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九二章 扑朔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两人走出老远,一直板着脸的闲云少爷h突然扑哧笑了。

“你笑个屁啊!”王贤没好气白他一眼。

“我笑某人弄巧成拙,”闲云难得见王贤吃瘪,当然要好好臭臭他:“没想到你的话,都让皇上听见了吧?”说着摇头晃脑道:“这真是拼死拼活,顶不上臭嘴一张!”

“哼哼!”王贤却冷笑道:“你就这么点儿见识,武当派的未来,堪忧啊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闲云一愣,心说难不成他是故意让皇上听到的?鉴于王贤往日智多近妖的表现,闲云少爷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
王贤却不搭理他,大步往前走了片刻,便在一片水洼子旁,找到了在悠闲吃草的战马。王贤翻身上马,闲云还在追问:“你到底有什么深意?”

“告诉你没用,”王贤嘿嘿一笑道:“还是自己想明白,才能长见识啊。”

说完,他便骑着马,往湖里趟去。

“自己想就自己想。”闲云少爷也是有骨气的,便不再发问,骑马跟上。

两人骑马趟进湖里,涉水越来越深,直到没过两人的膝盖……然后水位便不再加深,始终就处于这样的高度。两人一路涉水便通过了这片十分有欺骗性的湖区,到达对面的岸上。

“多亏这个湖,不然还真难躲过搜索。”闲云感叹道:“你怎么能找到这种地方。”

“这就是水平。”王贤臭屁的笑笑,使劲一夹马腹,战马吃痛,撒开四蹄冲了出去!

闲云也跟着策马狂奔,两人跑出去不到二里地,就被在这片儿搜索的朱勇撞见了。

“站住!”找了一夜,终于见着活人了,朱勇的家兵一下子激动了,从四面八方围上来:“说你们呢!赶紧站住!”

王贤和闲云便勒住马,泰然自若的立在那里。

朱勇的家兵见他俩都穿着蓑衣,戴着芦苇帽,跟俩打渔的似的,不禁问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!”

王贤没理会那家兵,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。双拳一抱,朝着策马过来的成国公笑道:“公爷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!”

“你认识本公?”成国公朱勇心说这谁啊。

就见王贤摘下了斗笠,朱勇定睛一看,大吃一惊:“哎呀,王大人!你怎么在这儿?!”朱勇和王贤算不上太熟,但也打过几回交道,知道这位太子头号干将、大明二号特务,这会儿应该在京城保护太子,和头号特务顶牛呢!怎么跑到京城来了?而且是这种时候!

“呵呵,”王贤的心情是相当不错,这叫什么?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!皇上让他去找三个人,头两个是薛禄、柳升,第三个就是这成国公朱勇!很显然,这三位是皇上绝对信任的三个大将。高兴完了,他正色道:“公爷,我就是来找你的!”

“找我?”朱勇奇怪道:“找我干啥?”

“有旨意!”王贤刷的亮出朱棣御用的宝刀,神色肃穆道:“成国公朱勇火速调本部兵马至南海子勤王!暂受王贤节制,不得有误!”

“这……”朱勇一下方寸大乱,目光闪烁好几下,才抓住重点道:“你知道皇上在哪?!”

“当然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皇上现正在安全的地方歇着,公爷赶紧去调兵吧。”

“你先带我去见皇上。”朱勇却不接他的茬,自顾自道:“问明白了再说。”

“不行。”王贤摇头道:“皇上的旨意是让你调兵。”

“拿来吧。”朱勇伸出手。

“什么?”王贤有些不解。

“调兵的旨意啊?”朱勇闷声道:“没有旨意我怎么调兵?”

“皇上是口谕。”王贤看着朱勇的目光越来越阴沉:“这把刀就是皇上赐的信物!”

“这是皇上的宝刀不假,可东西是死的,说明不了问题。”朱勇一指身后的黄骠马,皱眉道:“我们还捡着皇上的宝马了呢。”

“你!”闲云忍住怒喝道:“你以为这刀也是捡的吗?!”

“我倒不是这意思,”朱勇也是一脑门子官司,苦笑道:“可你们又没旨意,总没法排除这种可能。”说着他看向王贤道:“王大人,我朱勇对皇上忠心不二,但擅自调兵可是要掉脑袋的,我得弄清楚了才行。”

“你想怎么弄清楚。”王贤眉头紧锁,他现在吃不准朱勇,到底有没有背叛朱棣。也不敢说:‘你带我去找阳武侯或者安远侯,皇上的旨意也传给他俩了。’只好把皮球踢回去。

“这样吧,”朱勇想一想道:“我带你去见赵王,要是王爷认可你,那就算你是真的。”

“什么叫算是真的!”闲云又火了,大怒道:“本来就是真的!”

朱勇根本不理他,两眼只盯着王贤。

“不行,”王贤心说,我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断然摇头道:“旨意里没说见赵王。”

“你不见也得见了。”朱勇苦笑道:“刚才我就派人去报信了……”

“你!”闲云刚想骂朱勇,你背叛了朱棣,却被王贤硬生生打断道:“好吧,我们就去见见他。”王贤其实也很错愕,他没想到朱棣寄予厚望的成国公,居然这么靠不住!他要么就是赵王的人,要么就一点担当都没有,总之,可是把自己害惨了!

但王贤经过多少大场面了?他心里十分清楚,这会儿绝对不能有一丝慌神,不然非真被当成假传圣旨不可!

“请!”朱勇侧身伸手一让。

闲云看一眼王贤,眼中杀机一闪,那意思是,要不要把这小子做掉?

王贤微微摇头,给闲云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眼神。他心里至少笃定一点——那就是只要没确定朱棣已死,赵王就不敢明目张胆的乱来!自己就还有机会!

还是见机行事吧。

“成国公,有句丑话,在下不得不说在头里。”王贤打定主意,便开始胡说八道了:“皇上可不止派了我一人传旨,到时候人家都带兵到了,你却还磨磨唧唧,恐怕没法跟皇上交代。”

王贤是信口胡扯,却把朱勇吓得汗流如雨,那心里头直打鼓,暗道:‘可不是吗,他要是说的是真的,到时候我可吃不了兜着走。’可让朱勇去调兵,他又没这个胆子,一时间进退两难,竟惶惶然无以复加,连怎么到了赵王跟儿前都不记得……

赵王自然也在寻找皇帝。

辛苦找了一夜,赵王感觉自己的肤色都差了许多,好像还有了黑眼圈,心里十分不爽。更不爽的是,薛禄死皮赖脸非跟在左右,撵都撵不走,让赵王殿下浑身都不自在……赵王虽然喜欢男风,可不是薛禄这种丘八糙老爷们!

“薛叔叔,辛苦一夜,”赵王用手帕捂着鼻子,抵挡薛禄身上的汗臭味,皱眉道:“您快回去歇着吧。”

“这才哪到哪,当年跟皇上出兵打仗,一连三五天不合眼,照样能冲锋陷阵、杀敌斩将!”薛禄却毫无所觉,高高举起双臂,想展示一下力量,腋下的臭味却险些没把赵王,从马上掀下来。

“呵呵……”赵王拿这个老东西没办法,只好拨马跟他拉开距离。哪知薛禄像大头苍蝇一样,又紧紧贴了上来。就在赵王忍不住想让人,把这老头绑起来时,一声禀报响起:

“王爷,成国公带着俩人,还有皇上的马过来了!”

“哦?!”赵王登时就顾不上香臭了,连声道:“快快有请。”

薛禄也不故意捣蛋了,他瞪大一对老虎眼,看到朱勇身后的两人,那双眼却一下就眯起来了!

“王贤!”一看到王贤,赵王登时变了脸色:“你怎么来了!”

“王爷很意外吗?”王贤冷笑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来!”

“王爷,”见这两位一碰面儿,就火药味十足,朱勇忙插话道:“王贤知道皇上的下落,还带了皇上的旨意。”

“皇在哪?”赵王一脸紧张,当然也可以理解为‘着紧’,连声问道:“什么旨意!”

“他不肯说皇上在哪,只说皇上有口谕,让我调兵勤王。”朱勇叹口气道:“可他没有圣旨,只有皇上随身的宝刀,我实在搞不清楚,只好请王爷决断了。”

听了朱勇的话,薛禄脸上浮现出一丝讥讽,又饶有兴趣看向王贤。

“成国公老成持重,”赵王暗暗松口气,心说得亏碰上朱勇,这要是碰上个二杆子,就这么听话把兵调来了,那可就麻烦大了!想到这儿,他目光转冷,又定定看着王贤道:“王大人,你未奉诏旨、擅自来京,已是十分可疑,现在又手持皇上宝刀,本王不得不怀疑,是不是……”顿一顿,赵王厉声道;“是不是你加害了皇上!”

“我加害皇上干什么?”王贤一脸‘你白痴啊’的神情。

“为了你的主子能早日登基!”赵王递个眼色,他的侍卫便将王贤牢牢围住。只听赵王冷冷说道:“先抓起来!过后慢慢审问!”

“谁敢!”王贤刷得抽出明晃晃的宝刀,那刀脊之上,镶着一条耀武扬威的金龙,正是成祖皇帝御用的八方金龙刀!

“皇上有旨,胆敢抗命者!杀无赦!”王贤冷冷看着众侍卫。众侍卫都认识这把刀,不禁畏惧的退步。

“你还敢假传圣旨!快给本王拿下!”赵王心说,那就快刀斩乱麻吧。伸臂指着王贤,厉声喝道:“胆敢反抗,格杀勿论!”

“是!”众王府侍卫都是赵王的死党,别说现在王贤没法证明自己,就是能证明他传的是圣旨,也一样格杀勿论!

众侍卫亮出兵刃,朝王贤扑来。

闲云也拔出真武剑,把王贤挡在身后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