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九五章 火并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8-0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几个赶到大红门,一眼就看到这场大火并!不禁大惊失色!

阳武侯薛禄不愧是老将,反应最快,使劲一夹马腹,朝着两军阵前冲过来,口中大声喊道:

“快住手!”

一听薛禄的声音,柳升就知道有转机了,忙高声下令:“抬枪!”

千钧一发之际,神机营的将士拼命抬起枪口!

也就是仅抬了一寸不到半寸的样子,枪口便纷纷迸出火舌来!

子弹呼啸着朝羽林军射去!

羽林军这下也顾不上尊严了,拼命往地上趴去。可惜距离太近,已经来不及做动作了……

密集的子弹擦着羽林军官兵的头皮飞过去!

铛铛铛,不少人的头盔被子弹打了下来,也有些个倒霉的,被打中了天灵盖,当场倒毙……

射击产生的白烟笼罩了战场。 。

当烟雾散尽,羽林军将士已经全都趴在地上。

神机营的将士也惊魂未定,待看清绝大部分羽林军并未受伤,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好!好!”袁容也是倒霉透顶,竟被一颗流弹打中了肩膀,他捂着满是鲜血的膀子,脸上杀机迸现。“柳升,今儿个有你没我!”

“行啦。”柳升根本不鸟他,朝薛禄一抱拳:“薛大哥有何指教。”

“啊,咳咳!”薛禄咳嗽两声,一本正经道:“安远侯,你不是奉旨调兵护驾吗?怎么在这儿跟羽林卫打起来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柳升心说,我调兵是杨荣的主意,没有旨意啊。但他心思灵敏,见薛禄朝自己挤眉弄眼。顺着的薛禄的目光一看,他又瞧见了王贤!心头登时一阵明悟。

“他哪有旨意!”袁容不屑道:“不信让他拿出来看看!”

“拿出来就拿出来。”薛禄笑道:“安远侯,你的虎符呢?”

“在这儿。”柳升忙从怀中掏出半边金色的虎符,双手递给薛禄。

薛禄看也不看,便给了身后的王贤,笑道:“上差,给大驸马看看吧。”广平侯袁容当年是燕王府仪宾他娶了朱棣的大郡主朱玉英。后来朱棣当上皇帝,大郡主成了大公主,袁容也就变成大驸马,所以薛禄才会这么称呼他。

不是朱棣的‘半个儿’,袁容也不可能当上这羽林卫的指挥使!

王贤点点头,在袁容注视下,拿出那半片虎符,和柳升的那半块一对,严丝合缝!

柳升一看,马上给王贤跪下,心说你来的太及时了。

袁容一看,却简直要魂飞魄散!一旦皇上平安归来,这次南海子事变,他可是要负全责的!

虽然他小舅子朱高燧才是始作俑者,但负责防务的是他!冲在前头的也是他!

以袁容对赵王的了解,最后的责任,肯定会被全推到自己身上!

“那旨意呢?!”袁容退无可退,只能顽抗到底了,瞪着王贤咆哮道:“光有虎符没有旨意也不行。”

“皇上传的是口谕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待各位将军点齐兵马,我就会带你们去迎接圣驾。”

“唔。”柳升点点头,像是很慎重道:“既然只是调兵,不是让我们去打仗,光靠口谕也是足够的。”

“还是侯爷最能体会上意。”王贤笑眯眯的点头。朱棣当时的情况,确实没法拟旨,但完全可以让太孙起草,他来盖章。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啰嗦,但朱棣显然也要防着太孙和王贤作乱,所以只下了口谕,这样像柳升、薛禄这种忠诚睿智的将领,就可以自由把握分寸,一切以护驾为重了。

“哎……”朱勇颓丧坏了,心说自己还是太嫩了,怎么就想不到这些呢。

其实他不是嫩,而是私心太重,光替自己考虑了,自然不会冒险……

“行了,别发呆了。”薛禄拍他一下道:“咱们也快去调兵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朱勇振作精神,点点头。

“那这就交给你们了。”薛禄朝王贤和柳升点点头道:“我们去去就回!”

“好。”两人应一声,目送成国公、阳武侯离去。 。

“咱们也进去吧。”薛禄和朱勇一走,王贤朝柳升笑笑道:“侯爷,不能让皇上久等啊。”

“当然当然。”柳升忙笑道。

两人说着,就要进大红门,却被袁容再次拦住道:“我说放行了吗!”

“如今有旨意又有虎符,你是想作死吗?”柳升眯着眼,杀气四射。

“谁知道这虎符是哪来的!”袁容已经打定主意,就是鱼死网破也要把他们拦下!这样赵王才能有足够的时间找到皇帝,那样还有翻盘的希望!

“给我拦住他们!”袁容的声音,在羽林卫头上炸响。

羽林卫将士当然早就爬起来,闻言机械的列阵。

“哼哼哼。”柳升却冷笑连连,睥睨着羽林卫的将士道:“皇上为什么把你们选进羽林卫,因为你们都是功臣之后,最是忠诚不过!”

“不错!”王贤接过话头大声道:“刚才的事情,大伙都看清楚了,是非曲直,相信人人心知肚明。”说着他高高举起那柄勉强组装好的宝刀,一脸威严道:“忠于皇上者,就给我让开去路!”

“……”羽林军一阵面面相觑,他们不同于赵王的侍卫,绝大多数人都是效忠皇上的。看到王贤有虎符、有天子宝刀,心里头已然把他当成天子钦差了。虽然大都仍搞不清状况,但听钦差的,总是错不了吧?

“前进!”

神机营这边却正好相反,将士们知道自己不是造反,登时士气大振,听到命令便毫不犹豫列队向前!

“拦住他们!”看着神机营的队伍越来越近,袁容整张脸都扭曲了,咆哮起来道:“放箭放箭!给老子放箭!”

可任他叫破喉咙,也没有一支箭射出来……

当神机营的队伍来到羽林卫面前,黑衣黑甲的羽林卫,就像一道黑黢黢的厚重大门,轰然开向两边,让开了去路!

见部队彻底失控,袁容一屁股坐在地上……

神机营的将士浩浩荡荡穿过大红门,进了南海子。 。

正午。虽是深秋,但日头毒辣,太阳地儿下还是燥热的很……

神机营、羽林卫的将士在行宫外的晾鹰台上列队,王公大臣的家兵家将也在,所有人都老老实实、一动不动。

行宫檐下,立着赵王、王贤、柳升、陈珪、杨荣、金幼孜等人。这些大人物虽然身处阴凉之地,却一个个心头燥热、面色各异。

“王大人,”赵王脸上挂着细密的汗珠,身上的袍子都贴到背上,出现两个深色的汗印子。这对极端重视仪表的赵王殿下来说,简直是不敢想象的。但此刻,赵王却毫不在意,他使劲摇着扇子,催促王贤道:“你就别磨蹭了,咱们赶紧去迎接圣驾吧!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其实也很着急,韦无缺那些刺客可还在南海子,说不定啥时候就发现朱棣了。但他必须沉住气。“王爷稍安勿躁,咱们还是等等成国公他们吧。”

“我们这么多人还信不过吗?!”赵王像是受到莫大的侮辱,用扇子指着王贤道:“你不要挑拨我们君臣关系!”说着目光阴沉下去,毒蛇般盯着王贤道:“不然本王绝不放过你!”

赵王话里话外的警告之意,就是聋子也能听出来。王贤知道他这是心虚害怕了,根本不在意,转过头对杨荣笑道:“这次多亏了杨学士,您可是头功啊!”

杨荣本来还算淡定,听了这话登时脸就绿了,他分明看到赵王那毒蛇般的目光,朝自己投射过来。杨荣知道,王贤这是在分散火力,明摆了告诉朱高燧,坏他好事儿的还有自己。

“呵呵……”杨荣干笑一声,道:“王大人误会了,我可什么都没干。”

“你们读书人当然都不用干,”王贤亲热的拉着杨荣的手,笑眯眯道:“只要动动心眼儿,动动嘴就成了!出力流血的勾当,有我们这些武夫呢!”

“王大人谬赞了……”杨荣恨不得把王贤掐死,脸上的苦笑遮也遮不住。

王贤眼角闪过一丝冷笑,让你们整天拿老子当枪使!这下咱们有难同当吧!

“原来杨大学士是真人不露相啊。”朱高燧笑着说着,声音却有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“那当然,你们日后要多亲近亲近。”王贤笑呵呵道。

杨荣被赵王盯着,那叫一个如芒在背,简直要晕死过去。幸好这时候,薛禄和朱勇的军队到了。

三路兵马聚齐,王贤才放下心来,沉声道:“诸位,随我去迎接圣驾吧。”

“是。”众人沉声应道:“请大人引路!”

三路大军便在王贤的带领下,向那片芦苇荡开拔! 。

半个时辰后,那片芦苇荡被数万大军围了个水泄不通,可把警戒的和尚们吓坏了!

朱瞻基也不敢确定,来的是敌是友。

朱棣听到禀报,却笑起来道:“接咱们的来了。”说着径直下令:“孙儿,你去迎一下,让他们抬个轿子来。朕这个样子,不能见人。”

“孙儿遵命!”朱瞻基便径直迎出去,大声喊道:“大明太孙朱瞻基在此!来者何人,报上名来!”

“哎呀殿下……”马上就有回应了,一名将校跪在地上,惊喜道:“可找到你们了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