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一五章 郑和的邀请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镇江楼下,太子也接到了郑和的邀请,同样是请他立即动身。

同时,郑和的军队上了岸,将镇江城严密的包围起来——在已经无力再战的太子军官兵看来,这应该是种保护。只是这种保护也忒过了点儿,怎么连出城都不许?

看到郑和的军队在城外严阵以待,不许任何人出入,大部分人都一头浆糊,只有吴为三个才隐约猜到点儿什么。

“好了小子,”怀恩丢掉手里的大刀,两手一抄、脖子一缩,又恢复那副要死要活的模样。“你们死不了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“去哪儿?”吴为虽然知道答案,却依然一脸乞求,想听到不一样的地名。

“当然是牢里了。”怀恩笑嘻嘻道:“你现在没理由,让我们走了吧。”

“有!当然有!”吴为激动的指着死伤枕籍的城头道:“犯下此等滔天罪行,纪纲等人绝无生还之理,你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牺牲了!”

“啊……”怀恩摸摸光溜溜的下巴:“说的好有道理,我竟无言反驳。”说着看看黑着脸的吴大夫,笑笑道:“你们爷俩慢慢聊,我先下去了。”

说完,怀恩拾级而下,让吴大夫单独和儿子说话。

“父亲……”吴为看着父亲,轻轻叫了一声。吴大夫没有回应,父子俩便陷入了沉默。

好一会儿,吴大夫才叹口气道:“你是个好孩子,为父很欣慰。”

“父亲……”吴为眼泪刷就下来了,不是因为此生第一次得到父亲的称赞,而是因为他从这话中听出了不祥的意味。

“听我说完。”吴大夫定定看着儿子,缓缓道:“我们虽是父子,但也是两个成年男人。既然是成年男人,自然各有各的担当,各有各的路。”

吴为抽泣一下,流着泪点点头,听父亲接着道:“我从来不干涉你的路,因为我知道那是你的选择,不管结局如何不幸,都是你自己的担当。”说着,吴大夫叹气一声:“我选择的路,是我自己的担当。请你也不要干涉好吗?”

吴为颤抖良久,终究艰难的点点头,眼泪已经把脸上的血污烟灰,都冲出两条沟来。

“谢谢。”吴大夫微微一笑,拍拍他的肩膀,飘然下了城楼。

身后,吴为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,放声痛哭!

说来也巧,太子是和汉王一齐抵达江岸的。

兄弟俩见面,已经什么话都没有了。朱高煦已经没心绪敷衍自不消说,太子也没法展示胜利者的大度……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胜利者!这一战打到最后,六万太子军,只剩下不到两万人!

四万死难将士的英灵在天上盯着呢!他不能对这个刽子手稍加辞色!

四万忠心耿耿的部下啊!自己苦心经营的一点嫡系军队,就这么没了!一想到这,太子殿下的心便如刀割一般,真想一刀砍死这孽障!

汉王何尝不想一掌劈死太子,一了百了,只是他知道太子看似痴肥、腿脚也不方便,但那是因为练功练岔了,伤了经脉所致。自己虽然武功盖世,想取他性命也得在几十招之外,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,根本没可能……

两人冷漠的对视一眼,便低下头各自想着心事。这时候,一艘快船过来,船上立着三个人,来迎接二位殿下!

三人中,郑和竟然只居左侧,居中的是个鹤发鸡皮的老太监!看到这个老太监,和右侧的胡灐同时出现,太子吃了一惊,汉王却好像早就知道一样。

“拜见二位殿下。”三人向两位皇子行礼。

“见过两位公公、胡大人。”太子和汉王都不敢托大,规规矩矩还礼。

“咱们船上说话吧。”郑和是主人,侧身相让。两位皇子点点头,在太监的搀扶下上了船,两人的护卫想跟上,却被郑和的人拦住了。

“你们不用跟着我。”太子对朱瞻埈等人道:“有这三位在,我安全得很。”

汉王也是同样的意思。于是船开了,两位皇子被接上了五层高的郑和宝船。

太子和汉王自然是见过宝船的,而且还知道,这不是最大号的。最大号的宝船足足有八层高,因为吃水线太深,没法在长江航行,所以没有出现在这里。

但即便是这五层的宝船,也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,顺着层层的楼梯缓缓而上,仿佛穿过一个个井然有序的军营,紧贴甲板的一层,沿着船舷两侧各设有二十个炮位,中间偌大的空间,堆着成箱成箱的炮弹。之前倾泻而下的炮击,主要拜这里所赐。

再往上有水手和官兵的居住训练区,有养马的马厩区,有军队训练的场所,有官员们的办公区、医官们的医务室。再往上才是郑和指挥航海作战的指挥室!

一直爬到太子殿下气喘吁吁,众人才到了此行的目的地,位于宝船顶层的会客厅。

进了客厅,三人请二位殿下上座,又有亲兵上茶。亲兵退下后,胡灐起身把门关好,也不再回来,而是站在门口,替屋里的两位王爷两位太监放哨。

胡灐有没有资格旁听?当然有。但他是聪明人,既然现在说的事跟他无关,干嘛要凑这个热闹,弄不好惹祸上身。

毕竟是在高高的宝船顶层,会客厅里采光极好,又是九十月的天气,十分的宜人。

“这样的时候,”郑和端着上好的青花瓷茶盏,那张豪迈俊朗的脸上,透着丝丝怅然道:“应该悠闲的赏菊品茗,不该打打杀杀。”

“嘿嘿……”老太监影子笑道:“小马哥,你也开始学着装蒜了。”郑和原名马三宝,后来是朱棣给他改的姓名,但在老太监影子眼里,他永远是当年那个七八岁的叫马三宝的小太监。

“干爹教训的是。”郑和对这老太监十分恭敬,因为当年他被送到燕王府时,这老太监便是决定他生死的总管太监,没有老太监看他顺眼,收了他做干儿子,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,哪有后来叱咤风云的三宝太监?“我以后不装了。”

两个太监在那里说话,两位皇子却一声都不吭,他俩也不着紧,就在那眼观鼻鼻观心,听两人絮叨。

等到絮叨完了,自然会进正题。

按说以汉王原先的脾气,自然没那个耐性,可这一场连天恶战,早就把他的火气打没了。何况他还打着别的算盘呢!

“二位殿下,”见他俩打定主意不开口,老太监影子的视线,终于转到太子和汉王身上。“咱家来江南,其实是别有要务,谁知道恰逢其会,竟遇上了这么一场好戏。”

“哦?”朱高炽吃惊道:“公公不是皇上派来镇江的?”

“都说了,咱家是碰上的。”影子看看郑和道:“这才是正主。”

“郑公公……”朱高炽看向郑和。

“是。”郑和点点头,对太子解释道:“我是上个月率军回国的,在海上接到皇上的旨意,让我先不要靠岸,在海上待一段时间,等候旨意。”

“是这样啊……”朱高炽心里头翻江倒海,暗暗叫道:‘果然,一切都在父皇的算计中!’

想到这儿,太子殿下看一眼汉王,心说知道了吧,孙猴子是翻不出如来掌心的!然而汉王殿下却依然眼观鼻,鼻观心,像是受打击太大,精神失常了一样。

“皇上也没料到,会有这样的血战。”郑和那张相貌堂堂的脸上,浮现出愤怒之色,双目锥子一样,直刺两位皇子,痛心道:“二十多万兵马打生打死,死了起码十万人!二位眼里还有没有皇上?!你们让天下人如何看?!”

“是,我有罪。”太子羞愧的低下头,无论如何,这都是他此生抹不去的污点。

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郑和已经清清楚楚,知道错主要不在太子,所以把目光移向了汉王。

汉王依然垂首不语,双肩却轻微的抽搐,好像在低头偷笑一样。

“王爷,”郑和的怒气有些按捺不住,他这辈子经历了太多的兵荒马乱,吃了太多兵乱之苦,也因此极端厌恶战争!厌恶挑起战争的野心家!所以之前一看到尸横遍野的镇江城,郑和的火气就上来了,让人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炮轰!“我的话很好笑吗?”

“呵呵……”汉王缓缓抬起头来,一脸诡异的笑道:“好笑,当然好笑了!”说着把脸一冷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这么跟我说话?!”

“你!”郑和都气炸肺了,心说都到这时候了,你还不老实?!便冷着脸道:“王爷的所作所为,我一定据实禀报皇上!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汉王的笑容越来越诡异,语气也越来越狂妄道:“人间的皇帝也管不了我!”说着霍的站起来,放声大笑到:“你知道本座是谁吗?!”

“你当然是汉王了!”郑和眉头紧皱,心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“错了,我不是!”果然,只听汉王张狂大叫道:

“听好了!本座乃九天十地斩仙灭佛大魔王!”(未完待续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