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二一章 招供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得先告诉我建文在哪里?!”赵赢盯?怀恩,一字一句道。

“你以为,请我喝顿酒,唠两句家常,我就会告诉你了吗?”怀恩却笑嘻嘻道:“还是先用刑吧,看看我能不能撑得住?”

“不错。”吴大夫点点头道:“皮痒了,还想松松骨。”

“用刑?是个好法子,”赵赢却摇头道:“对一般人有奇效,可对二位这种铁骨铮铮的练家子,怕是没什么用处。”说着给怀恩斟一杯酒道:“再说,您是我师兄,是我的恩公,我下不去那个手啊。”

“少来,”怀恩拈起酒杯,把里头的酒泼在地上,冷着脸道:“懿文太子你都下的去手,我一个老不死有什么。”说着沉声道:“别卖关子了!有什么花招尽管使,咱家接着就是!”

“原来在师兄眼里,小弟竟是如此不堪。”赵赢自嘲的笑笑道:“其实我说的都是真心话,舍不得对你用刑,于是想到一个替代的法子。”

“什么法子?”怀恩心一紧。

“父债子偿。”赵赢抿一口酒,云淡风轻道:“年轻人身强力壮,总是比老人能扛一些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怀恩放声大笑道:“首先,我得有个儿子!”

“您是没有,”赵赢笑笑,看一眼吴大夫道:“可他有。”

“你!”吴大夫惊呆了。

“嘿嘿……”怀恩冷笑一声:“还以为是什么好法子,恶俗。”

“甭管俗不俗,”赵赢桀桀一笑道:“管用就成。”

说完他拍了拍手,舱门便开了,两名黑衣人架着个血肉模糊的男子进来。

虽然那男子满脸是血,眼皮肿的老高,但当爹的不会认错儿子!吴大夫全身毛都炸了,悲呼一声:“吴为!”

“混账!”怀恩也怒不可遏的对赵赢道:“有什么冲我们来,朝个孩子使什么厉害?!”

“呵呵,”赵赢皮笑肉不笑道:“谁让咱家拿你们没办法呢?”他装模作样叹口气道:“哎呀,你们跟着朱允炆十几年,遭了那么多罪,应该早就心如铁石了吧。”

“你以为,都跟你一样没人性?!”怀恩怒道:“快把他放了!”

“可以啊。”赵赢一张脸恢复了往日的冷酷,阴声道:“告诉我,朱允炆的下落?!”

“休想!”怀恩闷哼一声,吴大夫却没吭声。

“呵呵……”赵赢挥挥手,对手下道:“把他带到隔壁房,好好伺候着。”

“是!”黑衣人应一声,便把吴为带出去,不一会儿,隔壁房间便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!

那惨叫声凄厉无比,不似人声,但能听出是吴为发出来的。

吴大夫的脸煞白煞白、身子微微发颤。怀恩也黑着脸,怒视着赵赢道:“你不怕遭报应?!”

“报应?”赵赢笑道:“咱家保扶当今皇上,铲除逆贼,避免兵祸再起、百姓涂炭。这可是杀一人救万人的大功德。”

“放屁!”怀恩气的咬牙切齿,却拿赵赢丝毫办法都没有。

“成大事者,要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,来,咱们继续喝酒。”赵赢好整以暇的拿起酒壶,给两人斟酒道:“古人有雅兴,饮酒时听雨听曲听风月,咱们听着惨叫声下酒,虽雅致比不上别人,却胜在前无古人,也不失一桩快事!”

这时候,隔壁的惨叫声又变了调,从原先的高抗连续,变成了颤抖间断,听得吴大夫心一抽一抽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赵赢像是看穿了吴大夫的心思,便为他详细介绍道:“贵公子是北镇抚司的二号人物,想必精通各种酷刑,但跟咱家发明的那些法子一比,锦衣卫的玩意儿,都是小孩子过家家。”

“就好比现在贵公子正享用的这种,应该是‘梳洗’之刑。”赵赢舔一下森白的牙齿道:“这道刑的灵感,来源于民间杀猪褪毛。简单说,就是先把贵公子扒光了衣服放躺,再捆住手脚。用滚烫的开水浇几遍……之前的惨叫声,就是开水烫的。”

“……”吴大夫双目血红,两拳紧紧攥着,额头青筋直跳。

“然后用铁刷子,在他身上一遍遍刷过,每一下都会刮掉一层皮肉,直到白骨尽出。”见他这样,老太监赵赢却愈加兴致勃勃道:“令公子现在这断断续续的惨叫声,就是一下接一下刷洗的结果。”

“疯子!”怀恩终于怒不可遏,一下掀翻了酒席,朝着赵赢扑过去!却见赵赢划一道虚影,躲开怀恩这一扑,一个就地转身,陀螺般绕到了怀恩的背后,并指成刀,闪电般切下去,正中怀恩后颈!

怀恩登时昏死过去,昏迷前,他只有一个念头——想不到,自己连他一招都挡不住!

赵赢拦腰扶住怀恩,顺手一推,怀恩便木偶似的垂着头,端坐回椅子上。

“好了,咱们说什么他都听不到了。”怀恩看着愣愣坐在那里的吴大夫,鬼笑道:“现在是不是感觉放松多了,终于可以畅所欲言了!”

“……”听了赵赢的话,还有隔壁传来的越来越虚弱的惨叫声,铁骨铮铮的吴大夫,脸上终于流露出犹豫、痛苦、自责的神情。

“没关系,咱家知道这很难,我可以等。”赵赢一脸同情道:“可令公子怕是等不了多久啊!”说着阴森森道:“通常来讲,受了梳洗之刑的人,大都等不到受刑完毕,就已经先断气了。不过令公子是习武之人,说不定撑过去……”赵赢怪笑一声道:“不过还是盼着他撑不过去吧,因为还活着就意味着,要遭受新的酷刑了!”他睥睨着吴大夫道:“要不要先听听下一种,保证比梳洗更刺激……”

“立即……”吴大夫脸上只剩下自责了,他像被抽去所有力气,苍声道:“停下!”

“怎么,你有话要说?”赵赢悠悠问道,像玩弄耗子的猫。

“是。”吴大夫点点头。

“好,就给你个面子。”赵赢说着打个唿哨,唿哨声后,隔壁果然没了声息。

“你不就是想知道建文帝在哪吗?”吴大夫缓缓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。”

“好!”赵赢目光中,激动之色一闪而过。

“不过我有几个条件。”其实,最痛苦的是背叛之前的心理煎熬,一旦越过那条线,反而不那么煎熬了。吴大夫面无表情道:“你答应,我就帮你找到他。”

“先说说看。”赵赢弹一下粘在衣角的一片菜叶,那是方才怀恩掀桌子的结果。

“一,给我儿子治伤,要让他完全复原。”吴大夫沉声道。

“这没问题。”赵赢笑笑道:“因为还指望着和您修复关系,所以刚才小的们并没有动真格的,令公子疼归疼,不会落下残废的。”

“但愿如此!”吴大夫又道:“二,让我儿子官复原职,并保证日后没人再找他麻烦!”

“这个简单。”赵赢点点头道:“令公子的事儿还没报上去,咱家一句话就可以盖住。”

“三,不要让我儿子知道,”吴大夫说着,神情一黯道:“为了救他,我当了叛徒……”

“这就更简单了。”赵赢笑道:“还有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吴大夫摇摇头。

“哈哈,三个要求全是你儿子……”赵赢桀桀笑道:“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呢!”

“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。”吴大夫低着头,他的双手攥得太紧,指甲入肉,鲜血直流。

“父母妻儿都是牵绊,”赵赢却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成大事者,牵绊越少越好!”

“最好就像你这样?”吴大夫语带讥讽道。

“不错!”赵赢点点头,对吴大夫笑道:“去看看你儿子吧。”

一句话,吴大夫便马上不说话了,快步出去……

当怀恩醒来,看到自己躺在一间舱室中。这间舱室有两张床,他躺在左边一张,吴大夫坐在右边一张的床边。

怀恩一?坐起来,吴大夫却毫无所觉,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那人身上。他在给那人小心的处理伤口……

怀恩看一眼躺在床上那人,饶是他什么都见过,还是险些叫出声来——只见他全身皮肉都烂了,血水不断的往外渗,也就是脸上还稍完整点儿,能看出是吴大夫的独生儿子吴为来!

“……”怀恩木然了,他甚至想不出话来安慰对方。

还是吴大夫先开了口,只见他一边处理伤口,一边幽幽道:“我真羡慕你。”

“羡慕我什么?”怀恩愣了:“我有什么好羡慕的?”

“你无牵无挂,不会连累到什么人。”吴大夫淡淡道。

“嘿嘿……”怀恩自嘲的笑道:“那倒是,这些年,咱家是最没负担的一个。”

“咱们这种人,确实不该有下一代。”吴大夫叹了口气。

“你儿子是洪武末年生人吧。”怀恩轻声道:“当时你还是太医院里,混吃等死的小太医呢,不生儿子干什么?”

“安慰的好……”吴大夫抬起头来,看向怀恩。怀恩一看他的脸,愣住了——只见吴大夫满面泪痕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