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四五章 霸道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甲板上,只剩王贤跟徐妙锦两个,但远?有太监盯着,两人只能强忍着思念之苦,不敢挪动身形。因为只要一动,他们就会像磁石一样紧紧抱在一起……

徐妙锦痴痴看着水面,碧波荡漾倒映着王贤的影子。

王贤也痴痴看着水面,碧波荡漾倒映着徐妙锦的倩影。

“我会常去看你的。”王贤的声音不大,但顺着风,一字不落的送入徐妙锦耳中。

“你敢?”徐妙锦声如蚊鸣。

“有什么不敢的?!”王贤眉头一挑,得意非凡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
徐妙锦脸一红,低头小声道:““还不算是……”

“啊!那还不算!咱都那样了!”王贤急了,虽然从背后看不出什么,但他一张脸都快皱到一起了。

“呸!不许胡说!”徐妙锦终于忍不住,飞快的白他一眼,玉面火烧火燎,都红到耳朵根了。“你这个坏蛋!”

美人轻嗔,娇羞万状,看的王贤心旌荡漾,只恨自己没有仙术,可以让那些死太监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“你可别乱来,”徐妙锦感受到王贤越来越有侵略性的目光,芳心一紧,忙提醒他道:“有人看着呢!”

王贤神情一黯。

“哎……”徐妙锦心里更是痛楚不堪,她是多么渴望王贤的怀抱啊。然而,是不可能的……眼下不可能,很可能永远都不可能了……

这时船入水门,距离码头已经不远了,王贤深吸口气,定定看一眼徐妙锦,一字一句道:“我一定会娶你的!”

“……”徐妙锦娇躯一震,便落下泪来,她紧咬着下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哽咽道:“虽然知道是在哄我,但我还是很开心。”

“我是说真的,”王贤沉声道:“你要相信我!”

“嗯……”徐妙锦抬起头,含情脉脉的看着王贤,点了点头。她心里想的却是,带着希望重回孤独,总比带着绝望重回孤独,要强吧。

王贤不再说什么,他知道,在自己的承诺没兑现之前,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说的是句大到每边的空话……。

两人是多么想让这船慢点开,然而弹指一挥凝望间,大船便到了码头。

太监们赶忙过来,请徐妙锦准备下船。王大娘也出来,把装在个盒子里的礼物送给她,嘱咐她没人的时候再打开。这时候,越来越多的人簇拥到徐妙锦身边,把老娘挤到了一旁……

王贤便朝徐妙锦点点头,扶着老娘,消失在她的视线中……

王贤的身影一消失,徐妙锦眼前的世界就仿佛失去了色彩,身边人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模模糊糊,入不了她的耳朵。

“真人,太子、太子妃、还有太孙殿下,都来接您了!”太监说了一遍,见她没反应,只好再说一遍。

“哦。”徐妙锦点点头,缓缓道:“那就下船吧。”

说着话,徐妙锦被簇拥着下船,便见太子一家人等在码头,激动不已的向她行礼,说一些谢天谢地的话,徐妙锦却一句都没听进去。因为她的目光,完全被远处的王贤一家人吸引了……只见王贤把儿子抱在怀里,亲了又亲,林清儿幸福的依偎在他身旁,眼里只有他一个……

徐妙锦的眼泪夺眶而出,她多希望,此刻在王贤身边的那个人是自己,巨大的酸楚让她艰于呼吸,心疼的一抽一抽。

看到她的异样,太子一家都很着紧,太子妃张氏扶住徐妙锦,关切道:“小姨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可能是有些晕船。”徐妙锦慌乱的搪塞一句。

“那小姨就快上车吧。”太子虽然比徐妙锦年长一大截,但对这位小姨十分恭敬:“我已经请示皇上,天香庵重建之前,请小姨住在东宫可好?”

“我能说不好吗。”徐妙锦烦透了这种看似恭敬的命令。但看到太子脸上的尴尬,她心下不忍的勉强笑笑道:“我开玩笑的,你不会当真了吧?”

“呵呵……”太子憨厚的笑了,让张氏陪着徐妙锦上车离去,他自己带着太孙和朱瞻埈,朝王贤家人走过去。

跟在太子身后,朱瞻埈小声对朱瞻基道:“我怎么感觉小姨不一样了?”

“哪不一样了?”朱瞻基奇怪问道。

“就是,我也说不好……”朱瞻埈挠挠头,憋出一句道:“感觉更女人了。”

“瞎说!”朱瞻基瞪他一眼:“你个屁大点儿孩子,懂什么呀!”

“我怎么不懂,”朱瞻埈激动道:“我可是有经验的!”

“什么?!”朱瞻基大怒:“跟谁!”

“当我没说,当我没说!”朱瞻埈自知失言,连忙摆手。

这时候,已经走到王家人面前,朱瞻基也顾不上再追问,屁颠儿屁颠儿站到银铃身边去了……他早和王家人熟的不能再熟,笑嘻嘻的和王兴业两口子打了招呼,再跟王贵点点头,就一心一意跟银铃搭讪开了。

“银铃妹子,你这身裙子可真好看!”

“你的耳环可真精致啊……”

他谄媚至极的话语让朱瞻埈很是不屑,心说这样追女人,实在太低级了……

“王老哥,嫂子。”太子和王家人也算熟识,不用人引见,便向王兴业夫妇深深一揖,满脸歉疚道:“都是我连累了你们!我给你们赔不是了!”

“哎呀!太子爷您可别!”王兴业两口子手足无措道:“折煞我们了!”

“哎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”太子却温厚的笑道:“打今后,你们就是我的亲哥亲嫂,不要再叫我什么太子殿下!”

“哈哈,那怎么使得……”王兴业两口子那叫一个受宠若惊,尤其是老娘,脸上每一道皱纹都笑开了花,早就把刚见到王贤时,说的那番‘不如归去’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“我在家里设了酒席,专门给大哥大嫂压惊,二位可务必要赏光。”太子说着,一手拉住王业,笑道:“这次咱们哥俩,可要一醉方休!”

“哎呀,”当年在绍兴盐场,抠脚晒盐的时候,王兴业打死也想不到,自己竟有一天能和太子称兄道弟。那感觉,真是太美妙了!

太子便和王兴业共乘一车,王大娘和王贤他们也上车走了,最后留下一辆马车,还有被朱瞻基死皮赖脸留下的银铃……

“银铃妹子,”朱瞻基打开车门,笑嘻嘻道:“咱俩坐一辆车。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”银铃哭笑不得道:“你是太孙,这样成何体统!”

“你放心!”朱瞻基满不在乎道:“我现在不是以前了,在皇爷爷那里说话有分量了!”说着两道浓眉一挑,黑黑的脸膛直放光道:“皇爷爷已经答应我了,我的婚事可以自主!”

“那又怎样……”银铃有些慌乱道。

“我已经跟皇爷爷说了,你就是我太孙妃的唯一人选!”朱瞻基兴奋的两眼发亮,霸气四射道:“上车吧,银铃,让天下的女子羡慕去吧!”

“……”银铃瞪大了眼睛,看着臭不要脸的朱瞻基,无可奈何道:“等等等等,我请问,我何年何月,何日何时,答应要嫁给你了?”

“啊,是还没答应。”朱瞻基笑道:“那你现在就答应吧。”

“你去死!”银铃气坏了,她还没见过这么臭不要脸的,转身就要走,却被朱瞻基拦住。

朱瞻基身材高大,银铃是典型的江南女子。两人差不多差了一个头,朱瞻基又宽,像一座墙一样亘在银铃的面前。

银铃往左往右都绕不过去,她真有些生气了,又气又急道:“你给我让开!”

“不让!”朱瞻基一反常态,霸气四射道。

“那我可喊人了!”银铃柳眉倒竖,她也不是吃素的。

“你喊吧,”朱瞻基大笑道:“喊破喉咙也没用!”

“你无赖!”银铃气的直跺脚:“还有个太孙样吗?”

“我又不是强抢民女,我是在请自己的太孙妃上车,这有什么不妥?”朱瞻基果真无赖道。

“我是不会嫁给你的……”银铃小声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朱瞻基没听清的样子,状若随意的笑嘻嘻道:“对了,那个于谦回杭州去了,你知道他去干吗吧?”

“不是说,他父亲病重了吗?”银铃道。

“什么病,都是装出来的!”朱瞻基笑道:“他老爷子已经在家准备好婚礼了,就等他一到家,便立马让他和那董小姐成亲!”

“什么……”银铃如遭雷击,不由自主后退两步,便退到了马车门口,她被绊了一下,赶忙双手撑住车厢,脸上的苦痛我见犹怜……

“银铃,那姓于的脚踩两条船,你被他骗的团团转,”朱瞻基往前一步,深情款款道:“我才是一心一意对你的!”

“你走开!”银铃双手去推朱瞻基,可哪里推得动,她气的使劲捶他,带着哭腔道:“我不要上你的车!不要上你的车!”

“你二哥曾说过,女人的话得反着听!”朱瞻基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,然后跳上车,嘭地把车门关上,隔断了银铃的声音。

“你让我下去,我要下去!”

看着远去的马车,朱瞻埈张大了嘴巴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