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三章 人味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朱勇为什么这么感激王贤,很简单,因为王贤跟皇帝禀报的时候,并没有揭他的短。而是把他和柳升、薛禄并为一谈,给皇帝以三人同样反应的印象。这样,朱勇在旨意面前犹犹豫豫、险些害死王贤,坏了皇帝的大事这茬,就完全蒙过了朱棣。

所以,事后论功行赏,朱勇和柳升、薛禄同时得到了朱棣的嘉奖。这回宿值禁卫,皇上只让他三人负责,这就表明了,他们仨是皇上最最信任的臣子了。

朱勇不敢想象,要是王贤照实禀报,甚至添油加醋,自己会是个什么结果?估计皇上一时不会发作,但肯定不会再信任自己。

所以朱勇感激王贤,感激他不计前嫌,替自己文过饰非,心说怪不得张家老二铁了心和他混一块儿,原来这小子真是仗义!

先不说成国公的满心感激,单说王贤被抬进殿,就见朱棣一身便袍,靠坐在躺椅上,领口敞开处,还露着白色的绷带。

王贤忙支撑着起身,在朱瞻基的搀扶下,跪拜永乐皇帝。

“免了吧。”朱棣看着王贤苍白的小脸,笑道:“咱们也是同病相怜,赐坐吧。”

“为臣不敢。”王贤忙推辞,在皇帝面前,臣子就得跪着,公卿重臣才有跪完了站起来的份儿,至于能有个座的,要么是七老八十,颤颤巍巍,要么是张辅这样的宠臣。以王贤的资历年龄,就得老实跪着。

“让你坐就坐。”朱棣挥挥手,太监李严便搬了把带靠背的椅子过来。“一来你伤成这样子,二来,你也救了朕。”

听皇帝这样一说,王贤心放下大半,就算他翻脸如翻书,也不至于宰了自己了。千恩万谢后,王贤坐下,朱瞻基倒是立在他旁边,情形十分怪异。

“皇上的龙体,大好了吧。”王贤问一句安。

“哎,老了……”朱棣有些黯然道:“放在当年,这点儿小伤早就屁事儿没有。”王贤刚要安慰皇帝两句,却听朱棣道:“今天早晨打了套太极拳,感觉发不出劲儿来。”

“……”王贤这个汗啊,您老伤成那样,险些休克而死,这才不到半个月,就能下地打拳,就这还是老了?“皇上真是龙精虎猛,臣虽年轻也自叹不如。”

“咱们能跟皇爷爷比,”朱瞻基的马屁,也是张口就来:“皇爷爷是一千年出一个的圣君,有天神护体。”

“放屁。”朱棣哈哈大笑,不慎扯动伤口,眉头突突直跳,声音都发颤了:“朕这身子,是战场上打熬出来的,伤得多了也就习惯了,哪有什么天神……护体……”说完这些话,朱棣出了一脑门子汗……

王贤一看,明白了,心说皇上在吹牛,就这熊样还打拳?打点滴还差不多。但哪能说破,便和朱瞻基一唱一和拍朱棣的马屁,把个朱棣哄得眉开眼笑,都感觉不到伤口疼了。

正说笑着,朱棣突然冒出一句:“林三是你什么人?”

王贤的笑容戛然而止,大殿里的气氛,也直线跌到了冰点。

“皇爷爷……”朱瞻基小声道。

“你不要说话。”朱棣一双阴沉的眼睛,死死盯着王贤。

“林三,是我师侄,也是为臣的兄弟。”王贤很快便淡淡道。

“哎……”朱瞻基忍不住轻叹一声,其实进来前,他叮嘱过王贤,要尽量撇清和林三的关系,但显然,这家伙犟起来,八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“你们是认同门在前,还是认兄弟在前?”朱棣幽幽问道。

“认兄弟在前。”王贤是有自己的坚持的,那就是对兄弟情义的看重,他不容任何人玷污这份情义,也包括自己。哪怕林三已逝,自己又面临生死关头,他也不愿意为了活命,去否认和林三的关系。

“你身为朝廷命官,朕的北镇抚司镇抚,为什么会和小明王的孙子,白莲教的少主结交?”朱棣脸上的肃杀之气越来越重,仿佛王贤只要一个回答不好,就会被推出去喀嚓喽。

皇帝的积威之下,王贤十分的紧张。别说是,就连一旁的朱瞻基,也感觉透不过气来。

“臣当时并不是朝廷命官,更不知道他是白莲教的人。”王贤打定主意,一个字不隐瞒,要原原本本讲出来,要打要杀随便。于是乎,他从北征之后回杭州乡试,被锦衣卫陷害,遇到了同样坐牢的林三讲起,讲到两人因为共同的敌人——锦衣卫,而展开合作,建立友谊;讲到纪纲派林三刺杀自己,林三却手下留情;讲到林三向自己透露身份,表示不想再和朝廷作对,想让兄弟们有个安生日子过……一直讲到这一次,南海子刺杀。

讲述的过程中,林三哥那魁梧的身姿、豪迈的气度、冲天的义气、绝世的身手,一次次浮现在王贤眼前,一次次让他眼中泛泪……

就连朱棣朱瞻基爷俩,都为王贤讲述的这个绝代奇人,暗暗心折,心说:‘怪不得王贤着了魔一样,能和这样的人做兄弟,实在是不虚此生。’

王贤讲完了,轻声道:“经过就是这样,臣知罪,臣听凭皇上处置。”

“唔,讲完了。”朱棣有些怅然若失,竟为大明失去这样一段风光,感到颇为可惜。失神了好一会儿,他才看着王贤道:“你确实有罪,身为北镇抚司镇抚,居然公私不分,让朕怎么放心,交给你更重的担子。”

“是,臣知罪,呃……”王贤心里正往下沉,暗道看来是没好果子吃了,哪知却听到皇帝话锋一转,不禁愣住了。

“呵呵,”朱瞻基也大松了口气,皇上既然这样说,最差也是个不赏不罚,实在是再好不过了。“孙儿也这么说他,太义气用事了。以后得改!”

“讲义气不是坏事,”朱棣却摇摇头,黯然叹气道:“朕原先觉着,做臣子的,最要紧的是忠心。为了忠心,什么道义人味儿,统统都得抛一边。这样的臣子才靠得住。”说着,皇帝眼里流露出痛苦之色。“所以朕用了陈瑛、纪纲这样的人。他们都是冷酷无情之辈,只要朕一声令下,别说自己的朋友h就是亲爹老子娘也照杀不误……”

显然,纪纲这次的叛乱,对永乐皇帝的打击很大。看到皇帝在做自我批评,王贤和朱瞻基哪敢插嘴,只能乖乖听着。“朕曾经以为,那就是忠心,用这样的臣子,不担心他们会背叛。”说着,朱棣自嘲的笑起来道:“现在想来,真是可笑。皇上跟臣子再亲近,能比得上人家的亲人朋友?要是臣子连亲人朋友都能出卖,又怎么可能终于皇上呢?”

王贤心说,您老终于想通这个简单的道理了。不过他绝对没有笑话朱棣的意思,翻遍史书,绝大多数皇帝至死都认不清这一点——因为当皇帝的,情商基本都停留在两三岁,以为这个世界绕着自己转,自己在所有人心里,都理所当然的高于一切。

能认清自己在人心里的地位,对唯我独尊的皇帝来说,这是多么痛的领悟……不过领悟不到这一点,基本上就跟明君绝缘了。

“所以孙儿啊,还是要用有人味儿的臣子。”朱棣教育起朱瞻基来。“有人味儿才会讲感情,你对他好,他才会知恩图报。没人味儿的东西,要让他有多远滚多远!”

“孙儿牢记在心。”朱棣这话,对朱瞻基的冲击也很大。自幼接受传统帝王教育,让朱瞻基很多时候,关注于人的阴暗面,朱棣这番话,给他的心里头开了一扇窗,让阳光撒了进来……

王贤也是心下大定,他知道自己做对了。要是按照之前朱瞻基的支招,拼命撇清和林三的关系,肯定会引起永乐皇帝的反感。

“王贤,”朱棣的声音,让王贤回过神来,听皇帝缓缓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赏赐?”

‘徐妙锦……’王贤险些就把这三个字脱口而出,好在他还没丧失理智,悬崖勒马道:“臣毕竟是错了,不敢要赏赐。能不挨罚,臣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“哎,”朱棣一摆手道:“你千里而来,救下朕和太孙,要是不赏你,岂不寒了人心……将来谁还会为皇上挺身而出?”

“是啊。”朱瞻基开心坏了,在一旁道:“雷霆雨露、皆是君恩。皇上要赏要罚,咱们都开心受着就是。”

“是这个理。”朱棣点点头道:“说吧,你想要啥?”

“那臣就说了……”王贤一咬牙,沉声说道:“臣请皇上火速出兵,救救镇江城里的子弟兵!”

王贤话音一落,朱瞻基心头一热,暗道:‘什么叫有人味儿,这就叫有人味儿。我这兄弟实在是太……有人味儿了。’心说我就不跟个死人吃醋了……其实朱瞻基对林三的事儿反应那么大,相当程度上,是因为感觉王贤对林三,比对自己还有感情……

“这就是你要的赏赐?”朱棣眯着眼,似笑非笑。

“是。”王贤点点头,目光坚定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