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二七章 愤怒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9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锦衣卫将四面八方全都围住,一边不断射箭开枪,一边等待烟雾散尽。

一阵西风吹过,浓烟终于散了,现出了伤痕累累的几辆马车,还有那一地的尸首……大都是驾车、押车的锦衣卫,也有些黑巾蒙面的不速之客。无一例外,所有人身上都插了许多支箭,还有数不清的弹孔,死状极为凄惨。

庞瑛命人过去查看,打开第一辆马车的车门,便见徐妙锦和郑绣儿面色发白坐在里头。再打开第二辆马车,车上是王兴业两口子和王贵夫妻俩,侯氏已经吓得屎尿横流,车门一打开就哇哇大叫起来:“放过我吧!我不是他们家的人!”

庞瑛厌恶的捂住鼻子,嘭地关上车门。再看第三辆马车时,他愣住了,只见车厢里空空如也,本该在里头的林清儿、银铃和玉麝都不见了影子!

“他们逃了!”庞瑛登时气急败坏,被人从眼皮子底下把人质救走,对以守备森严著称的南镇抚司来说,不啻奇耻大辱!尤其是这份耻辱,还是他最不爽的北镇抚司赐予的!

庞瑛火冒三丈的跳上车,四下张望起来,果然被他看到了敌人所在——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蒙面男子,立在远处的屋檐上,朝他张开了弹弓!

庞瑛一惊,嘴不禁就张开了!同时,对方也松开了手,黑色的弹丸飞射而来,无声无息就到了庞瑛面前,庞瑛忙侧身闪躲!但那弹丸太快,他只能躲开要害,拼着硬挨一记了!

便见那弹丸狠狠撞在他的肩膀上,然后便轰然炸开了,待庞瑛从马车上摔落下来,一颗脑袋已经成了血葫芦,眼看就要不活!

“抓住他!”袁江大怒,就要让锦衣卫去追,却被纪纲叫住道:“不要追了!”

“可是,王贤的老婆被抢走了!”袁江着急道:“还有朱瞻基喜欢的那小妞!”

“无所谓了。”纪纲叹口气道:“赶路要紧。”

“是。”看到纪纲的表情,袁江也泄了气,是啊都这时候,还逞什么能?说不定下?刻,想走都走不了了。

于是锦衣卫便不再折腾,带着徐妙锦几个离开京城,消失在广阔的天地间……。

镇江城,听了帅辉的禀报,朱高炽惊呆了,他不知该怎么跟王贤交代,但终究是要交代的。定定神,太子殿下吩咐道:“一面发动所有力量,寻找徐真人和王贤父母的下落,同时八百里加急发往北京……”太子语气一沉,低声道:“把这个消息告诉王贤。”

“是!”帅辉点点头,殊不知他出发的同时,北镇抚司便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通知了在北京的王贤!

王贤本来还在悠闲装病,听到这一噩耗,登时毛都炸了,马上吩咐周勇:“立即准备南下!我要在半个时辰内出发!”

“是!”周勇马上跑去准备了。

朱瞻基很快得到消息过来,见王贤和众和尚已经收拾好行装,准备出发了。

“皇上那里你帮我告假吧。”王贤黑着脸,劈头就对朱瞻基道:“我来不及走程序了。”王贤这样的要害官员,自然不能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是要请示皇帝的。

“你只管走,这里一切有我!”朱瞻基干脆的点点头道:“你全力以赴救人去吧,捅出天大的篓子我担着!”

“好!”王贤点点头,对朱瞻基道:“我的师兄弟给你留一半,其余人跟我走了。”

“都带着吧。”朱瞻基道:“不用担心我。”

“在那边我不缺人……”王贤面容渐冷,咬牙切齿道:“我要让姓纪的肠子都悔青了!”

这时,周勇已经准备好了马匹行装,进来禀报道:“大人,随时可以出发了。”

“出发!”王贤一句废话都没有,深深的看一眼朱瞻基。朱瞻基向他重重点头,便送王贤到院子里,看着他在四五十骑的簇拥下,快马加鞭而去!

当初北上,王贤他们只用了两天半的时间,身心自然也遭到了极大的摧残。当时王就发狠说:‘打死老子也不再来一次了。’万万没想到,返程路上就被打脸了——他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日夜兼程,只用了两天时间,就穿越了千山万水,回到南京城!

这会儿,南京城的汉王军已经缴械了,城防归郑和军和太子军共管,京城也迅速恢复了往日的繁荣。当王贤进城时,甚至感受不到一丝战乱的痕迹。这些庆幸天下太平的百姓,没有人知道他为了这一切,付出了多大代价……

看王贤神情郁郁,周勇轻声道:“大人,咱们是先回家还是去衙门。”

“回家。”王贤轻叹一声,对跟在身边的心严道:“师兄,你们可以先去衙门歇着,等我的消息。”

心严却摇头道:“我们想回庆寿寺看看。”

听心严提起庆寿寺,王贤又是一阵黯然,他的老和尚师傅,也死在这一场了。王贤点点头,低声道:“也好,替我跟师傅说一声,他交代的我都办到了。”说着抬头深吸口气,红着眼圈道:“等我救回爹娘,就去给他上香。”

“嗯,师傅会以你为荣的。”心严点点头,和众师弟齐宣一声法号,从另条道走了。

“走,回去吧。”王贤轻声对周勇道……

王贤回到家时,只见家里家外戒备森严、北镇抚司的官兵如临大敌,显然是一朝被蛇咬、十年怕井绳。

看到王贤回来,将士们先是一阵激动,旋即都垂头丧气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“……”王贤看看多日未见的手下兄弟,这本是个应该欢庆的时刻,却成了这样子。他拍拍几个将士的肩膀,轻声道:“怪不得你们。”说完,手下的眼泪就下来了,王贤勉强笑笑,进去院中。

家里还是老样子,只是没了热闹的人声,家也就不像家了。王贤走过前厅,在月门洞前,看到了正闻讯而来的银铃和灵霄,一看到妹妹,王贤鼻子一酸,叫了一声:“银铃。”

银铃像受惊的小鹿,一看到他便哭着跑过来,王贤赶忙伸手想搂住,灵霄却后发先至,冲到王贤怀里,王贤一手搂住一个,看着两个女孩子伤心痛哭,他忙流着泪轻声安慰。

好一阵子,才安抚住两个妹妹的情绪,王贤一手拉着一个往里走,就看见林清儿抱着孩子,痴痴站在前头,已经哭成了泪人。王贤忙松开妹妹,把林清儿抱到怀里,紧紧的搂着,自然又是一阵痛哭……

用了老长时间,王贤才安抚住这一窝子女人小孩儿,他想抱抱儿子,狗蛋儿却一点儿面子都不给,一碰就哇哇大哭。王贤只好怏怏把孩子还给林清儿,叹气道:“万幸你们没出事儿……”

“我倒无所谓,可几个孩子太小了,”林清儿红着眼道:“要是没有灵霄,可就麻烦了……”

“灵霄……”王贤看着眼哭成桃子的灵霄妹子,两人眼神一对,竟什么都不用说了。灵霄抹去泪,笑着点点头,对王贤道:“你爹娘还有徐真人可还在他们手里呢!”

“是。”王贤听到外头的脚步声,站起来道:“我这就去把他们救回来!”。

来的是二黑、帅辉、严清、龙五爷几个,一看到王贤,帅辉就重重抽自己耳光,痛心道:“我真是废物,没给你看好家!”

“别这样,”王贤拉住帅辉,深深叹口气道:“都是我的错,跟你们无关。”这次出问题,很大程度是因为王贤担心镇江会守不住,所以让家人躲进了天香庵所致。但他这次却失算了,若是让家人跟着太子一家逃往镇江,现在全家人已经团聚了!

“好了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”坐在轮椅上的严清,冷静的打断了兄弟俩的自责。“救人才是第一位的。”

“不错。”王贤点点头,拍拍帅辉和二黑的肩膀,目光在二黑的眼罩上停留片刻,终是看向严清道:“现在有什么消息?”

“他们一出城,咱们就紧紧盯在后头,”严清道:“他们好像也不在乎,并没有隐藏行踪,这会儿应该已经到苏州地界了。”

“苏州?”王贤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:“他们要出海!”

“不错,当年张士诚、陈友谅兵败后,残部都是逃往海上,在海外逍遥至今。”严清点点头道:“如今大明已无纪纲等人的立锥之地,他们定是要重蹈那些人的覆辙。”说着,严清露出迟疑的神情。

“怎么?!”王贤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都这时候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?!”

“是。”严清叹口气,低声道:“昨天,前去追踪的邓小贤他们传回话来,说纪纲让他们给大人带信,五天内必须出现在他面前,晚到一天,就……杀您一个家人……”

“王八蛋!”王贤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,砸的茶盏飞起来,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“算起来,”弟兄们也都一脸愤恨,只有严清依旧冷静道:“今天已经是第二天过半了,无论如何,大人必须立即赶往苏州了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