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小日子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7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把爹妈妹子安顿好,王贤便和王贵回富阳了。

侯氏已经搬去侯家的宅子住了,老娘果然神机妙算,侯家对此一点都不抵触,还雇了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伺候她。是以这一晚,王贵就要去新宅居住了,他依依不舍的拉着王贤的手道:“二郎,你俩还是过来一起住吧……”

“衙门里有规定,我得住吏舍啊。”王贤当然摇头道。

“唉……”王贵眼圈通红道:“昨天还一大家子人,今儿却要分三瓣了,真让人难受……”

“有散就有聚,大哥放宽心,”王贤安慰大哥道:“我会时常过去看你们的。”兄弟俩在码头依依惜别,然后各奔东西。

王贤也不再回老宅了,他去杭州的功夫,已经安排帅辉和刘二黑,帮着林清儿将箱笼搬到吏员宿舍去了。

回到宿舍时,天已擦黑,王贤见一排院落都亮了灯,想到其中一盏是为自己而亮,他的心一下子又暖又软起来……

但看到自家的院子时,他却吓得魂飞魄散……只见一股浓烟冲天而起!

竟然有人纵火!吓得他箭一般冲进家去,见浓烟是从厨房冒出来的,再仔细一看,竟是林姐姐在烧火……

王贤登时哭笑不得,赶紧把咳嗽连连的林姐姐拉出厨房,然后自个对着浓烟滚滚的灶台发了会儿呆,最终也被呛得逃了出去。他也没烧过火,哪知道该怎么办?

林清儿脸上满是黑灰,一双眼被呛成了桃子,见王贤也没办法,急得快哭出来了……

好在这时邻居一位胖大婶以为他家着火,过来看看是咋回事儿,见状将灶台里的柴火掏出大半,然后猛拉了几下风箱,那浓烟才渐渐小了……

胖大婶回过头,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两人道:“塞这么多柴火进去干啥?”

林清儿羞得躲在王贤背后,王贤尴尬的呵呵笑道:“没做过饭,头回生火……”

胖大婶不信道:“她都这么大了,竟不会烧火?”

“以前在家里都是吃现成的。”王贤挠挠头,心说这谁家老婆,这么二?赶紧虚心请教起烧火的正确方法。

胖大婶手把手教他烧火的要诀,想起自家还坐着锅,又嘱咐几句千万别把房子点了,才不放心的走掉了。

送走了好心的唠叨大婶,王贤转回身,就见林清儿抱膝坐在厨房门槛上,小声抽泣起来。

“姐,你哭啥?”王贤走过去,和她并肩坐下。

“我没用,呜呜……”林清儿张飞似的小脸上,现出两道雪白的泪痕,抽泣道:“看着家里都收拾好了,还有现成的食材,想给你做顿晚饭来着,”可能是觉着太丢人,她双手捂住小脸道:“结果发现我学了半天,却忘了学烧火……”

“这不就学会了么?”王贤无奈苦笑,也只能安慰道。“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……”

“嗯。”林姐姐振奋精神,用手背擦擦泪,彻底成了大花脸道:“你等着,我这就做饭去!”

“算了。”王贤赶紧拉住她道:“今晚乔迁之喜,咱们去下馆子庆祝一下吧。”

“哦……”林清儿一听,顿时如释重负。她倒不馋,只是对做饭太打怵。但想到老娘的嘱咐,又摇头道:“可是娘说了,不许乱花钱。”

“人饿了吃饭,这是天经地义的。”王贤笑道:“再说我到谁家吃饭是给他面子,谁还收钱?”说着拉起林姐姐道:“快去洗把脸,咱们去吃大餐。”

“还是不要白吃的好,人家挣点钱也不容易,”林清儿道:“再说欠情欠意的将来也麻烦。”

“姐姐说的是。”王贤呵呵笑道。

林清儿便不再说什么,进去屋里把脸洗了,出来时已经换了身男装,虽然一看就是西贝货,但本就是为了出入方便,又不是真要掩人耳目。

王贤看着这俊后生,笑道:“真是别有风味。”

林清儿白他一眼,抱拳粗声道:“小弟林青,请教尊姓大名。”

“在下姓倪,字老公。”王贤抱拳笑答。

“就知道占人便宜……”林清儿不依的娇嗔起来,从宋朝起,夫妻间就有老公老婆的称谓,后来宋室南渡,这称呼也传到了杭州。

“早晚的事儿。”王贤打个哈哈,和她拉着手出去,将院门锁上,几步就到了衙前街。

衙前街上灯火亮堂,夜市繁华,当然跟杭州没法比,林清儿赶紧把手抽出来,问道:“兄台,我们去何处用饭?”

“就这家吧。”王贤带她进了一间饭馆,笑道:“这家的三鲜暖锅是一绝。”

“要不怎么说王官人是吃行家呢。”一见是王贤,胖胖的店老板赶紧从柜台后面迎出来,满脸堆着笑道:“小人在杭州当厨子时,连臬台大人都吃过我的三鲜暖锅!”他是那买肉的朱大昌的哥哥,叫朱大由,原先在杭州城饭店里当过厨子,后来攒了点钱,回乡开了这家饭馆。当初在省城做饭时的经历,自然被他反复拿来吹嘘。

对了,司马求的小妾如花,就是他和朱大昌的妹子……

“你就吹吧。”王贤却戳穿他道:“我上元节见过臬司大人了,人家说向来是吃素的。”

“小人说的是前任臬司……”朱老板笑嘻嘻的回道,两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笑完了,朱老板把王贤请到二楼的雅座,干这行的都眼明心亮。自然看出林清儿是个女的,便也不多问,只跟王贤说话。

“暖锅之外,看着上几个小菜。”王贤吩咐道:“再去隔壁沽斤梅子酒。”

“隔壁已经关门了……”店伙计傻愣愣道。

“关门不会敲开啊!说王官人要吃酒,让他们看着办吧!”朱大由一脚把伙计踢下楼去,对王贤陪着笑道:“刚来的,欠调教。”然后也不用伙计,亲自把暖锅端上来。

暖锅就是火锅,不过用的是紫铜皮的锅子,大肚皮细腿,擦得铮亮的锅盖上,两端有活络的铜把手。锅底下烧的是富阳特产的竹炭。竹炭无烟,正可避免烟熏火燎的尴尬。

朱大由将锅盖掀开,里面铺着一层鸡,一层鸭,一层肉,都切成整齐的长条,错落码放的十分巧妙,在滚沸的鲜汤中也没散乱。之外又有冬笋香菇点缀其间,用清淡中和肥美,正得中华美食之精髓。

朱大由又上了十几样精致的小吃点心,这时候梅子酒也到了,两人便就着暖锅小酌起来,再不用担心回家晚了、吃多了酒老娘会骂,真是其乐无穷。

用罢酒饭下楼,王贤对朱大由笑道:“多少钱。”

朱大由满口拒绝道:“什么钱不钱,官人来小店吃饭,是给小店面子。”

“还是要给钱的。”王贤便从靴页里摸出一摞宝钞,笑道:“一码归一码,你要是不收钱,我可再不来吃了。”

“瞧您说的……”朱大由只好不情不愿收下,将王贤送出店门老远。心里却暗骂,你装清廉不要紧,我明天再给你送去不说,还得搭上个门包……

走远了,林清儿突然莞尔道:“还以为你要吃霸王餐呢,最后还不是一样会账了。”

“那不是姐姐教导有方么。”王贤笑着抓住她的小手道:“该怎么奖励我?”

“明天给你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吧……”林清儿笑道。

“呃……太好了……”一想到林清儿的暗黑料理,王贤就胃疼。但为了不挫伤她的积极性,他觉着应该默默的忍受一下。

两人都忙了一天,可回家想洗澡时又傻了眼,没有热水咋洗啊?平日王贤都是到澡堂泡澡,倒也没感觉不便,但现在一来澡堂已经关门,二来也没有女澡堂,只能在家里洗了……

大眼瞪小眼片刻,王贤一拍大腿道:“烧水!”院子里有水缸,被二黑挑得满满的。灶里还有余烬,按照胖婶的法子添上柴火,林清儿轻拉风箱,果然炉火越来越旺,红彤彤映红了两人的面庞。

两人便像孩子似的欢呼起来。

让林清儿看着火,王贤去西屋找出来一只浴桶。他的窝虽小,但家里的一应用度,全是富阳县能买到的最好的,而且是一水崭新。譬如这只浴桶是新伐后晾干的松木制成,几乎没有疤,王贤用冷水刷干净,摆在堂屋里。这时候水也烧开了,王贤提了一桶倒进去,一股松木香味便氤氲腾起。

又提了一桶热水一桶凉水,伸手试试水温,他拖长腔道:“娘子可以泡澡喽……”

林清儿已经找好换洗的衣裳,红着脸把王贤推出去,又把门闩上道:“不许偷看。”

王贤被关在屋外,只见灯光将美人的剪影印在窗上。她宽衣解带的一举一动都看的那么清楚,却又啥也看不见。急得他抓耳挠腮,到处找窗户缝,可惜下面人为了讨好他,花了大价钱请木匠重打了门窗,哪有一丝缝隙。

王贤又想起电视上的一幕,赶紧用口水濡湿了手指,往窗纸上捅去。哪知道窗上是厚厚的数层纱,根本就捅不破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