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二零章 故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舱室中,老太监赵赢和怀恩、吴大夫两个继续他们的酒席。

“当时咱们在师傅手下,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啊。”赵赢无限感怀道:“师傅武功高的出奇,却不怎么会教学生,被他练死练残的师兄弟,可不在少数……”

“嘿嘿,所以我才有一搭没一搭的练,就是怕功夫没练成,残废了。”怀恩笑呵呵道:“也就是你那么傻,让怎么练就怎么练,还自己偷偷加练,”说着笑骂道:“你说怎么就没把你练死?!”

两人碰一杯,赵赢一饮而尽道:“我是让人欺负惨了,有个机会能变强,当然要拼了命的练,也是天可怜见,我竟然练成了,甚至还到了师傅也无法想象的地步。”

“****运!”怀恩啐一口,两人放声大笑。笑完了,赵赢方认真道:

“这叫天道酬勤。要是我豁出命都练不成,却让你给练成了,那才叫没天理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怀恩神情不自然的笑笑,这些年护着建文遭遇了多少凶险,他都后悔死当年没好好练功了。只是这些话,却不会跟赵赢说。“后来,洪武爷召集咱们习武堂的人比武,你拔了头筹,跟了懿文太子爷!我真为你高兴啊,心说你终于熬出头来了!”

“师兄也不错,跟了皇太孙。”赵赢笑道。

“我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。”怀恩自嘲的笑笑道:“我功夫太不出挑,几位王爷都没看上,只能跟了世子爷。当时太子爷春秋正盛,几位王爷也各领风骚,可没人愿意伺候个小屁孩子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赵赢不自然的笑笑,想要揭过这一段,道:“可惜事事无常,我才好过了两年,太子爷却天不假年,驾鹤归西了……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洪武爷心疼太子,迁怒我们这些太监近侍,把我们一股脑全都处斩了!还是太孙仁德,替我们说了几句好话,我这才改为流放,被发配到了燕王身边。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所以说一切皆由天定,福祸难料啊!”

“皆由天定吗?”怀恩却眯着眼?冷冷看着赵赢道:“懿文太子病重期间,我跟着当时还是世子的建文君从旁侍奉,发现太子殿下的症状,被太医定为痨病颇为牵强,倒似中了师傅的独门绝技毒砂掌所致。”

“哦?”赵赢眉头挑了挑,摇头道:“师兄还真是学艺不精,中了毒砂掌,身上必然留下掌印,当日便七窍流血而死!”

“呵呵,师兄我是学艺不精,可对师傅的绝招还是一清二楚的。”怀恩沉声道:“若是将毒砂掌的掌力引而不发,轻轻拍打对方经脉,便可渐渐侵坏对方的脉络,如是反复数次,掌毒尽入对方经脉,便药石无医了!”说着目光如刀,死死盯着赵赢道:“这种法子过于阴毒,是以师傅谁都没传,只教给了你一个!”

“……”赵赢眉头突突直跳,旋即放声笑道:“师兄的意思是,是我害死了懿文太子咯?”说着把脸一板道:“咱们这些阉人,又不能称王封公,我犯的着帮别人对付太子吗?”

“是啊,所以我当时什么都没说。”怀恩淡淡道:“就是因为我觉着,你不会背叛太子爷。”

“不错。”赵赢点点头。

“但后来,太孙当上了皇帝,命我秘密调查他父亲的死因,”怀恩冷声道:“咱家找到了当时和你一起伺候太子的几个人,从他们口中得知,太子巡抚关中的时候,因为旅途劳顿,每天晚上都要让你按摩松骨,一直到回京为止。”怀恩难以自控的咬牙切齿道:“结果,太子回京后没几天就一病不起,直到薨逝!”说着他一拍桌子道:“而且我也了解到,你一入燕王府,就成了王府的总管太监,负责为朱棣秘密训练杀手!”

“呵呵……”赵赢看看吴大夫,突然笑了:“我说朱允炆怎么会突然发了疯,要对付我们燕王,原来是你在捣鬼!”

“就算没有我,皇上也一样会削藩的,”怀恩神情复杂道:“我只是把调查到的情况,禀报了皇上而已!”

“哈哈哈!”赵赢放声大笑:“所以说,你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

“你就说,到底是不是燕王指使你,刺杀懿文太子的吧?!”怀恩霍地站起来,一把揪住赵赢的领子:“说!”

“呵呵……”赵赢也不反抗,脸上满是淡定的笑道:“看来师兄被这件事,都快憋死了。”说着他看一眼怀恩,冷笑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不错,懿文太子是我害死的。但不是燕王指使,当时洪武爷还在,你给王爷个胆儿,他也不敢动太子的!”

“那是谁指使你的?!”怀恩震惊道。

“你猜呢?”赵赢笑道:“事到如今应该不难猜了吧。”

“姚广孝?!”一直沉默不语的吴大夫,突然开口了。

“对,肯定是他!”怀恩恍然道:“他当年在京城时,我记得你和他相处过一段,对他赞不绝口!”

“师兄好记性。”赵赢笑着点头,虽然时过境迁,但想起当年的情形,他依然心潮澎湃道:“当年,僧录司着即天下高僧入京,对皇上**。姚广孝也应招而来,当时我负责伺候他和其余七八位僧人……一天他发现我早起练功,便与我切磋武艺,一来二去,我们便熟识了。”

“后来,我记得姚广孝落选了,没有当上僧官。”怀恩叹口气道。复盘历史,总让人唏嘘不已,谁能想到日后翻天覆地的人物,当时竟入不了洪武皇帝的法眼?可惜在当时,谁也不知道,那个状若病虎的和尚,会给朱元璋一记如此响亮的耳光!

“不错,但他本来就志不在此,他是要借机观察诸位皇子,看看哪个值得投效。”赵赢沉声道:“像他那样的人物,怎么会把区区一个僧官放在眼里,他是要做翻天覆地的大事的!”

“临走那天,他说自己已经看好了,十几位成年皇子里,燕王最后帝王之气!”怀恩两人惊异的听着怀恩的讲述,哪怕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,还是让人觉着,是那样的不可思议!

“我当时很奇怪,说燕王只排行老四,上头还有三个哥哥,更别说还有朱标这位太子爷了!怎么会有帝王之气了?”赵赢继续回忆道:“姚广孝说,这很简单,只要让朱标英年早逝,以朱元璋那食古不化的脑袋,必定会引起天下大乱!”

“我问他为什么盼着天下大乱?”赵赢接着道:“他说我们都是有屠龙术的奇人!但在太平年代,只能默默无闻、郁郁而终!只有天下大乱,我们才能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,不辜负平生所学!”

“所以你就被说动了?”怀恩难以置信的看着赵赢。

“不错,老和尚就是一切动乱的源头,正是他指使我杀害懿文太子,又暗中运作我发配北平府!他已经先一步到了北平,成了燕王最信任的谋臣,在他的引荐下,我自然一到北平,就成了燕王的重臣!”赵赢怪笑一声,眼神愈加疯狂道:“不过,我是主动上他的贼船的!有道是,学成文武艺、货与帝王家!我虽身怀绝世武功,却因为身体吃过一刀,就连为朝廷建功立业的资格都没有!这不公平!!”

“既然这个朝廷不肯给我这个公平,那我就亲手换个朝廷吧!”赵赢说着闪电般出手,钳住怀恩的手臂,轻描淡写的一带一松,怀恩的右臂便无力下垂,好一会儿毫无知觉。

“还说不是受姚广孝影响,你已经被他洗脑了,白痴。”怀恩毫不在意,对赵赢哂笑一声道。

“也许吧,不过我不在乎,因为实践已经证明,我的选择是对的!”赵赢哈哈大笑道:“上下两千年,能做到改朝换代伟业的有几人?!我就是其中之一!”

“疯子!两个疯子!”吴大夫摇头叹气。一想到就因为这两个疯子,春风化雨的建文朝毁于一旦,近千万人生灵涂炭,自己的一生也葬送其中,他就恨不得把这死太监碎尸万段!

只可惜,这死太监武功高的邪乎,还百毒不侵……

“没什么好说的,成王败寇这句话,我想世上没人比你们的体会更楸刻了!”赵赢神态间顾盼自雄道:“你们可以尽情的咒骂我,却不会改变任何事!”

“不错。”怀恩颓然一笑道:“你说得好有道理,我竟然无从反驳。”说着突然怪笑一声道:“可那又如何呢?你做的事情越多,就越见不得人,丰功伟业无人知晓,连郑和都比你风光!”

“你!”赵赢被说到痛处,一阵咬牙切齿后,才又笑起来道:“你说得也对,不过这种局面不会持续太久,我终究会走到明处,流芳百世的!”

“做梦!”怀恩不信道。

“不信咱们走着瞧!”赵赢却自信的笑道:“只要你有命活到那时候,就一定会看到的!”

“我拭目以待。”怀恩笑着点点头。

“你得先告诉我建文在哪里?!”赵赢一字一句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