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一一章 无人求生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都看到了?”二黑满脸惊恐道?

“嗯。”龙瑶傲然哼一声,道:“你想休了我?没门儿!”

“是是是,”二黑点头如啄米道:“只有娘子休我的份儿,没有我休娘子的份儿!”

“知道就好,”龙瑶慵懒的点点头道:“我想再找男人,自己就能找,用不着你的休书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二黑除了点头,还能干什么。

“那就出去吧,别妨碍我睡觉。”龙瑶闭上眼。

“哎。”二黑抱起衣服,退到门口,刚要开门,突然听身后龙瑶说了句:“也不知林妹妹传授的种玉**有没有用……”

二黑一下僵住了,转过身来,难以置信的看着龙瑶,结结巴巴道:“你,你要给我生孩子?”

“……”龙瑶看他一眼,又闭上道:“你要是敢让我的孩子生下来就没爹,我就杀了你!”

“哎!”刹那间,二黑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围了,他激动的冲到龙瑶身边,使劲亲她一口,刚想拍着胸脯说:‘我一定活着回来!’话到嘴边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
“一定要,”龙瑶破天荒的主动亲了他,那双大大的眸子里,氤氲着水汽道:“回来!”

“嗯!”二黑点点头,再深深的看她一眼,便头也不回的出去了。他怕再多看一眼,就忍不住会说实话……

天光大亮,朝霞满天,镇江城内外,两军在做战前准备!

城外的汉王军,在军官们的催促下,扛着云梯、推着大炮,举着巨大的盾牌、呈密集队形缓缓向前推进!

城上的太子军,也在努力的准备着滚石檑木……其实真正的滚石檑木早就用光了,现在用的,都是老百姓家的房梁、基石!靠近城墙的大片建筑都被拆的干干净净了。民夫将成捆的箭簇抬上城墙,还帮着添柴烧水……这水不是用来喝的,是待会儿烧开了往下浇的!

这样的场景,在过去十几天里,已经无数次上γ了,但今天却透着格外的不同!双方好像都知道,这场十余年来最残酷的攻城战,将在今天画上句点了!

“儿郎们!”汉王军的军官们,集体亢奋了,他们纵马在将士们眼前跑来跑去,大声鼓动着士气:“今天我们便会站上镇江城!胜利就在眼前!这不仅是这场战斗的胜利!也是我们最终的胜利!”

“赢了这一仗,天下就是王爷的了!我们所有人都是大功臣!”军官们声嘶力竭的咆哮道:“为了王爷,冲啊!”

“冲啊!”汉王军的将士们被鼓动起来,嗷嗷叫着冲向紫黑色的城墙……

城头上,莫问他们也在对将士们说话。内容却截然相反。

“兄弟们。”昨夜的醉酒让莫问面色苍白,幸好头脑还很清醒,他一改往日冷漠的声调,饱含深情的看着将士们,缓缓道:“今天是开战以来的十六天,这十六天里,我们失去了一半的兄弟,幸存的兄弟也伤痕累累、筋疲力尽了。打到今天这个份上,我可以很自豪的说,我的兄弟们都是好样的!”

将士们看着动情的莫将军,都感受到了今日的不同,一个个面色凝重,听他说下去:“但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,撑到今天,我们终于要守不住了。昨天夜里,我和众位将军商量的结果是,死战不退!”

官兵们面无表情的听他话锋一转道:“但那只是我们个人的决定,不是必须执行的命令。因为那么多的兄弟将性命托付给我们,在我们的指挥下慷慨赴死,我们决不能退一步!”莫问提高声调,大声道:“否则愧对这满天的英灵啊!所以,我们别无选择,只有死战而已!”

“但是你们不一样,”莫问的声调放缓,温柔的看着一张张疲惫的脸,诚挚道:“你们已经尽了远超要求的义务,现在,没有人能命令你们什么。”说着他一侧身,让出下城的去路道:“你们可以自由离开,脱掉这身军装,藏身于百姓之中,应该可以保住性命。”

说完,他向众将士点点头,却没看到有人动弹,只好再强调一遍:“这绝不是虚言,我真心实意的希望,离开的兄弟越多越好……”

“不错。”二黑面色发白,声音发虚道:“没必要不好意思,你们能好好活下去,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。”

两位将军都发话了,却依然没有一个人动弹。一名只剩一只胳膊的大头兵,闷声问道:“二位将军说完了吧?”

“说完了。”莫问有些发蒙,点点头。

“我们可以继续干活了吗?”那大头兵又问道。

“就是,俺们还得搬石头呢。”有人跟着附和道。

“可…以……”莫问如坠梦里,不由自主道。

众将士便继续忙碌的准备起来,那热火朝天的样子,仿佛没有听到莫问的话一样……

“你们,”莫问清醒过来,叹气道:“为什么不走啊?”

“呵呵……”一名士卒一脸‘这问题很好笑’道:“感情那些人光是将军的兄弟,不是我们的兄弟?”

“说起来,我们才是一个锅里捞勺,一张铺上睡觉的手足兄弟!”另一名士卒大声对莫问道:“兄弟让人家杀了,我们能跑吗?!”

“就是!不能跑!”回应声此起彼伏,最终汇成一个声音:“血战到死!”

“你们真是……”莫问的眼里,蓄满了泪水,最终笑骂了一句:“一群蠢货!”

“哈哈!彼此彼此!”将士们爽朗的笑声中,最终的战斗开始了!。

仿佛永远不会减少、永远不知疲倦的汉王军,像凶猛的潮水扑向孤零零的礁石一样,从四面八方同时把镇江城围住了!

同时有数百具云梯架起!汉王军的将士,便疯狂的蚁附攻城。眨眼之间,镇江城墙的下半部分,就密密麻麻全都是蚂蚁一样的人了!

城上的守军自然拼命攻击!他们用箭射!用木头石头砸!将整桶整桶的开水滚油从城头泼下!

云梯上的汉王军将士,惨叫着跌落下来。云梯下的将士忙举起盾牌,那盾牌能挡住弓箭,也能勉强挡一挡那些开水滚油……尽管那些开水滚油,会顺着盾牌缝隙流到他们的手上,烫的他们皮开肉绽!

但对于上头落下来的滚石檑木,盾牌的效果就了了了,不知多少盾牌手,连带藏在盾牌下的士兵,被磨盘大小的石头砸成了肉饼!

一上来,汉王军就损失惨重!然而汉王军的军官却惊喜的发现,这种损失不是全面的,在一些区域,损失其实微乎其微!

这说明守军的兵力,已经严重不足!没法防御全部的城墙了!

这一发现让汉王军士气大振,对城墙的攻击更猛烈了!果不其然,他们很快爬上了城头,占据了好几处落脚点!

“噢噢噢!”汉王军将士欢呼起来,蜂拥攀上城墙,密密麻麻的几处地方,起码挤满了两三千人!彻底站稳了脚跟!

正当汉王军准备发力,扩大占领范围时!突然听到尖利的哨响,原先拼死抵挡他们的太子军,马上调头就跑!

汉王军将士还以为,太子军终于崩溃了!突然脚下一晃,就被炸飞上天!

远处的汉王看得清楚,那几段城墙几乎同时爆炸,天崩地裂中,他的几千将士也被炸得满天都是!

爆炸之后,天上落下了夹杂着尸块的血雨,那是汉王军将士的残骸!

“他们竟在城墙下埋了炸药!”朱高煦和他的将军们,登时就惊呆了。

“哈哈哈哈!”看到这一幕,莫问和二黑却笑坏了。打到现在,守城兵力不足的问题,他们自然最清楚。在没法补充兵源的条件下,该怎么办?莫问的答案是——让城墙缩短!反正注定是守不住了,何不故意埋好炸药,卖个破绽,引诱敌人上来,多杀伤一些敌军呢?

“这下够本儿了!”二黑这下腰也不酸了、腿也不疼,舞着手里的小片儿刀,怪笑道:“朱高煦肯定鼻子都气歪了。”

“那当然。”莫问大笑道:“咱们就是死,也得拉上他们垫背!”说起来,他这一辈子的笑容,都没有今天一天笑的多……。

“无聊。”然而两人却猜错了,汉王殿下明白过来,便嗤之以鼻道:“这能改变的了什么?”

汉王没说错,这确实改变不了什么,到中午时分,镇江城墙已经失守了一半。按理说,这时候,守军就该放弃城墙,退回城内巷战了。

然而太子军没有丝毫要撤退的意思,看这架势,是要在城墙上死磕了!

对此,汉王军自然求之不得,要是巷战的话,会麻烦很多,哪有在城墙上一鼓作气消灭干净,来的利索?!

而且,城上传来消息,说很多将士都看到太子朱高煦,也出现在城头上!像太子那种大胖子,整个大明朝都没几个,当然不会看错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朱高煦终于站起身来,骑上战马往城下赶去,他要亲自登上城头,亲眼看到朱高炽的末日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