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三八章 纠结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南京城,自从汉王造反后,一直乱糟糟的气氛,终于凝肃下来,因为永乐皇帝终于要回京了!

正所谓暴雨未至、风雷先行!回京之前,朱棣一道又一道圣旨,已经把大明军方劈的七零八乱了!他派赵赢等亲信太监,拿着天子剑,分赴京城、各省、九边的各大军营,将营中总兵以上军官,不分青红皂白,全都看押起来!由赵赢严加审查,查实与汉王毫无瓜葛的将领,才可重新领兵掌印!但凡与汉王有关系的……不要说过从甚密,哪怕是普普通通的书信往来,只要被查出来,拿到证据,统统就地免职、解往京城,继续严加审讯!

至于那些没有了将领的军队,则由成国公朱勇、安远侯柳升、阳武侯薛禄分别亲自坐镇、或是派遣心腹将领暂领!

“这真是风雷交加啊!”这些天,在伴驾返京的途中,杨荣、金幼孜等内阁大臣,不知起草了多少免职、免爵、下狱、抄家的诏书,这还没进入定罪阶段呢!以几位阁臣对皇帝的了解,到时候必是一场腥风血雨,几万人人头落地!

“想不到,”胡俨叹息一声道:“才消停了不到十年,又要经历一场人间惨剧了。”

杨荣和金幼孜两个也深以为然,他们都是洪武初年生人,胡俨更是出生在元朝,在他们四十多年的生命中,经历了洪武朝的三大案、建文朝的靖难之役、还有永乐朝瓜蔓抄,哪一次都是神州变色、万家哭号!哪怕自己并不牵扯其间,也必有亲朋好友因此遭殃,他们更是对那种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深恶痛绝!

“能不能设法化解一下……”胡俨轻声道。

杨荣和金幼孜对视一眼,同时摇摇头,前者起身关上房门,后者沉声对胡俨道:“元辅,长痛不如短痛,一次让毒血流尽,才能还大明一个长久太平!”

这话说的含含糊糊,胡俨却深深了然,在他们这些文官看来,充满戾气的武将,是国家动乱、生灵涂炭的祸根!大明朝哪次动乱,不是野心勃勃的武将掀起来的?!这次汉王造反就最能说明问题,那些勋贵武将,轻而易举就跟着朱高煦造反,一方面固然是他们之间牵扯太深,没法下船,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那些武将骨子里的问题——他们暴戾、他们头脑简单、野心勃勃,他们就像一堆浇了油的干柴,只要一个火星,就能引燃熊熊大火!

所以金幼孜这话很容易理解,非但不能设法息事宁人、还要推波助澜,让皇上把勋贵武将彻底扫出历史舞台!这样,他们这些被压制了几十年的文官,才有机会站在舞台中央,亲手塑造一个长治久安的大明朝!

“这样……”道理很简单,利害也很容易剖析……皇上整治勋贵越狠,对太子就越有利,对文官集团也越有利!只是这简单的道理,分明的厉害背后,是几万人的鲜血、几十万人的悲剧啊……

胡俨终究不忍道:“这样我们和他们有何区别?”

“元辅这话,下官不敢苟同。”金幼孜正色道:“这就好比屋里有十个人,突然闯进一名持刀凶徒,到底是杀了这个凶徒,保十人平安?还是担心自己也手上沾血,而眼看着那名凶徒,残杀那十名无辜民众呢?”

“这……”胡俨被问住了。

“元辅,我们为的是天下苍生、大明社稷,又不是个人私利!”这时候,一直沉默的杨荣也开口道:“若能杀一人而保十人,那这个人我愿意去杀!哪怕被人说成凶手,我也不在乎!”

“哎……”胡俨被说服了,点点头道:“尽量不要株连家人……”

“那当然!”金幼孜点头道:“我们的目的是救人救国,又不是泄私愤!”

“说起来……”胡俨又点点头,开始进入角色道:“这次赵王的人,一个都没动,莫不是说,赵王过去这关了?”

“是,皇上只罢免了袁容的官职,他是负责皇上安全的羽林卫,责无旁贷……但旁人,皇上似乎都没有追究的意思。 金幼孜点点头,他和杨荣是经历过南海子事变的全程的,知道那场刺杀中,赵王绝对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,只是没有证据罢了。但以皇上的性格,真要处置他,还需要证据?

“可能是,”杨荣缓缓道:“若同时处置汉王赵王,便坐实了兄弟俩企图联手弑父灭兄的丑闻,皇上没法接受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胡俨两个点点头,心说确实,那样皇上的脸就丢到家了!中国人讲的是修齐治平!齐家还在治国平天下之前,若闹到儿子联手谋杀父亲,就算皇上立下十全武功,也依然会是史书上的笑话……。

就在几位内阁学士,猜测赵王为何不受追究的时候,朱瞻基也在苦恼同样的问题。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,因为此刻,他正和自己的三叔,一起在君前侍奉!

“你们不用紧张,”朱棣看看这一儿一孙,见他们脸上都挂着难以掩饰的焦虑,其实何止他们,就是朱棣此刻,也一样满心都是疑虑!国事家事掺杂在一起,让这位大明皇帝,也感到深深的无力。他靠坐在安乐椅上,缓缓道:“明天就要过江了,朕有些睡不着,叫你们过来聊聊天,消磨一下长夜。”

“啊……”朱瞻基和朱高燧却都不相信,朱棣大半夜把他们从被窝里拖出来,只是为了找人聊天!后者便微笑道:“父皇还是要早点歇息,要是您睡不着,儿臣可以给您念几段经文,安安神,说不定就能睡着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朱棣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淡淡道:“幺儿素来孝顺乖巧,朕就不明白了,怎么会有人说你想谋害朕呢?”

朱高燧被朱棣后头的话吓坏了,赶忙噗通跪下,惊慌至极道:“父皇明鉴啊!这是哪来的谣言?这是要害死儿臣啊!”说着带着哭腔道:“儿臣素来没什么志向,胆子又小,更是对父皇无比敬爱,怎么会干出那等禽兽不如的事儿来?!儿臣对天发誓,但凡有那么一点儿念头,叫我天打雷劈、永坠十八层地?!”

“好了好了,”朱棣淡淡道:“朕说了,朕也不信。”说着看看朱瞻基道:“孙儿,你相信吗?”

朱瞻基心说:‘我能说不相信吗?’只好摇摇头,笑道:“别说三叔的传言我不信,就连二叔的我也不信!”

听了他这话,朱高燧心里暗骂,小兔崽子拿我跟老二相提并论,是生怕父皇放过我!

“嗯,”朱棣却仿佛听不出朱瞻基的话中话,赞许的点点头道:“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至亲,宁肯往好处想,也不能往坏处想。”

“是……”朱瞻基心里头翻起惊涛骇浪,虽然看似闲聊,但这其实是皇帝对他父子划下的红线——胜利的一方不许赶尽杀绝!要维持皇家的体面!确切的说,是要维持皇帝的体面!

朱高燧却要乐疯了,父皇这番话说出来,谁还敢再拿莫须有的罪名诽谤自己?不管怎样,这一关是过去了!

“幺儿,”朱棣目光复杂的看着朱高燧。三个儿子里,他最宠爱的便是这个最像徐皇后的小儿子,朱棣万分不愿相信,他会串通刺客谋害自己,甚至有意无意回避深究此事,唯恐真查出什么来,让他这个当父亲的情何以堪?!“往后你大哥要处理国政,你二哥是不成了,你就多陪陪父皇吧……”

“是。”朱高燧低下头,他知道,这是皇帝给自己最后一次敲警钟,让自己断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,安安顺顺的和他扮演慈父孝子……朱高燧心里一个劲儿冷笑道:‘那跟杀了我有何区别?!’不过能躲过接下来的狂风暴雨,他就该烧高香了,哪还敢奢望太多?!

“去歇着吧。”朱棣垂下眼睑,不再看他,吩咐朱瞻基道:“瞻基你给皇爷爷捏捏脚。”

“是。”两人同时应声,朱高燧退出去,朱瞻基则缓缓扶起朱棣,扶着他到床上躺下,盖上被子,自个儿则跪坐在床尾,两手按压起朱棣的脚心。

朱棣缓缓闭上眼,好久都不出声,好像是睡着了。

就在朱瞻基以为他已经睡着,停下手,准备悄悄退出去时,突然听朱棣幽幽道:“你是不是觉着朕老糊涂了?”

“孙儿不敢。”朱瞻基悚然一惊,心头那点儿睡意,登时无影无踪。

“不聋不哑难做当家翁,”朱棣躺在床上,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,但从语气中能听出浓浓的失望来。“人不能太明白啊,尤其是为人父母,哎,一群讨债鬼……”

“……”朱棣像是在喃喃自语,朱瞻基不确定是不是跟自己说话,不过就是确定,他也不敢接话,只能默默听着。

“失败……真是失败……”朱棣含含糊糊说完最后几个字,便翻个身,睡过去了。

朱瞻基又听了一会儿,听到皇帝的鼾声起来,才悄然退了出去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