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八章 太子的决断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镇江城议事厅。

面对着许怀庆的提问,莫问迟疑一下,缓缓点头道:“镇江城内的构造,十分适合巷战,这些天,我让人绘制了街道图,做了些必要准备。今儿个叫你们来,就是布置防区的。”

众将闻言肃然,准备听取自己的任务。谁知这时,太子开口了:“我不同意打巷战!”

“殿下!”莫问一阵错愕,太子殿下是非常好的主君,从不干涉将领的具体指挥,像现在这样突然否决他的计划,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!

“抱歉莫将军。”朱高炽抱歉的笑笑道:“我真的不想干扰你的权威。可一旦巷战,就不只是军队的事情了。”顿一顿,太子殿下那张胖脸上,浮现出浓重的不忍之色道:“还会把几十万镇江百姓牵扯进来,到时势必造成大量的平民伤亡。”说着他叹息一声道:“镇江城的老百姓遭受这场无妄之灾,已经够不幸的了,不能让他们再白白送死了。”

莫问眉头紧锁,没有说话。

“可是殿下,”倒是许怀庆几个,忍不住劝说道:“只有这样,咱们才有可能撑到,大人搬来皇上的那天。”

“是啊殿下,”二黑也劝道:“汉王军有水师,咱们在城墙上只能瞪着眼挨揍,退入城中,他们的水师就干瞪眼了!”

众将还在劝,太子殿下突然蹦出一句:“不会有援兵了!”

“殿下,巷战是以弱胜强的好法子……”众将还在喋喋不休,突然就愣住了。“您说什么?!”

“我说,”太子深吸口气,满脸萧索道:“咱们不会有援兵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众将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“王贤和朱瞻基已经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。”朱高炽满面哀伤道:“但皇上执意不肯发兵,说要让我兄弟俩,自行决出胜负。”

“啊!”众将感觉像三九天被兜头浇了盆冰水,从外头凉到心里。

“哎……”莫问低下头,这下子什么也不用说了。

“这件事,本该第一时间告诉大伙,”太子非常厚道,把莫问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道:“但我不甘心啊!我不想输!不想让大伙失望!”说着,他叹口气道:“所以我不让莫将军告诉你们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莫问眼圈一红。

“但今天莫将军告诉我,明天城墙要失守,请我准备巷战时,”太子缓缓道:“我警醒过来!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执念,害死满城百姓!”说着他满含深情的看着众将道:“不能害死你们这些忠勇的将士啊!”

议事厅中一片沉默,众将看着太子殿下,不知从何说起。只有朱瞻埈的抽泣声,小声的响起。

“我真应该早清醒过来,这样就能少害死一些将士了。”朱高炽伸手擦擦眼角的泪,深吸口气道:“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我现在能做的,就是明天一早开城投降,用我自己换你们的平安。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有皇上在,我想这点还是能做到的!”

“不行!”太子话音未落,薛桓那边先拍案而起了,大声嚷嚷道:“那老程和三万多将士不是白死了!”

“是啊,”二黑也闷声道:“要投降早投降,都到这会儿了,还有什么用处?!不过是自取其辱!”

“都住口!”莫问也是不认同太子的,但他还得弹压住众将道:“怎么跟太子说话呢?!”

“无妨。”朱高炽摆摆手道:“我确实错了,现在只能亡羊补牢了。”说着眼里含泪看着众将:“毕竟,你们还活着啊?!”

“殿下!”许怀庆也虎目含泪,哽咽道:“我们不能投降!不然那些阵亡的弟兄,会气疯了的!”

“是啊殿下,”二黑也红了眼圈:“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,就是为了保着您和他们斗的,斗了这么多年,付出这么大代价,要是就这么投降了,还不如死了利索!”

“殿下!我们不怕死!”薛桓瓮声瓮气道:“但我们怕背上一辈子的耻辱啊!”

“大人会杀了我们的……”许怀庆又道。

“父亲!”就连朱瞻埈也被感染了,帮腔道:“大丈夫宁死不屈!男子汉宁折不弯!”

“这……”朱高炽没想到,众将会是这个反应。一旁的蹇义皱眉道:“你们敢违抗太子的旨意吗?!”

“你算老几!”薛桓瞥一眼蹇义。堂堂礼部尚书,被这小子如此轻蔑,蹇义气得面皮发青:“老夫是吏部尚书蹇义!就是你爹也得对我客客气气!”

“那你找我爹去,”薛桓根本不鸟他,瞪着眼道:“我看太子殿下想投降,八成就是你挑唆的!”

“你!一派胡言!”蹇义鼻子都气歪了,被瞧不起是一方面,更是因为被薛桓说中了。

“好了,都别说了。”朱高炽听不下去了,为蹇义说句公道话道:“蹇尚书也是为了老百姓好。”

“果然是你说的!”众将怒视着蹇义,蹇义被看的慌了神,只好低下头。

“这个简单。”一直沉默的吴为开口了。“我们明日死守城墙,不退到城里就是。”

“不错!”众将一听,都很赞同:“他们要想进城,除非踏过我们的尸首!”

“你们……”朱高炽看着这群视死如归的年轻人,也被他们的豪迈感动了,下定决心道:“好吧!明日我也到城墙上,咱们和他们决一死战!”

“这才对嘛!”众将高兴了,对太子笑道:“人死鸟朝天,咱们就是死,也不能让朱高煦得意!”

“对!”朱高炽重重点头道:“人死鸟朝天!”说着看看莫问道:“莫将军,明天该怎么打,还得听你的。”

“无他,”莫问沉声道:“唯死战到底尔!”

“对!”众将一起点头道:“死战到底!”

“都回去歇着吧。”莫问的脸上,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:“差不多,这就是咱们的最后一夜了。”

“是。”众将起身告退。莫问也向太子行礼告退。

众将一退下,蹇义就黑下脸:“殿下,您怎么能让他们三言两语就改主意呢?!”

“因为……”朱高炽幽幽一叹,缓缓抬头道:“孤本心里,也是这样想的啊。”说着话时,太子殿下两眼一片坚定,目光仿佛要刺穿黑夜,看到远处的汉王军大营道:“让我向老二投降,还不如杀了我。”

“父亲说的太对了!”朱瞻埈简直要崇拜死父亲了,他对朱高炽的感观,在这一个月里,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“哎……”蹇义却郁闷坏了,心里大叫道:‘疯了,都疯了!’。

话分两头,却说众将离开议事厅,走在回廊上。

“离天亮还早呢,干点儿啥?”这些天没日没夜的打仗,突然有了几个时辰的空闲,薛桓不知道该干啥了。

“这不废话吗,当然是回去困觉了。”二黑伸个懒腰道:“困死老子了!”

“睡觉?!”薛桓瞪大眼:“明儿个一死,自会长眠,这会儿睡觉不浪费时间嘛?”

“嘿嘿……”二黑却嘿嘿直笑。

“傻了吧。”许怀庆笑着拍着薛桓的肩膀道:“人家有媳妇。”

“啊!”薛桓瞪大眼,茫然道:“那又怎样?”

“噗嗤……”许怀庆怪笑起来:“你小子不会还没碰过女人吧?!”

“谁说没有?!”薛桓脸胀的通红,闷声道:“家里的丫鬟伺候老子穿衣服,还能不碰一碰?”

“不是那种碰,”许怀庆****的笑着,两手大拇指并在一起勾一勾道:“是那种!”

“哪种?!”薛桓瞪大眼。

“哈哈哈!”众人捧腹大笑,指着薛二公子道:“他果然是雏!”

“那就跟我走吧!”许怀庆勾着薛桓的膀子道:“哥哥帮你补上这一课!”

薛二愣子便被许怀庆带走了。二黑也回自己的住处了,下莫问和吴为两个闷葫芦。

两人对视一眼,莫问问道:“你去看你爹?”

吴为点点头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就回去,将士们还在连夜赶工呢。”吴为说一声,奇怪的看一眼莫问:“你有什么事儿?”

“我想找人喝酒。”莫问轻声道。

“你不是从来不喝酒吗?”吴为更奇怪了。

“最后一夜了,总要尝尝没尝过的滋味吧。”莫问自嘲的笑笑:“回想起来,这辈子光钻在兵书里了,错过了太多事儿,实在不值得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吴为点点头,不放心的嘱咐道:“尝尝就算了,别喝醉了,明天还怎么打仗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莫问闻言不禁苦笑道:“那还是不喝了吧。”

“喝两三杯不会有事的。”吴为笑道:“还是尝尝吧,阴间可没有酒喝。”

“那我考虑考虑。”莫问神情有些纠结道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吴为大笑起来,朝莫问摆摆手,便先去厨房,亲手准备了酒菜,装到食盒里,提着往大牢走去。

到了牢门口,北镇抚司的卫士迎上来:“大人!”

“我进去看看。”吴为轻声道。

“是。”卫士应一声,缓缓打开了牢门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