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四章 修罗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1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经过半个月的持续攻打,镇江城已经?了人间地狱。

城墙下,两军的尸体堆成了山,那些尸体又被踩踏的不成人形,以怪异而恐怖的形状垛在一起,散发出阵阵恶臭。尸水混着血水,将城墙下方圆一里的范围,染成了诡异的紫黑色。城墙也是这种颜色,就像传说中恶魔的城堡。

半个多月猛攻之下,镇江城墙已经被汉王军硬生生削掉了数尺,破破烂烂、坑坑洼洼,就像被潮水冲过的沙堡,摇摇欲坠。

毕竟已经是深秋,哪怕是江南也不能整天下雨。事实上,那天傍晚的一场雨,仿佛将太子军的运气耗尽了一般,随后的半个月里,再没有一滴雨落下。天公作美,汉王军自然不会浪费机会,从第二天起,他们的攻势就一浪高过一浪。准备的攻城器械,被太子军用通红的铁水焚毁了,朱高煦连再调集器械的功夫都不想等,便驱动着汉王军的将士,用简易的云梯往城墙上冲。

汉王这样的名将,自然能看出守城的军队已经到了极限,只要保持强大的攻势,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,就可以速战速决!

于是随后的数日中,汉王军发动了夜以继日的车**战,他们架着数百具云梯,前赴后继的蚁附城头,密密麻麻爬满了整段整段的城墙!

城上守军拼命射箭,拼命扔滚石檑木,伴着凄厉的惨叫声,成片的汉王军被砸下城头!有不少幸运的将士,从高处落下竟没有受伤……因为城下堆得尸体实在太多了,足够提供强大的缓冲了。

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庆幸,成锅成锅的滚油,从城头泼下来,不少将士被泼个正着,疯了一样在尸堆中打滚,恐怖的惨叫声,要响过之前数倍!

镇江是个商贸繁盛的大城,城里的物资储备极为丰富,这给了守城方极大的支持!除了用烧滚的菜油泼下去。对付那些恐怖的攻城车,也全靠了城里的铁匠,他们在城下搭起了高炉,将生铁烧成铁水,提到城头上,对着攻城车就倾泻而下!

那近千度的超高温,瞬间就将攻城车烧出个大洞,有将士碰上了铁水,直接被烧出了白骨……

一桶桶铁水浇下去,才干掉坚不可摧的攻城车!不然有这些大家伙在,守军根本坚持不了多久……

城里的百姓已经完全被发动起来,在太子一家的指挥下,他们肩负起了救治伤员、伙食保障、军械生产等所有非战斗的任务。若非他们的全力支持,太子军也早就弹尽粮绝、人力不济了……

当然,最大的牺牲还是来自城头的守军,经过这么多天的血战,莫问早已经打出了所有的牌!所有的军队都至少在城头轮战过五次以上了,军队的减员超过半数,剩下还能战斗的也个个带伤。将士们一个个满身血污、两眼通红、神情恍惚、动作僵硬,就像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,哪里还有一点人样子?

然而就是这样一支已经到了极限的军队,在过去的半个月里,打退了汉王军近千次的猛攻,始终把城墙掌握在手里。

作为攻击一方,汉王军的损失是守军的三倍以上,然而朱瞻基对伤亡数字毫无兴趣,他日复一日端坐在大旗下,面无表情的看着镇江城墙,似乎都被鲜血尸首填满!再惨烈一百倍的场面,也不会让汉王稍有波动,他满心里只想着一件事,就是在计算还要填进多少生命,耗费多少时间,才能将明明早就到极限的太子军击垮。

时至今日,朱高煦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判断在镇江城下,被一次次推翻。曾经他以为最多三天,就可破城!然而三天过去了,镇江城仍在太子军手中。他又以为最多六天、九天、十四天……然而,一次次期限过去,镇江城还是久攻不下……

那被炸的破破烂烂的镇江城墙,仿佛一张丑陋的笑脸,在放肆的嘲笑汉王殿下!

那镇江城墙已经被汉王军的大炮,硬生生削掉了所有的箭垛,余下部分也是摇摇欲坠。尤其是北面临江的一段,被汉王的水师密集射击,在八天前就轰然倒塌了几十丈的一大段!

那是几十丈啊,超过百米,城头上数百名太子军,直接就被埋在废墟下头了!

将士们的心跌到了谷底——这种情况就意味着城防告破,敌人的舰队马上就会登陆作战,只能放弃城墙,退回城中巷战了……

“不能放弃城墙!”面对几位副将的建议,吴为却断然拒绝:“不然我们一撤,其他三面也要守不住了!”

“可是大人,”副将们苦劝道:“我们没了城墙倚仗,敌人的战舰可以居高临下攻击我们,根本就顶不住!”

“那就把城墙修起来!”吴为的回答,震惊了所有人。心说这怎么可能呢,就算没有敌人,要想修起这段城墙,最快也得十天半个月!何况汉王军还在虎视眈眈呢!

“先用木栏建一道临时城墙,挡住他们的进攻!”吴为却坚持己见,并不容商量道:“我会亲自到城头监督,要么把敌人挡下来!要么我就死在城头!”

“是!”主将这个态度,副将们还能说什么,赶忙去准备木栏了。

所谓木栏,就是用木头扎起来的架子,类似盖房子的脚手架。这些天天天承受炮火猛轰,吴为早就担心,城墙会支撑不住,便命民夫做了许许多多个木栏,防备的就是这种时刻!

只是谁也没想到,这镇江城墙会一下坍塌几十丈,毕竟这年代的炮弹,并不具备这样的威力!但很显然,守军不幸的遇上了豆腐渣工程……

但这会儿没工夫追究谁的责任了,吴为亲自带着将士们,冒着汉王军战舰的炮火和弓矢,将一段段木栏,抬上成了废墟的城墙缺口,勉强固定好,用铁链拴成一串,再铺上木板,一段简易的临时城墙,便搭建了起来!

这时候,汉王军的登陆部队也准备好了,他们搭乘一艘艘小艇,冲到城墙下,然后跳到废墟上,嗷嗷叫着往上爬!

吴为便带着太子军,在木头搭成的临时城墙上展开了阻击!他们这段城墙的守军,在之前损失最小,因为之前并没有发生过肉搏战,汉王军的舰队,只是不断用炮火洗礼城墙,终究杀伤不了多少将士。

所以吴为能在组织防守的同时,还分一半兵力和民夫一起,拿着泥瓦刀修理城墙!毕竟木栏只是暂时的,能顶多久还不好说,城墙修补不好,迟早抵挡不住敌人的进攻。所以必须要争分夺秒,不能等打退敌人再修补!

于是,战场上出现了这样的奇景,前头的将士们,站在脚手架一样的木栏上拼命作战,死死顶住敌人的进攻。他们身后的同袍,却拿着泥瓦刀,搬着砖头,干的热火朝天。

可贵的是,如此混乱的作战加施工的场面,在吴为的指挥调配下,却能井井有条,甚至两条战线互相支持……施工队清理的碎砖头,根本不用运走,直接用筐送上木栏,守城的将士便拿砖头往下扔,砸得汉王军头破血流……

然而朱高煦毕竟是名将,他很快就发现了,这里是突破城墙的最佳地点,他下令水师,投入所有力量猛攻!还让新增援的两万部队,悉数搭乘沙船,开到北面城墙,统统投入战斗!

强攻之下,吴为这边的压力陡增,伤亡数字也直线上升,一个又一个木栏被炸毁、砍倒,但他具备了守城者最可贵的品质——韧劲儿!吴为根本不在乎死伤,他指挥着官兵们,将新的木栏扛上城头,代替被毁掉的那些!被毁掉多少他就再补上多少!除非汉王军把他的人杀光了,否则休想攻入城墙一步!

吴为甚至还组织起一支长矛队,用临时打造的丈八长矛,穿过木栏攻击敌军,汉王军猝不及防,惨叫着落下城头!有人拼死想抓住长矛,谁知手一碰上就惨叫着弹开,像是碰上烧红的烙铁一样!再一看自己碰过长矛的手,糊了!还真是碰上烙铁了……

原来吴为早料到这一点,这些长矛都是加热过,才刺出来的!

进攻这一段的汉王军,怎么也想不明白,明明他们已经占据绝对优势,可为什?就被这些简陋的工事挡住,就是不能寸进呢?

他们不知道,拦住他们的不是简陋的工事,而是防守者寸步不让的决心!

这一段北面城墙,在随后几天里,成了两军将士争夺的焦点,双方以命相搏,死伤极为惨重!汉王军不断增援,吴为却一个援军也没有……不是莫问不支援他,而是根本没有兵了……

“大人,”之前的四个副将,如今只剩一个,其余三人全都在战斗中阵亡了。“我们的兵力,抵挡不了敌人下次进攻了!”那仅存的副将也受了伤,吊着一只胳膊,声音嘶哑的禀报道。

“让工程队先停下吧,”吴为叹口气,自己想一边打仗一边把城墙修好,确实是奢望了。“先全力守城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