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一章 不公平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过了几日,朝廷对汉王谋反一案的定论终于下来,果然把罪责一股脑都推到纪纲身上,说汉王被他用妖法蛊惑后,操作着发动了这场骇人听人的叛乱。纪纲已经被油炸了,但他还有同党、有族人、有亲友……足足三万多人被下狱,其中处斩一万余人,其余人等妇女送教坊司为妓,男子则一概发往交趾,给张辅当苦力奴兵使用。

至于真正的罪魁祸首,汉王朱高煦,却只被削去两护卫,诛杀了一干幕僚、奴才。被发往山东乐安州就藩,全家老少都毫发未伤……

“这还真是同人不同命,”手里拿着廷寄,王贤对二黑哂笑道:“但凡跟纪纲沾点儿关系的,都在诛杀之列,可汉王殿下呢?却只被削去两护卫!那两位兵马,本来就是他私建的好吗?!”

“这件事,皇上处理的确实极为不公!”二黑还没说话,严清转着轮椅从外头进来,一脸愤慨道:“大明从今往后,再无王法公道!”为了让严夫子出入方便,王贤把所有的门槛都拆掉了。

“难道以前还有不成?”二黑怪笑着过去,推着严清的轮椅进去道:“我说严夫子,你现在总算对这个朝廷死心了吧!”

“……”严清神情一黯,他是清流出身,若非落了残疾,岂会委身于北镇抚司?但现在看来,似乎在哪都一样,北镇抚司也好,六部衙门也罢,亦或是清贵的内阁翰林院,都是皇帝的奴才罢了……

“其实,”严清整理下低落的心情,看向王贤道:“我是来向大人,如约请辞的。”

“请辞?!”王贤和二黑都愣住了。“好好的,干嘛要走?”“嫌钱少,我可以给你加薪嘛。”

“……”严清不禁苦笑,他知道王贤两个是在故意打诨。当初他加入北镇抚司,可是跟王贤说好的,自己是为了向纪纲报仇,等到斗倒纪纲那天,他就功成身退。如今大仇得报,他也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。

“哎,夫子,”二黑劝道:“大家处的这么开心,你干嘛要走呢,再说你打算去干啥?”

“打算先休息一段,然后再想往后干什么。”严清神情又是一黯。他这样的残疾人,又能干的了什么?更别说天下之大,除了这里,哪里还有他的用武之地?

“干啥都不如在这儿强!”二黑笑嘻嘻道:“这么多兄弟受你管,多威风啊!”

“是,可我志不在此……”严清神情一阵纠结。

“你嫌弃我们!”二黑撇撇嘴道:“一定是这样!”

“我还有资格嫌弃谁?!”严清终是叹口气道:“何况这世道,大家都是一样的奴才,谁又有资格嫌弃谁?”

“先生这话不对,”王贤知道,跟严夫子这种读书人,要用读书人的方法交流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,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世道的好坏不受我等控制冇,身处什么样的环境,都可以做一番利国利民的好事。”顿一顿道:“就好比在北镇抚司,因为有了先生这样的正人君子,这个凶名赫赫的地方,少了多少冤狱。每一个冤狱,都系着一个乃至数个家庭啊!”

严清果然肃容而听,看的二黑不禁暗暗叹气,心说这就是差距啊……

“所以我以为,真正的君子不应该计较个人的名声,而应以天下百姓的福祉为要。佛曰: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。”王贤一脸正气道:“先生,您弃我们而去,就不怕我们学坏了,跟纪纲一样为祸百姓吗?!”

“这……”严夫子态度软化下来,叹气道:“我相信有大人在,北镇抚司不会为祸的。”

“那不好说,我这个人自控力很差,”王贤笑嘻嘻道:“有先生管着一个样,没先生管了,又是另一个样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严清哭笑不得,心里却暖烘烘的。

“好了,我的好先生!”王贤向严清拱拱手,诚心实意道:“您就留下来好好教诲我们这些顽劣的弟子吧!”

“哎……”严清还能说什么,眼里浮现出泪花……其实来之前,他早就想清楚了,自己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去,也一点儿不想离开这些人。可谁让自己之前把话说的那么死,现在纪纲完了,自己要是还赖着不走,别人会不会背后笑话自己?这脸上怎么挂得住?

说白了,就是读书人面子 bó,没有台阶下不来。幸好王贤善解人意,给他圆了这个脸,竟让严夫子生出一种‘士为知己者死’的不合时宜的情绪来。

“这么说先生答应了,太好了!”王贤高兴的抚掌道:“二黑,快吩咐下去,准备宴席,让兄弟们都来好好庆贺庆贺!”

“好嘞!”二黑笑着点头道:“这就去。”

“还喝?!”严清不禁瞪眼道:“我说大人,自打你回来,哪天不是从早喝到晚?!”

“夫子放心,喝得起。”王贤笑呵呵道。

“谁管你喝起喝不起?!”严夫子吹胡子瞪眼道:“我是说你们整天这么喝,误不误事啊!”

“能有什么事儿?”王贤自嘲的笑笑道:“咱们往后干什么还说不准呢。”

王贤一句话,说的众人都有些沉重。纪纲这一出事儿,锦衣卫几乎被连根拔起。皇上会如何处置锦衣卫?干脆将其解散也有可能。一旦锦衣卫解散,那么名义上隶属于锦衣卫的北镇抚司,又该何去何从?

再说,就算锦衣卫仍在,北镇抚司也照旧,可这两个衙门,毕竟是皇帝的心腹特务机构啊!朱棣能放心让他们这帮,就差没在脸上打上太冇子烙印的家伙掌管?之前是因为为了对付纪纲,平衡朝堂才故意用他们这些太冇子的人,现在没了纪纲和汉王,太冇子就成了皇帝要防范的对象,加上锦衣卫的前科,于情于理,皇帝都要让他们挪个地方了。

“不管怎样,”严清沉声道:“在位一天,就要好好当一天差,大人不是说过吗,平反一个冤狱,就可以挽救一个家庭,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事儿啊。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一阵错愕,心说得,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“请大人从明天开始,每日卯时升堂理政。”严清说着,瞥一眼王贤道:“大人如果嫌我烦,随时可以跟我说,我保准立马让大人耳根清净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苦笑不得道:“怎么会呢,不是说了吗,良药苦口,忠言逆耳。”

“那就这么定了吧。”严清说完,转着轮椅离开了,看着他的背影,王贤一阵阵无奈,叹口气道:“我还能变卦不?”

“不能了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”二黑在一旁,有些幸灾乐祸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“滚一边儿去!”王贤没好气的瞪一眼二黑。

第二天,王贤果然开始重新升堂理政,处理起积压了数月的公务来。不办不知道,一办吓一跳,原来这几个月,积压下了这么多的案子,连忙分派下去,该问案的问案、该出差的出差,经历了生死巨变之后的王贤众人,终于回到了日常的轨道上……

朝廷对有功之臣的封赏,也陆续下来。获赏最hòu的,是跟着王贤进京救驾的周勇等人,但凡出现在南海子的,统统官升三级,赏金千两,封妻荫子冇好不风光!战死者则在家乡立功德碑,永纪其忠勇事迹,其父母儿女及妻妾不愿再醮者,由官府奉养,并择一子继承其官位。

再就是攻打白云山庄、追捕建文余党的镇抚司等人,也一样重重有赏。其中指挥作战的杨荣,被封为正二品锦衣卫都指挥使,荫两子为世袭锦衣卫千户。二黑被封为正三品锦衣卫都指挥佥事,荫一子为世袭锦衣卫千户,虽然二黑还没有儿子……就连邓小贤、胡三刀、时万这些归附不到半年的家伙,都纷纷登堂入室,官拜锦衣卫指挥使、指挥同知、指挥佥事……简言之,整个北镇抚司上下这下是鸡犬升天了……

比起北镇抚司这边儿的喜气洋洋,府军前卫的驻地,却是一片愤懑至极!他们流的血最多、承受的痛苦最大,到头来,却没有一人加官进爵,只得了几句不咸不淡的嘉奖,再就是一人几两银子的卖命钱了……

“******!”得知这个结果,薛桓怒不可遏,掀翻了屋里能掀翻的一切,咆哮起来道:“王八蛋!这是在作践咱们!老冇子跟他们拼了!”

就是莫问、许应先这样的老成之辈,也黯然神伤。虽然他们不是为了功名利禄才奋勇作战,但牺牲了那么多人,付出了那么大代价,总得给兄弟们个交代吧?!让他们哪还有脸面对军中将士,面对那些等着抚恤的遗孤遗属?

“哎……”王贤和朱瞻基,本打算来安慰一下大伙。可隔着门帘看到里头的景象,两人竟没了进去的勇气,在门口踯躅片刻,终是悄悄退了出去。

“皇上怎么能这样呢?!”王贤是真生气了,质问道:“就算隔一层差一层,就算他们是太冇子的军队,可没有他们的巨冇大牺牲,这场叛乱能波及这么小,平定的这么快?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