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九四章 对峙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3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不错,”王贤手持那半边虎符,目光?严道:“成国公既然认得,总该听命了吧?!”

“当然。”朱勇连忙下,从怀中摸出另一半虎符,高高举起道:“请验符!”

王贤将手中的虎符和朱勇的一对,纹丝合缝!

“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薛禄咧嘴一笑,拿出自己的那一半虎符道:“成国公,咱们也去调兵吧。”说着有些幸灾乐祸道:“公爷耽误的时间可不少哦,咱不能让安远侯一个人出风头!”

“那是那是。”朱勇的脸都白了,心中无比懊丧道:‘这王贤不是害我吗,有虎符干吗不早拿出来?!’不过这会儿也顾不上埋怨了,他得积表现,把失分挽回来。

“王大人,您是要去大红门吧?”薛禄看着王贤,笑道:“咱们一起顺。”

“好。”王贤点点头,便在薛禄和朱勇的簇拥下,要往外处走。人好像忘了赵王殿下,连招呼都没打……

赵王死死盯着他们个的背影,紧紧攥着双拳,要把手中的马鞭捏碎一样。

“王爷,”身边的头领狠声道:“做掉他们,拿下柳升,这局咱们还能赢!”

朱高燧一阵面色变幻,终是颓然松开了手,马鞭落在地上。

“赢不了了……”赵王殿下颓然叹气,紧紧闭上了眼睛。

朱高燧脑十分清楚,宝刀的秘密连他和朱勇都不知道!王贤能取出藏在刀柄中的虎符,显然是皇帝告诉他的!

一旦确定父皇朱棣还清醒着,赵王殿下的斗志,就像汤泼雪一样,转眼就消散的无影无踪。这种时候,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摆脱干系,而不是放手一搏……

归根结底,这次造反的是老二,行刺的是白莲教,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……。

往大红门去的上,朱勇看着正费劲组装宝刀的王贤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你有虎符干吗不早拿出来。”

王贤淡淡一笑道:“公爷还不知道吧,汉王反了……”

“啊!”朱勇震惊无比,张说不出话来。

“啊个屁。”薛禄却不毫不意外:“若非要造反,谁敢行刺皇上。”

“这种敌我不明的时候,我哪敢拿出虎符。”王贤正色道:“要是被歹人夺了去,我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“你竟然怀疑我。”朱勇闷哼一声没了下,他心里也清楚,谁让自己表现的,那么差劲呢?

所以下一刻,也顾不上薛禄还在边儿上,朱勇便换了一副亲切讨好的神情,巴结王贤道:“贤弟,哥哥错了,我不该怀疑你。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王贤脸上笑眯眯,可他到底怎么想,谁也看不出来。

“皇上那儿,到时候问起来,你可帮我遮掩一下……”和薛禄稍稍拉开点儿距离,朱勇小声道:“必有重谢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王贤还是一副笑模样,也不说答应,也不说不答应。

‘笑笑笑,笑面虎!’薛禄一阵腹诽,脸上却愈发讨好道:“那就拜托了,帮我圆了这一次,你就是我亲兄弟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王贤依然笑道。

“哎……”薛禄一阵无可奈何,干笑着闭上嘴。

“王小,”听他说完了,薛禄才回过头,好奇问道:“我看你有恃无恐,到底有什么倚仗?”顿一顿,薛禄看一眼闲云道;“别说是因为有他。”

“当然不光是他。”王贤笑眯眯道:“还有侯爷嘛。”

“扯淡!”薛禄嗤之以鼻道:“那要是我不在边儿上,怎么办?”

王贤笑而不语。

薛禄见状,突然恍然道:“其实你也没把握,对吧?”

“呵呵……”王贤微微一笑道:“确实,我只是觉着,大部分将领,都应该是忠于陛下的。”说着眼光似乎不经意的扫过朱勇道:“没想到会这么危险……”

?p>朱勇被臊得面红耳赤。

“倒是侯爷,您当时不怕赵王,一不做二不休?”王贤把问题抛回去。

“哈哈哈!”薛禄放声大笑道:“怕!当然怕!可我不能表现出来!”说着眉飞色舞道:“这就像打狼,你不能表现出害怕,你越害怕,他就是越凶狠。反而你越是镇定,他越不敢扑上来。”

“受教了,”王贤笑着点头道:“这次全亏了侯爷,我一定禀明皇上。”

“哈哈谢了。”薛禄捻须大笑。心说这王小睚眦必报啊!他这是在间接告诉朱勇,自己对他很不满意!

果然,只见成国公面色数变,一直到了大红门,还没回过神来……

大红门,和羽林卫剑拔弩张针锋相对!羽林卫张着弓,神机营举着枪,毫不留情的指着对方!

两位侯爷更是冷面相对,火药味十足!

“让不让开!”柳升怒视着袁容道:“别逼我不客气!”

“搞清楚你们现在的行为!”袁容义正言辞道:“是造反你们知道吗!”说着袁容目光扫过神机营将士,大声道:“还不都给我放下枪!”

“……”神机营官兵虽然不会听命,脸上却免浮现出惊疑之色。他们知道这道门里头是禁苑,守门的更是天禁卫羽林军!自家侯爷也没有旨意,就把他们调到这儿来,这可是天大的忌讳啊!

虽然将士们愿意为安远侯爷献出生命,可跟着他造反的话,是要被抄九族的!

“哼!别来这套!”柳升轻蔑的哼一声:“皇上现在需要最忠于他的军队,谁敢阻拦才是造反!”

“那也该是羽林卫,轮不到你神机营!”袁容心中焦躁,暗道:‘怎么王爷还没信儿?!’

“羽林卫,哼哼!”柳升冷笑连连道:“屁股到底坐哪边儿,还真不好说呢!”说着他一举拳,神机营官兵便向天空开了一阵排枪,许多羽林军官兵吓得赶紧趴下……

“进去!”柳升一挥手,冷声道:“谁敢阻拦,再开枪就不往天上打了!”

侯爷一下令,羽林军的将士把忧虑撇到一边,列队朝大红门冲去!

羽林军赶忙死死拦住,双方推搡拥挤成一团!很快,也不知谁先动的手,两边将士便拳打脚踢起来,冲突变成了斗殴,场面混了!

幸好,没有上峰的命令,将士们还没动兵刃,只用拳脚互殴!

“侯爷,”一名羽林卫副将看局面要,忙建议道:“下令用武器吧!不然控制不住局面!”

“……”袁容只沉吟了一瞬,便缓缓点头。

“拿下他们!”副将马上抽出佩刀,沉声下令:“谁敢拒捕,格杀勿论!”

一听‘格杀勿论’,羽林卫齐刷刷抽出刀来。

“呦吼。”柳升狞笑一声,舔舔嘴唇道:“还真是不怕死!”他打个响指,身旁的旗牌官便吹响了铜哨!

尖锐的哨声响起,那些冲在前头的神机营将士,齐刷刷做出同一个动作——卧倒!

当这些挡住视线的家伙趴下,那些举着刀的羽林卫,便看见对方的主力,已经列阵完毕,组成站姿蹲姿卧姿条长长的阵线,排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他们!

这排射击阵型之后,还有排预备队在候补,一旦开始射击,这六条战线便像车轮一样原地滚动,可以保持强大而持续的火力输出!

这就是改进过的段射击法!这就是名震天下的神机营!

羽林卫的将士,这时候才想起神机营彪炳的战绩,明白这个距离和他们作战,结果只有一个——就是被屠杀!

看着密密麻麻的枪口,袁容也是头皮发麻,但他笃定了,只要自己不再进攻,对方是不敢开枪的!

“有种就开枪啊!”袁容输人不输阵,朝柳升挑衅道:“想进去,就踏过我们羽林卫的尸首!”他说的好听,一个字不再提进攻。

见羽林卫不上来,柳升还真没办法,无论如何,他也不能屠杀皇帝的禁卫啊!

“你别逼我!”柳升咬牙切齿道:“不然我真不客气了!”

“来吧!”袁容怪笑着一拍胸脯,“朝这儿开枪,打死老算你英雄!”

“……”柳升的脸色阴沉的可怕,他看袁容如此表现,便愈发相信杨荣的判断。心说不能再耽搁了,不然皇上有个长两短,说什么都晚了!

拿定主意,柳升咬碎银牙,血红着两眼咆哮道:“那好!弟兄们,对不住了!等过去这一场,柳升我给你们偿命!”说着他把手猛地一挥:

“开枪!”

神机营的将士是大明军中训练最有素反应最快的。听到柳升的命令,将士破天荒的迟疑了一下,才将火折凑向枪上的引信!

袁容见状,瞳孔猛缩,他没想到柳升这个疯,居然真要开枪!

羽林军的将士们也吓坏了,但身为天近卫,他们素来自诩天字一号军队!甭管是不是名副其实,但那份骄傲是毫无的!他们就是死也不会擅自躲避!

那引信见火就着,冒着白烟刺刺缩短,眼看着一场屠杀不可避免了!

“快住手!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一声暴喝响起,王贤薛禄等人,终于赶到了大红门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