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六章 朱美圭的报复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抱怨归抱怨,来者是客,何况还是太孙带来的客人,总不能把人家用棍子撵出去吧?

不过王贤还是叫过身边的时万,吩咐他赶紧知会里头的二黑,好叫自家兄弟有个心理准备。

二黑今天是真高兴,自家老大当上伯爵不说,而且龙瑶还亲手给他备了贺礼,虽然龙瑶还是不肯登王家门,但对双方关系来说,这已经是极大的缓和了。原先龙瑶恨极了王贤,二黑夹在中间难受至极,现在终于看到和解的希望了,他能不高兴吗?

这会儿,他正在和帅辉等一干兄弟胡吹海侃,便见时万像只灰耗子一般,蹿到自己身边。

“我说梁上飞,你别毛毛躁躁的行吗,”二黑笑嘻嘻的看着时万道:“给大人丢脸。”

“行啦,别笑了,”时万低声道:“大人让我给你带句话,什么朱……玫瑰……来了。”时万没去过山西,没见过朱美圭。而且这一段‘背信抢妻’毕竟不那么光彩,当事的兄弟回来后都避而不谈,所以他压根不知道,朱美圭这个人。

“朱玫瑰?”旁边的许怀庆一听乐了,笑道:“二黑,想不到你个独眼龙还挺风流,不怕龙瑶阉了你?”

“瞎说,就我这熊样,”二黑撇撇嘴,生怕以讹传讹传到龙瑶耳朵里,惹出大冇麻烦来。“什么玫瑰,月季也看不上我。”

“哈哈哈!”众兄弟放声大笑起来,还是山西出来的杨荣皱眉道:“不会是……朱美圭吧?”

“……”一桌子人登时鸦雀无声,心说肯定是了!不然大人怎么会让人来告诉二黑呢?

“听说朱济熿参与谋反,已经被废为庶人了。”周满也是山西出来的官儿,自然对那边的情况上心的多,眉头微皱道:“这下朱美圭父子终于等到出头之日,而下一任晋王,必定从他爷俩中出。”

“……”兄弟们正猜测纷纷,话语声突然戛然而止,因为他们看到朱美圭,出现在了厅堂门口。

虽然是对头一方,兄弟们还是被朱美圭的玉树临风、俊俏逼人震了一下,继而看到宾客们纷纷起身相迎,在太孙的引见下,依次与这位未来晋王见礼。弟兄们不禁暗叹,这小子一出现,一下子把风头都抢过去了……

时万几个刚从旁人口中,了解到二黑和朱美圭的恩怨,忍不住看看二黑那张瞎了一只眼的大黑脸,再看看朱美圭那张俊俏到不像话的小白脸,不禁都暗暗摇头,心说:‘这还怎么比,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怪不得龙瑶都恨死大人了。’

二黑一张脸,更是青一阵白一阵,那只独眼打朱美圭出现,就没移动过。心里头像有一百面鼓在狂敲猛打,千百个念头纷纷乱乱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……

一直盯着朱美圭由远而近,站到他面前。

二黑才勉强镇定下来,暗道:‘怕他个球,龙瑶都是我婆娘了冇,还能再跟他跑了不成?’一想到这儿,他又有些慌了,心说:‘不会真跟他跑了吧!’

一桌兄弟们也都神情各异,看着站在那里的朱美圭,和坐在那里的二黑,不禁暗暗哀叹,这差距简直大到,没法替他说话呀!

“呵呵……”二黑压住心底的不安,迎上朱美圭的目光,笑笑刚要说两句场面话,却见朱美圭把头微微一偏,便绕过了他,对杨荣笑道:“将军别来无恙。”

“呵呵,世子……”杨荣是老晋王的家将,说是朱美圭家的奴才也不为过,虽然现在早没了关系,但一见面还是习惯性的矮一头。只见他赶忙站起来,满脸堆笑道:“这次来京,必有好消息吧?”

“应该算是。”朱美圭笑着点点头,矜持道:“家父的冤屈洗清了,皇上召我前来,应该会有一些安排。”

“谢天谢地!”杨荣笑道:“真是苍天有眼啊……”他还要再说什么,便听身边的周满轻轻咳嗽一下,才猛然醒悟过来,自己无意中配合着朱美圭,把二黑给晾在那儿了……

“呵呵,”杨荣登时尴尬下来,看看二黑,又看看朱美圭道:“你们先聊。”

“这位是莫问莫将军吧,”朱美圭却又和莫问寒暄起来:“听太冇子伯伯说起,您在镇江城的英姿,早就仰慕已久,今日终于见到本人了。”

“过奖了……”莫问淡淡说一句,连眼皮都不抬。

朱美圭这才看向被放了两次鸽子的二黑,眼里满是不屑的笑着。

二黑也不甘示弱的瞪着他,但或许是因为一只眼的缘故,总有些力有不逮的感觉……

“要开席了,我也不好喧宾夺主,”朱美圭挂起一丝轻蔑的笑,视线再次离开二黑,笑眯眯朝众人点点头道:“待会儿来敬酒啊。”说完,他便转身到主桌去了,自始至终没搭理二黑一句。

这会儿,二黑也好,其余人也罢,都明白了朱美圭过来没别的意思,就是要表达蔑视,赤裸裸的蔑视!

你在我眼里,根本就是一泼****!基本就是这个意思……

“他说待会儿来敬酒,”薛桓小声问道:“是来给咱们敬酒,还是让咱们给他敬酒?”

“你说呢?!”许怀庆白他一眼道:“论地位,人家马上是亲王了。论身冇份,咱们是半个主人,你说谁给谁敬酒?”

“哦……”薛桓明白了,旋即大怒道:“******!这不是耍人吗!”

“你他冇妈怎么这么迟钝,”帅辉也白他一眼道:“人家摆明了就是来找场子的!”

“******!”薛桓就要拍案而起,幸好被早有准备的许怀庆和秦押按住,后者低喝道:“今儿是大人的好日子,你丢的是大人的脸!”

“操!”薛桓郁闷的重新坐起来,气呼呼的骂道:“好,老冇子不在这儿折腾,等他出了这个门,看我怎么收拾他!不就是个狗屁世子吗?他就是当了王爷,老冇子也照揍不误!”

这桌上都是些什么人?百战余生的兵痞恶棍!早就看着嘚嘚瑟瑟的朱美圭极度不爽了,闻言全都来了精神,开始商量着如何把那小子揍个生活不能自理了。就是莫问、杨荣、周满这样正常的家伙,也只是装作没听见的,绝对不会拦着。

向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儿,没有别人欺负他们的份儿,王贤带出来的人,就是这样的德行。

“不行!”众人正议论纷纷,却听二黑闷声说道:“你们要还瞧得起我,就别乱来。”

“我怎么瞧不起你了?!”薛桓摩拳擦掌道:“当你是兄弟才给你出气!”

“不行。”二黑摇摇头,吐出口浊气道:“那只会让龙瑶更瞧不起我。”

“你能别老把‘龙瑶’‘龙瑶’的挂在嘴上吗?”薛桓不耐烦道:“还是不是个男人?!”

“总之,”二黑却不为所动道:“你们别动他就是。”顿一顿道:“算我求你们了。”

“球!”人家事主都这么说了,众兄弟只好郁闷的放弃,痛打高贵世子的大好机会……

“成,你说不动就不动!”薛桓和二黑那是过了命的交情,见他那副熊样,是又气又心疼,闷声道:“啥时候改主意,别忘了说一声。”

“谢谢兄弟,”二黑点点头,使劲挤挤眼角,这时候王贤举起酒杯,向满堂来宾冇敬开场酒,二黑也举起酒杯,对众兄弟道:“来,喝酒!”

“喝酒!”众兄弟便举起酒杯,和二黑一个接一个的喝起来。

王家数间厅堂中,一溜摆开十几张八仙桌,桌上满是百味珍馐、美酒飘香。待主人敬过三个酒,宾客们便也开始敬酒了。这天的主角当然是王贤了,宾客们排着队,轮番和他饮酒,王贤也是来者不拒,喝的昏天黑地。

却说朱美圭坐在主桌上,一边卖力的和达官显贵们套着近乎……别看他是个预备亲王了,但在永乐朝的体制下,能跟朝中重臣接触的机会微乎其微,更别说攀上交情。他爹的遭遇让他十分明白,不是说在山西当好土皇帝,就可以安枕无忧。朝中无人替自己说话,分分钟都能被人搞下去。

同时,他也一直等着,二黑那帮人来给自己敬酒,他还有话要当着众人的面,讲给二黑呢。

可惜两件事都不太顺利,前者,众官员虽然都对他很客气,但没有问他住在哪儿的,也没有邀请他再聚的。显然,京里这些鬼精的权贵,并没有把个山西的藩王放在眼里,在他们看来,王贤这个‘小小的’伯爵,可比前者重要太多。没看到成国公朱勇,都主动给王贤当门童吗?有这么个现成的榜样在,他们怎么可能干那种本末倒置、给主人添堵的蠢事儿呢?!

要说前者,朱美圭还能捏着鼻子认了,这毕竟是王贤请的客啊!但后者他就实在不能忍了,自己让他们来给自己敬酒,是瞧得起这群喽啰,哪想到他们敬来敬去,就是根本不鸟自己……连杨荣那种奴才,都不见了影子!

方才自己那句话,可有不少人听到,这下让世子殿下的脸往哪搁啊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