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三一章 潜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哦。”听了杨魏的话,纪纲上下打量他一番,叹气道:“兄弟,不是我不收留你,实在是你看这岛上五六千人马坐吃山空,自己都养活不了自个儿,怎么养活你们?”

“大哥自可放心,我不是空着手来投奔的!”杨魏伸出胖胖的指头,一指外头道:“您看到那些船了吗,满满的都是官盐,这可都是钱啊!”说着笑道:“兄弟我有销路,找人一接盘,少说三五百万两银子就到手了!”

“唔,”纪纲沉吟起来,见他不想答应,杨魏噗通就跪下了,使劲磕起头来道:“求大哥收留,不然兄弟我就无路可走了!”

“兄弟快起来,”纪纲赶忙扶起杨魏道:“我也没说不收留你啊!”

“太好了!”别看杨魏肥似猪,人却精如猴,见状忙顺杆就跑,使劲给纪纲磕头道:“小弟拜见哥哥,往后只要哥哥吩咐一声,那是刀山火海在所不辞……”

“哎!贤弟……”你道纪纲不想把杨魏这员猛将收入帐下?不然他让人摆什么架势?他这番做作,不过是为了日后能压住杨魏罢了…… 。

就在纪纲等人的注意力,全部被杨魏的船队吸引的同时,数艘乌龟壳似的怪船,从徐公岛的背后浮出海面……这怪船和当初在通州,神不知鬼不觉营救王贤、徐妙锦的潜水船样子十分类似,只是更大更结实!

船顶舱盖打开,露出邓小贤那警惕的脸,他朝海岛方向仔细观察,没有发觉异样,便双手一撑,出了船舱。

紧跟着,王贤和他一众手下,穿着鹿皮水靠,头戴鹿皮泳帽,从乌龟壳里爬出来,悄悄游到岛边的礁石上,上了岸,王贤摸一把脸上的水,看着面前十几丈高的陡峭悬崖!那悬崖平如镜面,没有立足的地方。也正因此,纪纲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另一面,崖顶烽火台上虽然有人把守,但也朝着海湾张望,没有注意到这几艘悄悄靠近的潜水船。

这峭壁却难不住心严这样的武林高手,他指一指腰间缠着捆绳子的心意,示意他露一手。

心意点点头,摘下腰间的牛皮绳,一圈圈盘在手臂上,最后手中握着个锚钩,瞄准了峭壁顶部,气沉丹田、猛地一掷,那锚钩便带着绳索呼的一声飞射上去,正钩在峭壁顶部的一块大石上。

心意双手使劲拽拽,见没有问题,便攀着绳索,轻巧如猿猴般爬了上去。

另外几个师兄弟也跟着爬上去,重新固定好了绳索,便招手示意王贤心严等人也上来。

“师弟,”心严别人不担心,就担心王贤一个:“你行吗?”

“瞧不起人了是吧。”王贤没好气的白他一眼,双手攀住牛皮绳,气沉丹田、力灌双腿,蹬着岩壁就窜了上去,动作虽然不如和尚们优美,但显然也是练家子。

转眼之间,王贤已经攀上了十几丈的悬崖,稳稳立在崖顶,对随后上来的心严报以微笑。

“师弟你误会了,”心严小声道:“我知道你功夫不错,这点儿高度难不倒你,我是担心你的伤口,一发力会不会迸开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一抹头上的汗珠,脸色发白道:“快让心玉师兄给我看看……” 。

一行人都上来,轻而易举的夺取了烽火台,烽火台上的七八个守军,甚至连动作都没变,就被众和尚制住了。

接受完检查,幸好安然无恙的王贤,在邓小贤等人的陪伴下,来到烽火台中,透过望孔向下瞭望,整个徐公岛的阳面便一览无余了。他看到军营里攒动的人头,还有码头上密集的船只。收回视线,他的目光落在半山腰那座破庙处,不知怎的,一颗心就颤了一下。

“大人,”周勇审问完了守军,过来禀报道:“已经问清楚了,徐真人和您的家人,都被关在那座徐公庙里!”说着他伸手一指,正是王贤刚才看到的那座破庙。

“这真是天助我也!”邓小贤开心道:“咱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救人,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,都不会惊动他们!”

“嗯。”王贤点点头,很是高兴,对邓小贤和时万道:“把庙里的情况摸清楚,天一黑咱们就动手。

“得令!”邓小贤和时万领命而去,顿饭工夫便转回来了,前者对王贤道:“大人,消息没错,您的家人确实在那座庙里,不过看守超过百人,而且都是练家子。咱们救人没问题,可要想无声无息,不给他们敲警钟的机会,恐怕做不到。”

“不能惊动军营的大部队,不然我们逃不出去。”王贤眉头紧锁。锦衣卫的实力不容小觑,一旦听到警报,很快就会赶来支援,根本不会给他们从容逃脱的机会!“看来需要从长计议。”

“而且还有个坏消息……”邓小贤低声道。

“什么坏消息呢?”王贤问道。

“是……”邓小贤迟疑一下道:“徐真人和郑姑娘早些时候被提走了,应该不会回庙里了!”

“纪纲要她们干什么?”王贤心一紧,神情凝重下来。

“听那几个喽啰议论,”邓小贤看看王贤,小声道:“说今天晚上,纪纲要和徐真人成亲……郑姑娘作填房……”

“他活腻歪了!”王贤一下子就七窍生烟,两眼瞪得像铜铃一般!旁人只道他是因为郑绣儿,殊不知他多半是为了另一个女人!

见王贤像头愤怒的公牛,在烽火台中踱来踱去,所有人都不敢吭声,等着他平下气来拿主意。

“这样吧。”王贤毕竟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不一会儿就平静下来,冷静思考一番,对众人道:“天黑之后,咱们分头行动,”他看看邓小贤,沉声道:“你带大伙去徐公庙附近埋伏,伺机行事。”他顿顿道:“看看夜里有没有好机会,能救出我爹娘!救出来之后就直接走人,不用管我们!”

“大人那您呢?!”邓小贤担忧道。

“徐真人不能不救,”王贤低声道:“我得去探听一下情形,好伺机营救。”

“大人,那太危险了!”众人都不同意。徐妙锦现在可在纪纲的军营里!那里头可是五六千锦衣卫!想偷偷潜入进去,还得把人救了,简直是异想天开!

“大人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。”时万忙请缨道:“还是让属下替您去吧!”

“不行,”王贤摇摇头道:“兹事体大,我必须亲自前往。”说着神秘的一笑道:“再说也不用太担心,我保证大摇大摆走进去,都不会有人盘问。”

“真的?”众人不信。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王贤俯瞰着下方的军营,自信的笑道:“一切尽在掌握!” 。

这会儿夕阳西下,太阳已经落到海面上,说话间就要天黑了。

纪纲终于矫情完了,拉着杨魏的手走出门来,对外头的众兄弟大声宣布道:“打今儿起,杨大人就是咱们的生死兄弟,大家是一家人了!”

“喔……”众弟兄欢呼起来,人越多,对于他们的建国大计就越有利。

“大哥!”杨魏激动的泪流满面道:“我和手下六百号弟兄的命,是您的了!”

“好兄弟!”纪纲揽着杨魏肉呼呼的膀子,好像今晚的新娘是他一样。“咱们明儿个就开香堂、拜把子!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!”

“好!”杨魏使劲点头,腮帮子上的肉直颤悠。

“今晚,”纪纲咧嘴笑道:“咱们就好好乐呵乐呵!”

“恭喜都督双喜临门!”袁江等人欢喜道:“今日既要迎娶天下第一美人,又得了杨大人这位虎将!实在是可喜可贺啊!”

“哈哈……”纪纲乐得嘴巴都咧到耳根了,心说,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!想不到在这山穷水尽之处,老子竟转运了!

“天下第一美人,”杨魏一听,两只小眼激动的直放光:“不会是徐妙锦吧?!”

“除了她,”袁江等人一个个趾高气扬、与有荣焉道:“还有谁能当上这个称号?能入得了我们都督法眼?”

“是是。”杨魏激动的抓耳挠腮道:“那可得好好庆祝庆祝!想不到大哥的艳福,比皇上还强呢!”

“那当然!”众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夜幕降临,军营里点起灯火,一串串大红的灯笼、映着一张张喜气洋洋的脸,一堆堆熊熊的篝火上,炙烤着整头的牛羊,营中一片热闹气氛!

稍有不谐的是,眼下营地里,除了纪纲的五六千人,还有新加入的杨魏一干人等,双方还不熟悉,纪纲的人还对杨魏的人抱有戒意,所以不光不带他们玩儿,还不时投去戒备的目光。

杨魏出来一看,见自己的手下围坐在角落,和纪纲的人泾渭分明,不悦道:“都在这儿待着干什么,过去和他们一起玩儿啊。”

“大人,不是咱们不想过去,”手下苦笑道:“是人家不带咱们玩儿。”

“这不简单?活人能让尿憋死。”杨魏便带着几个手下走过去,对在那里清点酒坛的袁江道:“这是今儿的喜酒。”

“啊。”袁江点点头,有些发愁,人太多酒太少,一人都分不够一碗。

“什么酒,我尝尝。”杨魏说着,也不等袁江答应,便拿起瓢来舀了一瓢。袁江一看,心说:‘得,又少一碗……’

“呸!”更可气的是,那死胖子喝了口酒,就像喝了泔水一样,苦着脸吐出来,骂道:“这什么玩意儿啊?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