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九九章 放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0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没记错的话,这首诗还有最后一句,”朱瞻基的声音响起来:“燕丹事不立,虚没秦帝宫。舞阳死灰人,安可与成功……”说着哈哈大笑道:“不吉利啊!”

“但应景儿。”林三淡淡一笑:“荆轲失败了,我也一样。”

“若非你行刺皇上,我定会将你收为己用。”只有朱瞻基依然心如铁石,他知道,这时候自己绝对不能犹豫!必须向皇爷爷展示出,对刺客的刻骨仇恨!“但现在,我只能把你挫!骨!扬!灰!”

林三哥呵呵一笑,向朱瞻基竖起了大拇指,然后在众目睽睽下,将大拇指朝向了地面。

朱瞻基嘴角一抽,举起了手!

将士们握住马缰,只要太孙殿下的手一落下,他们就会一起冲锋,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踩成肉泥!

就在这时候,官军的阵型突然骚动起来。

“让开让开!”

肃杀的气氛被破坏殆尽,将士们十分恼火。循声一看,见是一众光头,簇拥着王贤往里挤。

将士们的火气登时不见了,乖乖让开去路。他们都知道是王贤和这些和尚,救了永乐皇帝!

而且这些和尚高强的武艺,这些天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心说能对付那怪人的,也只有这群秃驴了!

转眼间,众僧人便挤进内圈,来到林三面前,挑衅起来:“呔,那个大个子,你很能打是吧!”

“呵呵……”林三哥勾勾手,笑道:“你们可以试试!”

“嘿,僧爷正有此意!”心慈咧嘴一笑道:“心性师弟,你去领教这位的高招!”

一名身材高瘦,手如鹰爪的僧人,便宣一声佛号来到林三面前,两人二话不说站到一处!

那边开打,王贤也来到朱瞻基身边,只见太孙殿下眉头紧皱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还是交给他们吧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这种绝顶高手,不是人多就能留下的。”

朱瞻基心说也是,便点点头,观看双方打斗。那心性和尚没有兵刃,他的武器就是那双鹰爪,双手挥舞,每一下都带着呜呜的破风声,十指紧扣,指甲锋利无比!真像一对扑向猎物的鹰爪!

可惜林三哥不是兔子,而是猛虎,攥紧铁锤似的拳头,抡起来就和心性战在一处!两人电光火石的交手几下,身形越来越快,心性突然对林三说了句什么,然后就空门大开!

就见林三一拳‘黑虎掏心’,正中心性和尚的胸口!

砰地一声,心性和尚便被打飞出去,撞在一个骑兵身上!那骑兵感觉就像被一头大象撞上,连人带马都被撞倒了!

众人目瞪口呆,看着四仰八叉躺在马身上的心性和尚,心说死了吧?

谁知道心性没事儿人似的爬起来,还歉意的拉起那名倒地的骑兵,“你没事儿吧?”

骑兵茫然摇摇头,心性才转回,对心慈羞愧道:“师兄我学艺不精,败了。”

“呦吼,”心慈笑道:“还挺厉害。心平,你去会会他。”

“别费劲了,你们一起上吧。”林三哥伸个懒腰道:“太孙殿下还赶着回去吃晚饭呢。”

听了这话,朱瞻基毛孔都炸开了,心说:‘我这话都让他听到了!这家伙当时藏哪儿了?要想杀我岂不是易如反掌!’如是想来,他愈发坚定了要杀林三的念头,遂沉声道:“是啊,几位大师,这不是公平比武,而是围捕刺客!可以不考虑江湖规矩,速速把他拿下才对!”

“这……”听了朱瞻基的话,心慈一脸为难,看向王贤,见他也点点头,才下定决心道:“好吧!就让他见识见识我佛家的十八罗汉阵!”说着,他看看被官兵围出来的小圈子:“太孙殿下,让他们让让,咱们要摆阵。”

“好吧,”朱瞻基不疑有他,下令道:“退后吧。”

官兵们便缓缓往后退,场中的圈子也越来越大。

“还不够,再退退。”心慈撵着官兵们一退再退,使包围圈从一丈方圆,扩大到了将近十丈。

“这总够了吧。”太孙殿下不禁皱眉,因为随着圈子扩大,包围圈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缝隙,已经不那么严密了!

“勉勉强强。”怕引起怀疑,心慈也不敢太过分了。

“列阵!”心严一声令下,和尚们便呼呼啦啦排成一行,一个个拉开架势,吹胡子瞪眼!

林三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,心说不是‘抱朴长生阵’吗?怎么又改成十八罗汉阵了?再说这也不像罗汉阵,分明是一字长蛇阵吧?

“十八罗汉阵!”和尚们一起吼道:“施主请赐教!”

喊完了,和尚们便一扑而上,围着林三哥,兜圈子转起来!

和尚们越转越快,渐渐地只能看到虚影,又带起满地尘土,彻底看不见人形了!

朱瞻基等人瞪大眼看着,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。殊不知这些和尚转圈子,不过是为了给最里头的心慈打掩护!

趁着师兄弟们转的飞沙走石,心慈对林三道:“刚才让心性给你带的话,听到了吧?”

林三点点头,轻声道:“听到了,师叔。”

“那好,”心慈道:“待会儿咱们演一场戏,一边儿打一边儿动,我们护着你出圈子,然后你趁机逃跑。”顿一顿,又不放心的嘱咐道:“别往平地儿跑,进林子!”

“真的不用了……”林三感激的看着心慈,对方能在这种时候,还拼命救自己,让他倍感温暖。但他说出的话,却让心慈大吃一惊:“我已经决心求死,不要再拖累师叔们了。”

“怎么就要求死呢?”心慈大惊失色道:“年轻人不要想不开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……”

林三哥这个汗啊,心说虽然我叫你师叔,可我哪点儿跟年轻人沾边?

心慈还要苦口婆心的劝,众师兄弟们受不了了,心性和尚忍不住提醒道:“快点儿,我们转的要吐了……”

心慈把心一横,暗道:‘得了,甭管他怎么想,救人吧!’便不再跟林三商量,一拳打了出去,林三只好举臂格挡!

众和尚也不转悠了,从四面八方朝林三进攻,林三心里不想还手,可他练武一辈子,见招拆招都成了身体的本能,根本不受大脑控制,便和和尚们乒乒乓乓战在一处!

打着打着,他也来了兴致,高手寂寞啊!从二十八岁武功大成,林三哥就再没痛痛快快打过架,因为没有人能在他手底下走过三招!就是群殴也不是对手。这回他可算是碰上对手了,虽然和尚们哪一个的武艺,都不是他的对手,但胜在人多、配合默契、阵法精妙!

林三哥打了一会儿,发现自己拿出八分实力,也奈何不了这群和尚!久违的战意涌上心头,他重重一记野马分鬃,打退了心严的进攻,哈哈大笑道:“咱们好好打一场!”说完,一运力,全身骨节就像爆豆子一样噼里啪啦作响,猛一吸气,再从丹田吐出:

“呼哈!”

同时一记重拳击出,那拳头势若奔雷,带着凄厉的风声,朝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和尚砸去。那和尚眼看躲不过去,赶忙举起双臂,运劲抵挡!

只听砰地一声,那和尚便被直挺挺砸出去!

再交战时,和尚们登时吃力多了,别说存心放水了,就是全力抵挡,也挡不住林三哥那威猛绝伦的拳脚!

好在和尚们虽然吃素,可一身金钟罩铁布衫、横练十三太保的功夫,却不是吃素的!比起进攻来,他们更善于防守,尤其是能抗揍!被打出去,一骨碌爬起来,又再次冲入战团!

朱瞻基和众官兵都看呆了,只见着满眼的人影,看不清拳脚,那叫一个眼花缭乱!只听到‘砰砰砰砰’的拳脚相击声!

这些高手可不是老老实实站在那儿打,他们一会儿飞到这儿,一会儿又冲到那儿,十丈见方的场子都不够他们打的!

“快让开!”眼看着高手们又冲到跟儿前,将士们赶忙惊呼着闪开。

然而高手们打的是浑然忘我,还继续往外边走边打,眼看就要冲出包围!

心慈累得气喘吁吁,好容易逮着个机会,瞪着林三道:“小子,我们把你送出来了,你看着机会就跑啊!”

林三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,对周遭的情况了若指掌。他当然知道,师叔们从场地中间一直打到最外层,用意就是放自己离开!

“快走吧!”心性和尚低喝一声,让出了一个空当,透着空当看出去,前头空无一人!

林三深深看这些和尚一眼,点点头,一个鱼跃龙门,一下就冲出了战团,然后就势一个空翻,便和和尚们拉开了数丈远!

这时候,官兵们还没回过神儿来,马头也都朝着相反的方向密集列队,朱瞻基更是被层层挡住了视线,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!

如果要逃跑,这是绝佳的机会!如果是林三这种高手,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,逃出生天了!

然而林三却没有动……

众和尚焦急的看着林三,使劲给他递眼色,就差没喊‘快跑’了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