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六章 最后的疯狂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夜色如墨,营火点点。

从营火的范围看,汉王军的大营,已经比从前缩小了许多。因为半个月下来,光战死的汉王军官兵,就达六万人之多!已经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了……

这会儿,晚饭时间过去了,将士们吃过饭倒头便睡,这些天下来,每个人都疲累到了极点。起先,他们还会做噩梦,到现在,连做梦的力气都没了……

偌大的营地里,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,但汉王军的高级将领却一个都没睡,他们齐聚朱高煦的大帐中,忐忑不安的等待着。

晚饭前,汉王传令说,饭后众将集合大帐,说有要事宣布。然而苦等到现在,也没见王爷的身影。众将不禁小声瞎猜起来,猜什么的都有。不过虽然只能瞎猜,但有一点是确定,那就是一定没好事儿!

众将等的心焦如焚时,门帘掀动,朱高煦终于出现了。大帐中一下子针落可闻,众将的目光齐刷刷投到汉王身上:“王爷!”

朱高煦点点头,走到大案后坐定,众将单膝下跪,齐声道:“拜见王爷!”

“起来吧。”朱高煦看着众将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道:“把你们叫来,是要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。”

众将心头咯噔一声,暗道果然!便屏住呼吸,听汉王殿下沉声说道:“我父皇遇刺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众将大惊失色,旋即却又一阵狂喜。要是皇帝死了,这大明朝不就是汉王殿下的了!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那皇上现在……”

朱高煦面上一阵痛苦,哽咽道:“生死未知!”

“啊!”众将闻言,感觉全身都燥热起来。李茂芳大声嚷嚷道:“王爷!咱们得赶紧挥军北上啊!要不然赵王就会摘桃子!”

众将本来还想装一装样子,但见李茂芳说破了,索性也就不装了。便纷纷附和道:“是啊王爷,咱们得赶紧北上,不能被别人捡便宜!”

“不破镇江城,”朱高煦一脸惆怅道:“咱们哪儿也去不了。”

“这简单!”众将激动请战道:“我等明日拼死一战,定将拿下镇江城,活捉朱高炽!”

“好!”朱高煦点点头,沉声道:“我们确实没时间了,明日,本王亲自指挥,一定要拿下镇江城!”

“遵命!”众将齐声高叫,一个个摩拳擦掌,恨不得现在就天亮的样子。

“去吧。”朱高煦微微点头,沉声道:“明日,咱们大战一场!”

“是!”众将高声应下,鱼贯退出。离开大帐很远了,朱高煦和王斌,还能听到他们兴奋的嚷嚷声:

“等王爷做了皇上,咱们都是开国功臣?”

“什么开国功臣,没文化。王爷当上皇帝,大明朝还是大明朝。”

“那咱们是什么?靖难功臣。”

“管他什么名头,总之是要发达了!”

声音越来越远,直到听不见,朱高煦黯然叹气道:“他们要是知道真相,肯定恨死孤了。”

王斌更是如丧考妣,他颓丧的点点头,小声问道:“王爷为什么不说实话。”

“说实话?”朱高煦狼眉一挑,冷声道:“告诉他们皇上福大命大,化险为夷了?”说完,他怅然叹气道:“只要一告诉他们,人心立马就散了,明天你还能看到几个都不好说。”

“他们早晚会知道的。”王斌哭着脸道:“王爷,纸里包不住火啊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朱高煦点点头,面无表情道:“但我更知道,镇江城撑不到明天了!”他顿一顿,“所以只要现在不说,孤就还能拿下镇江城,打败朱高炽!”

说着朱高煦的脸上,浮现出一种病态的怪笑:“咯咯,你没看那帮家伙,一个个都打了鸡血似的,明天肯定会拼命攻城的!”说着放声大笑道:“朱高炽!你的死期到了!”

“可是王爷,”王斌却一点儿高兴不起来,幽幽道:“就算拿下镇江,杀了太子又怎样,下一步您打算怎么走?”他对战胜朱棣可是半点信心都不看,哪怕是朱高煦领军,恐怕只要皇帝一出现在军前,汉王军就会望风披靡……

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朱高煦不负责任道:“本王不是没把话说死吗。大不了拿下镇江后,再告诉他们,皇上福大命大,没死了呗。”

“王爷!”听到朱高煦轻佻的语气,王斌眉头紧皱道: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,还是早作打算的好。”

“那你自己想去吧。”朱高煦长身而起,灯光晃动,照得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,分外的诡异。只听他怪笑道:“跟你说实话吧,比起自己当皇帝这件事,孤更在意的,是不让老大当成皇帝。”说着他咯咯一笑道:“眼下虽说行刺失败,但是没关系。因为父皇远在北京,想救他都来不及!”

在王斌震惊的目光中,汉王殿下张开双臂,满脸痴狂的大笑道:“当不上皇帝不要紧!只要能亲手葬送老大,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

“王爷,还需三思而后行啊。”此刻的王斌,心里头是翻江倒海。暗暗大叫道:‘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,押在这个疯子身上,简直是蠢到家了!’

“聒噪!”朱高煦把脸一寒,睥睨着王斌道:“你很失望是吗?!”

“末将……”王斌心头一寒,哆嗦道:“不敢。”

“不敢?”朱高煦向前一步,王斌感觉像座山压了过来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“看来心里真的失望了!”

“不是,只是有些担心,”王斌忙解释道:“不知道该怎么击败皇上……”

“是这样吗?”朱高煦好像接受了他的说法,神情缓和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等拿下镇江再说吧。”

“也好,呃!”王斌刚要松口气,下一刻却像被掐住脖子的鹅,脸涨得血红,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他的脖子被汉王扼住了!

王斌拼命的挣扎着,但在神功盖世的汉王殿下面前,他就像婴儿一样无力!竟渐渐的双脚离地……

汉王殿下单手卡着王斌的脖子,把他举了起来,看着他眼里的乞求之色,面无表情道:“明日的决战,本王不允许任何人破坏!”

王斌拼命的摇头,意思很明显,他不会乱说的。

“本王也想相信你,可还是死人的嘴巴,更严实一些。”朱高煦手上加劲儿,王斌两眼渐渐泛白,挣扎也没了力气,最终像面条一样垂下手脚,死了。

汉王这才松开手,丢下死鱼一样的王斌。他一边活动着那只刚杀了人的手,一边冷冷道:“看够了吧,那就出来吧。”

从那面‘猛虎下山’的屏风后转出一个黑衣人,赫然是纪纲。

“行动失败了。”朱高煦也不看他,自顾自道:“你们真是群废物。”

“是因为王贤带着姚广孝的徒弟,”纪纲那张阴沉的脸上,恨意凛然道:“突然出现在南海子!”

“你消息够灵通的。”朱高煦冷笑道。

“是王爷的消息太闭塞了。”纪纲也冷笑道:“五天前,我就知道了经过。王爷却今天才知道。”

“什么?!”朱高煦震惊了:“怎么可能?!”

“很简单,您的弟弟背叛了你,准备让你一个人背黑锅。”纪纲一针见血道:“所以他才会封锁消息,想让你措手不及。”

“老三!”朱高煦咬牙切齿一阵,旋即却又笑道:“无所谓了,反正我也没打算拉他下水。”

“哦?”纪纲看看朱高煦,又看看地上的死尸,笑道:“王爷还挺重感情。”

“屁感情!”朱高煦冷声道:“老三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留着他,还可以继续给我父皇添堵,干嘛要帮朱瞻基除掉一个冤家?”

“有道理。”纪纲点点头,沉默一下,低声问道:“难道,就没有一点胜算了吗?”

“没了。”朱高煦闷声道:“要是我的十几万大军还在,也不是全无希望。”汉王重重一叹道:“谁知道打个小小的镇江城,就折损了半数以上,拿什么再跟父皇斗?!”说着他看一眼纪纲道:“所以老纪啊,别做白日梦了。还是抓紧时间,有怨抱怨、有仇报仇吧!”

“嘿嘿……”纪纲笑了:“王爷说的是。那祝您明天一举攻克镇江,把那死胖子点天灯!”

“点天灯?”朱高煦摸着下巴笑道:“好主意。”说完他看看纪纲道:“你有什么仇家要料理?”不待纪纲开口,朱高煦就替他回答道;“王贤。”

“不错!”纪纲咬牙切齿道:“老子落到这一步,全是拜他所赐!能让他死在前头,我也可以瞑目了!”

“那你可要失望了,”朱高煦笑道:“姓王的在北京呢。”

“但据我所知,他的全家,都在南京城里躲着呢。”纪纲幽幽道。

“哪儿?”朱高煦随口一问。

“天香庵!”纪纲一字一顿道。

“天香庵?!”朱高煦震惊道:“我还以为他们也在镇江呢。”

“姓王的鬼的很,知道镇江不安全。”纪纲冷声道:“而王爷,一定不会动徐妙锦!”

“还真是……”朱高煦挠挠头,占领京城第一时间,他就派人把天香庵保护起来了。

“王爷,请写一道手谕,”纪纲废话这么多,无非是这个目的。“把天香庵的兵撤走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