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七章 将军百战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请王爷把天香庵的兵撤走,让?好进去抓人。”纪纲一脸恨意道:“有了他的家人,还愁王贤不自投罗网吗?!”

“不行!”朱高煦本能的拒绝道:“不能惊了我小姨!”在他们这代人心里,徐妙锦就是一个传奇、一个不可亵渎的偶像,她的抗争精神、她的绝世风采,意味着很多很多。以致于很多人甚至只见过她一面,就愿意为徐妙锦付出生命。

朱高煦显然也是徐妙锦众多粉丝中的一个,而且是狂热的那种。

“我只是去抓人,不会动徐真人一根汗毛的。”纪纲信誓旦旦道。

“……”朱高煦眯着眼,显然对他的话,抱怀疑态度。

“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。”纪纲看来,汉王是在待价而沽,便微微一笑道:“与其大伙一起完蛋,不如一个人扛下来,让另一个人活下去!不能白白便宜了朱瞻基。”

“哦?”朱高煦眉头一挑,显然有些心动,但旋即耷拉下眉道:“我跟老三不同,他毕竟没直接动手,还能撇清。”说着苦笑一声道:“我把江南的天都翻过来了,还怎么过关?!”

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”纪纲高深莫测的笑笑道:“我就有办法!”

“什么办法?!”朱高煦彻底装不下去了,蝼蚁尚且贪生,何况是堂堂王爷。之前那么疯狂,不过是因为认定了父皇不会放过他,破罐子破摔而已。

“附耳过来。”纪纲让朱高煦凑过来,轻声耳语一阵。

朱高煦面色一阵变幻,听完之后,又沉吟了一会儿,方小声道:“这法子,管用吗?”

“一定管用。”纪纲斩钉截铁道:“我伺候皇上快二十年,深知他越来越迷信!况且,像他这种虚荣的皇帝,如有法子能把这段家丑掩盖过去,一定会接受的!”

“你真的……”朱高煦紧咬着下嘴唇,眯着眼打量纪纲道:“会把所有的事都担起来?!”

“谁让你是皇上的儿子,而我是皇上的狗呢!反正我是死定了。”纪纲点点头,很爷们的笑道:“只要你让我了了心愿,我就帮你都扛下来!”

“……”朱高煦寻思好一会儿,方重重点头,闷声道:“好!”说着,他把自己腰间的九龙佩摘下来,递到纪纲手里;“拿着这个,谁也不会阻拦你!”

纪纲接过来,点点头,咧嘴笑道:“殿下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“嗯。”朱高煦闷哼一声,虽然他很看重小姨,但比起自己的小命来,前者又微不足道了……

“那么,明天王爷还攻城吗?”纪纲临走之前,又问一句。

“废话!”朱高煦狞笑一声:“不管日后怎么做,明天我都会先杀了朱高炽!”

“也是。反正有我给你背黑锅。”纪纲摇头笑笑,一拱手,消失在黑暗中。

看着纪纲消失的地方,朱高煦眯着眼睛,久久不动……

镇江城内,将士们也都抓紧时间休息了,只有知府衙门还灯火通明。

太子殿下召集众将议事。

二黑、许怀庆、薛桓、吴为等众将,打开战以来,还是头一回凑一起。这会儿太子和莫问还没来,他们几个先说开话了。

“我说二黑,你的眼怎么了?”许怀庆看到二黑成了独眼龙,不禁开口问道。

“让枪子儿打的。”提起这茬,二黑就郁闷。他原本就觉着,自己配不上龙瑶,现在又渺了一目,就更加自惭形秽了。“怎么,很难看吗?”

许怀庆还没说话,薛桓咧嘴笑了:“是挺难看的。”他这一笑,嘴角那道狰狞的伤疤,在灯下闪闪发亮,就像他嘴巴的延伸,看上去十分可怖。

“那也比你好看!”二黑郁闷的抓狂道。

“我起码没少零件。”薛桓刺激二****。

“行了,别扯淡了。”许怀庆阻止两人斗嘴,叹口气道:“比起老程,还有我侄子他们……你们够幸运的了。”

听他提起程铮,二黑薛桓登时就不说话了。他们打听过程铮阵亡的过程——打攻城头天起,汉王军在西面城墙的攻势,就异常凶猛!头一天,汉王就下了死命令,逼着朱恒在正午之前夺下城墙。可在程铮的拼命防守之下,眼看就中午了,城墙还没有一丝易主的意思!朱恒只好把心一横,拎着铜锤亲自攻上城头!

程铮提着宣花斧迎战,和朱恒一场血战,终于把他砍下城头!但自己也受了伤。

当天夜里,汉王军的将领,知道朱恒被西面城墙的守将斩了!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喽,一个个争相请战,要攻打这段城墙,会一会程铮,给朱恒报仇!

于是随后数日,汉王麾下的猛将,轮番进攻西面城墙,而且每每都是亲自冲锋!主将如此拼命,将士们自然异常勇猛!这就给了程铮他们无以复加的压力!阵亡数字在不断攀升,防线时刻都处在岌岌可危的状态!不得以,程铮只能带伤作战,老伤不断恶化,每天还都增加新伤!

据他的手下描述说,因为没有得到充分的治疗,到了最后几天,程铮的伤口已经化脓了,人也发着高烧,走路都晃晃悠悠……可一旦战斗开始,他又提起几十斤重的宣花斧,朝着对方主将杀去!

谁也没法解释,一个病成这样的伤号,是如何一次次战胜对方将领,一次次带手下打退敌人进攻的……只能说是精神的力量了!这位幼军之中,最严于律己的军人,始终以服从军令为天经地义,始终把士兵的生命看的比自己还重!

他是要保护自己的部下、履行自己的使命啊!只要生命不息,他就会战斗不止!

阵亡的那一天,他为了救出被围攻的弟兄,挥舞着斧子冲入了敌军占领的一段城墙!然而当他杀到,敌人竟不约而同弃他人于不顾,一起围攻起他来!见将军中了埋伏,弟兄们赶忙来救!然而敌军显然早就计划好,有条不紊的分兵抵挡住援军!

程铮带着几个手下,身陷重围,四面八方的敌人嗷嗷叫着冲上来,他们等这一刻太久了!他们一定要消灭这个,给汉王军带来了莫大耻辱的太子军将领!

程铮奋力拼杀,身边的同袍还是一个个战死了,他也浑身浴血,两眼看东西都是重影……就在这种情况下,他还奋力砍杀了七八名敌军,才被汉王军用长矛,从背后刺穿!

程铮中矛,一个倒插杨柳,宣花斧化作一只大鹏,从他背后飞过,把那敌兵斩成两半!

然而更多的长矛刺过来,起码有十几支先后刺穿了他的身体!然后,那些太子军一起用力,竟把他从地上挑了起来!鲜血喷涌而出,程铮奋起最后的力量,一个横扫千军,宣花斧风车似的飞转一圈,惨叫声中,十几个汉王军无一幸免!

宣花斧也脱手而出,这位勇武无双的名将之后,再也拿不起他的祖传兵刃了……

程铮吃力的转头看一眼,那些拼死杀过来的袍泽,怒睁着双眼倒在血泊中,年仅二十四岁……。

府衙议事厅,一片愁云惨淡。

想到程铮,众人一个个眼圈都红了,虽说将军难免阵上死、瓦罐难免井边破,可真失去了朝夕相处的好兄弟,谁也受不了。

“行了,哭丧什么。”还是薛桓这种变态,最能摆脱伤悲。他摸着脸上新增加的伤疤道:“说不定赶明儿咱就一起完蛋,下了地府不就又见着他了。”

“嘿嘿,那倒是……”二黑咧嘴一笑道:“反正我们那边,是撑不过明天了。”说着问许怀庆道:“老许,你们那边呢?”

“山穷水尽了,”许怀庆自嘲的笑笑道:“连缺胳膊少腿的都拉上去了……”

“小胖,你那边呢?”二黑问起了吴为。

“城墙塌了四天,修了塌,塌了修,”吴为抑郁的笑笑道:“明天就不用了,因为已经没人修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二黑叹口气道:“还以为你们那边能好儿呢,结果一个赛一个的惨。”

“没有奇迹的话。”吴为幽幽道:“就是明天了。”

“是,没有援军,咱们撑不住了。”许怀庆点点头。

“……”其余人默然不语,但显然也认同这一点。

议事厅里,空气愈发凝滞,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直到太子驾到。

“太子到!”门口侍卫一声高唱,众将忙起身相迎,抱拳道:“殿下!”

朱高煦在朱瞻埈的搀扶下走在中间,左边是蹇义,右边是拄着单拐的莫问,众人面色凝重进了议事厅。

众人坐定后,太子开口道:“这阵子,太难为大家了……”

“殿下言重了,”薛桓沉声道:“臣等既然当兵,就有马革裹尸的觉悟。”

“孤,还是不希望你们牺牲。”太子叹口气道:“其实,现在说这话,实在是太晚了。”

“薛将军说得对,”二黑也瓮声瓮气道:“我们不怕牺牲,但有件事儿得告诉殿下,咱们可能无力回天了。”

“不错。”许怀庆点点头,看向莫问道:“刚才我们合计了一下,都认为明天可能就是城破之日了。”顿一顿道:“莫将军,你准备好巷战的方案了吗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