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九章 覆水难收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10-0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二黑听说,龙瑶跟朱美圭抱上了,登时像被蝎子蛰到屁股。赶忙拉开众人,凑上去一看,只见龙瑶跟朱美圭两个,还在那里好端端的说话呢!

两人离着虽不远,但也不近,并没有要抱在一起的迹象。二黑回过头,狠狠瞪一眼众人。刚要骂一句,耳朵却听到朱美圭和龙瑶的声音,从墙洞透了过来。他登时一动不动,听两人说道:

“龙瑶,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,终于结束了!”朱美圭jī动的看着龙瑶。

“你终于得偿所愿了。”龙瑶点点头,眼圈通红道:“只是,付出的代价太大了……”

“是啊,”朱美圭闻言,也是神情一黯,低沉道:“牺牲实在太大了,我和父亲身边,已经没有几个人了。”说着,他满目歉疚的看着龙瑶道:“也多亏了你的牺牲……”

听朱美圭这样说,龙瑶的身子晃了晃,面色惨白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龙瑶!”朱美圭上前一步,距离龙瑶不过数尺之遥,声音中充满感情道:“当初我自身难保,在那帮歹人的威逼之下,只能放手……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这一年多的时间,我无日无夜不在悔恨中,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啊,瑶儿!”

听了朱美圭这一句,王贤等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纷纷目光怪异的看着二黑,感觉他的帽子,有越来越越绿的迹象。

二黑黑着脸,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家中的那对男女。只听朱美圭又深情款款道:“现在我已经重见天日了,明天,我将被封为亲王。瑶儿,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在场,见证这得来不易的时刻……”

“我就不去了,”龙瑶低下头,轻声道:“恭喜你了,王爷。”

“瑶儿!你还不明白吗?!”朱美圭一下子,冲动的握住了龙瑶的手,jī动的自述心曲道:“我现在是亲王了!你跟我走吧!我会像当初那样对你好的!”

隔壁,看着朱美圭攥住了龙瑶的手,王贤等人心提到了嗓子眼,二黑更是沮丧的闭上了眼。

“大人,不能忍了!动手吧!”众人纷纷摩拳擦掌:“打断他三条腿!让他爬着出去!”

“再等等……”王贤却眉头一皱,因为他看到,龙瑶的眉头同样是紧皱着的……

朱美圭怀着jī动的心情,握住龙瑶的小手,等待佳人的回应。在他看来,她一定会扑到自己怀里,幸福的痛哭失声。

然而,片刻的错愕后,龙瑶却坚决抽冇出了手,面带愠色道:“殿下请自重。”

“瑶儿……”朱美圭一愣,不知她发的是什么疯。

“还有,瑶儿这个称呼,只属于我丈夫。”龙瑶深吸口气,面色愈发坚决,沉声道:“请殿下不要太过分。”

“这……”朱美圭就是傻子,也听出龙瑶是拒绝的了,不禁一阵愣怔,他不明白,龙瑶为什么会不选自己,不禁失声问道:“冇是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”龙瑶说着,端起天井里的脸盆,把满满的一盆水泼在朱美圭脚下,冷声道:“这个?!”

“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……覆水难收吗?”朱美圭定定看着龙瑶手里的水盆,再看地上的水,忙道:“我是不会嫌弃你的。”他现在是亲王了,怎么可能不嫌弃已经嫁过人的龙瑶?只是本着‘失去的我一定要夺回来’的原则,他才会这样说。至于夺回来之后,那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!

“不,你没明白。”却听龙瑶脆生生道:“我是让你低头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的德行!”

这一句,真像个晴天霹雳,震得墙里墙外的人外焦里嫩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!”且不说被神转折弄得神魂颠倒的二黑等人,单说玉树临风的朱美圭,被龙瑶这一句弄得彻底失了态,扯掉温情脉脉的面纱,露出丑恶的面目道:“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!我就是差上一万倍,德行也好过你家的独眼龙!”说着一脸作呕道:“也难为你能受得了,整天对着那么一张脸!”

“我家独眼龙虽然比你丑,没你尊贵,也没你知书达理……”龙瑶冷声说着,说的隔壁的二黑等人一头冷汗,心说咱还真是麻绳提豆腐,哪头都提不起啊!却听龙瑶话锋一转,沉声说道:“但是,他不会为了讨好别人,就把自己的老婆拱手相送!”

“……”一句话,便朱美圭哑口无言,一张俊脸涨得通红。

“你就算现在发达了,”龙瑶却不依不饶,冷冷看着朱美圭道:“也改变不了你那颗丑恶的心!”

“好好!”朱美圭听了龙瑶这话,自以为明白了她的心思,连声道:“原来如此,你是对我心里有气啊!是我不对,你先跟我回去,回去任你发泄!”

“自作多情!”龙瑶却鄙夷的呸了一口,指着家门骂道:“滚出我家去!记住,我不是你寄存在人家家里的东西!我是二黑的老婆,这个家的女主人!这个家永远都不欢迎你!”

“好!”王贤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,轰然齐声叫好,却把隔壁的朱美圭等人吓了一跳,忙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既然水落石出,王贤等人也不再躲躲藏藏,嗖嗖窜上墙头,噼里啪啦站了一排,王贤笑嘻嘻朝朱美圭道:“世子爷,想不到一年多不见,你的无耻更胜往昔。”

“王!贤!”朱美圭这下也不用再装了,双目透着恶毒的光,死死盯着王贤道:“你敢对本王不敬!”

“慢说你现在还不是王爷,”王贤从墙上跳下来,好整以暇的走到朱美圭面前,微微俯身看着他,眼里毫不掩饰的满是不屑道:“就算你当上了王爷又怎样,丝毫改变不了你是可怜虫的本质!”

“你!”朱美圭刚要发作,就见王贤的众兄弟围了上来,一个个摩拳擦掌,似乎要给他好看。想到这帮人那昭著的恶名,朱美圭硬生生把话头咽了回去。

“滚!”王贤一口浓痰吐在地上。

“好好,咱们走着瞧!”朱美圭气急败坏的丢下几句狠话,带着手下狼狈的离去了,他要出门时,邓小贤忍不住摸出一粒石子,屈指一弹,那石子便打在朱美圭右腿的后膝窝上,朱美圭正抬起左腿,要过门槛,哪料到支撑腿突然一软,身子就是一歪,左腿被门槛绊了一下,登时摔个狗吃屎。

手下赶忙扶住狼狈万状的世子殿下。“殿下您没事儿吧!”

“你们!”朱美圭恼火万状的回头,怒视捧腹大笑的王贤等人。

“殿下,脚下当心啊。”众人怪笑起来:“地上的****吃到了吗?”

朱美圭知道,强龙压不了地头蛇,自己在他们手下讨不了好了,这次连场面话都不丢了,在手下的搀扶下,一瘸一拐的走了。

“哈哈哈哈!”众人笑的欢畅无比,二黑更是高兴的独眼放光、手舞足蹈,大言不惭道:“怎么样,我就知道,我媳妇肯定没问题!”

“屁!”众人一起不屑的鄙视他,“你忘了刚才自己那熊样了,跟死了老冇子娘似的!”

众人说话时,却见龙瑶转身进了屋,声音登时小了很多,二黑赶忙跟了进去。

“娘子,”一进去,二黑便关上门,恬着脸笑起来:“我能娶上你,真是三生有幸!”

“少来这套冇!”龙瑶冷哼一声,道:“我是给你脸上抓肉,别以为我就真那么想!”顿一顿,气愤道:“你要是再敢说让我跟谁走,我就真走给你看!我……我当尼姑去!”龙瑶越说越生气,终于一把拧住二黑的耳朵,气愤道:“你说你,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跟人抢,你还是男人嘛!”

“我不是因为上回那事儿……”二黑苦着脸道:“这次不想强迫你嘛?!”

“此一时彼一时了!”龙瑶怒道:“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就不能再让别人打我主意,听见了没!”

“哎哎,听见了。”二黑乖乖让她拧着,嘴里还乐呵呵道:“该拧,使劲拧,拧下来还有另一只!”

“扑哧!”龙瑶忍不住笑了:“你已经就一只眼了,要是耳朵也只剩一只,那还有法看吗?!”

“娘子你不生气了?”二黑恬着脸笑道。

“回头再跟你算账,”龙瑶哼一声道:“你那帮兄弟还在外头那,别让人家晾在那儿。”

“好好,我这就撵他们走。”二黑知道,她素来不喜欢王贤他们。

“撵人家干什么,请进来坐吧。”龙瑶却露出甜美的笑容道:“我给你们炒几个菜,中午在咱家吃了。”

“啊,”二黑愣愣道:“这太阳是打哪边出了?!”

“讨打!”龙瑶举手又要去拧二黑,二黑笑的浑身没了二两肉,连蹦带跳窜了出去,只听他朝众人大声嚷嚷道:“今儿都别走了,让你们尝尝我媳妇的手艺!”

“啊!”王贤等人的反应,和二黑如出一辙,只听邓小贤道:“黑爷,不用打肿脸充胖子。”

“谁充胖子!”二黑得意洋洋道:“这是我媳妇自己提出来的!”

“哇!”众人一阵惊叹,许怀庆忍不住小声问道:“不会是要下药药咱们吧?”

“爱吃吃,不吃滚!”屋里头,传来龙瑶愤怒的叫声。

“吃!哪能不吃,”众人一齐高声道:“毒死也要吃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