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八七章 救兵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第七八七章

转眼之间,二十几个黑衣人,便将朱瞻基和朱棣牢牢围住,朱瞻基奋力劈杀,都被他们轻易躲过。他们的每一次攻击,却让朱瞻基狼狈万状……很显然,若非是存心戏弄,太孙殿下早就被刺下马来了……

“哈哈哈哈!”韦无缺的声音响起来,不知何时,他已经来到朱瞻基头顶的那棵树上。

听着这鬼笑声,朱瞻基一抬头,看到了韦无缺。虽然是多年的老冤家,他却并不认识韦无缺,神色冷肃道:“你是什么人?!受何人指使?!”

“太孙殿下不认识我?!”韦无缺大受打击,郁闷的揉着眉头道:“还真是没面子呢。”

“你知道我是大明太孙?”朱瞻基厉声道:“还敢追杀我!”

“我不光知道你是太孙,我还知道你身后这个死老头,”韦无缺得意无比的笑道:“是大明的永乐皇帝!威名赫赫的千古一帝!”

“你!”朱瞻基双目喷火道:“你就是活够了,也该想想自己的家人!”说着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,冷声道:“若是我爷孙有个三长两短,别说你们的九族,就是你们的家乡,都会鸡犬不留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韦无缺笑的前仰后合,花枝乱颤的指着朱瞻基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原来太孙殿下是个白痴啊!”

朱瞻基咬牙切齿的瞪着韦无缺,听他放肆的讥讽道:“既然咱们敢来杀你们,难道还用你说后果?!快醒醒吧,白痴小子,你现在不是什么太孙了,而是我韦无缺、大宋明王之孙手中的玩物了!”

“你!”朱瞻基还没说话,一直一脸漠然的朱棣开口了,他打量着韦无缺,冷声道:“你是韩林儿的后人?”

“不错!”韦无缺面目狰狞道:“当年朱元璋让廖永忠溺杀我祖父时,万万不会想到会有今天吧!”说着他放声大笑道:“这就是天道!天道昭昭、报应不爽啊!”

“小明王是自己落水死的,这已经是定论。”朱棣冷冷道。

“历史是胜利者随便篡改的!”韦无缺敛住笑,冷声道:“日后史书上,我也会篡改你祖孙的死因……”说着他挠头思考道:“到底是给你们怎么安排呢?落马摔死?掉水里淹死,还是放屁臭死?”

“做梦去吧!”朱棣不屑的哼一声:“就凭你这种杂碎,还想篡改史书?!”

“是啊,在你永乐大帝的眼里,任何人都是杂碎!”韦无缺睥睨着朱棣,一口痰吐到他脸上,朱棣已经没法闪躲,被正中眉心。虽然当年曾干过喝尿的事儿,可自打起兵靖难之后,他哪受过这种侮辱。皇帝的一张脸涨成了猪肝,又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韦无缺大笑道:“明白了吧,你现在就是我随便蹂躏的一条老狗!”

“呵呵,是吗?”朱棣却淡淡一笑道:“杀了我,你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……”说着诡异的一笑道:“而且你也杀不了我。”

“谁还能来救你?!”韦无缺愣一下,旋即大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想激我快点儿杀了你,好结束这难以忍受的羞辱!”说着得意洋洋道:“我偏不!”

“不信你试试……”朱棣微微一笑,让人根本无法怀疑,他说的每一个字。“朕说的话是金科玉律,岂会屑于骗你这种杂碎……”

朱瞻基心说,我爷爷平时看不出,原来也是一张嘴就能气死人的。果然见韦无缺火冒三丈起来……由不得韦无缺不上火!作为韩林儿的后人,他向来自视高贵,却从来得不到人的认可,这让他十分痛苦。永乐皇帝别说求饶,就是痛斥他一番,都会让韦无缺受用无穷,认为自己终于得到认可了。

可偏偏永乐从头到尾都是蔑视,不屑一顾的蔑视!让韦无缺怒火中烧,大声叫道:“我喊三声,谁来救你!看看有没有来救你的!”顿顿道:“要是没有的话,我就一刀一刀把你剐了,让你看看,我到底能不能杀你?!”

朱棣和朱瞻基冷冷的注视下,韦无缺嚣张的声音响彻树林:“大明皇帝在此,谁来救驾?!”

喊完一声,韦无缺用更大的声音喊开第二遍:“大明皇帝在此,谁来救驾?!”

喊完之后,韦无缺装模作样的手扶着耳朵倾听一番,鬼笑道:“哎呀,怎么还没人应声?陛下,您不会是众叛亲离了吧?!”

韦无缺之前所有的话加起来,杀伤力不如这一句。‘众叛亲离’四个字,像四记重锤,狠狠砸在朱棣心口,让他又吐出一口血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韦无缺终于发现了朱棣的弱点,自然变本加厉道:“肯定是了。不然那么多的军队去哪儿了?告诉你吧,连你儿子都想杀死你!”

朱棣闭上眼睛,不再理会韦无缺的疯言疯语,心里头却翻江倒海。韦无缺的话终究还是把他的疑心重重勾起来了!

“废话够了吧?!”那些蒙面人,显然不都是韦无缺的手下。有人终于耐不住性子,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:“我们要动手了!”

“急什么?!我还有一遍没喊呢!”被打断了至高无上的享受,韦无缺颇为恼火,瞪那人一眼,用最大声音喊道:“大明皇帝在此,谁来救驾?!”

那声音之大,仿佛带着回声,好一会儿才彻底消失,四下依旧一片静悄悄,韦无缺一脸幸灾乐祸道:“三声喊完了,没人来救你。”说着话,他手中多了一把匕首,脸上笑意顿敛,双目射出残忍的光:“那就剐了你吧!”

话音未落,他便从树上一跃而下,扑向马背上的永乐皇帝!

忽然,一道黑色的闪电从树林中射来,那条黑影无声无息又奇快无比,直取韦无缺的腰眼。

“小心!”有眼尖的蒙面人发现了暗器,赶忙提醒韦无缺。

韦无缺的功夫虽然比不上林三常茂这种绝顶高手,却也是相差不远。尤其是轻身功夫,更是登峰造极,只见他的身子在半空中,如游鱼一般诡异的扭动一下,堪堪避开了那夺命的暗器,只听噗的一声闷响,那暗器深深射入一棵大树中。众人这才看清,那竟是一根齐眉铁棍!

能将力道灌注于这样笨重的兵刃,无声无息的飞射出来,这份功夫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!

大树生受了这一记,树叶扑扑簌簌的落下,在这枝叶漫天的树林里,让众人的视线一花!众高手心生警兆,顾不上马上的太孙和皇帝,先挥舞兵刃把自己护了个严严实实!

果然,十几个身披蓑衣、头戴斗笠的不速之客,随着落叶现身了!电光火石间,兵刃交击的声音响成一片!高手之间的生死搏斗,就这样让人猝不及防的开始了!

韦无缺躲过那一记暗器,还在半空中,就被一名斗笠客缠住了,对方手里的月牙铲,铲铲朝他要害招呼,弄得韦无缺无比狼狈,换了无数个姿势,最后在泥泞不堪的地上一个懒驴打滚,才堪堪脱离险境。

这一连串的全力闪避,让韦无缺消耗不小,他蹲起身子,并没有马上投入战斗,而是一边喘息着,一边观察局面——这一看不要紧,让他七窍生烟!

只见在方才他站立的树杈上,站着一个蓑衣斗笠客,那人缓缓摘下斗笠,露出一张让韦无缺刻骨铭心的脸!

“王!贤!”韦无缺咬牙切齿喷出两个字,像要吃人一样死死盯着王贤,眼里再没有其他人。

“仲德!”太孙殿下也叫起来,这一声饱含着惊喜、激动、庆幸、感激,简直能把人肉麻死。

“哈哈,果然又是你!”王贤向朱瞻基点点头,便开始揶揄韦无缺道:“韦公子大话说早了吧,救驾的来了。”

“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坏我好事!”韦无缺抽出一对护手钩,这是他真正的兵刃,他今天一定要把这命里的魔星碎尸万段!

“我还没说,你为何总是找老子麻烦呢!”王贤啐一口道。

“受死吧!”韦无缺从地上蹦起来,像被弹弓射出的石子儿,朝着王贤就飞扑过去。

“来的好!”王贤纹丝不动,一脸绝世高手的淡然道:“师兄何在?!”

话音未落,两名手提禅杖的蓑衣人便从王贤左右现身,两人没戴斗笠,露出锃亮的光头!

这左右护法舞动禅杖,将王贤面前护的水泼不进,韦无缺一看没了机会,恨声啐道:“无耻!”

“你咬我啊?!”王贤朝韦无缺扮个鬼脸,把他气得险些吐血。

“哼!”韦无缺闷哼一声,把家传的‘鬼影’身法发挥到极致,竟在半空中硬生生改变方向,转而朝朱瞻基和朱棣扑去!他毕竟精明超人,哪怕一看到王贤就失去冷静,也明白这才是对方的命门!

“闲云!”王贤大叫一声:“快救驾!”

一道白色的身影倏然出现在韦无缺和朱瞻基之间,不是闲云少爷又是谁。半空中,他轻描淡写的朝韦无缺劈出一掌,韦无缺身形用老,以不能再改变方向,只好提起全部内力,硬接了他这一掌!

只听轰的一声,韦无缺像个炮弹一样被打飞出去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