之间就让他一扫而光。
  
   “真舒坦!”怀恩舒服的抱着肚子,倚靠在墙边,看着赵赢道:“以后你得勤来,不来的话,也得多送点儿肉来。”
  
   “哎,”赵赢叹口气,挥了下手,两个太监便将酒坛里的酒,倒在两个酒杯中。只听赵赢幽幽道:“往后师兄可吃不着肉了,不过放心,师弟会给你多烧纸的。”
  
   “啊……”怀恩一下愣住了,看着那两个酒杯,颤声道:“这是毒酒?!”
  
   “是!”赵赢点点头,又叹一声道:“旨意下来了,我也只能给你们二位,争取个全尸了。”
  
   “呵呵……”怀恩看看吴大夫,笑起来:“叛徒,是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  
   “我本来就没打算活。”吴大夫却淡淡一笑道:“你这种老太监,是不会理解做父亲的心情的。”说着他端起酒杯,就要往唇边送。
  
   “慢着!”怀恩却叫住他道:“刚才我没弄清楚,原来他送来的是断头饭,阎王不收饿死鬼,你得吃点儿东西再上路。”
  
   “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?”吴为看看他,奇怪道。
  
   “你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怀恩瞪他一眼,对赵赢道:“他可帮你们抓住了我们皇上,你不会连顿断头饭都不管吧。”
  
   “好吧……”赵赢能有东厂,还多亏了吴大夫,便点头道:“再给吴大夫上一份。”
  
   “是。”小太监快速出去,盏茶功夫便端回了几碟菜肴,一看就是给怀恩备菜后剩下的。
  
   “吃吧。”赵赢说一声,便不再言语。
  
   吴大夫拿起筷子,慢条斯理的吃起来,只一样菜吃了几口,便搁下筷子道:“吃好了。”
  
   “你别浪费啊!”怀恩一看碟子里的菜肴还剩了七七八八,探过身子,拿?筷子就吃,也不嫌沾了吴大夫的口水……
  
   赵赢耐着性子,等怀恩把酒菜吃光,便沉声道:“不要再耽搁了,早死早投胎。”
  
   “成啊,咱们上路吧。”怀恩说着端起酒杯,跟吴大夫碰一下,笑道:“祝你下辈子投胎成狗。”
  
   “你下辈子肯定是猪。”吴大夫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便在赵赢的瞩目下,仰脖干掉了那杯毒酒。
  
   “猪也不错,不用干活就有饭吃,还是国姓。”怀恩笑嘻嘻的点点头,“承你吉言。”便也喝掉了那杯毒酒。
  
   趁着喝了还没死的工夫,怀恩对赵赢道:“师弟我求你件事。”
  
   “师兄说吧。”赵赢点点头。
  
   “把我葬在师傅身边。”怀恩叹口气道:“我想他老人家了……”
  
   “好的。”赵赢点点头。
  
   那酒的毒性十分可怕,才喝下去一会儿,两人就面色青紫,蜷在地上抽搐起来,抽了没两下,就口吐白沫,气绝身亡……
  
   两个小太监摸了摸两人的颈部,禀报赵赢道:“气绝了。”
  
   赵赢又亲自检查一遍,确定两人心跳气息全无,才站起身,离开牢房道:“把他们拖去化人场烧了吧。”
  
   “不是说,要葬到师爷身边吗?”一个小太监随口问道。
  
   “放肆!”回答他的,却是赵赢的一记窝心脚,那小太监被踹飞出去,撞在墙上吐出一口鲜血,横死当场。
  
   “把他一起送去化人场。”赵赢阴着脸,看看其余几个太监,冷笑道:“往后谁要多嘴多舌,就和他去作伴吧。”
  
   众太监吓得噤若寒蝉,忙摇头连连。
  
   “哼!”赵赢不再理会这些太监,和地上的三具死尸,东厂开张在即,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。
  
   赵赢一走,太监们便把吴大夫、怀恩,还有那倒霉蛋太监的尸体拖出去,用一辆大车拉了,准备送去城外的化人场火化……
  
   谁知大车一出御马监的大门,就被锦衣卫的人拦下来了。
  
   看着气势汹汹的锦衣卫,太监们吓坏了,结结巴巴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。”
  
   “收尸!”二黑冷哼一声,独眼里厉芒闪烁。“吴大夫是我的乡亲,还救过我家大人的性命,咱们来给他收尸了。”
  
   “这……”太监们心说,为了两个死人,似乎犯不着和锦衣卫较劲。便让人进去问老太监赵赢。
  
   赵赢也考虑到,日后东厂一开,还有很多事上要和锦衣卫合作,便索性做了个人情,让他们把两具尸首拉了回去。
  
   尸体一拉回锦衣卫衙门,吴为便扑上去痛哭不止,直到昏厥过去,才被二黑等人拉开。不过毕竟不好举行丧礼,王贤带着众人,给尸首磕了几个头,便连夜发丧,运到城外下葬了……
  
   王贤二黑帅辉三个也披麻戴孝,和吴为一道抬着棺材,到了坟地上。
  
   坟地上,早有兄弟在那里,挖好了两个大坑。王贤等人一到,便把两具棺椁缓缓下到坑里。
  
   看着父亲躺在棺材里,被一铲铲黄土埋上,吴为又是一阵痛彻心扉,再次哭倒在坟头上……
  
   王贤等人也是悲从中来,放声大哭起来……
  
   远处,一直暗中监视着他们的赵赢,见状转身离开了……。
  
   千里之外,烟波浩渺的东海之上,漂着一艘小船,船上站着常森叔侄。哪怕是在颠簸的甲板上,他们依然如标枪般挺立,守护着舱中的那个男人……帘子掀开,那人从舱中走出来,赫然竟是应该在朱棣皇宫中的建文帝朱允炆!
  
   此刻,只见朱允炆脸上挂着泪痕,痛心不已的埋怨常森道:“你们这是何苦呢,用三条命换我一条命,太不值了!”
  
   “这是他们的选择。”常森淡淡道:“应文也好,怀恩吴大夫也罢,他们都是在尽臣子的本分。”说着叹口气,他孤零零守在建文身边,陪他远赴南洋,不也一样是在尽臣子的本分吗?
  
   “这让我情何以堪?”朱允炆泪流满面道。
  
   “皇上必须好好活下去,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有意义,”常森沉声道:“这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!”
  
   “哎……”朱允炆黯然一叹,他十辈子,也还不清忠臣们的情分了……
  
   其实这一切,都是吴大夫他们的杰作,眼看着建文帝身边的臣子越来越少,东山再起也彻底没了指望。吴为常森他们的心思,终于转到如何帮皇上摆脱无休止的追杀,让皇上过他自己想要的安宁生活了。
  
   可是朱棣的决心异常坚决,只要一天见不到建文帝,他就绝对不会停止追杀,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——让应文和尚替朱允炆给朱棣捉到。
  
   应文和尚是朱允炆的替身,这么多年,朱允炆能在朝廷的层层追捕下数度脱险,靠的就是这位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替身,才能让朝廷真真假假摸不着头脑。
  
   整个计划要远远早于‘建文帝’被纪纲捉到。要从今年春天,常森偷偷摸上紫金山的懿文太子陵开始,在监视的太监侍卫全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,常森和懿文太子妃接上了头,太子妃虽然眼睛瞎了,还是认出了常森。听了他们的计划后,太子妃十分赞同……她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太太,哪还有什么雄心大志,只盼着建文能过几天安生日子,所以答应和常森他们演一出戏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