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一四章 劫后余生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2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炮声震天,炮弹四处开花!围攻西ˇ角楼的汉王军士兵被成片的炸死,剩下的也全都趴在地上,不敢动弹。

角楼里四面有墙,上头有顶,当然不怕炮击,二黑和龙瑶听到炮声,错愕的从窗口看出去,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二黑咋舌道:“好大的船!”

龙瑶看了一眼,就不再关心,只管趴在二黑的怀里,一动不动……

北面城墙,那些火枪手本来稳稳端着枪,谁知突然就地动山摇,炮弹横飞!人都东倒西歪,枪口早就不知指到哪去了!子弹乱飞出去,非但没打到吴为三个,反而误中了不少友军!

吴为三人正在错愕,突然现原本晴朗的天空,一下被遮住了。但别处分明还是亮的!

三人震惊的回头,就见一艘遮天巨舰,出现在城墙外,那巨舰是如此高大,连阳光都被它遮住了……。

“援军到了!”

太子的剑,已经架在脖子上,心一横,正要抹脖子!就听到外头的呼喊声!

紧接着,朱瞻埈风一样冲进来,大喊大叫道:“快住手!援军到了!”

朱高炽手一抖,锋利的剑刃就割破了他的脖子。幸好太子殿下脖子上肉厚,倒也无甚大碍。

朱瞻埈忙夺下父亲的剑,一脸疯狂的喜悦道:“父亲!援军到了!我们得救了!”

朱高炽脸上的肥肉一阵哆嗦,心说儿啊,你晚进来一步,就见不着你爹了。定定神,他才颤声问道:“怎么可能?哪里来的援军?!”太子殿下十分清楚,大明境内根本没有军队会来救自己!

“是郑和宝船!”朱瞻埈几年前,曾跟着父亲去送郑和下西洋的船队出,对那些遮天蔽日的巨舰,印象十分深刻。他激动的声音都变调了:“是下西洋的舰队回来了!”

“哦?”朱高炽难以置信,虽说差不多郑和就该这个时候返回,可也不能这么巧啊!而且就算这么巧,他也不会不问究竟就开炮的!“快扶我出去看看!”

“好嘞!”

朱高炽便在朱瞻埈的搀扶下,颤歪歪来到镇江楼上,眺望着远处的江面——果然看到江面上樯橹如林、白帆蔽日,出现了大大小小二百多艘战舰!

这些军舰是如此的庞大,哪怕是最小一种,都比汉王军那些耀武扬威的船只,大上数倍!

而最大的数艘军舰,居然有四五十丈长,五层之高,大有接天如云的架势!船上头旌旗如云、人影密布,那密集的炮弹,多半就是从这些巨舰上射出的!

在这支恐怖的舰队面前,那让太子军恐惧不已的汉王军舰队,看起来就像一些小舢板,完全是天上地下!。

“这是,郑和宝船?!”看着这只碾压一切的恐怖舰队,吴为震惊无比道:“三宝太监回来了!”

“哈哈,不错!”怀恩一看,大笑起来:“这下有意思了!”

“我说什么来着?”吴大夫淡淡一笑,装逼道:“永远不要说不可能。”说着看看那艘飘扬着大明龙旗和‘郑’字帅旗的巨舰道:“不可能的事情生了!”

当这支舰队一出现,汉王军原本因为胜利在即,而高亢到极点的情绪,一下子就跌倒了谷底!

这支举世无敌的传奇舰队,代表着当今世代最强的军事能力,不仅有级强大的军舰!军舰上还搭载着两万最强的精锐部队!轻易就可以灭掉一个小国!

这样一支绝对力量突然出现,对士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!所有汉王军将士,都不可遏止的陷入了沮丧之中!

最沮丧的当然要属汉王了。他非但恐惧于这支舰队,更恐惧的是这支舰队的行为!他们竟然直接参战了!

朱高煦站在刚刚夺下的城墙上,那股子豪情无影无踪,他只感觉通体冰冷,没了一丝力气……脑子里竟全是昨天夜里,纪纲的话。

“王爷,怎么办?”连素来狂妄的李茂芳,都已楸没了斗志。

‘是啊,该怎么办?’朱高煦黯然一叹,看一眼欢呼的太子军,他连句狠话都撂不出来了。

这时候,一队骑兵从船上下来,疾驰到城墙附近。看到尸横遍野、恶臭熏天的镇江城,饶是那些数下西洋的郑和军将士,心志早已在海上锤炼的坚韧无比,还是险些呕吐出来。

‘这还是大明境内吗?竟然自相残杀到这种地步!’领队的百户越想越生气,最终用尽全身力气,朝城上城下的两军官兵咆哮道:“奉三宝太监命!所有人等立即休兵回营,否则我军将立即平叛!”

霸气四射的声音传遍城头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汉王。这一仗还打不打,只有他能说了算。

看一看郑和舰队密密麻麻的炮口,还有越来越多的骑兵上岸,汉王叹了口气。他又把目光投向镇江楼……郑和舰队出现之前,大概还有顿饭功夫,就能把这座城门楼攻下了。可他很清楚,当郑和舰队出现,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,因为士气已经被打到了底点……

这时,汉王看到了朱高炽的身影,甚至看到了他脖子上那一道红色的伤痕。

很显然,自己已经把朱高炽逼到抹脖子的地步了,可就差那么一下,又让他死里逃生了?从不信命的汉王殿下,终于抬头看了看天,苍凉一叹:‘难道这就是天命吗?!’

“撤军……”刹那间,朱高煦斗志全无,心灰意懒的下了命令。

汉王军将士便退潮般撤下城头。回营的路上,没人说话,所有人都沮丧至极……有想得多的,已经意识到等待他们的悲惨结局,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逃走。这种公然开小差的行径,却被军官们无视了,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溜走了,等回到大营时,已经去了整整两成!

剩余的人也一片灰暗,甚至恐惧的哭起来。末日笼罩在汉王军大营上空……

一队郑和军骑兵冲入军营,根本无人阻拦……事实上,从汉王?令撤军那一刻起,汉王军的灵魂就死了,没了魂儿的人就是行尸走肉;没了灵魂的军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!

那队人马直到中军帐前,才被朱高煦的侍卫拦下。“有何贵干!”

“我家大帅请汉王殿下上船一叙!”郑和的手下向来称他将军,而不是公公。

“知道了,我们会禀报的。”侍卫应一声,却见那些骑兵不动弹。“你们怎么还不走?”

“不敢回去。”郑和的手下面无表情道:“请不到王爷,我们不能复命。”

“你!”侍卫勃然大怒:“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强迫我家王爷?!”

“好了。”汉王的声音响起来,侍卫们忙侧身让开,只见朱高煦除下戎装,也没有穿王袍,只穿一身藏青色的武士服,从王帐中迈步出来。这些整日跟在汉王身边的贴身侍卫悚然现,他们的王爷,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几岁……

“本王去见郑公公。”朱高煦看看错愕的侍卫,缓缓道:“快备马吧。”。

镇江城头上,一片劫后余生的庆幸。当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死定了,而且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,却突然绝处逢生,那种巨大的欢喜和庆幸,是什么也比不了的。

二黑紧紧搂着龙瑶,喃喃道:“我不当兵了,我要退伍,我要和你生孩子……”

龙瑶那么要强的性格,经历了这一番生死,竟也和二黑一样的看法了,把头埋在他怀里道: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……”

二黑低下头,闭着眼朝龙瑶的小嘴儿亲去。

龙瑶本来也动情了,刚要踮脚迎上去,就看见胡三刀一脸猥琐的嘿嘿直笑。

她羞得别过头去,拧了二黑一把,挣脱开来。

二黑怅然若失,龙瑶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:“今晚继续。”说完,龙瑶自个儿先面似火烧,兔子似的跑下了城头。

看着她的背影,二黑挠着头,嘿嘿直笑。

“哎,跟你说什么呢?”胡三刀好奇的问道。

“该你屁事儿!”二黑白他一眼,弯腰把胡三刀扶起来,往角楼下走去道:“你不是伤得很重吗?怎么话还这么多?”

“你懂什么,我是分散注意力!”胡三刀让二黑这一提醒,疼得直哼哼起来:“哎呦,哎呦……”。

东面城墙,军医在给薛桓包扎伤口,这小子浑身上下负伤十几处,都被包成了粽子,却还不忘追问许怀庆:“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?”

“这个嘛,”许怀庆打个哈哈,大笑起来:“今儿个天不错啊!”既然死不了了,他当然不能跟这小子说实话了,不然薛二愣子非把自己揍死不可。

“神经病。”见他闪闪烁烁,薛桓骂一句也就没了兴趣。他还是对另外一件事更感兴趣:“对了,咱们啥时候再去停云楼,我这次一定可以更快点儿!”

“停云楼不是妓院吗,”莫问走过来,笑道:“什么更快点儿?”

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薛桓在这方面脸皮还太嫩,一下子就成了大红脸。

“莫问莫问!”许怀庆赶忙把莫问拉走,虽然穿帮是注定的,但能晚露馅一天是一天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