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一九章 落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那我父亲和怀恩……”听了二黑的讲述,吴为的心一抽一抽。

“已经被胡灐他们带走了……”二黑神情一黯道:“看这架势,神仙也救不了他们了。”

“父亲……”吴为肝肠寸断,泪流满面。

“哎……”对吴为的行为,二黑原先极为气愤,但看到他这样,也就没了火气。叹口气道:“吴大夫临走之前交代过,说你已经暴露了,如有可能,让我们放你逃命去吧。”二黑看看另外两人,沉声道:“实不相瞒,大人受伤了,正在北京调养,我就先斩后奏一次……”说着深深看一眼吴为道:“你走吧。”

闲云和胡三刀并不惊讶,显然三人早就商量过。

“我不能走。”吴为摇摇头:“不然你们都要吃挂落。”

“必须走!留下也是个祸害。”二黑冷声喝道:“马上!立刻!”。

二黑说到做到,马上叫来辆马车,把吴为塞进去,亲自送出城去。

既然已经拿到钦犯,郑和军自然也没必要再封锁镇江城了……事实上,他们一刻也不愿靠近这散发着恶臭的城墙,一接到命令,便在第一时间撤走了。

二黑把吴为送出十几里,兜了个圈子,到了江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渡口。

把吴为往车下一推,二黑也不露面,在车里狠声道:“有多远死多远,不要让我再见到你!”说着,又把个沉重的包袱丢下来,差点儿砸到吴为的脚。

看着二黑扬长而去,吴为摇头叹气,多少年的兄弟了,他还不知道这家伙的嘴硬心软?明明就是想帮自己逃走,却说的如此凶恶,不就是不想让自己内疚?

弯腰捡起包袱,吴为觉着十分沉重,打开一看,只见里头是足足三五百两的金条,还有一整套路引文书!吴为拿起路引来,只见上头的名字换成了另外一个人,外貌描述却分明是自个儿!

还有房契、地契之类,如此细致的打算,显然不是仓促之间能准备好的。事实上,吴为听王楸说过,他让帅辉给弟兄们都准备了一条退路,这显然就是属于自己的那一条……

把包袱重新整理好,吴为抬起头,茫然的看看江面,登时涌起失魂落魄之感……父亲被朝廷的鹰犬带走,如今关在郑和宝船之中,有千军万马守卫着,自己没有任何希望营救。原先的兄弟朋友也全都成了过往,就剩自己孤零零一个人,活着又有什么意思?

有那么一会儿,他投水自尽的念头十分强烈。于是他便纵身跳入水中……在水中,吴为一丝劲儿都不使,任汹涌的江水将自己吞没。就在快要失去意识时,他突然回想起那个美梦,突然记起了父亲的愿望——父亲最大的心愿,就是让自己娶妻生子、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啊!

最终,吴为还是猛地浮出了水面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使劲揉一把满脸的水珠,在水面上放声大哭起来……

等他情绪缓和下来,才发现自己被水冲到了江心。定定神,正要往岸边游去,忽见数艘快船朝自己驶来,吴为登时一惊,暗叫不好,忙一个猛子扎下去,想要潜水逃走!谁知潜泳了数丈,就见数条大汉身穿黑色水靠,手持分水刺,朝自己扑过来!

吴为赶忙一拧腰,想换个方向逃跑,哪知同样有数名水鬼朝自己扑来!

吴为惶然四顾,才发现各个方向到处都是人,四面八方朝自己围过来,吴为知道无法幸免,想要自尽,无奈刚才寻死,已经丢了包袱,身上连片儿铁叶子都没有!

这时,穿着黑色水靠的水鬼,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,争先恐后伸手来拿吴为!吴为拼命挣扎,但还是很快被无数只手死死擒住,然后一大堆人同时浮上了水面,溅起老大的水花!

吴为已经纹丝都不能动弹了,连嘴巴都被上了嚼头,他圆睁着双眼,死死盯着那些围在周围的快船,只见上头站满了全副武装的黑衣人,还有几个身穿蟒服的太监!。

郑和宝船‘扬威号’?层,若干蟒衣太监,带着近千名黑衣人重重戒备!连郑和的人都不能接近!

郑和对此毫无怨言,因为他清楚的很,这些太监和黑衣人,是永乐皇帝最隐秘的力量——影子卫!影子卫的指挥使就叫‘影子’,不管是那老太监还是别的什么人当上指挥使,都会叫这个名字——他们如影随形在皇帝身边,却像影子一样,不会被任何人注意!正是这种影子般的隐秘,让他们可以极为出色的保护皇帝的安全,完成皇帝交代的各种绝密任务!

这会儿,郑和已经知道朱棣遇刺的消息,他相信这是因为影子离开了本尊!若是依然形影不离,别说一个林三,就是五大绝顶高手联手行刺,都不会伤到皇帝分毫!

摇摇头,郑公公甩掉杂乱的念头,看着眼前的汉王,暗暗发愁……到这会儿,汉王殿下已经在船上待了整整一天!一天的工夫,朱高煦竟发了六次疯!每次发疯都自称什么‘九天十地大魔王’,对身边人喊打喊杀!而且疯的一次比一次厉害,最后一次竟真杀了一名伺候的军官!

逼得没办法,郑和只好把汉王用结实的牛筋绳五花大绑在椅子上……这会儿朱高煦刚发完疯,抬着头,两眼无神的看着仓顶的西洋吊灯。那吊灯有漂亮的水晶吊坠,随着窗外吹来的江风轻轻荡漾,如梦似幻。

“风……”朱高煦看着那随风摆动的吊坠,吐出一个字。

“王爷有何吩咐?”郑和叹口气问道:“您只管说。”

“风……”汉王两眼空洞洞,没有一丝神采,依然只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,“风……”

“您是怕风对吧?”郑和明白了,赶忙吩咐手下道:“快把窗户关上!”

两个军官赶忙将几扇窗户关死,那水晶吊坠不动了,朱高煦也平静了许多……

“大帅,”见汉王这德行,身旁军官悄悄说道:“还是请大夫吧?”

“我觉着请大夫没用,”另一名军官小声道:“应该请道士,王爷这样,像是被魇阵着了。”

“别瞎说。”郑和皱皱眉,叹口气道:“先请大夫吧,”说着看看双目无神的汉王,对两旁的手下厉声道:“都听仔细了,打今儿起,谁也不准说什么王爷被魇着之类,军中有装神弄鬼者,一律处斩!”

“是!”郑和的军纪素来严厉,手下闻令悚然应声。

“谁说要给我请大夫?!”朱高煦再度神魂归窍,便发现自己被捆绑结实,动弹不得,不禁勃然大怒:“大胆!竟敢绑我?!”

“王爷莫怪,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,”郑和叹口气道:“您可能是有些劳累了,且安心睡一觉,一切就好了。”郑和的声音,仿佛带着魔力,汉王听了,竟微微点头,眼睛慢慢闭上了。

“哎……”郑和哪会什么催眠术,是因为他之前让汉王吸了安魂香的缘故,不过这也是权宜之计,总是吸这种香,会让人变成痴呆的。

“照顾好王爷。”郑和吩咐几名军官一声,几名军官重重点头,便分散四角,在汉王的前后左右站定。

郑和带着自己的副将蹑手蹑脚走出去。郑和关上门,吩咐副将道:“多请几名大夫给汉王问脉,看完病后,先不要让他们回去,更不能泄露只言片语,一切待皇上回銮再说。”

“是。”副将点了点头,赶忙去照办去了。

郑和忧虑的看一眼江面,他这种世事洞明之人,焉能看不出汉王八成是在装疯卖傻,为的是逃避惩罚!本来,汉王是装疯还是真疯,跟他没什么关系,可现在汉王在自己的监控下,到底该怎么跟皇上禀报,实在让人挠头!

永乐大帝的心思,实在太难揣测了……

正在发愁,他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,抬头一看,是胡灐过来了。

“汉王怎么样了?”胡灐轻声问道。

郑和摇摇头,低声道:“让人看不懂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都决定聪明之人,胡灐岂能不明白郑和的心思,不由笑道:“好一个看不懂!”

“我也是无可奈何……”郑和无奈的叹口气,低声问道:“你那边怎么样?他们俩招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胡灐摇摇头。

“用刑了吗?”

“对那种人,用刑有用吗?”这下轮到胡灐叹气了,他苦笑一声道:“赵公公还在和他俩喝酒,看来是铁了心要以理服人了。”老太监影子本名赵赢,胡灐也是刚刚才知道。

“以理服人?”郑和失笑一声,显然不认同他这种想法……不过也难怪,谁让胡灐之前,从来没接触过老太监赵赢呢?

如果跟着老太监一段时间,胡灐一定会把他的这句判断撕成碎片的!

不过郑和也没必要纠正胡灐,见他投来疑问的目光,郑公公只是笑着摇摇头,便走开了。

胡灐对这群神秘兮兮的太监,素来没有好感,哪怕是郑和也不例外。他叹口气,正要回自己的仓室休息,便见一群太监押着个鼻青脸肿的小胖子上了船。

看到那张胖脸,胡灐不禁愣住了,他竟认识这个小子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