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一三章 无题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不行!”二黑登时炸了毛:“你赶紧我回去!”

“你说了算我说了算?”龙瑶杏眼一瞪。

“当然是……你说了算。”二黑说着,一脸哀求道:“不过这回你一定得听我的。”

“我不听!”龙瑶撇撇嘴,对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浑人,她实在无话可说。

“你!”二黑气的直哆嗦。

“我说二位,”胡三刀实在受不了了,苦笑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拌嘴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二黑和龙瑶齐刷刷转过头,一起瞪他。

“好好,”胡三刀心说,得人家是两口子,我外人掺合什么。“你们继续……”

“反正,你说什么我也不会走的!”龙瑶再次强调。

“不走就不走吧……”二黑竟一下子不再坚持,顺着他的目光,龙瑶看到刚才自己爬上来的地方,已经被汉王军占领了,想走也走不了。

“哼……”龙瑶像得胜的小鸡,骄傲的仰起头。

下一刻,二黑一下抱住了龙瑶,抱的紧紧的。

龙瑶的娇躯僵了一下,便融化在他的怀抱中。

“那就死在一起吧!”。

北面城墙的情况,也变得岌岌可危了。当其他三面占据绝对优势,汉王军自然可以抽出兵力,从四面八方围攻吴为他们。

吴为持着丈六铁矛,在敌军从中浴血奋战,这时候,他已经再无求生之意,只剩下本能的战斗——杀敌!杀敌!再杀敌!直到被敌人杀死为止!

他的铁矛上下翻飞,敌兵不知有多少应声倒地!但是围在他周围的汉王军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越来越多,因为他们已经知道,这个浑身浴血的小胖子,就是这段城墙的主将!

一名被一矛刺穿大腿的士兵摔倒在他面前,吴为没有理会,准备撤步侧身回击,哪知却发现自己的腿被那士兵抱住了!他赶忙抬腿想要摆脱,那士兵却死死箍住他的小腿,吴为甩了两下都没甩掉!

四面八方的敌人见有机可乘,哪有不拼命的道理?赶忙舞动兵刃,加紧了攻势,吴为下盘不稳、手上的威力就小很多,只能由攻转守、勉力抵挡!心里飞快盘算着,如何脱困!

终于,他觑到了机会,手中长矛一个‘飞龙出海’,挑飞了一名敌军。收矛时,他顺势猛地往地上一砸,铁制的矛杆便猛地砸在那名士兵的脸上,登时把他的面骨砸了个粉碎,眼球都飞出来了!

然而即使如此,那名士兵依然死死抱着他的小腿不放!

这一下没有脱困,吴为便知道完了。果然,又有一名士兵从后头抱住自己的腰,还有人抓住他的矛杆!两把钢刀呼啸着朝他前胸砍来!

‘吾命休矣!’吴为竟有种解脱的感觉,他瞪大眼睛,想看看自己是怎么被杀死的。

然而,他看到的,却是那两名士兵持刀的手,被人一刀砍了下来!

紧接着,那几名困住他的士兵,也接连被砍掉了脑袋,颓然倒在地上!

等吴为回过神来,就见老太监手持大刀,威风凛凛站在自己左边。自己的父亲提着剑,黑着脸立在右边。

“你们怎么来了?!”吴为不喜反怒:“不是让你们逃走吗?!”

“还有没有规矩?!”吴大夫冷哼一声,一剑刺穿一名敌军的咽喉。“到底咱俩谁是老子?!”

枯瘦如柴的老太监怀恩,却拿着六七十斤的纯钢大刀,让人怀疑他会不会被自己的兵刃砸死。然而让人咋舌的是,老太监把大刀舞动如飞!那沉重的大刀在他手里,就像木头做的一样轻巧!

一招横扫千军,怀恩面前就没有能站着的人了,他朝吴为呲牙一笑道:“嘿嘿,小子,咱家不能白吃你的饭!”说着又是威猛绝伦的一刀,把个敌将活活劈成了两半。“给你当个保镖可称职乎?!”

“呃……”吴为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‘当啷’,吴大夫替他挡住了一刀,骂道“愣着干什么,打呀!”

“哦!”吴为应一声,赶忙抖擞精神,和两人组成了一个三才阵,互为犄角与铺天盖地的敌军厮杀在一起!。

东面城墙,许怀庆和薛桓已经退守城门楼,前者在城楼上,指挥着最后的几百名弓箭手,向敌军密集处射击!一次齐射,便有几百支箭同时呼啸着射出去,一大片敌军便中箭倒地!

后者则在楼下身先士卒!薛桓像一头不知疲倦的凶兽!嘴里像野兽一样嚎叫着,疯狂的挥舞着兵刃,吞噬着敌军的生命!他已经全身是血,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!不论敌我,竟没有人敢靠近这个疯子,因为只要靠近了,就会被他一斧子劈成两半!

“左边!”许怀庆一面指挥着大部队射击,一面还得留神薛桓周围,他专门安排了几个神射手,负责保护薛桓的空当!听到命令,射手们便立即张弓射箭!距离实在太近,眨眼之间,想从背后偷袭薛桓的汉王军,便被一箭射死!

“嘿嘿!”许怀庆同时兼顾这么多方面,竟还有工夫偷笑。他是想起了昨天夜里那一出,到现在,薛二愣子还被蒙在鼓里,以为男人是越快越好呢!

‘该不该在死之前,告诉他真相呢?’许怀庆十分矛盾。紧接着,他又大声道:“抬高一寸,射!”

射手们刚刚准备好。闻言将持弓的手抬高了一寸,将羽箭飞射出去!

这时候,薛桓被数名武艺高强的敌军缠住了,他们死死抵挡住薛桓的利斧!便有士兵趁机挺枪来刺!

“快射啊!”许怀庆大惊,下令之后却毫无反应,才发现那几名射手,都被城下的敌军弓箭手射死了!

眼看着薛桓要被长枪洞穿,许怀庆毫不犹豫纵身一跃,从城门楼上跳下来,手中长刀划一道凌厉的银光,便把那几名敌军砍倒在地!

这时候,薛桓咆哮一声,终于挣脱了那些敌兵,一斧子就朝许怀庆砍来!许怀庆忙侧身避过,大叫一声:“快枪将,我是推车老汉啊!”

“啊!”一听自己新得的绰号,再听到许怀庆的绰号,薛桓终于认出他来了,咧嘴笑笑道:“原来是你。”

两人便背靠背,和四面八方的敌人战在一起!。

镇江门城楼,莫问满身是伤的进来,对太子黯然道:“差不多了……”

太子点点头,嘴角抽动两下,对一旁的朱瞻埈道:“埈儿,你出去吧。”

朱瞻埈已经哭成泪人,向父亲磕了三个响头,才一步三回头的退出去。

朱高炽目送着儿子出去,又看一眼已经杀到门口的敌军,笑了笑,便拔出剑来,架在自己脖子上!。

西南角楼,汉王军已经杀了上来,残存的太子军士兵抵挡不住,眨眼就要全军覆没。龙瑶抬起头来,对二****:“杀了我!”。

北面城墙,吴为三人还在奋力厮杀。他们三个也是所有人里状况最好的,仗着身手和阵法,又是在城墙这种狭窄的空间,敌人真的奈何不了他们!

然而,一队背着火枪的汉王军天策卫火枪营官兵,已经奉韦护之命登上了城头,正在装填弹药!

装弹完毕,韦护一声令下。“卧倒!”

汉王军将士一听韦护的声音,便毫不犹豫的趴下!

吴为三个才发现,他们被几十杆火枪瞄准了,墙上的火绳刺刺冒着火星!。

东面城墙,许怀庆和薛桓,却在一干高手的围攻下,危在旦夕了!

薛桓的肩膀中刀,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碴子,再也拿不住沉重的大斧!那斧子叮当落在地上,全靠许怀庆长刀飞舞,勉强把两人护住!

“我说快枪将,”许怀庆终于下定决心,还是告诉他真相。

“什么事儿,推车老汉?”薛桓飞起一拳,打爆了一名敌军的脑袋。

“告诉你件事儿……”许怀庆奋力砍倒几名敌军。

“什么事儿?”薛桓的另一只胳膊也中了一刀,这下彻底没招了。

“其实……”许怀庆刚要告诉他真相,突然听到铺天盖地的隆隆炮声,一下子就把他的声音掩盖住了。

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清?”薛桓大声叫道。

许怀庆却不再理他,因为这炮声太不寻常了!

紧接着有呼啸声由远至近,他赶忙把薛桓扑倒在地!几乎同时,数枚炮弹落在他们身周,炸开的碎片把站在那里的汉王军全都掀翻了!

顶着不断炸响的炮弹,许怀庆冒险抬头一看,只见漫天都是炮弹,从江面上飞来!在城墙上下密密麻麻炸开!

‘汉王军的水师疯了吗?!’这是许怀庆的第一个反应,怎么可能这时候开炮呢?!城上城下可都是他们自己人!但他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,因为汉王军水师的火力,根本没有这个的十分之一!

难道是……援军?!

想到这儿,许怀庆再顾不上安危,腾地从地上跳起来,顺着炮弹飞来的方向,他看到了数不清的接天巨舰!

“郑和宝船!”许怀庆一下子血涌上头,用尽全身力气,放声大叫起来:

“援军到了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