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零一章 断肠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你再说一遍?!”朱瞻基震惊无比的看着王贤。

“要不是我,你连在这里说话的机会都没有……”王贤也是气疯了,面无表情的瞪着朱瞻基,低声吼道:“他是我的救命恩人!对我有大恩情!虽然不知什么原因,被胁迫来刺杀皇帝,可他不是放水的话,你以为皇上还能活下来吗?!”

“……”朱瞻基死死盯着王贤,紧抿着嘴唇。

“要不是他给我们引路,你以为我们怎么找到你们的?!”王贤不管不顾,说个痛快道:“这么大的南海子,等我们自己找,黄花菜都凉了!”

“还有,你知道为什么刺客没有再来吗?”王贤的唾沫,都溅到朱瞻基脸上了:“那是因为被他牵制住了!”

王贤的话十分有力度,可惜却打动不了朱瞻基,等王贤说完了,他冷冷丢下一句:“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,可他射向我皇爷爷的那一箭,就足以让他百死莫赎了!”

“他是故意射偏的!”

“说了谁信?!”朱瞻基一脸讥讽道:“你太让我失望了!我本来以为你是可以和我一起继承大业的肱骨,但现在看来,你就是个满脑子感情用事的愣头青!”

“我就是感情用事了,怎么了?!”王贤冷笑道:“我要不是感情用事,能在九龙口替下你来?能跟纪纲你死我活到今天?能千里迢迢来救你?!”

“……”王贤这么一说,朱瞻基登时没了气焰。是啊,本来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,骨子里就是一腔燃烧的热血,想让这样的人不感情用事,简直是不可能。

然而,朱瞻基只希望他对自己一个人感情用事,不希望他再对别人这样。

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,朱瞻基刚想说‘咱们冷静冷静吧’,却突然听到一声杜鹃泣血似的哭喊!

“三哥!”

那悲怆无比的声音催人泪下,让官军将士们都心一酸,纷纷循声望去,只见个一身白衣的女子,从远处如燕子一般飞掠过来,她的动作实在太快,将士们还没看清楚,就让她冲过了警戒线,穿过层层人群,直扑王贤和太孙所在的马车!

“快拦住她!”负责警戒的军官,简直要一头撞死了,心说:‘还有完没完啊?!怎么刚弄死一个又来一个!’

将士们慌忙上前阻拦,然而那女子的速度实在太快,整个娇躯化成一道虚影,划一道优美的弧线,就穿过了人群,来到马车边。

王贤和朱瞻基还愣愣坐在车上呢……

幸亏女子没顾上他们,她眼里只有林三一个!

这女子自然就是回过神儿来的唐赛儿了……

按说唐赛儿冰雪聪明,应该早就明白,林三是不想让她陪着送死、也不想让她守活寡,才故意那么说的。

但这世上,情之一字,最能乱人心智。那天被林三一顿臭骂,唐赛儿羞愤而去,发誓一辈子都不再理他。随后两天,她都沉浸在满心怒火中,直到昨天梦到林三被杀,唐赛儿才突然中夜惊醒,一下就明白过来,林三是不想活了,所以要先让自己死心。

一想到这儿,唐赛儿脑袋嗡的一声,赶忙冲出客店,星夜疾驰回到南海子,想要阻止林三送死。然而南海子正在大搜捕,到处是戒严的军队,唐赛儿轻功再高,也不可能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,只能东躲西藏,一点儿一点儿寻找……

但是这么大的地方,她怎么可能找的着?唐赛儿心急如焚,看到有一名落单的骑兵,正往行宫方向疾驰,她便突然出手,一镖就把那骑兵射下马来,审问一番。方得知这骑兵乃是太孙派去行宫报信的。唐赛儿当然问:“你报的什么信?!”

“我们又逮到一名刺客,而且是伤害皇上的那个!”这又不是什么秘密,那名骑兵当然乖乖开口。

谁知唐赛儿一听,登时就炸了毛,一刀捅到骑兵的肩膀上,厉声喝道:“那刺客叫什么名字!”

“啊!”骑兵惨叫着报出了两个字:“林三!”

“三哥……”唐赛儿一把揪住那骑兵的脖子,一双剪水双眸中,满是惶急惊恐之色道:“他,没事儿吧?!”

“他……死了……”那骑兵也是个死脑筋,就不知道撒个谎,骗骗这个女阎王。

“死了?!”唐赛儿的目光渐渐冰冷,那双大大的眼睛里,逐渐堆满了寒霜,只是看一眼,就能让人打个寒噤。她的声音,就像从九幽地府中传来的一样:“谁干的?!”

“是北镇抚司指挥使王贤,把他一剑刺死的。”那骑兵战战兢兢道:“姑奶奶,知道的我都说了,您就放了我吧?!”

“放了你?!”唐赛儿咯咯一笑,笑声无比凄厉:“那谁放了我林三哥?!”说完,她手起刀落,一刀把那骑兵的脑袋砍了下来!

“三哥!三哥!”然后,唐赛儿便喊着林三的名字,一路飞奔,扑向了朱瞻基的队伍……

“三哥!”虽然已经痛不欲生了,但真正看到林三的尸体,唐赛儿的悲伤才真正到了不可承受的地步,她根本不管自己身处敌军阵中,只顾着抱住林三的尸首,放声痛哭!

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那哭声凄厉恐怖,根本无法和她平时那宛若仙音的嗓子联系起来。那是痛苦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,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嘶吼啊!

王贤愣愣看着唐赛儿那散乱的长发,耸动的肩背,再次掉下泪来。

朱瞻基却悄然下了马车,快步退到侍卫身后,才低声道:“拿下她!”这会儿工夫,他已经算清楚了,若能拿下这个必然和林三关系密切的女子,应该有很大可能,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侍卫们抽出刀,悄然上前,然后就站住了,因为心慈心严那群和尚,挡在了他们面前。

“诸位大师请让开,”侍卫长忙小声道:“我们是奉了太孙之命……”

和尚们却仿佛聋了一般,如一根根沉默的木桩,把马车围了起来。

“这……”侍卫长不敢造次,为难的看向身后的太孙。

朱瞻基的心情灰恶到了极点,之前因为抓到刺客的喜悦,已经荡然无存。他冷冷看向王贤,低声道: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
很显然,朱瞻基认为和尚们是受了王贤的指使。

王贤负手站在车上,冷冷看着朱瞻基,两人对视片刻,败下来的终究是王贤。

“殿下,她不过是来收尸的,并非刺客。”王贤低声道:“求殿下放她一马。”

“林三犯得是诛九族的重罪!”朱瞻基咆哮道:“这女子不是他的妹妹,就是他的妻子,绝对不能放跑!”说着闷哼一声道:“王贤!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你不要考验我和你之间的感情!”

“殿下,我求你了。”王贤眼泪刷得就下来了,哽咽道:“林三哥临死之前,拜托我照顾好她,他就求了我这一件事……”

话音未落,突然听到一声怒喝:“我杀了你!”

同时响起好几个惊呼声:“小心!”

王贤下意识的一回头,他看到最后一个的画面,就是满脸杀气唐赛儿,一刀刺向自己的后背!

王贤被重重一击,身子便向前飞出去……

身后,保持刺杀姿势的唐赛儿!她本来哭得昏天黑地,突然听到有人喊身前的男子‘王贤’,兀然就想起,那个信使说的话!登时,无边的悲痛化成怒火,一刀刺向这个杀害林三哥的凶手!

一刀刺中还不解恨,唐赛儿还要继续追杀,但众和尚哪能让她得逞,已经把唐赛儿团团围住,和她叮叮当当战成一团。

至于闲云少爷,身受重伤,动弹不得,只能干看着着急……

“王贤!”朱瞻基一看王贤中刀,这下也顾不上别的,赶忙抱住他,只见王贤两眼无神,张口想说话,却吐出一口血来!

“别说别说,什么都别说!”朱瞻基眼泪就下来了,慌忙帮王贤按住伤口,大喊大叫道:“太医!快传太医!”

王贤用尽全部力气,指一指唐赛儿……

朱瞻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登时愣住了。

看他一脸的天人交战,王贤直勾勾的瞪着眼,有些死不瞑目的架势……

“哎……”朱瞻基终于还是答应了,别过头去,闷声道:“放她走!”

“滚吧!”僧爷们也是有火气的,看王贤拼命保护的这女子,竟然恩将仇报,生吃了她的心都有了。

唐赛儿本来也想死了算了,却突然想到,这样林三哥肯定死无葬身之地,甚至尸首还不一定怎么被****。如是一想,她把刀收回鞘中,背起林三的遗体,柔声道:“三哥,咱们回家……”

“殿下,”侍卫长见状,忙小声请示朱瞻基道:“她要带走刺客的尸首!”

“走走走,让她走!”朱瞻基的心情,灰恶到了极点。

别看她身躯娇小,背着林三庞大的身子,速度却一点儿不慢,转眼就出了队伍,消失在路旁的树林里……

看到她消失的背影,王贤才放心的闭上了眼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