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三四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‘合卺礼’是古代婚礼的一个重要仪式,类似后世的交杯酒。

‘卺’,是一种葫芦,所谓合卺便是将葫芦一劈两半,变成两个瓢,又以红线连其柄,各盛酒于其间,新娘新郎各饮一卺,饮毕,再将两个瓢合成一体,象征夫妻原为二人,婚礼之后便成一体了!

挑了盖头,喝了交杯酒,婚礼才算礼成。

纪纲兴冲冲进来洞房,看到新娘子端坐床沿,一颗心不禁火热火热。便有喜娘奉上秤杆。秤杆是用来挑盖头的,这年代都兴盲婚哑嫁,盖头没挑起之前,新郎也不知自己娶了个什么鬼,用秤杆挑盖头,便是为了讨个彩头,希望能‘称心如意’。

纪纲自然没有新郎子的忐忑,开玩笑,盖头下可是天下第一美人,还有比这更称心如意的吗?他笑眯眯的接过秤杆,缓缓伸向盖头,激动的手都哆嗦。

“相公……”盖头下,突然传来新娘子的声音,可能是因为紧张,显得低沉沙哑。不过确实是从盖头下发出的无误,纪纲登时激动道:“夫人有何吩咐?”

“人家怕羞,让他们都出去。”新娘子确实怕羞,声音都变调了。

“好好好!”纪纲自然无不从命,一挥秤杆,对那些喜娘道:“都出去吧!”

“可是,”喜娘们为难道:“还有仪式呢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纪纲有些犯难,他越是在乎徐妙锦就越想把仪式进行的完美无缺,

“出去……”新娘子却不买账,声音都气的粗了不少。

“出去出去,快出去!”纪纲赶忙把那几个妇人撵出去,又亲自关上门。

“闩上门。”身后,新娘子又吩咐了。

“好好好,闩上门。”纪纲赶忙点头,心里像猫抓猫挠一样,暗叫道:‘这夫人是要跟我洞房啊!’虽说按仪式,合卺之后,新郎子要出去敬酒,招呼完了宾客才回来洞房。但这里纪纲最大,见夫人如此心急,他自然要把一切抛一边,先满足夫人喽!

纪纲回身,先往那对瓢里倒上酒,端着搁到床上,然后才拿起秤杆,缓缓伸向新娘子,激动道:“夫人,为夫要挑盖头了。”

盖头下的新娘子娇羞的‘嗯’一声,便一动不动任他施为。

只见纪纲手中的秤杆,缓缓挑起盖头的一角,慢慢将整个盖头挑了起来!随着那盖头缓缓升起,新娘子的脸也逐渐露出来……纪纲瞪大了眼,目不转睛的盯着新娘子,看到‘她’修剪整齐的胡须,纪都督一下愣住了……

“什么鬼?!”纪纲一下把盖头挑飞,看到盖头下那个身穿新娘吉服的家伙,居然是个如假包换的爷们!而且是他恨之入骨的王贤!

起先,纪纲以为自己最近太累了,出现了幻觉。他狠狠咬一下自己的舌头,痛得一个激灵,满口血腥味道,很显然——这不是在做梦!

纪纲瞪大两眼,死死盯着眼前大变活人的景象,便见王贤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撑着床沿,两腿交错,‘千娇百媚’的坐在婚床上,朝他抛个媚眼道:“相公,咱们喝交杯酒吧。”

“呕……”纪纲一阵翻江倒海,险些呕吐出来。虽然到现在,他还搞不清状况,但毫无疑问自己被羞辱了!自己被愚弄了!一股业火腾地窜起,烧的纪都督五内具焚、七窍生烟,恨得他一蹦而起,朝王贤就扑上去!他要撕碎这个杂种!

“相公好深厚的内功,怎么到现在还不倒?”王贤一身新娘装束,忸怩作态道:“奴家真是好佩服哦!”

“我杀了你!”纪纲满心都是愤怒,根本没明白王贤什么意思,但他扑到一半,突然一阵头晕眼花,提起的内气一下就无影无踪,整个人手脚无力的摔落在王贤身上……

“讨厌,压死人家了!”王贤‘娇羞’的一把推开纪纲,不慎用力太大,便见纪都督咣的一声,从床上摔到地下!

王贤也从床上跳下来,一屁股坐在纪都督的腰眼上,疼得纪纲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却?张着嘴发不出任何声响……

“孙子!”看着他朝门口张嘴嗬嗬干着急,王贤也不再装新娘子了,冷笑一声道:“中了北镇抚司的‘软筋散’,就躺平了乖乖挨揍吧!”

说完,王贤左右开弓,接连几十记大耳光,抽的纪纲口鼻流血、牙齿脱落、脸都变了形!

“你还敢绑架老子的爹娘!”王贤却不解恨,站起来,抬脚一阵猛踹,打得纪纲缩成一团,嘭嘭作响!他是真恨纪纲啊!打出道以来,自己所遭的罪、受的难,十次有九次都是拜这家伙所赐!

眼看着完蛋了,他还要拖上自己一家人!四老五十的人了,还想娶自己的女人!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叔可忍,婶也不可忍!

这会儿,纪纲终于落在他手里,王贤能轻饶了他?!

门外头,那些妇人自然不会乖乖离去,一个个趴在门上,贴着耳朵听里头的动静,只听的得里头‘啪啪啪啪’、‘咣咣咣咣’,拳打脚踢的声音不绝于耳!

妇人们面面相觑,都替那位天仙般的新娘子感到难过……哎呀,都督大人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,那样娇滴滴的美人儿,折腾坏了可怎么办?

屋里头,纪纲已经被王贤打成了猪头,两眼眯成一条线,鼻孔还不断流血,嘴里牙齿被打掉了七七八八……整个人自然早就昏迷过去。

王贤其实还没揍够,但纪纲已经晕了,打沙袋有什么意思?他便停下手,脱下臭袜子,塞到纪纲嘴里,然后解下纪纲的腰带,把他五花大绑在椅子上!

做完这一切,王贤才打开衣柜,从里头抱出了只穿着中单的徐妙锦……原来王贤想出的主意,便是穿上徐妙锦的衣服,替她拜堂成亲,这里人都对徐妙锦十分陌生,加之又是晚上,竟让他蒙混过关!

徐妙锦环着王贤的脖子,看一眼这红烛高照、锦被银帐的洞房,再看看王贤身上的新娘吉服,不禁扑哧笑了。

王贤看着徐妙锦的笑容,算是明白了,什么叫‘一笑倾城’,他正痴痴地看着怀里的美人,就听到她在耳边柔声说道:“今晚,我们洞房吧……”说完,便羞得钻到他怀里,再也不肯抬头。

“什么?”王贤登时瞪大了两眼,呼吸都变粗了。

“没听到就算了……”徐妙锦声如蚊鸣道,手却拧住他的腰间软肉。

“怎么会听不到呢!”王贤怪笑一声,把美人抛到铺着龙凤锦被的大床上,紧跟着便扑了上去!

两人有了大运河上刻骨铭心的一段,虽未曾真个**,却比那寻常夫妻还要亲昵。正是小别重逢、恋奸情热之际,那叫个天雷勾动地火,干柴碰上烈火,便在这为纪纲准备的婚房里抵死缠绵起来!

烛影摇动,两条人影纠缠在一起,那**蚀骨的女子呻吟声,越来越放荡,听的外头的妇人们一个个面色古怪,不少人的呼吸都粗重起来……。

这时候,就是外头天打雷劈,洞房中的两人也顾不上了,因为他们都完全沉浸在那小别胜新婚的激情中……

是的,小别胜新婚。

一个月前,大运河上,王贤和徐妙锦在韦无缺的算计下,日夜极尽缠绵了数日,那些****夜夜里,两人虽未曾真个**,可肌肤之亲远胜寻常夫妻。王贤只要一闭上眼,便能看到徐妙锦那惊心动魄的娇躯,听到那悠扬婉转的呻吟声,对她的思念更是每分每秒都在累积。

王贤如此,徐妙锦更甚之,不管什么原因,她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娇躯,都被眼前这个男人彻底的染指了,他的唇吻遍了她的每一寸肌肤,他的手探过了她每一处隐秘。徐妙锦是性格独立、孤标傲世的奇女子,本以为回到正常生活,就可以继续古井不波的日子,那大运河上的遭遇不过一场醒来了无痕春梦而已……然而事实上,这些日子,徐妙锦不可遏制的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这个男子的热吻,思念着这个男子的抚摸……那些个?***夜夜,走马灯似的在她眼前滚动,每每念起便面似火烧、芳心颤抖……

禁忌的爱本就格外刺激,如今能重温旧梦,两人都彻底克制不住,他们抵死缠绵在一起,恨不能化成一个人……不知不觉,王贤便将徐妙锦身上的衣衫尽除,搂着美人****的娇躯,他一头就扎在了徐妙锦那粉堆玉琢的胸脯上……

‘哦……’徐妙锦一声压抑婉转呻吟的呻吟,紧紧抱住了王贤的头。

两具赤条条的身子抵死纠缠在一起,被翻红浪,天翻地覆,直到箭在弦上的一刻,王贤那残存的理智才悬崖勒马,嘶声道:“恐怕还是不能够……”

徐妙锦一双白玉似得胳膊,紧紧搂着王贤的腰,她秀发散乱、媚眼如丝,白他一眼,贝齿轻咬朱唇道:“不知变通的笨蛋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愣了一下,只见徐妙锦微微抬起了雪臀,才算明白过来……

徐妙锦却羞得把螓首埋入了枕中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