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七章 绝世好男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不过,世子殿下毕竟是经过大挫折的,能屈能伸。心说,你们不来,我过去,成了吧。

瞧着他们敬完一圈酒,回席落座的工夫,朱美圭便端着酒走过去,对众人笑呵呵道:“来,我敬大伙一杯。”

这下众人反而不自在了,怎么说对方也是个千岁还是客人,让人家先来敬酒,确实不礼貌。

“殿下客气了。”周满笑笑道:“咱们身冇份低微,当不得您亲自敬酒。”

“哎,别那么拘谨,咱们的交情胜过一切啊。”朱美圭这话,着实不怎么地道。只见他笑呵呵道:“再说,等不来你们,我只好亲自过来了。”

众人除了薛桓,都听出朱美圭的意思,是默认了周满‘身冇份低微’的说法。周满本来是自谦之词,却遭他如此羞辱,不禁都面有愤愤之色。

“咱们是看王爷,”帅辉阴阳怪气道:“跟那些坐在主桌的大人们打得火热,怕误了王爷的好事儿。”他故意把‘王爷’两个字咬的很重。

“是啊,”许怀庆就是坏种,一句就戳到朱美圭的痛处:“王爷这辈子来不了京里几次,机会难得,还是多和大人物们套套近乎吧。”

“是啊,”众人纷纷点头,一脸为朱美圭着想道:“别浪费时间在我们这些小人物身上了!”说着话,他们看朱美圭的眼神就变了,浑像看个活脱脱的土狍子。

朱美圭被气得七窍生烟,脸上却还要笑容满满道:“多谢诸位操心,本王难得来京,更想多探访一下故人。”说着,他把手搭在二黑肩膀上,双目满是居高临下道:“赶明我去你家坐坐,不会不欢迎吧?”

“不欢迎!”二黑还没说话,薛桓先替他回了。

“别瞎说!”二黑瞪一眼薛桓,朝朱美圭歉意的笑笑道:“他开玩笑的,当然欢迎。”

“哈哈,好。”朱美圭的笑容愈发居高临下起来道:“那就说定了,明日辰时,敬请恭候。”说完朝二黑举举酒杯,大笑着走了。

“你他冇妈就是个怂包!”朱美圭一走,薛桓就朝二黑大骂起来:“人家都欺负到你鼻子上了!”

“能别替我瞎操心吗?”二黑叹口气,朝薛桓呛声道:“我知道你是好心,但用不着!”

“你!”薛桓瞪着二黑。

“是啊,”周满赶忙打圆场道: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二公子就别替黑爷操心了。”

“狗咬吕洞宾!”薛桓闷哼一声,离席走了。

这一闹,兄弟们也喝不痛快了,干脆帮着烂醉如泥的王贤把宾客招呼一通,待到午后散席,便替他站在门口送客。

朱美圭倒也没再生事儿,跟着朱瞻基回太冇子府去了。只是出门的时候,又对二黑笑笑道:“不见不散。”

二黑朝他点头笑笑,没再说啥。

宾客走光,兄弟们又进去帮着收拾一番,其实也不用他们动手,王贤家里的下人足够用冇。见没什么活,王贤又醉成狗,兄弟们便散了。

二黑和帅辉交情最好,两人的住处也紧挨着。回家路上,两人走在一起,也没骑马,步行醒酒,边走边聊。

“你说,”二黑叹口气道:“我今天是不是特让人瞧不起。”

“管他的呢。”帅辉笑笑道:“那都是些把女人当衣服,拿兄弟当手足的家伙,哪能明白你的心思。”

“合着我拿兄弟当衣服,拿女人当手足?”二黑虽然痴情了点儿,人又不痴,一下听出帅辉话里的刺来。

“我可没这么说。”帅辉笑嘻嘻躲开二黑的拳头,正色道:“不过,你到底咋想的?为啥不让兄弟们帮忙?”顿一顿道:“我可不是吓唬你,今时今日的朱美圭,可不是当初那个逃犯了。你不让兄弟们把他收拾住,指不定就能让你家不成家!”他没好意思说,你家龙瑶可是为了朱美圭,能舍弃一切的女人啊!

“哎……”二黑没有反驳,而是认命似的低头道:“是,三十六头哪一头,他都稳稳压过我,龙瑶要是想跟他回去,我也没话说。”

“我靠!这他冇妈就是伟大的爱情了啊!”帅辉气不打一处来道:“咱们兄弟从富阳出来打天下,一路到今天靠的是什么,是拼是争是豁出命去捍卫自己的一切!唯独不是拱手相让!”

“这不是一回事儿。”二黑摇摇头。

“怎么不是一回事儿?!”帅辉冷笑道:“我看你脑子真是被驴踢了!”

“不是,我很清醒,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。”二黑说着站住,神情痛苦却坦诚的看着帅辉道:“其实,在山西那次,我才真是脑子被驴踢了。”

“我靠!”帅辉的脸好像比二黑还要黑了:“敢情兄弟们帮你把龙瑶娶到手,还在你这儿落了不是!”

“我没怪兄弟们,我只怪自己。”二黑叹气道:“这世上什么事都可以去强求,唯独男女之事不该强求。龙瑶怨我恨我,不是为别的,就是因为我们根本没考虑过她的心情,把我们的意志,强加在她的身上,毁掉了她的感情。”说着,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沉声道:“这次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,所以这次,我不能让任何人干涉,让她……自己选吧……”

“哎!”帅辉不知该再说什么了,因为他根本不理解,二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说话间,帅辉家到了,他索性不再理会这个千古痴情种子,笑道:“你自己回去看着办吧,媳妇跑了别来我家蹭饭。”说完便进去了。

二黑走到家门口,看着虚掩的大门,踯躅了好一会儿,却没有进去……有些事情想是一回事儿,说是一回事儿,做又是另一回事儿,当真要面对的时候,他只希望这一刻来的越晚越好。

和帅辉分道扬镳后,二黑又在外头转悠了半晌,天黑才回到家。一回去,就看见龙瑶等在堂屋中,桌上的饭菜被碗碟反扣着。

“你干嘛去了?”龙瑶有些不悦的看着二黑:“隔壁帅辉早就回来了。”说着她掀开碗碟,还冒着丝丝热气的菜肴,便出现在二黑眼前。还有一大碗酸笋鱼汤,显然是给他醒酒用的。

看着灯下忙碌的龙瑶,二黑鼻子一阵阵发酸,他不知道这样的场景还能再看到多少次,但毫无疑问,他希望一直能看到老。那一刻,他真想赶紧去找薛桓,让兄弟们把朱美圭揍个生活不能自理……

“快洗手去,愣着干嘛。”龙瑶看看他,微微皱眉道:“赶紧吃饭。”

“哦。”二黑点点头,魂不守舍的过去洗手,不小心把胰子滑到地上,手忙脚乱的去捡,却怎么也捡不起来,沮丧的他蹲在那里,半天没起来。

龙瑶见状过来,把胰子从地上拈起,在水里过了过,搁在脸盆架子上,又给二黑打了盆水。

二黑默默洗了手,在桌边坐下,龙瑶给他舀一碗汤,便端起饭碗,轻声道:“吃饭吧。”

“你不问问我怎么了?”二黑憋不住了。

“估计说了,这顿饭就吃不成了。”龙瑶淡淡道:“先吃完饭再说吧。”

二黑只好硬憋住,但他实在没有胃口,看着龙瑶吃了一碗饭,终于还是忍不住道:“朱美圭来京里了……”

“哦。”龙瑶应一声,脸上没什么表情,手上夹得一根青菜,却掉冇在桌上。

“他父子平反了,他可能要当亲王了。”二黑脑子浑浑噩噩,嘴巴根本不受控制了:“不是可能,而是一定。皇上已经下旨了,就在这两天册封。”

“这是好事。”听了二黑的话,龙瑶愣怔了好半天,才深吸口气道:“我就知道,一定会有这一天……”说着,她的眼泪终究还是淌了下来。

看着泪珠滚滚的龙瑶,二黑感觉自己心如刀割,喘气都吃力无比。

“我说吧,这饭吃不成了。”龙瑶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越来越jī动的情绪,她直感觉那些好容易才压下去的往事、思绪、情感,一下子全都被勾起来了,让她难以再保持平静,哪怕装都装不出来。终于,她搁下筷子,擦擦泪,起身进了里屋。“让我先静一会儿……”

见龙瑶的反应,果然如预料的一样,二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豆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。

这个夜晚,对于这个家庭来说,异常的漫长……一道门帘,将两人隔成两个世界。

门帘内,是趴在被子上无声痛哭的龙瑶。门帘外,是坐在椅子上,黯然神伤的二黑。

两人就这么隔着帘子待了半夜。终于,二黑掀开帘子进来,龙瑶也一下坐起来,两眼通红的看着二黑,刚要说话,便听他先闷声说道:“那个,你要是……想跟他走……”

龙瑶诧异的目光中,二黑低下头,声如蚊鸣道:“当然,是可以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龙瑶瞪大眼看着二黑,万万没想到,他竟这样‘大方’。

“我是说,”二黑抬起头,脸上的表情无比难看道:“反正当初你是被强迫的,现在若是想走,我是不会再强迫你留下了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