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五章 京城来信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莫问也受伤了,一支流矢射中了他的大腿,流了好多血。虽然不致命,但这些天,他只能坐着指挥。对于麾下将士的表现,莫问已经不能更满意了。在挺过了最初的残酷考验后,太子军的官兵们逐渐成长起来,适应了这场战争,找到了更有效保护自己、消灭敌人的方法!

这才能在汉王军夜以继日的疯狂攻势下,牢牢坚守住镇江城……

然而,看着已经无数次濒临极限,又挺过去的麾下将士,莫问知道,这一次,可能真的挺不过去了……北面城墙已经崩塌,吴为靠着临时的木栏,硬生生守了六天,可死伤也从原先的最低,一下子跃到最高!

东面城墙,死伤已经超过六成,许怀庆不得不靠民夫顶上!

西面城墙,守将程铮浴血奋战,受伤几十余处,终于在前天阵亡了。接替他指挥的副将,也在昨天阵亡了。今天在那里指挥的,是一名千户。因为比他大的军官,全都牺牲了……

而莫问和二黑负责的南面城墙,乃是汉王军的主攻方向,损失更不用说。要不是薛禄的预备队拉上来,早就告破了……

更可怕的是,他的手里已经一张牌都没有了,这意味着所有的守将,都只能靠他们自己了。一旦顶不住,就是城墙告破的时刻了!

“老莫,”二黑的一只眼,被枪子儿击中,用布条子草草绑住,成了独眼龙。此刻,他眯着剩下的一只眼,歪坐在莫问身边,小声问道:“你给我交个底儿,援军到底来不来。”

“来。”莫问毫不犹豫的点点头。

“什么时候?”二黑追问。

“随时。”莫问道。

“真的假的?”这会儿是敌军攻城的间歇期,薛桓也凑过来,他虽然人很实在,却不大相信莫问的话了:“我可知道,整个南方,没有任何军队会来支援。”

“当然是皇上派的军队了。”莫问道:“大军从天津上船,走海路入长江,最多六天就能赶到镇江。”顿一顿道:“算日子,差不多该到了。”

“嗯,要是大人一切顺利,确实该到了。”二黑点点头。

“信不过我,你还信不过大人吗?”莫问点点头,对薛桓道:“告诉将士们,一定要坚持住,决不能倒在黎明之前。”

“嗯。”两人点点头,爬起来,分头安抚将士去了。

看着他俩的背影,莫问的神情却无比歉疚……因为他在对兄弟撒谎,其实不会有援军到了。就在昨天,一只信鸽飞入了镇江城,带来了朱瞻基的密信。信的内容,只有太子和莫问两个知道,甚至知道这封信存在的,也不超过五个人。

信上,朱瞻基告诉太子朱棣的态度皇上要坐山观虎斗,不会派兵来救的!

看了那封信,太子整个人都呆了。把自己关在屋里,到现在不露面。太子可以任性,莫问不行,守城的将士们还看着他呢。莫问掩饰好绝望的情绪,回到他的位置上,一面指挥守城,一面反复思索,要不要把真相,告诉二黑他们。

这种朝不保夕的时刻,他很想跟兄弟们坦诚相告,可刚才话到嘴边,他终究还是撒了谎……身为将领的本能支配着他,让他不能说实话!因为他看得出来,二黑和薛桓,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之所以还没崩溃,无非是因为对王贤的盲目信任,和那股子不服输的侥幸心理在支撑。

一旦告诉他们真相,恐怕二人立刻就会丧失斗志,他们麾下的将士也会跟着崩溃的……

身为将领,莫问本能的回避这种状况,他不想输,哪怕多坚持一会儿,他也愿意付出一切。

可是,这样真的对吗?莫问扪心自问,陷入了深深的迷茫。

幸好,没有迷茫多久,汉王军的进攻又开始了,莫问赶忙抛掉乱七八糟的念头,投入到指挥作战中。。

城下,汉王的大旗高高飘扬,朱高煦还是那副漠然的神情,看着再一次进攻开始。

“不知道这次会怎样?”王斌已经被顽强的守军,折腾的一点儿信心都没了。

“本王不在乎。”朱高煦神情冷酷道:“这次攻不下来,就下次。绳锯木断、水滴石穿。总会攻下来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王斌感叹道:“这些天鏖战下来,太子军的损失应该超过三四万了,我们的援军却不断抵达。”说着咬牙切齿道:“耗也把他们耗光了!”

“不错。”朱高煦点点头,冷声道:“本王不要损失数字,只要镇江城。”

两人正说着话,就见数骑快马飞驰而来,看那马上骑士,背插红旗,乃是八百里加急的快骑!

奔到近处,这些风尘仆仆的骑兵翻身下马,朱高煦武功高强、目力超人,看到他们的坐骑已经口吐白沫,马腹剧烈起伏,打摆子似的在发抖。朱高煦知道,这些马已经废了……战马是种很单纯的动物,从不知道惜力为何物,只要主人不停催动,它们就会拼命跑到死。

所以榨干马力素来是骑兵的大忌,哪怕是八百里加急,也不至于把马往死里用。只有一种情况下,骑兵才会这样那就是出了天大的事情!必须争分夺秒来禀报!

果然,滚鞍下马后,几个骑兵气儿都不喘,就直奔过来。侍卫们忙拦住,大声喝问:“干什么的!”

“京城八百里加急!”为首的骑兵沉声道:“快带我去见王爷!”

听到‘京城八百里加急’七个字,朱高煦的心,就仿佛停了跳动。他知道,京城那边有信儿了,成王败寇就看这上头的内容了!

王斌显然也是知情的,忙一摆手,声音都发颤道:“快让他们过来!”

亲兵赶忙让开去路,信使便飞奔到大旗下,因为着急,还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,摔倒在尘土里。

这一小小的意外,让汉王的脸色更黑了,心说不吉利。

信差赶忙爬起来,跑到汉王面前跪下,解下背上的竹筒,双手高高举起。“京城八百里加急!”

王斌忙拿过竹筒,验过火漆密封,见完好无损,便一用力,拧开了竹筒,取出里头一个油纸包。油纸包上也有火漆密封,撕开后,一封信赫然躺在里头。

王斌拿着那封信,一双手竟微微发抖,他走到汉王面前,低声道:“王爷……”

汉王一把接过来,撕掉封口,掏出信瓤展开一看,整个人登时就僵在那里。

“王爷,王爷!”王斌见他不动了,吓坏了,也顾不上尊卑了,连声叫唤起来。

汉王这会儿,只觉着天旋地转,如坠无底深渊,哪能听到他的动静?

见这都没反应,王斌知道坏事儿了,终于忍不住凑过头去,一看信上的内容,登时魂飞魄散。只见信纸上,只有简简单单两句诗:

‘燕丹事不立,虚没秦帝宫。’

燕丹就是战国时燕国的太子丹,他干过最有名的事儿,就是派荆轲行刺秦始皇,结果没成功,还把自个儿命搭上了……王斌虽然是个武夫,也知道这个妇孺皆知的桥段。他更知道,这八百里加急送来的两句诗,背后的含义刺杀朱棣的行动失败了!

这些天来,一直最担心的情况,终究还是发生了!刹那间,王斌有一种想要一刀砍死汉王的冲动,******!这下可让你害死了!

幸好,残存的理智告诉王斌,这时候大伙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汉王完了,自己也一定跑不了!

他便默不作声了,等待着汉王自己回过神来……

这会儿工夫,不远处的汉王军众将,也发现了他俩的异样。刚才‘京城八百里加急’的一声,他们可是听的清清楚楚,现在见王爷和王斌失魂落魄,众将的心都是一沉,暗道:‘难不成,皇上出兵了?!’刺杀朱棣这种事,自然不会有太多人知道,大部分人还蒙在鼓里。

不过没人敢问,他们只能等着汉王开口。

煎熬等待了不知多久,连城头上的喊杀声,似乎都渐渐小了,汉王殿下终于抬起头来,看看一脸惊恐的王斌,轻声道:“放松点儿,天塌不下来。”然后他站起身来,提高嗓门道:“今天就到这儿吧。”说完,他便扬长而去。

王斌愣一下,才回过神来,下令道:“鸣金收兵!”

很快,鸣金声响彻城下,攻城的将士,退潮般撤下了城头,战事戛然而止……

王斌却被众将围住了,七嘴八舌问道:“老王,你说实话,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皇上出兵了?别想瞒着我们,我们都看到了!”

王斌被轰炸的七荤八素,可他哪里敢吐露半个字,只能苦着脸道:“有什么事儿王爷会宣布。你们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能说啊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见他这么坚决,众将也没了脾气,总不能真把他打死吧。“算了算了,回营吧。晚上王爷应该会有个交代。”

众将各自上马回营,看着他们的身影,再看看西边的一轮残阳,王斌一阵绝望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