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章 痛!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官兵们费劲的拧过头、转过身,就看到那令人惊异的一幕!

只见林三已经与和尚们拉开了一丈的距离,和尚们也不追,林三也不跑,双方大眼瞪小眼,就在那儿干耗着!

有军官回过神儿来,忙下令道:“快追上他!”

官兵们赶忙拨转马头,朝林三扑过去。

和尚们简直要疯了,心中大骂林三:‘你小子脑袋让门夹了吗?怎么不跑啊!’就在和尚们忍不住要向官军下手的时候,林三哥终于动了!

然而却不是往外跑,而是迎面冲上来!

“错了错了!”终于有性子耿直的和尚,忍不住大叫起来!

“错不了!”林三哥怪笑一声,两条充满爆炸性力量的大长腿,猛地一弹,整个人凌空而起,飞到了和尚们的头顶上,又一踩一颗光头,嗖得窜进了战团!

和尚们想跟上时,却和一窝蜂冲过来的官军撞在一起,就算他们再厉害,也没法子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三像一只滑翔的雄鹰,掠过人丛,朝着朱瞻基扑了过去!

“护驾!”侍卫们毛都炸了,赶忙举起兵刃迎上去,然而他们哪是林三的对手,眨眼之间就被打飞了一半!

剩下的则被甩在了后头!

林三全力施展,不知道打飞了多少官军,飞快的掠过人群!几个起落,他和朱瞻基之间,再没有任何人了!

朱瞻基骑在马上,愣愣看着飞快掠来的林三,他到今天才明白这个道理——虽说是人多势众,但有时候人再多,也没什么卵用!

“拿命来吧!”林三死死盯着朱瞻基,整个人化作一头猛虎,狠狠扑了过来。

朱瞻基想逃跑,却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,就像被虎威震慑的小鹿,只能停在原地,等候死亡的降临……

突然,两道身影挡在了朱瞻基面前,是闲云和王贤!

两人挥舞兵刃,抵挡住了林三的进攻!当然主要是靠闲云,王贤不添乱就不错了……

闲云少爷一直冷眼旁观,早就手痒难耐了。像林三这样的绝顶高手,这世上不会超过五人,想碰都碰不着,而且根本不会和他打。其实他爷爷孙碧云也算一个,不然也培养不出他这个年轻的奇才来。只是孙碧云年纪大了,十多年不跟人动手,闲云也没和他交过手。

眼下,终于碰上这么一位,闲云少爷当然要拿出浑身解数,好好讨教一番了!

只见闲云身似游龙、剑若流星,牢牢挡住了林三的去路,林三几次出招,都被他化解,哈哈大笑道:“好好!长江后浪推前浪!前浪死在沙滩上!”

“言过了!”闲云丝毫不得意,对方经过连番恶战,还是赤手空拳,自己才能堪堪打个平手,这对以成为天下第一为己任的闲云来说,实在没什么好夸耀的。

“不错!”林三哥也真不给面子,怪笑一声道:“还真有自知之明!”

闲云俊脸一阵通红,没做声,拳脚上却拿出十二分的能耐来!

“就让你见识见识吧!”林三的身形突然凝滞下来,全身的气势,也从雄鹰变成了雄狮,他左拳收回腹间,微微一蓄力,突然却打出了右拳!闲云注意力全都放在他的左拳上,吃了一下晃,忙运用太极的卸力去化解林三的右拳!

“龙象拳!”

林三诡异的一笑,那蓄势待发的左拳,带着风雷声轰然打出来,闲云没法再次变招,只能硬挨这一下!只见闲云的双脚紧紧扣在地上,被硬生生打出两丈近远,在地上拖出两道深深的痕迹!

闲云极为高傲,强撑着不倒下去,内里气血一阵翻腾,一口淤血吐了出来!

看到闲云被打吐血,王贤真的怒了,他死死盯着林三!

林三突然身子一晃,眉头紧皱!

众人见林三那痛苦的样子,心说王大人会妖法啊!瞪一眼就能让这大高手受伤……

下一刻他们才回过神来,原来那林三的背上中了一箭!

“放箭!”闲云的抵抗终究是有效果的,给弓弩手争取到了射击的时间!

“不要放箭!”周勇大怒,大声道:“会射到我家大人的!”

然而那些禁军,显然不太买王贤的账,十几支弩箭朝着林三射过去!

不过射归射,没有人对射中报太大希望,这个怪人实在是太打击将士们的信心了……

然而林三也不知是累了,还是受那一箭的影响,竟躲了躲没躲过去,只听噗噗噗噗一阵利箭入肉声,他的背上起码插了七八支箭!

鲜血滴滴答答流下来,转眼之间,林三的后背就被染红了!

这也让官兵们松了口气,终于知道他也是肉长的,也会流血受伤!

“啊……”林三受伤野兽般咆哮一声,朝着朱瞻基在此冲过去。

王贤赶忙举剑,下意识一招直刺,想要逼退林三的进攻!

然而,万万没想到,只听噗嗤一声,那一剑竟刺入林三的腹部,又顺势穿过他的腹腔,从后腰刺出……

王贤两只眼睛瞪得溜圆,眼里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!他握剑的手已经松开了,但林三冲的实在太猛,一直冲到他怀里,王贤忙紧紧抱住林三……

林三口中流着鲜血,附在王贤耳边,轻声道:“不要自责,是我自己找死……”

“为什么,”王贤大脑一片空白,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,喃喃问道:“为什么……”

“宿命,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终结……”林三又吐一口血,语气中却透着如释重负的笑道:“小明王的孙子,生下来就是要造反,一直到死的……”顿一顿他轻声道:“我不想和韦无缺一样,所以我选了这条路……”

“……”王贤再也顾不得什么,他紧紧抱着林三,任眼泪奔涌而出。

“记得我说要送你个礼物吗?”林三的声音越来越虚弱,根本微不可查:“就是我的人头……所以你别哭了,不就弄巧成拙了……”

“你是我的兄弟!”王贤果然依言止住泪,却沉声道:“我是绝对不会用你换富贵的!”

“呵呵,别那么傻,横竖我都死了,何不废物利用呢?”林三说完缓缓闭上眼,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,用最后的力气对王贤道:“贤弟,拜托你件事……”

“三哥请讲!”王贤使劲点头:“我一定办到!”

“赛儿认死理,肯定会找你报仇,看在我的份儿上,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……”

“大哥你放心吧!”王贤重重点头:“我就是死,也要保她平安!”

“帮我照顾她……”说完这一句,林三终于放心的闭上眼,逝去了。

抱着林三的尸首,王贤噗通跪在地上,巨大的痛苦让他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,只能像野兽一样干嚎……

“阿弥陀佛……”心严心慈等众僧人终于赶过来,却看到了这一幕,一个个神情悲伤,双手合十。

这时候,所有官兵都被朱瞻基勒令转过身去,不许看场中一眼。这样的画面传到皇帝耳朵里,再加上点儿挑拨,朱瞻基简直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……

太孙殿下死死盯着痛哭的王贤,使劲压抑住怒火,等王贤哭声小了,他才低声道:“回去吧。”

王贤点点头,抱起林三的尸体,缓缓走到一辆大车旁,小心的放下。然后自己也上了车。

队伍继续往回走,这里离着行宫还有个十几里,按这种速度,差不多得走大半个时辰。

心性红着眼,把林三背上的箭簇,一个个拔掉,王贤呆呆坐在一旁,看着刚才还神武盖世的林三,已经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,这让他实在无法接受。

朱瞻基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,也上了这辆马车,坐在王贤对面,低声道:“你欠我一个解释。”

“我不想说话。”王贤漠然的看他一眼,觉着这张脸十分的可恶。他使劲攥着拳,强忍着把朱瞻基打下马车的冲动。

朱瞻基却毫无所觉,换上更温和些的口气道:“刚才是你救了我,这是你第几次救我了?”

王贤漠然不语,朱瞻基只好接着自顾自道:“但你最后的表现,实在太失态了,这会让人产生多少不好的联想?!”说着压低声音,却压不住怒火道:“人家会说,原来你王贤和刺客关系这么好!是不是就是朱瞻基设的这个局?甚至就算是你手刃了刺客,人家也会说,你是灭口!”

“……”王贤抬起头来,像不认识一样看着愤怒的太孙殿下。“这得多么丰富的想象力?”

“三人成虎你不知道吗!”朱瞻基指着行宫方向,低吼道:“我三叔正疯了一样找证据,洗清自己!他肯定会利用这一点,添油加醋跟皇上胡说八道!只要我皇爷爷怀疑咱们一点儿,他就一定能过关!”

“……”王贤沉默一会儿,突然怪笑一声:“那又怎样?!”

“怎样?!”朱瞻基要气疯了,低声咆哮道: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以把我三叔干掉,让你这一哭,就这样泡汤了!”

“别忘了,”王贤终于忍不住,冷声讥讽道:“要不是我,你连在这里说话的机会都没有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朱瞻基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满脸震惊道:“你再说一遍?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