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零章 露馅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2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真的?!”众人齐刷刷望向许怀庆道“这小子真那么厉害?!”

“厉害厉害,”许怀庆心虚的笑道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浪。”

“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!”众人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薛二公子。

“哈哈,服了吧!”薛桓得意洋洋的一抹下巴道:“许大哥还送我一个绰号呢!”

“什么绰号?”众人齐声问道。

许怀庆刚想阻止,薛桓已经大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号!

“你们都听仔细了!老子的绰号叫——快!枪!将!”

“……”众人洗耳恭听,结果听到这三个字,表情一下子精彩极了,强忍着要笑破肚子道:“这绰号有什么讲呢?!”

“这不难懂吧?”薛桓得意洋洋道:“当然是说我快若闪电了!”

“那……”二黑和帅辉捂着肚子、绷着脸问道:“有多快呢?!”

“大概就是……”许怀庆仔细想一想,认真道:“眨眼的功夫吧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帅辉最先忍不住,笑倒在桌子上,众人也笑的前仰后合,声音要把房顶都掀掉了!

“你们笑什么?!”薛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问莫问道:“老莫,你最实在,跟我说说,他们笑什么?!”

“他们……哈哈……”莫问捂着肚子,擦着眼泪道:“你先让我笑完了。”

“老许,你怎么也笑?!”薛桓见许怀庆也笑趴在桌子上,有些不乐意了:“人家在笑话你起的绰号呢。”

“嘿嘿,呵呵……”许怀庆本来还担心露馅后怎么收场,可他才是当日的亲历者,一想到那天的情形,就不可抑制的狂笑起来,道:“是……他们……在笑我……”

“我们不是在笑,”二黑拍着桌子鬼笑道:“我们是自卑啊,你怎么能这么厉害啊,还让别人怎么活!”

“是啊是啊!”众人一起点头,竟还想继续糊弄这可怜的孩子。还是莫问最厚道,擦干眼泪道:“兄弟,别听他们的,这男人快了不好,要不人家怎么叫金枪不倒呢?”

“不好?!”薛桓虽然愣了点儿,但毕竟不傻,已经感觉出许怀庆在耍自己了,登时火烧火燎道:“真不是越快越好?!”

“当然不是了!”众人哄堂大笑道:“太快那是病,得治!”

“啊!”薛桓脸成了红布,羞恼的望向许怀庆,却见他已经离席朝门口走去了。

“你给我回来!”薛桓噌得追出去,许怀庆赶忙想跑,却被不知道谁使坏,伸脚绊倒在地。

许怀庆摔了个狗吃屎,赶忙想再爬起来,薛桓已经像座山一样压住了他。

“哎呦!”许怀庆呼痛道:“我的老腰快断了!”

“你这个王八蛋,枉我这么信任你!”薛桓揪着他的后领口,使劲摇晃起来。

薛霸王蛮力盖世,许怀庆这么大个个儿,在他手里却像个布娃娃一样,被摇的七荤八素,忙没口子辩解道:“兄弟,你听我说,我也是好心啊!心说第二天就死了,还打击你干啥!”

“那你打完了仗怎么不说?!”薛桓使劲卡住许怀庆的脖子,勒的他眼冒金星,忙颤声答道:

“我怕你打我啊……”

“放心!我打不死你!”薛桓狞笑一声,又转过身去,把许怀庆的两条腿使劲掰上来,疼得许怀庆哭爹喊娘……

“你们快拉开他,要出人命了!”

“来来,喝喝喝。”一众兄弟却像没听见没看见一样,自顾自的喝酒开了。

看着这闹闹腾腾的一幕,王贤幸福的眯起了眼,这他妈才是生活啊,提心吊胆、出生入死的,有个屁意思!

“要是,”人就是不知足,好了还想更好,九美还想十全。王贤有些感慨道:“吴小胖子还在就好了……”老太监赵赢等人的行动十分隐秘,王贤竟还不知道,吴为已经落在他们手里,而且被严刑拷打过了。
“哎……”二黑闻言神情一黯道:“他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南面,用新的身份生活了吧。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但凡有一点可能,我也不想撵他走,可实在是不行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王贤点点头,拍拍二黑的肩膀道: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何况眼下这情况,他留下实在危险。”

“是……”众人都点点头,轻松的气氛渐渐沉重起来。眼下的局面,和他们之前料想的并不一致……之前,他们觉着干掉了汉王和纪纲,就是大获全胜,论功行赏的时候了。大家加官进爵自不在话下,锦衣卫也该落在王贤手里。

然而如今的局面是,府军前卫彻底残了,大伙也都被下令暂时停职,锦衣卫也没有落到王贤手里,合着拼死拼活了半天,是功是过还没定论,是赏是罚还不一定呢!

“大人,太孙来了!”这时,周勇快步走进来,看到许怀庆被薛桓压在地上蹂躏,皱皱眉,小声道:“心情很糟糕。”

“是吗?”王贤搁下酒盅,想一想,站起身对众人道:“你们该喝喝,该打打,我去看看他。”说着呲牙一笑道:“都洒脱点儿,出生入死的汉子,不该为点儿鸡毛蒜皮牵肠挂肚。”

“大人说得是!”众人讪讪一笑,端起酒杯道:“来来,咱们接着喝。”

“这才对嘛。”王贤笑眯眯点点头,绕过在地上纠缠的两人,到前头来见朱瞻基……

王贤家里就跟朱瞻基第二个家没什么两样,从东宫跑出来,他想也没想,抬腿就到了王贤家。也不用什么通传,便自个儿闷着头往里走。王贤出来时,就看见他低着头、黑着脸,走在回廊上,有只猫挡了他的路,被太孙殿下一脚踢飞了。

‘喵’的一声,那猫惨叫着不见了踪影。

王贤摇摇头,笑道:“谁惹得太孙殿下,这么不高兴了?”

“你!”朱瞻基看一眼王贤,便一屁股坐在栏杆上看着满池残荷道:“我让你帮我劝劝我爹,你就敷衍了事,这下终于有好戏看了!”

“怎么了?”王贤在朱瞻基旁边坐下,摸出个酒葫芦,递给了太孙殿下。

朱瞻基接过来,仰脖就是一大口,呛得他咳嗽连连,却又喝了一口,擦擦嘴,吐出一口热气道:“我爹不认我了!”然后便把今日发生的事情,原原本本讲给王贤,说到委屈处,太孙殿下眼圈都红了。

“哎……”王贤深深一叹,不言语。其实这件事,他和太子是一个立场,觉着就算办不到,也不能松这个口,松了就寒了人心、丧了良心!但朱瞻基显然是另一种看法,王贤只能保留意见。

“你别光叹气,说话啊。”朱瞻基皱眉道。

“我能说什么?”王贤只好和稀泥道:“这种事儿,本来就是各有各的理,只能有一方让步才行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让步,谁让他是我爹呢?!”朱瞻基郁闷无比道:“可还是不行,他就是不肯原谅我!”

“过几天再说吧,”王贤也没啥好主意,笑笑道:“等太子爷消消气,我和你一起回去,说两句软话,这事儿就过去了。”

“我哪错了?!”一听说要回去道歉,朱瞻基又忍不住心头蹿火道:“你说这些年,风里雨里、水里火里,不都全靠我在撑着!我父亲他不就是坐享其成,这么不给我面子,合适吗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心里给朱瞻基个大大的白眼,心说风风火火的是我好吗?!

“我皇爷爷今天还说,”朱瞻基越想越生气,竟口不择言道:“百年之后要传位给我呢!”

“什么?!”王贤悚然看一眼朱瞻基,分明从他眼里,感受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!

王贤太熟悉那种叫‘野心’的东西了……

“这种话能听吗?!”王贤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:“你想父子反目成仇吗?!想成为千古笑柄吗?!”

王贤一番厉喝,震得朱瞻基没了脾气,有些慌乱的讪讪道:“你瞎说什么,我就随口一说,咱俩之间,哪那么多顾忌。”

“咱俩也不行!”王贤沉声道,他得把任何苗头,都掐死在萌芽中。

“好好好,以后不说了,成吧。”朱瞻基白他一眼道:“你跟我爹,越来越像了。”

“我是不想看着你父子反目!”王贤瞪他一眼,叹气道:“走,跟我喝酒去吧。”

“不,”朱瞻基却笑起来道:“我去找银铃去。”

说着,太孙殿下站起来就走,却被王贤一把抓住道:“想都别想!”说着恼火道:“上回趁我不注意,你敢对她用强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
“什么就用强了?说的跟我干了什么似的。”朱瞻基撇撇嘴道:“我不就把她抱上车了吗……”

“我还是那句话,”王贤板下脸,看着朱瞻基道:“你喜欢银铃我不拦着,可你要敢欺负她,我可不让你!”

“看你说的,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,都是她欺负我好么?”朱瞻基笑道:“我皇爷爷说了,过了这一阵,就下旨赐婚了,你就等着给我当二舅哥吧!”

“……”王贤松开了手,看着朱瞻基一溜烟往后宅跑去,心里头满是无奈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