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二三章 包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京城施行军事管制,老百姓不许上街,日夜都有军队在街头巡逻,给北镇抚司的行动造成了极大的困难!

在汉王军严加搜捕下,奉命留守京城的帅辉和邓小贤、时万等人只能转入地下,白天就躲在秘密落脚的地方休息,到了晚上才敢行动——他们的任务主要是搜集京城汉王军的情报、保护留在京城的重要人物,尤其是徐妙锦和王贤的家人!

起先虽然行动困难,但传来的消息还算让人安心……占据京城后,汉王非但没有让人骚扰天香庵,还派兵把徐妙锦的住处保护起来!应天府尹薛居正也派人加强了天香庵周围的巡逻,看起来王贤的判断准确无误——天香庵就是这场风暴中最安全的地方!

日子这样一天天过去,就在帅辉等人以为,京城的局面会一直这样波澜不惊下去时,这天下午出事了!

当时帅辉正和邓小贤,在房间里为镇江的局势发愁……根据情报,太子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随时都可能被汉王军消灭!两人正为此忧心忡忡,突然时万冲进来,见了鬼似的嚷嚷道:“纪纲回来了!纪纲回京了!”

“什么?!”帅辉两个大惊失色!原本,杨荣制造假象,给纪纲造成了建文帝已经在他手中的错觉!然后率北镇抚司主力和张輗、王宁各一部,近两万人马,把纪纲手下的五万锦衣卫吸引到南边去了……计划执行的十分顺利,按说纪纲现在应该追去浙江了才对!怎么会突然回到京城呢?!

京城里,还有什么值得他回来的目标吗?!

帅辉和邓小贤正惊疑不定,外头又传来消息,说纪纲带人径直朝天香庵扑去!

“他要抓大人的家眷!”帅辉毛都炸了,这下什么都顾不上,冲出屋去大喊道:“孩儿们,抄家伙,跟我救人去!”王贤把家眷托付给他看护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他还有什么脸再见王贤?!

“别冲动!”邓小贤比帅辉冷静多了,忙跟出来拉住他!

“滚一边去!”帅辉猛地甩开邓小贤,咆哮道:“那是我兄弟的家眷!”

“正因如此,才要小心从事!”邓小贤叹口气道:“街上到处都是军队,咱们一露面就会被包围的死死的,怎么救人?!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!”帅辉也知道,他说的是对的。

“这样,”邓小贤略一沉吟,低声道:“纪纲亲自来拿大人的家眷,这说明战局发生了巨大逆转!”

“呃……”帅辉也不是笨人,让他这一提醒,也意识到,确实是这么回事儿。若是战局对汉王一方有利,纪纲不可能放弃追杀建文帝,回到京城来拿王贤的家人!根据情报,王贤现在人在北京,纪纲抓他的家人有什么用?拿他的家人去威胁太子,怎么看都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。

“我判断,纪纲拿人之后,肯定不会在京城逗留,”邓小贤沉声道:“我们可以埋伏在他出城的路上,伺机救下大人的家眷!”

“好吧!”帅辉也知道,这是当下最靠谱的主意了,便和邓小贤率五处的别动队,穿过幽深的小巷,埋伏在纪纲从天香庵出城的必经之路……。

天香庵门口,纪纲率千余骑凶神恶煞而来!

“站住!”守卫天香庵的是汉王亲卫天策卫,天王老子都不鸟!所以看到来的是纪纲,他们依然大声喝止:“奉主上之命,一干人等不许靠近天香庵!”

“蠢货!”纪纲冷笑一声,将一样事物丢到那天策卫军官怀里,那军官忙接住,定睛一看——竟然是汉王殿下的九龙佩!

汉王麾下都知道,这佩是汉王的信物,见佩如见人,决不许有丝毫怠慢!

那军官不禁大惊失色,赶忙给纪纲单膝跪下,双手高举起玉佩,沉声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?!”

“全体都有,”纪纲冷哼一声,把那佩拿过来,捏在手中,闷声下令道:“立即撤回营房,天香庵交锦衣卫负责!”

“是!”天策卫官兵毫不犹豫接受了,军官大声下令道:“全体都有,撤防!”

把守天香庵的数百天策卫官兵,便整齐列队开离,锦衣卫的军队紧跟着便接管了防务……

外头的变故,早惊动了天香庵的众人!当时王贤一家人和徐妙锦正准备吃晚饭,突然听到外头有骚动,老江湖王兴业眉头一皱道:“我去看看外头怎么了。”

“您老别动,我让人去看看就成。”徐妙锦笑着劝住王兴业道:“放心吧,没人敢在天香庵撒野。”

“哎,好……”徐妙锦发话了,王兴业自然不好再说什么,脸上的惴惴之色却愈发浓重了。

“妙锦都这么说了,老头子,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。”老娘见王兴业还不放心,便开口了。她这些日子,和徐妙锦相处的极为愉快……徐妙锦近乎巴结的迎合王老娘,她能不愉快吗?

徐妙锦可是天底下最高贵的女人啊!她不仅是男人的梦中情人,也是天下众多女子的偶像!这样的人儿却每日早晚来给老娘请安,整天陪她说笑,为她整治喜爱的菜肴,老娘能不从头爽到脚吗?早就成了徐妙锦的俘虏!

“哎,”王兴业见老婆也这么说,不禁苦笑道:“不是我存心去……妙锦面子,实在是现在这时候,有兵的才是大王!没有兵,身份再高贵,也不保险啊!”虽然被徐妙锦强逼着直呼其名,但每叫一次妙锦,王兴业都觉着自己占了老大便宜!那可是皇帝的小姨子啊!

说着话,一大家子人便入了席,准备用晚饭。

刚拿起筷子,出去探听消息的灵霄,便一阵风进来,那张总是嬉皮笑脸的俏脸上,挂满了寒霜:“纪纲来了,调走了汉王的军队,要让锦衣卫接手!”

“啊!”侯氏吓坏了,手里的饭碗摔碎在地上。

“瞧你这点儿出息!”对这个大儿媳,老娘是横竖看不上眼,冷哼一声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老娘却心宽的很道:“就算有事儿,也得先吃顿饱饭是正办。”

“这话有道理。”王兴业对此深有感触,便夹一筷子糖醋排骨,有滋有味吃起来。

林清儿也默默喝着汤,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,银铃则端着碗蛋炒饭,喂一岁多的弟弟吃饭……看到这姑嫂俩也如此镇定,徐妙锦不禁暗叹,这一家子果然都非凡品。

“你们还有心情吃饭?!”见他们波澜不惊,灵霄急的跺脚道:“人家就要冲进来了!”

“妹子,我们手里没兵,又都不会武功,急有什么用?”林清儿搁下碗,拉着灵霄的手道:“要是一开始,肯定会慌张。可这些日子我们都想明白了,再害怕也没用,该发生的就让它来吧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灵霄一想也是,既然毫无反抗之力,也只能勉力维持自己的尊严了……

“灵霄,”银铃突然开口了:“你和我们不一样,你武功那么好,还有横云他们几个保护,现在走还来得及!”

“是吗!”老娘虽然知道灵霄会功夫,但看这小妮子细手细脚的,没想到她还是个高手。瞪大眼看着灵霄道:“真的?”

“有几个师兄保护,他们拦不住我!”灵霄点点头。

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走啊!”王兴业闻言忙催促道:“走一个是一个!”

“是啊,快走吧!”众人也纷纷催促起来,只有侯氏怯生生问道:“能带上我不?”

灵霄想一想,终是摇头道:“你没练过武,跟不上,我们护着你,结果就是谁也走不了。”说着轻声道:“而且我也不会走。”

“为什么?!”众人大为不解。

“我答应过他的,”灵霄俏面微红,抬起头,一双眸子闪闪发亮道:“要保护好你们!”

“妹妹,”林清儿握住灵霄的手,轻声劝解道:“他这么说,是不想让你跟他冒险。”说着眼圈一红道:“在他心里,你和银铃一样,都是他的宝贝妹妹。你能逃出去,他只?高兴的!”

“我才不是他妹妹呢!我是,我是他……”见林清儿不动声色,就给自己归了类,灵霄急了,吭哧半天又泄气道:“师傅来着。”

众人正在说话,外头横云子跑进来,沉声道:“纪纲传话说,有要犯逃入天香庵,请真人允许他入庵搜查!”

“告诉他,不行!”徐妙锦柳眉倒竖,咬碎银牙道:“天香庵不是他可以撒野的!要进来可以,拿圣旨来!”

“哎……”横云子点头应声,出去传话了。

别看徐妙锦说的硬气,可她心里一点儿底儿都没有。她是了解纪纲的,既然已经造反了,又岂会把皇帝的禁令放在眼里?!

‘不行,得做最坏打算了!’徐妙锦暗暗拿定主意,却见灵霄和王家人还在争执,她便出声道:“灵霄妹妹听我一言,你在这里确实无济于事,趁乱逃出去才是最正确的!”

“你!”灵霄急了,她本来还挺喜欢徐妙锦的,见她也不帮自己说话,不禁生气了。

“你先听我说完,”徐妙锦沉声道:“你带不了成人,能带小孩儿逃走吗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