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八九章 输血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2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怎么可能呢?!”朱瞻基万万难以置信,他脸上的震惊,比得知京城沦陷的消息,还要浓重十倍。

是啊,那是半人半神的姚广孝啊!这天底下只有他杀别人的份儿,哪有别人杀他的可能啊!

可偏偏,姚广孝就死了……

“说起来,是我害了姚师。”王贤叹息一声,沉痛道:“他们发动之前,我就躲在庆寿寺,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孰料人家早就盯上了。事发当天,他们突然包围了庆寿寺……”

王贤便将那天发生的经过,讲给朱瞻基知道:“……当我们从密道逃脱后,就听到地动山摇的爆炸声,整个庆寿寺都被夷为平地……”

“……”听王贤说着,朱瞻基还保持着,那震惊到极点的神情。这也不奇怪,毕竟那天发生的事情,实在太悚然听闻了。

王贤说完良久,朱瞻基才回过神,幽幽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殿下,事已至此,咱们还是面对吧。”王贤一脸凝重道:“没有时间感叹了,太子殿下和镇江城,支撑不了多久!”

“是!”砰地一声,朱瞻基狠狠一对拳!巨大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,脸上恢复了惯有的坚决,沉声道:“放马过来吧!”说完,他的目光落在朱棣身上……

这会儿工夫,朱棣身上的箭头已经被取下来,一个叫心玉的和尚在给他包扎,看着皇爷爷全身是血的恐怖样子,朱瞻基低声问道:“怎么样?!”

“幸好,幸好。”心玉和尚一边熟练的包扎伤口,一边缓缓道。

“幸好什么?!”

“幸好箭头没毒,幸好射偏了一寸,”心玉道:“要是稍微正一点儿,就射到心脏了。”

“我皇爷爷果然洪福齐天!”朱瞻基激动的摇晃着王贤,满脸兴奋道: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“是啊是啊。”王贤也笑道。朱瞻基如此激动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,除去那份祖孙情,从现实的层面讲,要是朱棣真这么死了,他们就彻底完了!朱瞻基虽然有个太孙的身份,但那些王公大臣权衡下局面,一准一站在赵王汉王两兄弟身边。

这笔账十分简单,皇上一死,天下就没有能制住汉王的了!那些勋贵武将,一准一不会给太子陪葬!

这也是朱瞻基不敢回去的真正原因!他怕一旦朱棣驾崩,自己就要被三叔干掉了!甚至只要朱棣昏迷不醒,赵王也会想办法让朱棣驾崩的……

可以说,他这位可怜的太孙,已经陷入万般危急之境!想要化险为夷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让朱棣活下去,而且要尽快醒过来!

朱瞻基喜不自胜之际,心玉和尚后面的话,就像一盆冷水,兜头浇了下来:“不过,皇上失血太多,恐怕还是凶多吉少……”

“啊!”朱瞻基就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鸭子,一下就僵在那里,颤声问道:“大师一定有办法,救我皇爷爷?!”

“没有。”心玉却很实诚的摇头道:“再好的金疮药,也只能加快伤口愈合,没法把皇上的血补回来。”

“那补药呢?!”朱瞻基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,连声叫道:“我有千年首乌,还有千年人参!这都是决定的补药吧。”

“补药补的是气血,”心玉给太孙扫盲道:“跟身体的血液是两码事。”说着,心玉叹口气道:“这种情况,只能靠伤者自身的体质来硬抗了。”

“我皇爷爷龙精虎猛,”朱瞻基嘶声道:“一定可以扛得住!”

“很难。”心玉毫不留情的粉碎了太孙最后的希望,幽幽道:“皇上现在陷入昏厥、脉象渐渐微弱、体温也在下降……情况明显在逐渐恶化。”

“那你幸好个屁啊!”朱瞻基终于爆发了,朝心玉和尚吼道。

“如果箭上有毒,或者射正一点儿,皇上早就死透了。”心玉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哪能到现在还没断气?”

“我要杀了你!”朱瞻基昏了头,就要去拔剑。

ē你打不过我的。”心玉有些生气,心说这人怎么这样,我辛辛苦苦救治他爷爷,非但不感谢,还恩将仇报。怪不得师傅说,伴君如伴虎,这家伙虽然才是太孙,但也是头危险的小老虎。

“我们给皇上输血!”朱瞻基眼看彻底失控,王贤的声音响起。

“呃……”朱瞻基登时停下动作,缓缓的看向王贤,颤声道:“对啊,这么简单的办法!”

王贤却一脸苦笑,还没开口,就听心玉断然道:“不成,会出人命的!”

“哦?”这下轮到王贤吃惊了,他看着心玉和尚道:“你知道这种法子?!”

“嗯。”心玉道:“当年师傅带兵打仗,我就是军中的大夫。见许多将士明明手脚完好,却因为失血而死,我想了好一阵子,也想到了这个法子,便在四个伤员身上做了实验。”

“结果呢?”朱瞻基追问道。

“起先都有好转,可接着很快就死了,而且死状痛苦不堪。”心玉念声佛号道:“阿弥陀佛,可见一个人的血,是另一个人的毒。”

“啊……”朱瞻基失望极了。

“那是你运气太差。”王贤却沉声道:“四个伤员,都没对上血型!”

“血型?!”心玉和尚瞪大一对求知的眼睛,“什么意思,难道血液还分类型吗?!”

“不错。”王贤点点头道:“人的血液分几种,同样的血型才能相配,如果输了不同的血型,身体就会产生排异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心玉和尚心悦诚服道:“怪不得师傅如此看重师弟,原来师弟是全知的圣贤!”

“哈哈!我就说嘛!这世上哪有难得倒王仲德的!”朱瞻基兴奋的搂着王贤的膀子,激动的问道:“那么,如何分辨我皇爷爷的……血型呢?”

“呃……”王贤愣住了。

众人以为‘王大明白’在思考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良久,一片草叶被风吹过众人面前王贤叹了口气道:“不知道……”

众人齐刷刷摔倒在地上。

王贤抱歉的看着,因为情绪波动太大,而流下两行泪来的太孙殿下,叹口气道:“血型确有其事,只是分辨的法子,我并不知道。”其实方才的沉默,也不是他故意耍人。而是他在思考,如果能用排除法,从许多人中找出‘o’型血的万能供血者,就可以救朱棣一命了。

但在脑海里预演几遍,他就放弃了,这法子实在太残忍,要牺牲好些性命不说,而且也不是三天两天能弄清楚的。看朱棣这熊样,今儿晚上能不能撑过去都是问题,根本等不到那时候!

所以王贤干脆就认怂了。

“那你说它干什么?”朱瞻基竟笑起来,那是倍受打击、身陷绝望后的苦笑。

“我是说,”王贤叹口气道:“试一试,总有两三成的把握。如果不试,就一点儿希望都没了。”

“那倒是。”心玉道:“如果师弟的血型之说成立,确实有……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可能。”

“话糙理不糙。”王贤看着朱瞻基,沉声道:“殿下,这只是我的建议,究竟要不要输血,还得您来决定?!”

“我决定的了吗?!”朱瞻基苦笑道:“我们吃罪得起吗?!”

“那倒没什么,”王贤看一眼高天流云,淡淡道:“无非两个结果,成功或者失败。成功了我们能翻盘。要是失败了,也不会比眼下的情形更糟糕。”

“对呀……”朱瞻基两眼发直,心说这么简单的一笔账,我怎么就算不清楚?!眼看着皇爷爷的气息越来越弱,恐怕是没有奇迹了。这种时候,死马当活马医,医活了赚到,治死了也赔不上什么。他嘴里发苦、心里发颤道:“我们只能试一试了!”

“那……”心玉和尚看看场中众人道:“输谁的血呢?”这里倒是不缺龙精虎猛的汉子,可谁知道哪个能跟皇上相配。

“当然是我了!”朱瞻基觉着他这个问题简直可笑,皇爷爷是真龙天子,自己身上也流着他的血脉,只有自己的血能配得上他!凡夫俗子的血怎么能成?!

“殿下确实最合适。”王贤也赞同。他纯粹从两人的血缘关系考虑,认为配上的可能性最大。而且看这爷俩的性格作风,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很可能有相同的血型……吧。

反正是撞大运的事儿,当然要选个希望最大的!

地位最高的两人意见相同,心玉和尚便开始准备输血。他当年的实验虽然失败,但输血的法子却掌握了。

心玉准备的空当,朱瞻基把王贤拉到一边,黝黑的脸庞微微发白,小声问道:“我说,我不会也失血过多,挂了吧?”

“献血有益健康。”王贤安慰他道:“我会看着的,不会让你有事儿的。”

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朱瞻基这才松口气。

“你要是实在担心,就我来吧……”王贤上辈子就是o型血,不过这辈子谁说得准?

“还是我来吧。”朱瞻基叹口气,小声道:“要是皇爷爷真的醒了,知道我没给他输血,肯定会废了我。”

“哎……”王贤心说也是,这就是给皇帝当孙子的悲哀吧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