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九三章 虎符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3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眼看要被斧刃加身,王贤却不慌不忙,?是笑盈盈的看着薛禄。心里却大骂起来:‘薛老六,别装了!还不赶紧给老子解围!’他能这么镇定,就是因为看到薛禄也在,别人可能会反水,但薛禄绝对不会的!因为他是薛二愣子的爹啊!

薛禄也笑眯眯看着王贤,很沉得住气。

见王贤如此蔑视自己,一名侍卫朝他一刀劈过来,只见白影一闪,鲜血飞溅,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半空。

再看王贤依然好整以暇的立在那儿,那掉在地上的手臂显然不是他的……

那名侍卫抱着没了胳膊的膀子,惨叫着在地上打滚……

闲云少爷的真武剑上,滴下一滴鲜血……

闲云另一只手抬起,手掌向上平摊,四根手指屈了几下——只管过来!

众侍卫见对方下手这么狠,还这么嚣张,嗷嗷叫着举刀冲上来,王贤猛地一挥手中宝刀,竟一下砍断四五柄钢刀,他放声大笑道:“朱高燧,你要造反吗?!”当然,这一笑起来,安全就只能靠闲云了。幸好闲云少爷武功精进,距离四大高手,也不过半步之遥,勉强还能护得住他。

“这是你自找的。”朱高燧瞥一眼朱勇和薛禄:“二位得做个见证,小王只是要拿他问话,这家伙却持刀拒捕,只能把他格杀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朱勇一脸为难,他没想到赵王能一见面,就要格杀王贤!

“老侯爷,你可得说句公道话。”王贤终于先忍不住了,怪叫起来道:“不然等到了皇上面前,我非告你个见死不救!”

“这个……没我什么事儿,”薛禄笑嘻嘻道:“我就不掺合了吧。”

“怎么没你事儿!”王贤一听就明白了,老头要讲个‘师出有名’,便大笑道:“皇上也有旨意给你!”

“哦?”薛禄果然马上来了精神,两道狼眉一挑,沉声道:“住手!”

那些王府侍卫哪听他的,依然猛攻不止。

“老子说住手,都他妈聋了!”薛禄一张口,就是正宗少林狮子吼,把那些侍卫一下就震懵了。

薛禄从马上高高跃起,一阵拳打脚踢,就把那些侍卫全都揍趴下了。完事儿,老侯爷喘着粗气啐一口:“真他妈欠揍!”

“侯爷!”见薛禄终于忍不住横插一杠,朱高燧并不意外,他淡淡一笑:“您也要跟他搅在一起?”

话音一落,汉王府的另外近百名侍卫,亮出了藏在袖中的短弩,齐刷刷指向薛禄和王贤三人。

“呵呵……”薛禄什么人?能怕他这一套?咧嘴狞笑道:“王爷,你怎么就断定他是矫诏呢?”

“他不能证明旨意是真的!那就是矫诏!”朱高燧轻摇折扇道:“侯爷,你要搞清楚立场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王贤放声大笑道:“王爷,你就这么着急杀我灭口?告诉你!杀了我没个屁用!”

“王爷,他说不光他一个传旨的,”朱勇忙替王贤解释道:“他们同时好几路人呢。”

“什么?!”朱高燧脸上果然划过一丝惊慌之色。

“不错,皇上现在好好的呢,就是想看看身边人到底是忠是奸,”王贤点点头,一脸阴沉道:“你们在这里磨磨蹭蹭,就不怕皇上秋后算账?!”

一番话说的朱勇脸色煞白,忙分辩道:“是你不带我们去见皇上的,我们能不怀疑你吗?!”

“是。”朱高燧冷冷一笑道:“见不到皇上,就不能相信你!”

“哎,这个简单。”薛禄咧嘴一笑道:“他不是说,把兵调来,就带咱们去见皇上吗?!”阳武侯顿一顿道:“咱们就暂且听他的,把兵调来,跟着他去见皇上。要是见不着皇上,嘿嘿……”薛禄狞笑一声:“老子把他活剐喽!”

“老侯爷明见。”王贤笑道:“我要是骗了你们,自然任凭处置。”

“唔,这法子可行,”朱勇也点头附和,看着赵王道:“王爷,您觉着呢?”

赵王脸色阴沉的,能滴下水来。他心说,这法子简直是狗屁!要是让你们都把兵调来,这南海子里,还能我一个人说了算吗?

“这个嘛……”赵王沉吟许久,心里盘算说:‘我不能就这么松口,不然局面就失控了!’想到这儿,他双目一冷,切齿道:“不行!”

“怎么不行?!”薛禄皱眉道。

“没有皇上的兵符,谁也不能调兵!”赵王沉声道:“这是我父皇三令五申的严旨,成国公、阳武侯,你们身为统兵大将,不会不知道干犯天条的后果吧!”

“这个……”朱勇的汗就下来了,这也是他如此为难的原因。永乐皇帝生性多疑,甭管自己多么得宠,只要犯他一次忌讳,就可能招来杀身之祸!

“嘿嘿……”阳武侯却满不在乎的笑道: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要是皇上真下了旨意,咱们却不调兵,岂不成了抗旨不遵,也一样没好果子吃。”

“所以要细细盘问。”朱高燧把手一挥,毒蛇一般盯着王贤,“拿下!”

“慢着!”阳武侯怪笑一声,拦在王贤身前道:“皇上既然这么说,就有他的道理!”说着,他的目光移到朱勇身上:“成国公,你说是吧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朱勇是看出来了,阳武侯铁定了心思要跟王贤一路了。作为大明硕果仅存的几位国公之一,他可以说是朱棣看着长大的,忠心当然没问题,只是胆子小了一些而已……他心里何尝不想这样做?只是之前没人冲在前头,他没那个胆量,所以才想让赵王拿主意。现在有阳武侯作伴,朱勇胆子大了许多,再想起柳升之前的举动,他终于拿定主意,艰难的点点头。

“……”见朱勇也被阳武侯拉过去,赵王不禁眉头紧锁,正盘算着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、把这些家伙都清理了,突然见一名军官疾驰而至。

那军官看到赵王,便翻身下马,跑到赵王面前跪下。众侍卫都认得,他是袁容手下的旗牌官,是以没有阻拦。

“王爷!”那旗牌官大声禀报道:“安远侯带着神机营,开到大红门外!”

“什么?!”赵王登时炸了毛,俊脸扭曲道:“反了反了!都要造反了!”说着咆哮道:“袁容呢,他是干什么吃的!”

“我们侯爷把他们拦住了,让小的来请示王爷。”旗牌官忙道。

“哼……”听说袁容和柳升对上了,赵王松了口气,阴下脸道:“这有什么好请示的?擅自带兵妄入行宫,是彻头彻尾的谋反!”说着猛地一挥手:“让袁容把柳升拿下,胆敢反抗,格杀勿论!”

“是!”那旗牌官领命,正要起身去传令,却听薛禄沉声道:

“慢!”

“怎么?”赵王彻底失去耐性,双目杀机迸射,死死盯着薛禄:“我说的不对吗?!”

“王爷说的都对,要是柳升擅自调兵,确实该死。”薛禄咧嘴一笑,指着王贤道:“可这不有传旨的吗?!”他眼里满是精明,浑不似平日的粗豪模样。

“孤已经说过,他十分可疑,不足为信!”赵王冷冷道:“侯爷再胡搅蛮缠下去,本王只好不客气了!”

随着赵王这一句,王府侍卫再次举起了弩,这次的目标,不光是王贤了,连薛禄一起也被瞄准了!

对着那些弩箭,薛禄怪笑道:“王爷,别急嘛。你不就是觉着王贤没法证明自己吗?他要是有法子证明,怎么讲?”

“那自然没什么说的,”赵王黑着脸道:“本王定会依命行事。”

“还得给王小子道个歉。”薛禄像是脑袋被驴踢了一样,还有心情朝王贤呲牙一笑:“道个歉就行了,他毕竟是王爷,你就别一般见识了。”

“那得看心情。”王贤的脑袋,显然也被同一头驴踢过。

见他俩一唱一和,笃定了自己会道歉的样子,赵王心头火冒三丈,咬切齿道:“可惜,他没法子证明!”

“有。”薛禄却语出惊人道:“只要他是真的,就有法子。”

“什么法子?”赵王不信,冷笑一声道:“牵强附会可不行。”

“当然不是牵强附会。”薛禄哼一声,板起脸来看向王贤,沉声道:“王小子,我问你,皇上给你这把刀,没吩咐过什么吗?”

“吩咐了。”王贤淡淡一笑道。

“什么?”

“这把刀,可以号令千军!”王贤脸上肃穆无比,将那把宝刀平举在胸前,一手握住刀柄,另一手钳住了刀背。

“怎么个号令千军法!”薛禄沉声追问。

王贤也不答话,双手正反扭动几下,猛地一用力,就把刀柄拔了下来!

王贤只管紧紧握住刀柄,刀身落在地上,深深插入泥土中……

众人全都屏息看着王贤,薛禄的脸上,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,朱勇是一脸的震惊、懊丧!

而赵王的脸上,已经挂满了细密的汗珠。他仿佛被毒蛇盯紧的青蛙,满眼惊恐的看着那刀柄,看着王贤从中取出了金澄澄的一样事物!

“半边虎符!”朱勇失声叫起来。他太认识这东西了,因为他手里,就有另一半!

不只是朱勇,所有挂大将军印,有统兵权的大将手中,都有同样的半枚虎符!那是朱棣赐予他们的信物!整个大明一共有十四枚,其中十三枚是一模一样的阴面,只有一枚是阳面,就在朱棣手中!

每当要调兵遣将,钦差传旨之外,还要携带皇帝赐予的阳面虎符,只有和阴面虎符凑成一对完整虎符,大将方可出兵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