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八章 龙瑶的选择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现在若是想走,我是不会再强迫你留下的。”二黑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一句,正想再鼓鼓劲儿,说出下一句,‘当然我更希望你留下来……’

就听龙瑶冷笑连连道:“好好!多谢你成全。”

“龙瑶,”二黑听龙瑶这样说,心都要碎了,忙补充道:“当然我……”

“你给我滚!”龙瑶突然爆发了,高亢的声音能掀翻屋顶,指着门外道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
“龙瑶你听我说……”二黑却又变得婆婆妈妈起来,却被龙瑶连推带搡,后来干脆拔出剑来,把他撵出了屋,又赶出了院,轰然关上了门。

“龙瑶,你听我说……”二黑在外头拍打着门板,愁眉苦脸的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管你什么意思!”龙瑶像一头暴怒的雌狮,一剑从门缝刺出来,险些扎到二黑的鼻子,吓得二黑一屁股坐在地上,便听龙瑶大声喝道:“滚!”

“龙瑶,龙瑶……”二黑再叫唤,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,只好怏怏爬起来,垂头丧气往外走。

路过帅辉家门口时,就见他家门开着个缝,帅辉两口子从里头张望着。

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两口子吵架。”二黑没好气的白那两公母一眼。

帅辉的老婆,是位侯爵家的三小冇姐,性子大喇喇,闻言打开大门,朝二黑笑道:“还真没见过,让老婆拿剑撵出来的。”

“就是,要是换了我,早就打得她冇妈妈都认不出来了!”帅辉得意洋洋说一句,就感觉脖子一阵阵灌冷气,转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家的母老虎,投来了不爽的目光。帅辉赶忙改口道:“不过我老婆最是温良贤淑了,是断不会干出这种事的。”

“哼。”帅辉老婆哼一声,这才对二****:“大半夜的没地儿去,先来我家凑合一晚上吧。”

“不去。”二黑才不会让这混账两公母看自己的笑话呢。

见他头也不回的走了,帅辉也不笑了,皱眉道:“我得跟着他,省得他干傻事。”

“好你去吧。”帅辉媳妇点点头,又道:“等等。”说着快步进屋,拿了件披风给他披上,道:“晚上风凉,小心冻着。”

“我就说,我老婆最好吧。”帅辉嘟起嘴,朝妻子的脸凑去,道:“来,亲亲!”

“死样!”帅辉老婆拧他一把,飞快的在他脸上一吻道:“赶紧追上去吧,当心看不见了。”

“好。”帅辉赶忙跟了出去。

王贤被灌了太多的酒,一觉从下午睡到第二天上午,才揉着发胀的脑袋醒过来,接过玉麝送上的醒酒汤,喝一口道:“昨天没出啥事儿吧?”他昨天很是担心二黑他们,但被那群王公缠着,实在脱不开身,后来就干脆喝断片儿了,更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。

不过他可算问对人了,玉麝小嘴叭叭,一顿叽叽喳喳,就把昨冇天发生的事情,还有今早了解到的二黑家的情况,只多不少的讲给王贤知道。

“唔。”王贤脑子先有些浆糊,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,了解了情况后,他一下跳起来,大声道:“什么,二黑离家出走!这不是把窝儿闪给野狼吗!”说着蹦下地来,急急忙忙道:“快给我更衣,我要去他家!”

匆匆忙忙,王贤换好衣服出了院子,就见林清儿抱着孩子迎上来。看他这风风火火的样子,林清儿问道:“你吃了吗,就往外走?”

“还没吃呢。”跟在后头的玉麝,嘟着小嘴道。

“还吃个屁。”王贤气急败坏道:“晚了的话,我兄弟就要戴绿帽子了!”

说完便一溜烟不见了。

前院里,周勇正和许怀庆几个嘀咕着什么,就见王贤风风火火出来。众人一看见他,就像瞧见主心骨,赶忙围上来:“大人,这可咋办啊,二黑的媳妇要跟人跑了!”

“赶紧备马。”王贤吩咐周勇一声,又问旁人道:“二黑去哪了?找到了吗?”

“帅辉一直跟着他呢,也没走远,就在他家胡同口待着呢。”许怀庆道:“许是走远了又不甘心吧。”

“这个怂货!”以王贤粗了吧唧的霸道性子,一听就烦了,见马备好了,便翻身上去,一夹马腹冲了出去,“见了非抽他一顿!”

弟兄们也纷纷上马,跟着王贤朝二黑家奔去。

一行人气势汹汹,转眼功夫就到二黑家门口的大街上,王贤一眼就瞧见,二黑戴着个偌大的斗笠,蹲在道旁的榕树下,在看两个老头下棋,帅辉百无聊赖待在旁边,见王贤来了,他两手一摊,示意自己也无可奈何。

王贤翻身下马,一下就把二黑的斗笠掀了,二黑气呼呼抬头一看,见是他才没了火气,小声道:“大人……”

“我说你有没有搞错?”王贤把那斗笠往地上一扔,气哼哼踩上两脚道:“明明是你自己的老婆,弄得跟偷人家的一样!”

那几个下棋的老头,闻言看向二黑,王贤脸一****:“看什么看,下你们的棋!”老头见他气势汹汹,还有一帮手下,吓得缩缩脖子,不敢乱看了。

王贤一把拎起二黑,就把他往里拽。二黑闷声道:“干啥?”

“跟我进去,和龙瑶说明白,”王贤这阵酒全醒了,不过还是有点儿晕晕乎乎道:“夫为妻纲!你不许她见朱美圭,她就不能和他见面!你不许她胡思乱想,她就不能见异思迁!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众兄弟也附和道:“你个大老爷们,连自己媳妇都管不了,丢不丢人!”

“大人!”二黑却执意甩开了王贤的手,叹口气正色道:“求求你了,这回儿就别管了!让我自己处理吧!”

“你自己能处理好吗?!”王贤不屑道。

“什么结果我都认了!”二黑也急了,大声说道:“这回,我要她自己选择!谁也不能干扰!”说着他使劲攥着王贤的手道:“大人,强扭的瓜不甜,那是苦果啊!”

“……”王贤终于不jī动了,看着二黑,他点点头。又看看众兄弟,众人也点点头,王贤才啐一口道:“******,皇帝不急太监急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二黑知道,王贤他们不会再乱来了,不急咧嘴笑了,他为有这样一群兄弟,而感到无比幸福。

“大人!”这时时万一溜烟过来,禀报道:“朱美圭从那边过来了!”

“哎呀,快进去!”王贤等人赶忙往巷子里躲,这要是让朱美圭瞧见,他们一大伙子人等在这儿,还不得意坏了。

进了巷子,众人毫不犹豫,全都钻进帅辉家里,大门刚关上,朱美圭和几个太监小厮,就出现在巷子口。

众人的脑袋排成串糖葫芦,从门缝里巴望出去,就见朱美圭一身裁剪得体的淡黄冇色锦袍,头上戴着白狐皮帽子,腰上系着玉带子,就差在脑门子上刻下俩字——‘富贵’了。

“这家伙,分明是去你家示威的。”帅辉撇撇嘴,对头顶上的二****:“还好你聪明,一早就躲出去了,不然还不让他寒碜死。”

“你闭嘴!”二黑没好气的翻翻白眼。

“不过这家伙,这一身打扮,还真有点儿潘安宋玉的意思,”许怀庆不禁替二黑担心起来:“我看,旧情复燃的可能性冇,很是不小。”

“是我的跑不掉,不是我的留不住。”二黑好像大彻大悟了一样,却被王贤毫不留情的拆穿道:

“消极!你是看对手过于强大,根本没希望战胜,故意做出个高姿态罢了。”

“……”二黑叹口气,他不得不承认,王贤说中了七七八八。

这时候,朱美圭的小厮,开始敲二黑家的门,大声问里头道:“龙姑娘在家吗?”

“听听,听听!”许怀庆大是不爽道:“他们是故意这么说的,怎么也该问男主人在不在家吧?再说龙瑶哪还是姑娘?!”

“求求各位,都消停消停吧。”二黑无可奈何的求众人道:“我都听不见说什么了。”

“……”这话比什么都管用,众人一下子全都扎住嘴,瞪大眼看着二黑家的大门缓缓打开,一看就精心打扮过的龙瑶,出现在门口。

看龙瑶这副神采奕奕的样子,众人心说,坏了,看来红杏要出墙了!

“龙瑶……”朱美圭一看到龙瑶,也动情了,上前一步,眼里含着泪道:“我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

龙瑶站在门口,轻轻叫了声‘世子’,便把他让进院中。

“进去了!”这下看不到了,可把王贤几个急坏了,好在帅辉是有办法的:“别急,跟我来。”

便带着众人跑到西墙根,小心翼翼抽冇出一块砖来,好大一个洞,直透二黑家院中。

“这个好!”王贤等人赞不绝口,便趴在洞上看过去,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“帅辉!”二黑的脸却绿了,瞪着二****:“你什么意思?没事儿看我家玩儿啊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帅辉才想起,人家隔壁的主人在这儿呢,忙讪讪道:“也是最近才发现的……”

“快看,快看,两人要抱起来了!”不知哪个王八蛋说了一声,二黑登时魂飞魄散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