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二八章 癞蛤蟆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是第二天上午抵达苏州的,跟他一同来的,除了周勇和众和尚,还有二黑和龙五等人。灵霄这次没有吵着要来,只是告诉他,一定会保护好他的妻儿的。显然经过这次的事情,灵霄妹子彻底长大了……

一到苏州,就和邓小贤接上头,邓小贤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纪纲等人已经从松江府上海县出海了!他们竟然早就造好了船只,备好了物资,预备着这一天的到来了。

“什么,出海了?”二黑瞪着他的独眼,一脸抓狂道:“这可上哪找去?!”

“他们不会走远的!”王贤却斩钉截铁道:“不然抓我家里人作甚?!”

众人一想也是。纪纲临走之前,特意回京抓了王贤的家人,显然是恨死了王贤,临走之前一定要找他报仇。没见到王贤之前,纪纲断不会就这么离开的!

“我们的分析也是这样,”邓小贤同意王贤的看法:“我们认为纪纲他们之所以出海离开,是担心官府的追捕,所以要先逃到海上。但在没跟大人算账之前,他们应该不会远去,很可能就躲在近海的某处岛屿上,等着大人找到他们!”

“有道理。”王贤点点头,冷声道:“那我们就如他所愿,把他们找出来!”

“已经在找了,但咱们北镇抚司的力量不在海上,”邓小贤叹口气道:“找起来十分吃力。”

“是啊。”龙五爷点点头道:“江浙沿海岛屿数千,能住人的有好几百,靠咱们自己找,恐怕来不及。”

可找谁帮忙呢?众人却都没了主意。

王贤寻思片刻,站起身道:“你们先歇着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大人想到找谁帮忙了?”众人神情一振。

王贤点点头,其实心里也没底。。

徐公岛,位于上海县西南百里之外,隐藏于群岛之中,十分不起眼。

这座岛的形状十分独特,由两座走向相对的山丘挤在一块,形成一个巨大的丫字型。两座山丘如两只长长的手臂,环抱着一处平坦宽阔的港湾。背面却是十余米高的峭崖!

仔细一看,山顶垒砌有烽火台,山谷中的港湾里,还停着数十艘大大小小的军舰!这竟是一处十分优良的军港!

事实上,徐公岛之名的由来,跟那位大明开国第一将魏国公徐达,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!当年徐达率军入海清剿倭寇,看中了这个当时荒无人烟的小岛,在岛上设置哨所、修筑军港,作为出击倭寇的前哨。这才有了这个岛的一切,为了纪念徐达,人们将这个岛命名为徐公岛,还在岛上修筑了徐公庙,至今香火不断。

到了永乐朝,在大明空前强大的海军面前,倭寇彻底绝迹,这里便没了往日的用处,军队也撤走了,只有一些渔民不肯离去,还在岛上打渔为生。日子虽然清贫,但胜在没有官府滋扰,倒也自由自在。

然而岛民们这种安静的生活,三天前彻底被打破了,一支庞大的船队闯入徐公岛,停泊在码头上。数不清的劲装汉子从船上下来,转眼就把整个岛占据了。岛民们被赶出住所,集中到军营中,强迫为军队洗衣做饭,稍有违抗便被毒打甚至杀害!

岛民们的生活一下子暗无天日,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岂止是岛民们,这些不速之客也是同样的心境!他们便是从上海县逃过来的纪纲所部。起码五六万人的锦衣卫,还愿意跟着纪纲流亡海外的,也就是这五六千的铁杆兄弟了。其余人都各自逃生去了。纪纲也不管了,他也管不了,事实上,眼下这五六千人,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离开富庶繁华的大明,逃到这满眼都是水的海岛上,而且这还是逃亡路上的第一步,这让习惯了作威作福的锦衣卫将士,如何能接受的了?

眼下,他们住在废弃的军营里,那些年久失修的营房,门窗早就不见踪影,屋顶透着天光,到了夜里海风呼啸,冻得官兵们一个个成了冰棍。更难捱的是没口吃的,一天两顿,都是透凉透凉的米汤子,塞牙缝都不够……

这会儿又到了吃饭时间,营房前的空地上支着数口大锅,官兵们拿着破碗围着锅,你争我抢的舀米汤,都想捞点儿稠的,可一共就那么点儿米粒子,你舀了去他就没有了,摩擦便由此而生。原本从天上落到地下,官兵们就一个个肚子里窝火,这下还有不打的道理吗?

于是吃饭变成了斗殴,先是几个人打,很快就演变成了群殴,撞翻了盛米汤的大锅,滚烫的汤水烫伤了十几个官兵,嗷嗷叫着满地打滚。

惨叫声惊动了中军营中的纪纲等人,纪纲站在窗前,冷眼看着这场斗殴。一旁的袁江脸上挂不住,呵斥许应先道:“愣着干什么,快让他们住手啊!”

“哎。”许应先刚要出去,却听纪纲冷冷道:“不用,让他们往死里打,死一个省一份口粮,死十个省十份!”

“这……”许应先也听不出纪纲说的是气话还是认真的,只好求助的看向袁江。袁江叹口气,摆手示意许应先先出去。待他离开后,袁江轻声道:“都督,弟兄们心里不痛快,难免火气大了点儿……”

“老子还不痛快呢!”纪纲提高声调,咆哮起来道:“朱高煦这个白痴,要不是他非要提前动手,咱们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!”

“哎……”袁江心说,您现在说啥都是马后炮了。还是说点儿有用的吧。“是啊。可现在怪他也没用,咱们得想想自个儿下一步,这么多兄弟还等着您拿主意呢。”

“不用担心,老子早就筹划退路了。”纪纲闷哼一声道:“从陈瑛被朱棣下狱那天起,我就知道自己也会有那天,所以这些年,和庄夫子一直在谋划退路,以备赌博失败了,弟兄们也好有个去处。”

“原来都督早有打算!”袁江恍然道:“我说怎么有这么多军舰在等着咱们!”

“不错!”纪纲点点头,又恢复了一点往日的霸气:“今天就跟你交个底,郑和下西洋的船队里,有老子的人。这些年,我已经把南洋那一片摸清楚了,那边大洋之上有许多岛国,物产十分富饶,不事耕种都饿不着。我们完全可以去那里,夺一个国家称王称霸!”

“那感情好!”袁江神情一振,不能在大明国内称王称霸,换个海外岛国过过瘾,也算这辈子没白活。他又神情一紧道:“不过,咱们这点儿人够吗?”

“哈哈哈,你这就不懂了吧。”纪纲怪笑一声道:“那些南洋岛国的土著居民,蒙昧无知、软弱可欺,要不是怕引人注意,咱们这五六千人,足以把整个南洋都打下来了!”

“太好了!”袁江大为振奋,激动道:“弟兄们知道这消息,肯定就来劲了!”

“本打算跟王贤算了账,再跟弟兄们说的。”纪纲点点头道:“不过看这样子,还是现在说吧……”

“嗯。”袁江重重点头道:“都督英明!”想一下,请示道:“咱们什么时候下南洋,属下得跟弟兄们得说个大体的日子。”

“告诉他们,杀了王贤咱们就走!”纪纲拳头一攥,咬牙切齿道:“老子要拿王贤的人头祭旗!”

“是……”袁江迟疑一下,不大确定的问道:“王贤……会来吗?”

“当然了!”纪纲斩钉截铁道:“老子已经传话给他,五日内必须赶来见我,晚来一天,我就杀他个家眷!”说着狞笑一声道:“那小子最大的弱点,就是婆婆妈妈,听说之后肯定会疯了一样赶来!”

“他就是能赶到松江,怎么找来这徐公岛?”袁江都替王贤发愁道:“想在大海里找这么个岛,实在太难了。”

“那是他操心的事儿。”纪纲残忍的笑道:“总之他一天不到,我就杀他一个亲人,四个杀完了,给他把人头送回去,咱们就远走高飞,让他一辈子悔恨去吧!”话虽如此,纪纲还是觉着美中不足,要是把王贤的老婆孩子,还有朱瞻基的小情人都抓到手里,会好玩儿的多。

“四个……不是五个人吗?”袁江负责看管五个人质,听纪纲说是四人,愣一下道:“不杀徐妙锦吗?”

“不杀。”纪纲摇头道:“她和王贤又没什么关系,老子抓她,是为了报复朱棣!”提到徐妙锦,他的眼中射出**光道:“等夺了南洋的国家,我就让她当我的王后!”说着忍不住放声大笑道:“朱棣得不到的女人,却成了老子的新娘子,痛快痛快!”

袁江也来了兴致,陪着纪纲笑起来道:“都督何必要等到那时呢?南洋那边的情况毕竟还不好说,可能等咱们达成目标,已经过去两三年了,都督何苦要让美人空等?”说着嘿嘿一笑道:“自古开国君王,可没有等到立国后才娶皇后的。都督为何不先娶了她再说呢?”

“有道理。”纪纲点点头,赞许的看着袁江道:“是我执念了。那你给看个日子吧。”

“那就明天吧!”袁江想也不想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