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九六章 搜捕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赵王等人闻讯,赶忙围了过来。

看到狼狈不堪的朱瞻基,杨荣、金幼孜、陈珪等人泪流满面,跪地泣道:“殿下,这到底怎么了?!”

看到皇爷爷召见的三个人都来了,朱瞻基终于放下那颗悬着的心,也鼻头发酸道:“说来话长……”说着低声吩咐道:“你们找个大轿子,跟我去接皇上。”

“轿子已经备好了。”朱勇指着后头硕大的轿辇,献殷勤道:“估摸着能用上,就让人抬来了。”

“公爷有心了。”朱瞻基漫不经心的点点头,因为他的目光,完全被赵王吸引了。

朱瞻基的眼里满是愤恨,目光像剑一样直刺自己的三叔。

赵王却好似毫无所觉,走上前,拉住朱瞻基的手,红着眼圈道:“你没事儿吧?”

“劳三叔费心了。”朱瞻基抽出手,在衣服上擦一擦道:“让三叔失望了。”

“这也不能算你的错。”赵王却完全不在意,一脸庆幸道:“你没事儿就好,可把三叔担心坏了。”顿一下道:“咱们快去接皇上吧。”

说完,赵王径直往里走,众大臣也跟着走在泥泞的芦苇荡里。

朱瞻基愤恨的盯着赵王的背影,直到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。

不用转头,朱瞻基也知道是王贤,两人默默跟在后头,太孙低声问道:“他没作怪吧?”

“没少作怪。”王贤把事情经过简单一讲,唯独略过了成国公的挣扎。

“就是他!”太孙咬牙切齿道:“这一切都是他捣的鬼!”

“没有证据,说什么都白搭。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能有现在,就是万幸了。”

朱瞻基后怕的点点头。他何尝不是这样认为,要不是王贤及时赶到,要不是输血奏效,他和他父亲,败局已定!

想到这儿,朱瞻基看一眼王贤,心头一热,紧紧攥住他的手。

太孙想说点儿什么,却觉着说什么都太苍白,只叫了一声‘兄弟’,便哽咽楸来。

王贤拍拍朱瞻基的后背,轻声道:“还没到放松的时候。”

朱瞻基点点头,调整下情绪,沉声道:“咱们也过去!”

便和王贤大步跟上前头……

等王贤和朱瞻基赶到,就见自汉王以下,所有勋贵文武,全都跪在朱棣面前,痛哭流涕。

朱棣躺在芦苇堆成的榻上,身上缠着绷带,脸色煞白煞白,说话也有气无力,唯有那双眼睛,仿佛比平时更亮,亮的瘆人!

“都嚎丧什么?”朱棣缓缓道:“朕还没死!也死不了!”

“父皇……”朱高燧哭得快要断气儿了,一边抹泪一边抽泣道:“你到底遇到啥事儿了?怎么伤成这样?”

“朕遇着吃人的老虎了!”朱棣那双阴沉的眼睛,死死盯着朱高燧,幽幽道;“能捡回一条命来,就是天不绝我了!”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朱高燧一听,先是吓一跳,旋即却放下心来……他就知道父皇死要面子,不会承认遇到了刺杀。赵王不禁松了口气,暗道只要父皇不明着追究,过关的希望便会大增。

“皇上,”杨荣轻声道:“还是先回行宫再说吧。”

“唔。”朱棣应一声,目光落在柳升和薛禄身上,满是赞许的点点头。

柳升薛禄自然十分开心,朱勇心却往下沉,暗道:‘皇上是不是对我不满意啊,这下可惨了!’

朱勇浑浑噩噩的看着皇帝被抬上轿子,又看到柳升两个被皇帝指名伴驾,一颗心彻底沉到谷底了,看看一旁的湖水,恨不得跳进去死了利索。

朱棣的轿子路过朱瞻基和王贤身前时,停了下来。

“孙儿。”朱棣的声音响起。

朱瞻基忙爬起来,俯在轿子旁边,轻声问道:“皇爷爷有何吩咐?!”

“朕估计老虎还在南海子,你和王贤带人搜查!”轿子里的朱棣,两眼射出怒不可遏?光,被几个刺客弄到这般田地,简直是永乐大帝平生未有之耻!

“遵旨。”朱瞻基忙应声。

“尽量捉活的,”朱棣幽幽道:“朕要亲自扒了它的皮,抽出骨头泡酒喝!”

“是!”朱瞻基又答应一声,目送着朱棣的轿子远去,才对一旁的王贤道:“兄弟,咱们报仇的时候到了。”

“……”王贤却不言语,反而一脸的担忧。他有种感觉,自己很可能遇到,不愿遇到的那个人!

“怎么了?”朱瞻基问道:“你担心刺客跑了?”

“嗯。”王贤随口应一声,遮掩过去道:“我们开始吧。”

“好!”朱瞻基抖擞精神,翻身上马,来到朱棣留给他的一万兵马面前。

朱瞻基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官兵,几十名军官齐刷刷跪下,高声道:“请太孙殿下调遣!”

“好!”朱瞻基点点头,威严十分道:“大军已经封锁南海子,就是一只鸟,也插翅难飞了!”顿一顿道:“我们要做的,就是把这南海子,像犁地一样犁一遍,把藏在犄角旮旯的老鼠找出来!都听明白了吗!”

“听明白了!”将士们高声应道。

“开始吧!”朱瞻基一挥手,大军上马开拔,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大搜捕!

成队的骑兵在海子里来回扫荡,上万步兵牵着京城所有的猎犬,搜遍每一处树林、湖泊、洞穴!

湖上,还有数百条船只在寻索。为了把刺客从黄纱帐里逼出来,他们甚至到处点火,将无边无际的芦苇荡烧成了灰烬!

烟火笼罩着方圆百里的南海子,掘地三尺也要把刺客找出来!

太孙手下的一万人,不过是机动搜索力量。朱勇和薛禄的人马也在行动。太孙每搜过一处,他们就派军队把守住这一片,不许任何人再靠近!

就这样寸寸焦土、步步为营,搜查了整整两天。地图上的未搜索区域,已经只剩三分之一了,而且深处层层包围之中。如果刺客真的还在南海子,必定无可遁逃了!

没有人去想,刺客会不会早就逃离南海子。因为他们要做的是,为皇帝发泄心头之恨!就算找不到刺客,也要毁了这片南海子!

天子一怒、血流漂杵!

这场搜捕就是天子的怒火!。

清晨,空气中弥漫着草木燃烧后的刺鼻气味,能见度极差。

王贤和朱瞻基在层层护卫下,行走在未搜索的一片狭长区域内。

经过这几天的折腾,两人都十分疲惫,也不再报什么希望了。

“今天晚上差不多就能搜查完毕了。”王贤两眼通红,那是被烟熏的,声音也嘶哑不堪。

“嗯。”朱瞻基也一个德行,嘶声道:“咱们晚上就可以回行宫复命了。”

“快点儿吧,”王贤满目忧虑道:“我担心镇江那边……”

“是啊。”朱瞻基点点头:“我这两天回去问安,都跟皇爷爷提过出兵的事儿,他却说先找到刺客再说。”说着吐出口中的草杆,郁闷道:“这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也无法理解朱棣的想法。赵王那么大嫌疑,朱棣却仿佛毫不在意,整天让他在床前伺候。太子都要完蛋了,却整天让他和太孙,在这里掘地三尺……

两人正愁肠百结,突然听到一声炸响,王贤和朱瞻基一个激灵,这是发现目标的信号!

众人齐刷刷抬头,就看见西北方向三五里的地方,有一朵烟花炸开!

那烟花就是号令,根本不用再说什么,所有人都拼命往西北方向赶去!

看到烟花的何止是他们,四面八方的搜索部队都同时看到了!

“快!快!”靠近那一区域的所有人,都拼命催动马匹,潮水般涌向烟花炸开的地方。

“驾!驾!驾!”

隆隆的马蹄声从各个方向响起,烟尘也从各个方向腾起,朝着同一个目标扑去!

拼命前进的队伍中,赫然有心慈心严等和尚的身影!

却说这些天,也不都是坏消息。至少王贤就赢回了他断后的十八位师兄!

王贤本以为,他们应该死定了。没想到这些和尚非但回来了,还一个都没死,只是不同程度受了点儿伤!

按照心严和尚的说法,当时他们确实很危险,但不知何方高人相助,连续射来几支神箭,每一箭都射中一名蒙面人的面门!

那些蒙面人似乎知道高手的来路,一下子都懵了,他们才趁机逃出去,赶在对方的援兵杀到之前,进了芦苇荡。

“那为什么不来汇合?”王贤奇怪问道。

心严和尚闻言,不禁面色尴尬,还是心慈给他圆场说:“追兵就在身后,担心会害了你们!为了牵扯刺客,我们只有往另一个方向逃。”

“怪不得。”王贤恍然道:“这些天,那些刺客再没现身!”说着一脸感激道:“师兄们实在是太伟大了!”

“哈哈,那当然,”心慈摸着光头,大言不惭的笑道:“要不怎么是你师兄呢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心严毕竟是虔诚的佛家弟子,那是从来不打诳语的,受不了心慈的牛皮,终于说了实话:“我们是迷路了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的笑容僵住了。

心慈老脸臊的通红,尴尬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吧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!”王贤终于忍不住,放声大笑起来,众师兄弟也跟着大笑起来。

笑完了,王贤使劲抱住心慈和心严,轻声道:

“谢谢你们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